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劫神殇】夜沉沉第十八回

寻死要挟为离婚 假戏真做招群鬼

2008-06-02 21:06 作者: 慧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骤劫神殇

老太太的教育无济於事,作为寡妇的姜老疙瘩媳妇已经完全迷倒了刘春,所以他铁了心的要离婚。共产党刚刚建政的时候,口号是砸烂旧有的一切,只要有人提出离婚,那就不亚於革命先锋,会立刻受到政府的支持的。看着未成年的孩子,和年迈的老人,还有自己辛辛苦苦创下的家业,雪蓉的心情非常懮郁,她做出了一个与婚姻共存亡的决定。“妈,你想跳井吗?”一天晚上,雪蓉去打水时,金鹉突然挡在她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睛问她。雪蓉吃了一惊,急切地捂住金鹉的嘴说,“你瞎说什麽呀,要是叫别人听见象什麽话!ō“你确实这样想了吗!我看到的。”是啊,雪蓉是这样想的,那个井离家远,晚上不会有人去打水的,明天有人发现,那一切痛苦也就结束了。“她搂住金鹉说:“我对不起你,我真的不该这样想,妈以後一定不这样想了,有这麽好的孩子,我还想什麽,妈一定会陪你的。”但是雪蓉更佩服这孩子,真的一点也不敢胡想,因为,她知道,她想什麽是瞒不过那孩子的。宝珍看看不能劝好那个孽子,气得不再理他,只是说刘春要娶了那个破鞋,自己就同刘春断绝关系,同媳妇和孙女一起过。弄得刘春很是没趣,所以就决心弄出点动静来。

一天晚上,刘春进门,感到无所事事,锅里也没有什麽好吃的,不觉气从心生,他狠狠地把锅盖摔在锅上,又一脚踢飞了小板凳,可是那娘儿俩竟然连头都不抬,好象一下子都变成了聋哑人。刘春气坏了,狠狠地想:“我一定要做一件叫你们娘俩永远後悔的事情,最起码也得吓你们一跳。”快到半夜时,他拿了一条绳子就向北山走去,他当然不想死,只是想吓一吓他妈,使她同意自己离婚,然後同意娶姜寡妇进门罢了。可是不管他做得多麽明显,宝珍就是悟不到儿子是要去上吊,这真是叫他太失望了。“好,你就是这样的一个母亲,根本不把儿子的死活放在心上,那我就死给你看。”他想:“你的媳妇不是好吗?那就让她养你好了。”在出门的时候,他把绳头拖得很长,使劲摔上门後,又让那个绳头被门夹住,他又一次的回头打开门,把那个绳头解下来。这一回头看的时候,他更伤心了,那老太太张宝珍竟然搂孩子睡着了。於是他哭起来,婴婴的哭声,象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儿。快到山底下时,他全身一震,‘我这是干什麽,?难道我真的要上吊?苦争苦熬的活到三十多岁,要是想死,那该早死,何必等到今天?於是他站起来想回家。

正在他有些犹豫的时候,就有一条白丝带从一棵山楂树上飘落下来,那带子在地上逶迤旋转,一忽儿就直立起来,有一股阴森森的冷气扑过来,刘春不禁打了个寒颤,再一看那带子变成了一个清丽的少妇,一身柔软飘逸的银白衣裙,在月光的点染下更是不俗。刘春有过几次野合的经历,看到如此秀色,便有了旧梦重温的感觉,立刻陶醉其中,便完全没有了怕,那女人从腰间解一条白练,随手一抛便从那棵歪脖子榆树的斜枝上挂下来,丽人挽了一个套,那套则象一个飘摇在空中的烟圈,向刘春招过来,刘春本能的後退了一步,丽人有嗔色,便自己引颈其中,身体便秋千般的飞起来。一刹时,那丝套已空,丽人在空中向刘春招手。“怎麽才能上去呀?!”刘春向那女人喊。女人从空中跃下,扶着刘春向那白丝套走过去。这时刘春想逃走,但是他发现,自己再也没有力量摆脱丽人的柔指了。“那就认命吧!”他迷迷糊糊的想,不是‘碧桃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可是这时,他忽然发现那女人没有了,只有自己对着一棵经常吊死人的歪脖子树。

其实在他有了假自杀念头时,已经有一个吊死鬼跟上他了,那吊鬼用了功夫把那娘俩锁在梦里,就不断地往刘春心里撒怨气,看看差不多了,就让他往山上走去。可是她整治不了金鹉,她年龄虽小,可是功能强大,什麽都看得清清楚楚。非得救下她的爸爸不可。可是这个吊死鬼怎能放弃呢。她已经在山上等了好几年,孤魂野鬼,凄风苦雨,无吃无喝,今天有了机会怎能放弃?她站在金鹉面前挡住她的路,可是金鹉一挥手,就把她打倒在地,好半天爬不起来。她把一只漂亮的洋娃娃放在路上,可是金鹉连看也不看一眼,只是跟定了他的父亲。弄得吊死鬼真是一筹莫展。但是金鹉走得很慢,鬼就抢先把刘春引到树下,打算摆平刘春再说,可是金鹉跟上来了,鬼只好再去拦她。没有了鬼的诱惑,刘春渐渐的明白过来,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他觉得自己是这样的可怜,从小没爹,自己辛辛苦苦赚钱养老娘,可是老娘却不和自己一条心。“那个雪蓉好什麽?不过是农村傻大姐罢了,一点情趣也不懂,弄不好还是个破货!”他想一会儿,又哭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只有死路一条了,他站起来,开始把绳子往树上挂。

“爸,你别听那个鬼的话,她要害死你的!”金鹉向那个穿着白衣的鬼指了指,这使刘春吓了一跳,他朝那边一看,只看见灰乎乎的一团。便害怕起来。刘春这时才看到金鹉,想不到自己一直看作眼中钉的女孩,竟然一直跟着自己,竟然这样的在乎自己,他的心一阵温暖。他一把抱起金鹉,还嘴硬的说:“金鹉,回家去吧,跟你妈和奶奶好好过,不要管爸了。”“爸,你不要听她的话,你不要!”小金鹉用手向刘春的前面背後打着,大喊:“你们走开啊,你们去死吧!”这时,刘春也看见了那个吊死鬼正在他面前,她吐着舌头,比划着往树上拴绳子的动作,那绝望的样子,使她变得很恶心。刘春这时才看见漫山的鬼魂象雾一样向他聚集,好象要开一个什麽庆祝会一样。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是来上吊的,可是为什麽上吊啊,这简直是一个笑话,现在他才明白自己是受了这些鬼魂的捉弄,他抱着金鹉向山下走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