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平台镇强制拆迁致使村民无家可归(组图)


商丘平台镇强制拆迁致使村民无家可归


日前,本报新闻热线接到商丘市平台镇平台村村民的投诉,称商丘市在建设"商虞快速通道"时,平台镇政府(现为平台镇办事处)在没有同村民签定拆迁安置赔偿协议的情况下,强行拆除扒毁居住房屋,给村民家庭造成巨大损失,致使村民无房可住、无家可归、流离失所......希望记者前往调查。

商丘平台镇强制拆迁致使村民无家可归

4月10 日,记者来到了商丘市平台镇平台村进行采访调查,村民吴玉生告诉记者:2007年5月,商丘市经济开发区平台镇政府假借在建设"商虞快速通道"时,借开发之名,欺上瞒下,非法违规强占村民承包土地,高价卖给开发商从中获利,并在没有同村民签定拆迁安置赔偿协议、赔偿款没到位的情况下,不仅强行野蛮拆除扒毁居住房屋,致使村民无房可住、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给村民家庭造成巨大损失,而且还有镇、村的干部到家威胁。

商丘平台镇强制拆迁致使村民无家可归



4月11 日上午9时许,记者来到平台镇政府了解当地的拆迁情况,在一楼一办公室问工作人员找领导,告之在二楼,但到二楼后全部的办公室都空无一人(门紧锁,但纱窗去开着),打张留雁(音)书记的手机,无人接听,到三楼问一住户,说张书记刚才还在的。随后到了开发区政府,到办公室问胡世扑书记的办公室,说明了来意后,有一自称姓陈的人员接待了记者,出去一会儿回来后说:"书记不在,去开会了"。问他是什么职务及姓名,他称是科员叫陈富磊,当时办公室还有其他人员也在,陈说:"市里在开会,全部领导都去开会了",来的真是太巧合了。令记者不解的是这里怎么和平台镇政府如出一辙!记者拨通了胡书记电话,胡说:在市里开会,无法见面,让记者找开发区管委会许主任去了解情况。但找到许办公室时里面却空无一人,门紧锁着。

商丘平台镇强制拆迁致使村民无家可归

下午3时,群众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平台政府的人员又去扒房子了,有镇政府的领导和村干部在场,记者便驱车前往了解情况,到现场时,有很多群众在现场。以下是当地村民向记者反映的情况:

杨兰英,女,平台村人,反映赔钱太少,不够盖新房费用,土地政府也只给20000元一亩,都有土地承包证书,给强制占地了。

石云才,平台村人,我的地全部给占走了,自己的门面房不让盖,也不是盖的不符合政府规划,可就是不让自己盖。

付凌有,平台村人;房子都扒了一年了,自己不让盖,非得他们盖,土地只给两万一亩,(国家政策是承包土地)三十年不变,可没有到期就收走了。

康凤云,平台村人:房子扒一年多了,没有地方住,现在借房子住,就两亩地都给占完了,一亩只给两万元。

史云路,平台村人:房子扒了,320元一平方,买房子一、二千一平方,我们都住不起。

肖美玲,平台村人:刚盖四年的新房子给扒了,楼下的400元一平方,楼上的360元一平方,赔给的钱没有接,因为太少了。

王小芳,平台村人:扒了一年多了,一平方320元,钱是给了,可是盖不起房子。

李金良,平台村人:房子都扒了,不让自己盖,但所签协议是让自己盖,可是现在也不让盖了,要求自己盖,前面的房子赔给钱了,后面的十多间楼扒了没有赔钱。

付守财,平台村人:我们的地只给两万一亩,东面张各镇都给2.6万,这太不公平了。



村民表示,因为拆迁补偿费给的太低,原址使用的土地又不赔钱,房子拆掉以后根本就盖不起来新房子。后有人给提供了国有土地使用证的复印件。


商丘平台镇强制拆迁致使村民无家可归

根据现场了解的情况和村民的投诉来看,平台镇政府在违规开发、野蛮拆迁过程中,在没有和被拆迁农户协商、也没有搞好安置补偿工作的前提下,平台镇政府就软硬兼施地利用各种手段,强制村民们接受很不合理的极低的补偿;如果不接受便采取打击报复等手段,强制毁坏性地拆迁,而且对强行拆迁后的农户也不予以解决安置补偿等问题,致使被拆迁户流离失所,无处安身,此事激起民愤极大,给社会造成了不稳定因素。

商丘平台镇强制拆迁致使村民无家可归

吴玉生还说:商丘市平台镇政府在以修建"商虞快速通道(平台段)"为名,借机搭车超规划占地,违规搞商业开发。2007年5月份,商丘市政府动工修建"商虞快速通道(平台段)",但是不按照规划道路的宽度执行,却借机会把道路两侧各1000多米宽的土地都纳入拆迁占用范围,强行责令当地群众拆除自己的住房等建筑物,毁坏掉已经长成的庄稼,强行低价收购农民的土地,仅平台村一个村就被非法占用和强行卖掉基本农田近5000余亩,使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根本。

商丘平台镇强制拆迁致使村民无家可归

在现场采访期间,有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到现场,有群众说是村干部的车,当时有一青年人自称是镇政府的人,让记者去镇政府说话,说有事情向我们解释,记者便到镇政府门口等待,过了一会便有人来了,记者询问他的职务和姓名,据他说名叫乌学军是镇办事处副主任,当向他询问起具体情况时,他称也不太清楚,要等张主任回来了才可向记者解释,让第二天再去。

4月11 日下午17:20分,在平台镇政府张主任办公室,见到张主任后,他对记者说必须要到商丘市委宣传部门开信才可了解情况,其他的不于说明。当记者问起吴学义被抓的事情时,张主任说知道这个事,但归公安局管,是吴抗法所造成的,等记者回到住处后,平台镇政府书记单俊磊打来电话,说是在市里开人代会,张主任给他打电话说了,并表示要请吃饭,记者拒绝了。

在商丘平台采访期间,记者在打车时问及平台拆迁之事,很多出租车司机都表示当地平台镇政府在处理此事时不当,说原来每块砖1毛多钱,现在是3毛多钱,加上现在工钱也要的高了,盖房子需要很多钱,平台拆迁又不给房基地,还须出钱买房基地,所以现在有很多人居无定所。

据了解,就拿商丘市当前的商品住宅房来说,最低的价格每平方一千五百多元,高的已达到两千多元。当地政府给百姓的赔偿金与买房所需的资金相差甚远。

让记者不能理解的是,商丘市平台镇政府等负责人在记者了解情况的过程中,总是避而不见或找种种借口推脱,不正面回答任何实质性问题。当记者回到报社后,在写稿的过程中,几次三番接到商丘市平台镇政府负责人的电话,表示不要记者发稿,但却不解释其理由。其中自称商丘市新闻科科长候某打来电话,以威胁的语言要阻挠记者发稿。创建和谐社会是我国发展的基础方针,国家三令五审要求保护农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农民承包土地三十年不变,但商丘市平台镇政府的行为,却使该镇的农民群众无家可居、无地可种,给国家和社会带来很多不安定的隐患,违背了国家当前的发展方针政策。平台镇政府不按政策拆迁安置的真正目的和意图何在?不能不令人深思!

就此事,记者将予以继续关注!



中国百姓之声网联动特约记者撰稿摄影报道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