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苦旱六年 引爆全球缺粮

2008-04-28 22:44 作者: 刘道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澳洲南部一座南半球最大的碾米厂去年12月停工,三个月后,世界最大稻米生产国开始限制食米出口、抢购食米风潮从菲律宾吹到香港,甚至传染到美国超市,从埃及、海地、泰国到义大利都爆发街头动乱,抗议米价高涨。

澳洲苦旱六年是这一切困境的重要成因,苦旱造成澳洲稻米生产崩盘,稻米产量暴降98%,也影响澳洲农畜业每个部门,改变了澳洲核心农业区的面貌,冲击众多农民与畜牧业者。

有些稻农已放弃种植需要大量用水的稻作,改种小麦之类比较耐旱的作物,尤其是增加种植酿酒用的葡萄,有些稻农干脆卖掉土地或水权,水权大部分是卖给种植葡萄的农民,小部分卖给生产较高经济价值牲口的畜牧业者,形成宝贵水资源的重分配。

苦旱对澳洲农民的影响已经明显表现出来。没有把土地或水权卖掉的稻农已经开始改种不同的稻种,或改采用水量较少的农法,因此澳洲已经成为每单位用水量稻米产量最高国家。

但是因为很多农民卖断水权,澳洲的稻米总产能大约已经减少三分之一,去年政府供应的用水只有承诺供应量的八分之一,严重缺水造成稻米产量剧减。

种植酿酒用葡萄的农民意外的成为苦旱受益者。

即使最近米价上涨一倍,达到每吨1,000美元,种植酿酒用葡萄比种稻的利润还是高多了。

整体而言,葡萄农每种植1公顷葡萄,税前利润可达2,000美元,也就是每英亩获利800美元。种稻的话,每公顷的税前利润只有240美元,也就是每英亩96美元。

一位拥有3.75万英亩的养羊业者,也努力减少用水量,正在铺设一条长度近15公里的水管,取代水渠,以免流经水渠的水90%蒸发掉。

畜牧业者也开始想出合作方案,把羊群赶到远处最近降雨的地方放牧,或用货车载运羊群载到远地放牧,以免羊群干死、渴死。

这种变化使澳洲米产量变得更少。例如,由澳洲稻农拥有的食米贸易与行销业者太阳稻米公司(Sun-Rice),五个月前看出稻农几乎没有种稻,准备把南半球最大的碾米厂关闭,开始到国际市场上买米,以便满足国内市场与外国市场的需求。

太阳稻米公司执行长贺楼承认,该公司加强买米,使其他稻米进口商更不容易买到米,也是米价上涨的原因之一。

研究人员正在设法解决全球食米缺少的问题,因为澳洲农民较有弹性,让专家相信气候变化即使不能改变,也可以减少伤害。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