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过渡政府第一次新闻发布会纪要


中国过渡政府第一次新闻发布会纪要

(2008年5月19日 星期一)

伍凡:各位朋友,今天非常感谢Compass先生帮我们建立这个新闻发布会的房间,我们现在正式开始。我先介绍一下,中国过渡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于北京时间每个星期一的晚上11:00开始,时间大约是30分钟到一个小时,由新闻发言人主持,发言人把过渡政府的问题和立场讲完之后开始回答问题。

过渡政府成立了快五个月了,期间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对整个中国、中华民族的现状和发展远景都表明了我们的立场,发表了很多文告,以及对最近事态的发展表达了我们的意见。今天由过渡政府的新闻发言人唐柏桥先生做主讲和回答问题,如果有遗漏的话我来补充。现在新闻发布会正式开始--

唐柏桥:好,谢谢大家!我想在今天正式回答问题之前,代表过渡政府对四川地震灾害以及如何进一步推动维权抗暴运动表达一下我们的基本观点。最近有各种各样的观点在网络上、在民间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态度,因为有很多朋友在支持我们,在从事维权抗暴活动。

一· 我们要不要赈灾?赈灾的话要采取什么方式、怎样进行?

四川发生了大地震,我们应该义不容辞地赈灾,我们作为从事民主运动和维权抗暴运动的爱国人士,国人有难的时候应该是站在救灾的第一线。遗憾的是,中共当局在使用各种办法来刁难和阻止我们进行救灾活动,所以这件事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这也是我们从事抗暴、反专制活动的原因之一。国内有很多上访的人因捐款救灾而被逮捕,如果我们在海外的人想回去救灾也实现不了,我们的钱汇过去的话也会石沉大海,现在听说很多赈灾物资和款项很难到灾民手里。当然,中共再怎么刁难,我们还是要通过各种方式坚持赈灾的,过渡政府已经发出了呼吁,中国过渡政府下面的"中国和平民主联盟"和其他的一些组织正在进行捐款活动。我们的捐款可能会选择交给一些有国际公信力的组织,比如"国际红十字会"和"慈济会"等,委托它们把我们的爱心传达到灾民那里。

二· 在国内有难的时候,我们要不要继续维权抗暴?

有人认为我们现在不是表达抗议的时候,应该停止抗议、一致救灾,就这个问题我表达一下我的观点。灾难临头,我们更应该表达我们的抗议和谴责,因为这是老百姓是最不能发出声音的时候。大家知道,中共负责宣传工作的臭名昭著的李长春在5月12日晚上开了一个高级别的关于四川地震宣传报导的专题会议,这个会议的重要议题就提到"以正面宣传为主,大力歌颂党中央、国务院如何正确地领导了救灾;宣传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的感人事迹;灾民如何感谢党和政府",以这样的基调为灾情的宣传主调。人受灾之后一定有很多的苦难要哭诉出来,要宣泄,这在西方社会是很正常的,媒体的责任就是把灾民的不满、要求、哭诉等情况报导出来,灾民的苦难才是我们关注的焦点,而不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共再一次在宣传上颠倒了黑白和主次,让老百姓在地震之后再受一次报导不到位的"灾"。所以在这个时刻我们要抗议,我们要时刻关怀他们、了解他们的心声,帮助他们发出自己不能发出的声音。

前天我看了陈用林的朋友的一篇报导(他没有用真名,由陈用林代发),他讲到《新华网》上传播很广的一篇报导:一个武警不愿意离开,跪着请求让他去多救一个人。但他在灾区看到更多的是,到处都有灾民跪求当局抢救他们的亲人,这种镜头更多,更能触动人的良知。而这种场景在大陆的媒体上没有任何报导。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要把这些灾区的实情及时指出来,另外包括地震没有及时预警的情况。中科院的地震专家耿庆国早就预测到要发生地震,还给温家宝写了信;美国的地科杂志也披露,很早之前就预测到欧亚板块和印度板块之间要发生地震;湖北有个专门为地震局建立的动物园,在地震前三个小时所有的动物都有反常表现。这些情况都被中共忽视了,如果中共当局重视生命,发现这些异常情况的时候告诉老百姓,会避免很多的伤亡。所以呢,在这个时候更应该发出我们的声音进行抗议,而不是等到天下太平、老百姓安居乐业了再去抗议中共。有些从事民主运动的人也认为此时应停止抗议,这个逻辑是错误的,这样就犹如我们自动取消了民主运动,也让运动的正当性和正义性打了问号。所以这个事情要讲清楚。

这个时候要对中共当局有一个非常明确和一致的态度,就是在天灾人祸发生的时候尽我们所能地指出来,在我们的见识所能理解的范围内指出中共当局的责任,它在很多方面都有责任。中国过渡政府作为从事民主运动的重要力量,我们应该指出中共当局的责任,同时唤醒被蒙骗的老百姓,让他们意识到中共的意识形态和一系列政策反复造成了老百姓的灾难。这个时候态度一定要明确,而不能随着中共的指挥棒和媒体不知不觉地给它们歌功颂德。最近看到网络上的一些异议人士和独立知识份子提出要正面看待中共的救灾,甚至歌颂温家宝,歌颂"政府"的救灾行为。独立知识份子的责任不应该是歌颂当局,比如美国的独立知识份子并没有人去歌颂美国政府,就算是政府做得再好都是应该的。知识份子应该做的是指出政府的问题,你看美国的社会问题比中国少得多,它们的知识份子主要是在提出问题。网上有一位郭庆海先生,他是非常了不起的,他发来短讯说歌颂中共的知识分子只是少数。尽管是少数,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他们,因为他们影响力非常大,老百姓非常相信他们,对他们说的话非常重视。

我们如何在这个时机继续进行维权抗暴活动和民主运动、将活动推向高潮?这个时候老百姓对共产党的认识比任何时候都更清楚,我们要如何推动?等一下如果有人提问我会把这个问题继续展开,现在先把跟四川地震和维权、民主运动有关的观点讲一下,然后有人感兴趣的话我会很乐意回答。现在我就把话筒交给提问的听众和记者,希望大家提问的时候把时间尽量控制一下,谢谢大家!

提问者1:现在很多的人都在募捐,也有海外的人,大家的爱心都能体现出来,非常感动。我认为,我们应该强烈要求(中共)中央政府财政拨款,这应该是主流。我们看到国内外的捐款已经达到了近百亿,而财政拨款只有三四十亿(或五六十亿),这种本末倒置的方式我们是无法容忍的。所以我通过这个机会想呼吁我们的国民:要有这样的意识,应该要求这个很有钱的政府把钱拿出来进行赈灾。

唐柏桥:谢谢这位朋友,他的问题非常及时,我现在回应一下。首先,在这方面我们做的确实不够,有两点需要我们大家来做。一个是可以把问题提出来,把问题讲清楚。我们从史料上可以看到清朝的康熙和如何救灾的,我们不用向它要求太高,要求它做到康熙那样就行了。当年北京地震的时候每个灾民得到的银两是四两,根据货币兑换的比例,这个数目是非常多的,而那时的国库并没有现在这样充实。而且当时赈灾的法规相当健全,现在的一些法规和执行的情况则是一塌糊涂。所以我们可以要求中共向康熙皇帝看齐,它不是说康熙那时都是旧社会、封建社会嘛,你不是"救世主"嘛,不能连康熙皇帝都比不上啊。康熙当年还下了"罪己诏",你中共也应该学会反省和谢罪,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们可以拿中共跟其他地方的赈灾相比。美国"911"之后,政府首批就拿出了400亿美金赈灾,后续的就更多了,加起来大约有上千亿。刚才这位先生提出中共赈灾现在只拿出了三四十亿人民币,折合美金仅四、五亿,还不到美国的1%。"911"是大灾难,但远没有这次四川地震的受灾人数多,面也没有这么广。美国还是拿出来那么多钱,然后政府给每个受难者的赔偿至少上百万美元,还不算保险公司的赔款。我们现在就可以拭目以待,看看中共会给受难者多少赔偿。从这些角度我们可以提出一些问题,过渡政府也应该在这些问题上做得更好。谢谢这位先生!

伍凡:我现在对唐柏桥先生再做一下介绍。唐柏桥先生现在是过渡政府议会副议长和过渡政府发言人,他是1989年"六.四"事件中湖南学生运动领袖。并且是美国的中国民主组织"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他长期在海外从事民主运动,是中国有名的"六.四"学生运动领袖之一。好,我介绍完了,谢谢!

提问者2:针对目前的状态,过渡政府有什么可行的办法整合民主力量?我的主张是是团结一切力量,有人认为一定要分清立场,我觉得这个不对。请给一个明确的答案,谢谢!

唐柏桥:刚才这位先生的提议是非常好的!我曾经在5年前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北京之春》,叫做《联合一切抗暴力量围堵中共暴政》。我当时主要提出了这样几大力量:法轮功、西藏流亡政府、台湾、蒙古、地下教会,这些力量都是我们应该联合的对象。刚才粱山先生提到了"立场"问题,我理解他的意思。但由于刚才他没有展开讲,我认为他说的是对一些具体问题的立场,比如对台湾独立的立场、对达赖喇嘛的立场。我觉得这些立场不影响我们抗暴,不影响我们反抗中共专制,就像我们每个人对不同的事物都有不同的看法,有人喜欢春天,有人喜欢秋天......但是不会因为这些原因而影响对事物的基本判断,现在针对中共的抗暴问题也是这样的。这是中华民族的头等大事,中共是最邪恶、最庞大的势力,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各种正义力量,各个被压迫的力量要联合起来反抗它,不能因为对小事情的爱好、立场不同改变对这个大事情的看法。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清醒,不要被中共挑拨离间的伎俩所左右。中共的"三大法宝"之一就是统战,但当别人搞"统战"(团结)的时候它就把污水泼过来了,一会儿批评台湾跟民运搞在一起,一会儿批评民运跟西藏搞在一起。它在批评谁的时候就把谁描绘成最坏的力量,实际上它批评的对象都是正面的力量。现在对于西藏问题,中共又说:你要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才能跟你合作,你不跟民运、法轮功来往才能如何如何。最后又怎么样?没有任何一个被压迫的弱视群体得救。所以这时候我们的认识必须清楚,求大同存小异,联合一切中华民族的正义力量抗击中共暴政。这是我的很鲜明的态度,也是过渡政府的共识。谢谢!

提问者3:中国的网络封锁很厉害,中国的一般老百姓听不到什么民主的声音和异议的声音,信息是很闭塞的,像我们这样能在这里听过渡政府的声明、发表讲话的人是极少数的。过渡政府有没有什么方法、步骤向国内传递自己的声音?一个政府应该有自己的方式和步骤向全国人们传递正确的声音,传递民主的声音。我的问题完了,谢谢!

唐柏桥:这位先生提的问题非常及时!过渡政府刚刚建立几个月,财力人力还比较缺乏,尤其是不断遭到中共的破坏,我们现在的新闻发布会也正在受到中共特务的干扰。这说明我们做的工作比一般的工作要难得多。但是不管有钱没钱我们都要做,而且现在成效越来越大,国内知道的人、海外支持的人越来越多。把声音传播到国内去是我们的心愿。关于如何传播,我有一些个人的观点,还没有经过过渡政府的讨论。我们现在有自己的网站,可以通过动态网、无界浏览、大纪元、看中国等自由媒体和网络上的仁人志士、包括你们大家来传播我们的声音,包括我们的观点、信息、对维权运动的倡议等。另外一个正在酝酿中的大动作是建立一个广播电台,像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BBC这种性质和功率的电台,电台建立起来的时候可能就是中国维权抗暴运动高潮到来的时候。1989年民主运动进行的时候我有段时间在湖南,在湖南的时候我记得非常清楚,我们得到信息的主要渠道就是美国之音。美国之音告诉我们北京发生了什么事情,全国各地马上就可以根据美国之音的消息作出反应。否则的话(没有美国之音)我们没办法掌握第一手信息,因为国内的媒体不会报导真相。现在国内的朋友跟我们当年的感慨是一样的:得不到信息!比如四川发生了什么事情、北京发生了什么事情。据说前段时间大庆发生了抗暴,但全国人民是不知道的。所以现在建立电台是头等大事,我们会努力把信息传播渠道建立起来。谢谢!

提问者4:过渡政府的功能是什么?组织运作可能不可能在你们的网站上公开?过渡政府最根本的东西是什么?

唐柏桥:这个提问是有建设性的!现在过渡政府在有些方面做得还不周到,可以说是有欠缺的。宣传过渡政府的一系列政策、做法、人事等方面做得都不够,所以国内的民众不了解情况。我个人接到无数的电话都有同样的疑问,甚至有人问:你是何许人也,你何德何能搞这些事情。这些问题我都要一一给他们解答,有时候因为心情不好也会产生一些误会。现在可以这样简单地讲:过渡政府犹如一个新生的婴儿,正处在蹒跚学步的时候,我们应该一步步地来,大家一起珍惜这个机缘。过渡政府建立的缘由等很多事项在很多网站我们发表的公告里已经提到了,上面那些具体的问题大家都可以到相关的网站上去查一查、搜索一下关于过渡政府的公告。《看中国》、《大纪元》都有过渡政府的专栏,相信看了之后会对过渡政府有更多的了解,我们每个人的背景在上面也有介绍。关于过渡政府如何开展活动的构思、想法也有一些文本,比如如何开展自救、自治、维权运动的手册等等,这些问题都有一些很具体的措施。另外还有一些做得不够的,比如六、七、八月份,未来半年、一年的抗暴方向,我们能做什么事情?这也是我们开会时经常检讨的事情。你们的提议都是有建设性的,我们都会记录下来,然后对我们的工作做一些修正。谢谢!

提问者5:组建过渡政府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想法?做了什么前期准备工作?成员是兼职还是专职、是什么背景?在国内有没有下设分支机构?在工农这样的基层有没有建立分支机构的打算?(如果建立的话)人员的选择有什么规定?

唐柏桥:过渡政府在很多文告里都有介绍,我现在再简单地讲一下。过渡政府是在《未来中国论坛》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这个论坛成立了已经近两年,在Googl上可以搜索到。过渡政府的发起人都是海内外非常有名望的知识份子和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像台湾的明居正、张清溪,都是非常有名的学者;海外的如伍凡、袁红冰、贾甲、陈用林、郭国汀;还有"六.四"的学生等,都是各界的精英。筹备以后,有些人因为身份的原因(如一些教授)不方便介入政治,所以没有参与过渡政府的日常运作,也没有担任职务,但他们都是支持我们的。

过渡政府的成员里面,主要的负责人之一是伍凡先生,是一位非常杰出的领袖人物。今天他把主角的身份都让给我了,自己做了一个旁听者,这种姿态本身是非常有气度、有能力做领导的一种表现。关于他的情况大家可以慢慢了解,他也经常在网络上出现,做一些评论。第二位是袁红冰先生,是"中国国策与监督会议"(相当于国会)的议长。他原来是北大法学院的教授,后来是贵州法学学会的会长,前几年到了澳大利亚投奔自由。他有很多著作,出来后出版了四本书,都是宏伟巨著。第三位是副总统贾甲先生,他原来是山西科技专家协会的秘书长,也是一位非常有才华、具有领导能力的民主斗士。还有我本人,是89民主运动的一份子,当时是湖南高校自治联合会的主席,在湖南、北京两地从事民主运动。"六四"镇压后被通缉、判刑三年,后来到了美国从事民主活动。现在也在很多媒体、电台兼特约评论员,如自由亚洲电台、新唐人、大纪元等,经常发表一些评论。还有其他一些朋友,有幕后的有前台的,像未来中国大学的校长等,就不再一一介绍了。我们都是兼职的,不拿薪水,义务奉献,都是义工。伍凡先生可以说是全职义工,他一天工作八个小时却可以产生那么多的工作成果,难以想像,好像是一天当作两天用。大家了解这个情况后可能会有一些感触,中共住在中南海挥霍着国家的资源,他们的子女搜刮钱财转移到海外。他们救灾的时候随便做了一些举动,就要让全国人民为他们掉眼泪,而我们却是在海外默默地做。

在分支机构方面,我们以前发了一个文告,建议各省可以陆续成立过渡政府的分部,慢慢形成一个网络和健全的机制,就像中华民国早期,辛亥革命之后各省宣布独立,然后慢慢合成一个整体,建立真正的中华民国,再产生宪法、各种约法、临时大总统等等。我们也可以用这种方法,这也是世界各地民主转型的常规。

政府官员的选拔也有一个机制,建议朋友们可以在网站上看一下。首先要知道你的个人背景(姓名方面需要保密的话可以用化名),然后是经验、能力。除此之外还要看政治背景和立场,这样大家才能形成共识来做事。细节上就不再讲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发E-mail到总统办公室(在网站上可以找到)。细节上不继续介绍还有一个原因是保密原则,如具体的工作人员、处于地下状态的就不能说了,请大家理解。谢谢!

提问者6:过渡政府为什么不成立各地分布?过渡政府的旗帜看上去有杀气,为什么不使用温和一些的风格?

唐柏桥:第一个问题在刚才的回答中提到了一些,可能跟你想的有些出入。我们已经倡议各地设立各省的分部,如果有人自愿出来主持分部的工作,我们热情欢迎。有意者可以把简历等相关资料发给我们,经过相关的决策会议讨论认可以后可以进行任命。这个不是问题,主要的是靠大家的热情做事,而不是靠学历、本事等,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正义感和热情。希望国内的朋友能尽快跟我们取得联系,从事你们力所能及的工作。当然前提是注意风险,我们会分析一下风险的代价,看看是否值得。比如国内有人在从事反拆迁,有一个庞大的群体在支持他,这时如果他报名参加过渡政府就暴露了,会对它从事的工作不利。这样的话我觉得大家只要心跟我们在一起就好,然后慢慢地寻找机会做事,走到一起来,我们肯定会殊途同归,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各个县市是否成立分支机构,由于财力、物力、人力的原因还无法做到,也无法协调。所以现在只能从省开始,以省为单位。

关于旗帜问题,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会充分考虑您的意见。谢谢!

提问者7:过渡政府有没有在灾区开展活动,比如派一些志愿者给灾民一些帮助什么的。当然这可能是保密的,如果可以的话可以从侧面说一下。

唐柏桥:这方面不能细说。现在听说很多志愿者进入灾区是遭到了中共当局的强烈阻挠,以交通不便为理由。据说台湾的慈济会的朋友现在很难深入灾区,当然这跟中共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想被披露有关系。中共当局给我们的救援制造了很多认为的障碍。至于要不要派人进去,我个人准备在恰当的时机到国内去,这个时间会很快。当然包括了救灾,不救灾的话我也是准备回去的,跟大家站到维权的第一线。我们大家会有分工,伍凡先生作为总统就不能回去,而且他的年纪也大,他要坐镇海外协调指挥。我们年轻一些,年富力强,就要到第一线去。我们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只在海外做、不在国内做那也肯定是不行的。安全的问题也是考虑过的,大家不必过多顾虑,我回去的话大家在媒体上关注一下就可以了。关于过渡政府对救灾的立场以及我们怎样进去的问题就先讲到这里。

提问者8:自2004年底《九评》发表到现在,退党人数达到了将近3700万,最近几天我注意到退党、团、队的人数每天有6万多人。我的问题是:"三退"与中共被和平解体、中国老百姓走向新生的内在关系是什么?请回答一下,谢谢!

唐柏桥:我现在讲一下"三退"与中共被解体和中国民主化的关系。我过去接受采访的时候对这个问题有非常详细、细致的介绍,现在把它归纳一下。我们"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也是退党运动的发起者之一,最初的时候很多朋友不了解退党运动的意义,我也是做了大量的介绍。退党运动是非暴力抗争运动、不合作运动中的一个经典方式。西方有一个最有名的非暴力专家叫做金.夏普,他写了一本《非暴力抗争策略》,他提到了198种非暴力不合作的策略,如游行示威、绝食、不合作、部队中立等,第64条就是"退出当局所在的机构和它们的附属单位"。共产党就是中共当局的最大机构,政府实际是个傀儡,各级的真正领导人是党委书记。所以呢,退出共产党及共青团和少先队这些党的附属机构就是对它的强烈抗议,也是最和平、最温和的方式。会不会起作用呢?会的!这个作用已经在历史上见证了,比如前苏联。当时苏联的退党速度是非常快的,共产党内部的叶利钦曾带头退党,他是在苏维埃最高代表会议上公开指出宣布退出苏共,这样就带动了退党浪潮。东德也是这样,整个东欧基本上是伴随着退党浪潮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中国现在正在发生的退党运动也是这样的。中国的事情要稍微复杂一点,因为经济的发展掩盖了很多社会问题,所以退党运动发展的速度可能稍微慢一点。但现在速度会逐渐加快,因为天灾人祸不断,经济也走到了崩溃的边缘,股市、房市、通货膨胀的问题都出来了,所以退党运动加快也是对共产党不满的自然反应。这也是一个辐射性的反应、一个滚雪球的效应,当这个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后(中共一定会垮)。现在有人问:共产党总共才7000多万,现在都退了3000多万、有一半了,为什么共产党还不垮?这里面有件事大家可能还不太了解,退党运动是"三退",包括退党、退团和退队,真正的共产党员可能只占10%-20%,共青团员占到30%-40%,另外少先队也占很大的数量(退党服务中心有精确统计)。相对于整个中国人口来说,3000多万这个数字还不是太多,所以我们要继续努力。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退了共产党才会垮,毫无疑问不会是这样的。现在维权抗暴、解体中共的运动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中共随时有可能雪崩。所以我们大家要做好共产党雪崩以后的准备,将要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如何应对要做好准备,过渡政府成立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提问者9:1.网上有很多人质疑过渡政府是法轮功的代言人,您能不能澄清一下,让大家知道事情的经过;2.广播电台在中国的屏蔽是非常严重的,收音机可能收不到哪怕是功率再强大的电台,所以我认为最好的方式是办地下报纸;3.过渡政府对中共的党产有没有处理的办法?

唐柏桥:谢谢这位朋友的提问!你的问题比较尖锐,但是我们要面对来自民间的不同声音,就这些问题坦诚地表达我们的态度。有人说过渡政府是法轮功的代言人甚至是傀儡,这样说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本来这种问题可以说是让人不屑一顾、不值得回答的,但是既然有一些朋友有这些疑虑(即便这些疑虑是由于共产党的歪曲宣传造成的),所以我们有必要让大家解除这些疑虑,这样才能够在一起共事。

过渡政府是从未来中国论坛的基础上成立的,更大的原因是中共多行不义造成了天怒人怨,造成了反对派的迅速集结,这是大前提。在这些力量里面自然会包括法轮功学员,比如未来中国论坛里面就有法轮功学员。但这是少数,更多的是从事民主运动的人,像我、熊焱、伍凡、陈用林、袁红冰、郭过汀等,起码十个人以上的人都是民主运动第一线的人,如果说是法轮功的傀儡,首先从人员上就说不过去。另外,无论是财务、组织建设还是所从事的活动都是独立的,依靠的对象和服务的对象是全体中华同胞,所以我们叫中国过渡政府而没有叫别的名字,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清楚。

比如前段时间沈阳的"蚁力神"事件跟法轮功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我们关注最多的就是这个事件。假如我们是法轮功的傀儡,而法轮功那么关心全国的同胞,那么这个团体当然就更应该支持了,就没有任何理由反对了!所以那些质疑完全是由于共产党造谣而杜撰出的东西,不值一驳。

关于地下报纸和媒体建设这个问题我觉得提得非常合理,这个问题我们也早就想过,当年东欧的哈维尔他们就是靠地下印刷品(来宣传)。只是现在时代有些不同,做地下报纸的成本可能远远大于网络、电台,而且传播面比较小,中共的封杀也很厉害,参与传播的人面临的风险也很高,这个要一起来想办法。电台被屏蔽我们也听到过很多这方面的反馈,短波被中共干扰得很厉害。为什么电台还是可以做呢?因为加入WTO以后,中共跟国际社会签订了一系列条约,比如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中共现在在大城市就很少干扰,因为它不敢,干扰太厉害美国会抗议、谴责,所以这时候我们有些空隙和机会可用,办电台还是一个办法。我没有提到电视台,因为电视台的干扰和控制更厉害。总而言之,我们要考虑如何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把过渡政府的主张、想法传达到国内老百姓那里去,这是目前的头等大事。

中共的党产差不多99%都是国库的财政拨款,党员交的党费微不足道。共产党欠下了累累血债,将来清算党产估计比较容易,基本要全部没收的,党员个人的非法收入也要清算。在这里只是抛砖引玉地提出一些想法,谢谢!

提问者10:如果不相信法轮功的话,是不是也可以参与过渡政府?

唐柏桥:这个问题非常简单,热烈欢迎!我本人就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我有很多的法轮功朋友。所以,我都可以在里面,你们也肯定可以。谢谢!

提问者11:过渡政府是否有足够的力量支持国内的各种活动,有没有让民主人士安心工作的经济后盾?您所指的保密是不是针对中共?过渡政府的执政纲领是什么?

唐柏桥:第一个问题完全可以直率地回答,我们现在完全没有能力让我们的工作人员全力、没有后顾之忧地投入过渡政府的工作。刚才提到了,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义工,要为养家糊口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当然这也是必要的。如果有一天我们有了足够的财源、能力、得到更多的人支持,就能够让工作人员全职地、全身心地、没有经济上后顾之忧地投入过渡政府的工作,那样会很快让工作有很多的变化、产生质的飞跃。我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了,因为有大家的支持和帮助,过渡政府刚成立半年,这些事情会有一个过程。现在过渡政府的财源非常紧张,跟海外的其他机构比尚有很大的距离,但我们的工作量和影响力要远远超过其他一些机构,这一点希望各界民众有所了解。谢谢!

我再回答第二个问题。保密就是为了防止中共的破坏,当然防止的不是中共对我们这些人台面上的人的破坏,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公开的,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在阳光下,也是在中共的监控下,这方面不担心。我们担心的是国内的支持和参与过渡政府工作的人,要为他们的安全负责。还有就是虽在海外但没有更多的自我保护经验而从事反抗暴政活动的人,希望他们要低调一些,要为他们保密。

关于执政纲领,在《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里面已经把我们的纲领、方法和要做的事情等说清楚了。有时间大家可以看一下,这里就不再复述了。

伍凡补充(地震问题):5月9日,四川省人民政府"辟谣"说不会有地震,结果三天之后发生了地震。多数人知道并且相信共产党故意隐瞒消息不发布,民众愤怒,甚至有人在网上提出把地震局局长拉出枪毙。就在前天(或者是昨天)有一位叫***的读者在网上发了一篇短文,现在转到海外来了。他说他的亲戚在四川的广元、绵阳这些军工基地附近,打电话询问亲戚的情况时,被告知全家都很安好,因为他们事先得到要发生地震的通知,统统搬到了(部队)大院里面的房子里,大家都很平安。这个消息是昨天透露出来的,如果这样的消息是真的,希望有更多的类似消息被披露。这样就会有一个问题,共产党对老百姓隐瞒地震预告,而对他的官员、军队以及军工基地的员工、科学家们进行特别的保护,让他们躲过这一劫,为什么要这样不平等地对待?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提出这个问题不是想在这里讨论,但这个问题是非常严重的,共产党对人权、人的生命不是一致对待,里面就包含着深层的原因,我们可以慢慢思考。我希望更多的这样案例被披露出来可以让大家讨论。

提问者12:我是非常反感不科学的讲话,你(伍凡)号称是过渡政府的总统,地震能不能预测这是一个问题。我认为你首先没有掌握信息的确切性,然后拿这个信息去反驳中共,我认为这种做法跟中共是完全相同的。共产党的做法就是类似于这样,它完全混淆一些概念,我希望过渡政府能科学(地做事)。我非常高兴能有这样一个组织来为中国人民做些事情,成立的时候我知道,但说实话我没有感觉到你们的存在。另外,我去过过渡政府的网站,这个网站没有一点美感。在现在这样一个信息社会里,你们号称为一个政府,而网站却不如一个个人网站,我看着是非常落后的。刚才一位朋友提到你们的旗帜的问题,我不知道它代表了什么,代表了仇恨吗?感觉它没有代表什么东西,我认为这个旗帜是没有美感的。同样希望你们在各方面都使用科学的方法,不管是设计旗帜还是说话还是各个方面,都要以科学的方法、态度要求自己。

唐柏桥:这位先生的坦诚和直言让我很感动,我相信他是支持我们才会这样说。说话要严谨这是对每一个人的要求。至于说信息来源,我想伍凡先生会有他特定的来源。我们这是新闻发布会,不是写论文,所以有些来源不会讲得太细,以致于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当然这些问题提出的总的要求是非常合理的,我作为新闻发言人,如果说话有不合逻辑、不够严谨的地方希望各位能及时提出来,我非常欢迎,因为这样会促使我们说话做事更加科学和严谨。这些不是问题,我们大家的交流中对一些事情的不同看法不会影响我们对全局的判断和整体的认知。

关于网站的美感问题,也非常欢迎你的批评,我觉得你没有一句话是错的。我这个人对美感的要求就很高,所以也是觉得网站的美感还不够,我们看到很多的个人网站做得确实很漂亮。虽然我们不是追求纯粹的漂亮,但应该追求更高的质量,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应该接受你的批评,这方面应该加强。网站确实有待加强建设,说老实话我上去都感到失望,很多应该有的内容都没有。这些问题,说千句道万句就一句话:我们没有足够的财源和人力做这些事情。希望大家谅解,我们是在非常艰难的时刻开展局面。当然,每做一件事情都应该时刻想到怎么样完善,经常自我完善的话进步就会非常快。中国有句话,叫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相信"三天"以后再看我们的网站会有一个新的气象。谢谢你提出的问题和批评!

提问者13:过渡政府为什么不开放Skype的语音聊天室?

唐柏桥:任何事情,只要是合理的、应该做的,我们就要尽最大努力创造条件做。还是刚才那句话,我们的人力物力(的条件)远远达不到大家对我们的要求和期待。国内很多老百姓甚至认为我们可能像中共政权那样有一个庞大的机构,有数以亿万计的财产,或者美国政府、台湾政府在拿国库的钱支持我们。其实完全没有,都是我们每个人在凭自己的良知在做事,所以很多事情做得不够好,比如开放Skype聊天室。刚才的建议非常好,只要条件成熟,有一个人并且他有时间,就可以把聊天室开起来,在固定的时间里跟大家聊天、交流,或者进行信息的发布。目前只能做到一星期一次开新闻发布会,这也是一个交流会,让大家彼此交流、形成共识。如果以后有人能做固定聊天室的话那一定会做,这是一件好事,可以传播信息。谢谢你!

提问者14:如果中共对中国控制不住了,比如有些事情镇压不下去,那它自己可能就垮了,但几百万的军队还在。过渡政府如何回到大陆接管政务呢?过渡政府会不会为了站住脚而成为军阀的傀儡?如果国家被几个军阀占领了,过渡政府有什么方法控制军队的军官服从于新共和呢?

唐柏桥:现在已经过去了三波民主化浪潮,哈佛大学的亨廷顿教授写过一本书叫《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现在正在写第四波民主化浪潮的总结稿。他认为,经过第四波民主话浪潮以后,全球基本上就实现民主化了。以后的冲突将主要是文化和宗教的冲突,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的冲突在中国民主化以后基本就没有了。将来中共什么情况呢?就是会出现雪崩的效应,中共瞬间垮台,前三波民主化浪潮中无数的例子已经说明了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前苏联,它是当时的两大超级大国之一,军队比现在的解放军要强大得多,但是当年叶利钦往坦克上一站,一个小小的连倒戈就造成了整个苏共的垮台、雪崩。之后,它的军队并没有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军阀混战、各自为政,叶利钦也没有成为军阀的傀儡,这些事情都没有出现。叶利钦的政治影响力非常大,因为苏联老百姓非常支持他。苏联军队只是负责国防事务,没有参与政治。中国的将来的情况也会跟苏联差不多。现在的军队不是战争时期的军队,比如中华民国时期,由于连年征战,所以袁世凯、张作霖之类的军人有很高的威信和社会影响力。那时候认同强人政治,谁打仗厉害谁在政治上说话算数。现在的军人是一种职业,是任命的,大学毕业可能不久就会当上校官,但在军队里面并没有很高的个人威望。现在时代不同了,此一时彼一时,所以我们成为军人的傀儡的可能性极小,老百姓也不会答应。

再说一下接管政权的问题,我觉得这里用词是不妥的。我们无意接管哪个政权,包括中共政权,我们是想在中共垮台后中国从专制走向民主这个转型过程中做点贡献。转型期是一个阵痛期,会有很多的问题出现,各界可能要召开圆桌会议什么的,一起来商讨大局。比如出台临时宪法、选举法、产生临时议会、制定临时国体,一步步地推进体制转型,军队转型、人员安置等。包括清算中共罪行、维护正义,很多的事情都需要大量的人去做。这个时期如果是一个政府真空的状态,那是非常危险的,甚至会造成共产党专制政权的复辟,因为它有大量的人力物力和广泛的人脉关系等。国际上实现民主又复辟的前例也出现过,比如秘鲁等一些国家的军事强权。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我们要建立过渡政府。过渡政府的这批人,虽然不能"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但是总体上受过很好的教育,在中华大地上是相对理性的一批人,我们也没像共产党那样做过什么恶事,老百姓可以信任我们。我们只希望主导过渡,过渡完了以后会自动宣布解散,由民选的政府主持政局,这一点在一些宣言里面都写得非常清楚。这个问题先解答到这里,谢谢!

提问者15:中共存在"雪崩"的可能吗?

唐柏桥:我认为有非常大的可能!从政治学上讲,政局转变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偶然性,一个是必然性。以后如果有机会,可以在更广泛的场合就这个问题进行交流,因为今天是发布会,我只能用最简单的语言来说明。为什么中共的"雪崩"极有可能呢,因为有一种必然性在里面,这是可以预测的。刚才有位朋友提到,如果有一次镇压进行不下去,中共马上就会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民众就会包围它的权力机关,就像前几年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政权那样瞬间倒台,中共领导人就会成为阶下囚。详细的内容可以以后再交流,谢谢!

伍凡:今天非常感谢Compass和柏桥的积极参与,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是非常成功的!最近四川及周边地区都遭受了重大的灾难,我代表过渡政府向罹难的国内民众表示沉痛的哀悼!为此,在一个星期前我们就开始降半旗,已经一个星期了,并且一直会降下去,表示对他们的哀悼和对人权的尊重,这一点要特别说明。中共直到今天才在广大人民的要求下降旗,过去它从来不尊重老百姓的生命,这是中共历史上第一次为民众降旗。我希望它能听听老百姓的话,多做一点善事,让中国老百姓有个好生活,有好的日子过。

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这里就结束了,谢谢大家!

中国过渡政府

2008-5-27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