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罗逊故事:6.4我经历枪林弹雨


19年过去了,时间过的好快。抱歉,时间对那些在1989年6月4日冤屈而死的死者
家属来说是很漫长的。
  
我的家在北京甘家口木樨地大桥附近,1989年6月4日那天,我就在现场,我亲历了枪林弹雨。那天晚上刚刚吃过饭,当时听到枪响还以为是放鞭炮呢,后来感觉不对劲,有人说是开枪了,听到这个信息大家想都没想全都出门了,都往开枪的大桥奔去。说实在的,只有在电影里看见过敌对双方枪弹打仗,再有就是听父母讲过他们当年扛枪为人民打天下什么的,其实对什么是开枪真没有什么概念,也不会去想人民军队会开枪打人民,真的,连想都没想过,没准儿谁说了我还会说是他在造谣。
  
没走多远,看见一辆三轮板车,当路上的人们围过去,看见车上横七竖八载着5~6个年轻人的尸体,一个路人把一具尸体翻过正面,所有围过来的人包括我都声嘶力竭的“哇——”哭了,每个受难者都是前额一个枪洞,后脑炸开。没有一个路人往家逃的,全都像听了命令一样转身往枪声密集的木樨地大桥跑去。那时的我,只有愤怒。
  
我加入了大桥两边密集的市民中,同他们一样在发疯似的声嘶力竭地怒吼出同一个声音:“法西斯!”“法西斯!”
  
我看到路中间有很多很高大的军车缓缓的在往天安门方向开着,速度很慢很慢,时不时还停下来,我看到停下来的军车里下来一些军人用不太长的枪往路边开枪,往路边的楼上开枪。每次他们开枪大家便急速蹲下,其实我们全部都退到公路有一定距离的低矮灌木丛后面,子弹不断的在我的头上方尖啸飞过,我想不起来害怕,想不起来子弹如果打中我就会永远不存在了 ,只是本能地看到大家蹲我就蹲,大家起我就起,市民的动作和呐喊声都是一个步调。
  
我还看见有军人自己下车后,弃车缓慢地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往两边楼上开枪。
  
人群的最前面不断有市民站起身拿石子往路中拚命投掷,随着投掷的动作还没有结束就倒下了,而且永远不会再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大家的怒吼声压过枪声,震耳欲聋 :“法西斯!法西斯 !”
  
我知道,那个时候再也没有比这不断重复的北京京骂更能发泄北京市民的愤怒了,包括我、包括老人、包括比我还年轻的人、不分男女老少,在这一刻,我们手无寸铁 !
  
愤怒使我那时落下一个病,在以后有两年多的时间里每当我从那条路经过时,一过桥口,就会有枪声在两边响起,还有枪声从楼墙壁传回的回音,有人说是吓的或者声音震的落下病根了。尽管我不承认那时我有丝毫的害怕,可是…… 确实挺恐怖的 。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