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家的真实神奇之事


我的爸爸是一个普通的平凡人,可是在他身上却发生了及不平凡的神奇之事。我的爸爸在1996年就离开了人世间,这一年他72岁,在他要离开世间的那一刻,我的妈妈和我的表姐都看到了接走我爸爸的人,更不可思议的是我的一个远房哥哥到阴间送了爸爸一程,回来后告诉我们全家不要难过,说我爸爸去的地方很好。

我家住在天津,我的爸爸只有小学文化,喜欢钻研技术。为人真诚和善,无论自己有多难都是有求必应,50多年来从没见到过我父母吵闹,再艰难的日子就是中国的大饥荒年代,爸爸一个人要养活全家老小十多口人,家乡河北省任邱县司马庄的、白洋店的等等各村的人,所有认识我爸爸的人。都到过我家,有专门投宿的,有進津办事的,我家就象一个旅店,爸爸都是热情的接待,也从没有怨言。1984年我爸爸退休后,到家乡给两三个村子办小工厂。父亲年岁大了,我们做儿女的就不愿让他再干了。可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在自家门口摆小摊卖工具。他喜欢早晨锻炼身体跑步,70多岁的人了,他的身体一直很好。

有一天爸爸骑着三轮车带着妈妈去早市,妈妈突然觉得三轮车慢了下来,一看爸爸的身体往一边歪,就赶紧起身扶住爸爸,这时行人看到了,就把昏迷的爸爸扶下车,通知了我的家人,叫了救护车送到了医院。他醒来后,我们问爸爸感觉哪不舒服,爸爸说没感觉哪不舒服,自己下地,自理都很正常。家人不放心就叫他留院观察。

到了第三天的中午,爸爸吃过午饭,在病房来回行走活动,妈妈就躺在爸爸的病床上休息,爸爸突然的要去洗手间,我的嫂子阻拦不住,爸爸就象失态一样,冲出了病房。这时妈妈醒来就找我爸爸,妈妈在睡意中看到了一个她不愿看到的人——我早已故去了多年的表叔,惊醒了妈妈,妈妈醒来看不到我爸爸,着急的问嫂子你爸去哪了,当她听说去了洗手间,妈妈说了一声坏了,就急忙的追赶去。这时就看见爸爸从洗手间出来往回跑,到了病房就上不去床了,妈妈和嫂子把他推上了床,爸爸就这样离开了人世,离开了我们。

妈妈痛恨故去了多年的那个表叔,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来。

我家的天塌了,我们做儿女的赶到后商议,决定不火化,送到家乡偷着埋葬。立即和家乡的姑姑、表兄弟姐妹通了电话,让他们做准备。我们当晚就到了,11点多我们的车就看到村口一片火光,村里的乡亲们都等候在那里,看到这么多人都来接爸爸,我有点感到羞愧,想起他们到我家的时候我是那么的冷淡。亲人们围着妈妈劝慰,妈妈就讲可能是死去的表叔带走了爸爸。

我的表姐说:我也看见我爹了(死去的表叔),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我爹(死去的表叔)来了,我就问你怎么来了,他说我是出差办点事,我们那(阴间)管的特别严,我是顺便过来看看你,我就问你能办什么事呀,他说我去天津一趟。我醒了就担心你们那有什么事,下午就接到了你们的电话,这事不就对上了吗,肯定是我爹叫走的。

天亮了,亲人们帮忙搭上了灵棚,哥哥和嫂子们跪在灵棚的两侧,我们做女儿的就接待来往的乡亲。我突然看见姐姐拿着一件衣服,在爸爸的灵棚来回转,嘴里还不时的说些什么,我赶过去问怎么回事,姐姐说狗哥不行了,妈妈让我告诉爸爸别把他带走。我到院子里一看,我的哥哥和姐夫(他们都是医生)正在抢救昏迷的狗哥。狗哥其实已经80多岁了,比我爸爸的岁数还要大,只是他的辈份小。

原来妈妈知道人们在抢救狗哥,就想起了刚才有一个人在哭我爸爸的时候说:叔呀!你怎么走我前面去了,你把我也带走吧。妈妈听到后就想这是谁这样哭呀,一看是狗哥,家里人都没理他,也没当回事。一听他不行了,立刻就叫姐姐拿上狗哥的衣服,到爸爸那告诉爸爸千万不要带狗哥走,他要是想跟着走,让你爸爸打也要把他打回来。就这样姐姐拿着狗哥的衣服,在爸爸的灵棚边转边说:爸爸你要是看见狗哥你千万别带他走,打也要把他打回来,给狗哥把衣服穿上把他抬回了家。家里的人把准备好的寿衣给他穿上了,没想到他醒了过来,第一句话说的是:他打我呀!我想跟叔走,叔不让我跟着。

爸爸的事料理完了,我们都去看了狗哥,狗哥还跟我们说:我愿意跟叔走,叔有文化、有技术,我跟叔走我不会受委屈的,我还给叔赶了一段大车,车上有好多的钱和酒(可能是我们烧的吧),路上有高楼大厦,叔就是不让我跟着。

我对狗哥说:谢谢你,你比我们都孝顺,还到阴间送我爸一程。转年我们给爸爸去扫墓,我们还特意买了狗哥爱吃的东西去看他。

也许是我们对爸爸的过于思念吧,我的哥哥就接着在爸爸曾经摆地摊的地方接着摆。一天哥哥和嫂子正在忙着接待顾客,哥哥就觉得有个人看了他很久了,哥哥突然看过去,啊!是爸爸,赶紧推身边的嫂子,嫂子看了一惊!那个人起身就走,哥哥愣了片刻,赶紧去追,那个人走的飞快,市场的人拥挤,好不容易追上,却看到他满脸的麻子,他为什么要逃?也许是爸爸借用了此人的身吧。走的匆忙,不放心,回来看看。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