“上海帮”的女人们(图)



“上海帮”的女人们

 随着灰头土脸、目光呆滞的陈良宇被定罪判刑,胡温当局已将“上海帮”大体修理完毕。唯一尚未了结的公案是:如何发落已被“双规”大半年的黄菊的大秘书王维工。“上海帮”大树既倒,妻随夫贵的“上海帮”的女人们的长袖善舞也随着一一曝光,无以遮掩了。

  1994年,黄菊夫人余慧文在丈夫担任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后不久,便要求“挑点担子做点事”,于当年5月7日发起成立了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由时任上海市政协主席的陈铁迪挂名任理事长,余慧文当副理事长。余慧文在基金会负责联络上海市主要领导的夫人们,包括吴邦国夫人章瑞珍、陈良宇夫人黄毅玲。基金会遂成闻名遐迩的“夫人俱乐部”。

  余慧文主管基金会最重要的资金募集工作。她明码标价:凡是个人捐赠50万元,企业捐赠100万元以上者,可获领导人夫人接见;捐款超过300万元以上者,可任基金会理事,累计达到1000万元以上者,可任常务理事——这样就能经常与这些夫人们欢聚一堂,也就意味着能接近上海最有权力的领导人了。于是,港澳台商和江南一带富商,无不对“夫人俱乐部”趋之若鹜。

  刚被判刑19年的苏州商人张荣坤,为何在上海滩获惊人功业?其全部奥秘就在于敲开了“夫人俱乐部”之门。他不惜举债和向银行贷款来捐款,当上了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副监事长,铺平了向高官行贿的绿色通道。张荣坤及其控制的沸点投资、福禧投资行贿总额高达3083万余元,其中给王维工的就有933万元,向原上海社保局局长祝均一、其妻黄华、女儿祝妮卡行贿约131万元,向陈良宇的秘书秦裕行贿约40万元。余慧文与富商勾结的劣迹目前在坊间愈传愈烈,不过中央并没有动她,只是不批准她赴美探亲。

  陈良宇和其夫人黄毅玲是中学同班同学,比陈大两岁。黄毅玲自2002年成“上海市第一夫人”后,在“夫人俱乐部”中与余慧文一样活力四射。陈良宇垮台后,调查组发现黄毅玲拥有很多上海企业的股票,其中包括周正毅农凯集团的股票。黄毅玲和儿子陈维力还经常接受一些企业的邀请出国游玩,接受他们赠送的名贵字画和贵重物品,其中陈良宇的“小兄弟”陈超贤就曾送给黄毅玲百万巨款。甚至还有人以陈良宇父母的名义买房赠送黄毅玲和陈维力。

  陈良宇象毛泽东那样十分好色,有多名“女友”。从1991年开始,他先后有两名相好多年的情妇,其中一人曾3次堕胎。除此之外,他还零敲碎打找女性无数,每次完事后均以现金交付,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并为“女友”家人安排工作。

  黄菊的大秘书王维工,看上去老实本分,实际上也花得一塌糊涂,有“8+1”的说法:8个情人和一个老婆。在9个女人中,有一人被拘捕,她就是王维工的情人,原人民日报旗下的《国际金融报》社社长康燕。她因为利用与王维工的亲密关系,为富商牵线搭桥,协助批地批贷款,从中牟利而被“双规”。

  现年45岁的康燕于2001年出版了30万字的《解读上海》。书中对黄菊、陈良宇极尽阿谀吹捧之能事,上海市不少机关、单位受命摊派购买,因而销量冲天。康燕任社长期间,《国际金融报》的发行和广告也大有起色。那些部长、省长、行长知道她与“黄菊首秘”的亲密接触,谁不乐意在那上面登点广告取悦康燕?康燕精明、老到,她并不讳言与王维工的非同一般的情谊:“说王维工同志是我的良师益友恐不为过,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在北京,无论是对我的新闻采访还是对我的个人专业写作,他都倾力协助有求必应。”

  康燕凭着与王维工的关系和她经营起来的人脉,由《国际金融报》社长再升至上海文广集团副总裁。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她与如日中天的“上海帮”搭上关系之后不过五、六年光景,“上海帮”的末日就来临了。黄菊撒手西归、王维工落网之后,她的人生风光之旅也就走到了尽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