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们挣扎面对震后心理创伤(图)


幸存者们挣扎面对震後心理创伤

他们终于在那场地震大灾难中活了下来。现在,他们还必须挺过严重的心理创伤。

中国,心理健康问题人们通常都避而不谈。现在救援队正紧急奔赴四川地震灾区,向那些遭受严重心理创伤的人们提供帮助。

5月12日发生的里氏7.9级(中国官方数据为8级)地震中死亡人数可能达到50,000人,与此同时,数万甚至数十万人身体受伤、流离失所或者成为孤儿。

"我们面对的挑战相当巨大。我们将进入学校,帮助那些孩子们,"来自成都一家政府医院的儿科心理医师王仪(音)对一群香港社工们说。"不过我们也需要帮助。这是第一次我们遇见这麽大震级的灾难。那些教师们也需要帮助。他们也在经受失去亲人之痛。我们的任务中也包括安抚老师。"

包括许多经过训练的志愿者在内,许多非政府组织已经迅速向受难者们提供帮助。

"我们必须鼓励孩子们将痛苦通过具体方式表达出来。老师们可以组织一些诸如画画和写作的活动,来让孩子们表达出他们的感受,"联合国际学院(UIC)驻北京的志愿者服务发展中心负责人Johnston Huang说。

火柴人

四川绵阳的一个体育馆内,2万余名生还者栖身于此。十几个孩子在两根大柱子上缠绕的白色画纸上描绘下了他们心目中的家园和学校。在一个画板上有数百张这些年幼的受害者留下的彩色涂鸦,或许可以从中一窥他们破碎的内心世界。

"我在想邓老师(音)和梅老师(音),"一个署名为杨佳(音)的小朋友写道。"我希望每个人都能重建家园。"

周末时,来自重庆的志愿者们在两根大柱子上贴上空白的海报,鼓励小朋友们画上或者写上任何他们想表达的东西。

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涂鸦来自一个7岁的小女孩,她在纸上画了一座学校,忽然这座学校倒塌了,许多火柴人从里面跑出来。一些火柴人看起来跌倒了,被围在了盒子里。数个有着十字医疗标志的帐篷在旁边。

"很多孩子都看到或经历了很多,他们通过画画来表达内心的哀伤,因为他们可能没有办法说出自己的感受,"来自重庆西南大学心理健康研究中心的刘燕玲(音)说。

墙上还贴着许多孩子们表达愿望的小条。

"爷爷,我希望你能早一点点回来。我现在很好。你一定要很开心。我非常乖。你一定要回来看我,"一个孩子写道。

"这面墙向所有人展示了这些孩子可以有多坚强,而且这种坚强是有传染力的。它可以鼓舞和支持其他生还者,"刘燕玲对路透社记者说。

在不远处,刘的一个同事正在半跪着,将自己的脸颊贴在一个专心画一座房子的小女孩脸上,对她耳语着一些安慰的话。

从头到尾,这个小女孩都没有说一句话。

心理阴影

社会工作者警告说,尽管有许多人毫发无损地逃过了地震灾难,但几乎没有人可以幸免于心理创伤。

在成都,至少有一家医院承认一些成年幸存者在过去一周一直遭受神经衰弱的滋扰,其中有些人抱怨有不明身份的袭击者或杀手在追他们。

"在生命安全基本能够保证,而生活安排也开始稳定的时候,心理问题会突然浮现,"香港无国界社工负责人Terence Chen说,"大多数人在经历了惨剧後的三到九个月时才开始与情绪问题斗争。"

"我们看到过一些案例,人们甚至在灾难已经过去三、四年啦,都还无法谈论这个话题,"他说,补充说此次中国大地震导致的集体心理创伤可能还没有展露出来。

他警告称,志愿者们需要对此做好充分心理准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