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摇晃众生相

2008-06-24 04:28 作者: 赵瑞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突然其来的地震,山河破碎,灾区黎民,生者不聊生,亡者不裹尸,全国上下,悲声一片,震区惨状观者无不掩面,闻者无不落泪。

看到朋友给木鱼镇中学留言,"川人从未负国,国人绝不负川",心中感慨不已,川蜀之地有"天府之国"美誉,一是气候宜人,景色秀丽,物产丰富。二因为四川地处腹地,四周有三峡险峰,巴山秦岭护佑,兵家虽心向往之,但却身不能至,所以相较中原,历代少有战乱纷扰,中国是农耕民族,外敌不扰,便也定不会驱犬羊与虎豹斗,向外扩张,几千年来,莫不如是。

无奈天生万物以养人,人之生死,决定权却在于天,四川盆地由古至今,为地震多发之地。人祸相较天灾,虽难分伯仲,但因人起祸必定先得"有组织,有预谋"一番,而天灾则是眼到手到,且无民族,阶级,地域之特性,两害相权,人祸之于天灾,虽然其破坏力不容易分出冠亚,但人祸的确更加"可防,可控"一些。

至于"川人从未负国"之说,确有可查,远了不说,日寇犯华之时,川军之勇有目共睹,军阀刘湘豪言"抗战,四川可出兵三十万,供给壮丁五百万,供给粮食若干万石!",话音未落,便以身践言,抱病亲率大军出川抗日,不久于湖北病亡,临终流下遗言"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短短一句话,今日读来,仍然暖人心怀,使人血热。刘湘遗言,一点不虚,川军这支在内战中被嘲为步枪加烟枪的"双枪部队",却是抗日中出力最多,牺牲最大的部队,如李宗仁言"八年抗战,川军之功,殊不可没",伤亡60余万人,居全国之冠,安县王父送子出征的"死"字旗,旗上老夫别言,赵老在战火无扰之今日来看,仍是"催泪弹",可谓慷慨悲歌,旗上写到"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往勇直前,勿忘本分!"...

数十年过去,在今日安享太平,然川军之功,莫不敢忘,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实现了刘湘"见信于国人,留名于青史"的豪言、"川人从未负国",仅此来看,窥斑见豹、

5.12地震之后。全国老幼,除了用眼泪表达对生命丧失的哀恸外,也用齐心行动来告诉蜀民,"国人绝不负川"亦不是一句空话,

震后不久,赵老留言,"暂不添乱,秋后算帐",今日一看,唏嘘不已,数万亡灵升天,无家可归之生者不计其数,与此相比,我虽没有上升到全国一色的"救灾大局观",但自己也不知何时才到"秋后"?如何才能"算帐",也罢,继续"暂不添乱"吧。、

可有话不说,如鲠在喉,就暂且捧出来几个人,念叨念叨,以点带面,举一而反三,这也算众生相吧。

一.范美忠,又名范跑跑,此君为震中重灾区都江堰光亚中学之教员,地震当日正在教师上课,忽然大地颠晃不止,此君便迅速舍别教室里的祖国花朵,以可敬可怖的速度冲刺而出,使自己身无寸伤,白净一如往昔,我说他可敬没有一丝讽刺之贬抑,在大难降至的突发时刻,能第一时间全身而退不失为一种本事,我对范美忠,是赞同周孝正的看法,即一分为三,对"范美忠"应该宽容,对"范老师"应该批评,而对"范跑跑",应该批评加三级!

"范美忠"者也,不过一文人书生,不但不是身长八尺,姿颜雄伟,强挚壮猛,浑身是胆之辈。相反不过是一手无缚鸡之力,身无英飒之风的知识分子而已,大难来临,而且此大难并非老妻得癌,儿子混黑社会一般能想到二三,而是当头浑雷,全无准备,弄不弄得死你不说,光说吓,就能使平常人尿炕不止,三月不忘厕所味。而且我们公共社会除了一些特殊部门以外,统统缺乏相应的应急演习。我从灾区回来,知道地震的可怕,我还自认为是胆大心粗的人,可仅仅四,五级的余震也让我跑之不迭,苦不堪言。所以,感同身受,我对"范美忠"之跑丝毫不以为然,都是芸芸众生,指望一个凡胎能"铁胆护佑光亚老小,忠魂敢壮四川山河"这要求未免过高。单纯指责他老人家贪生怕死,非但不客观,亦不道德、

对"范老师"我持批评态度,可首先,我不认为老师为学生流血牺牲是天经地义的,谭千秋固然伟大!可"伟大"和"应该"是两回事,谭千秋正因为不是"应该" 救人而救人,所以方显"伟大"。再者,我不认为老师是一个很崇高的职业,当然,这和我有限的学生生涯里遇到无限不崇高的老师有关,可以我之薄见,"范老师 "手下学生,虽然有年满十八之成人,可也有未成年人,未成年人不具备公民,社会自然人的资格,所以需要有人监护,无特殊情况,家长即为监护人,而家长将子女送入学校,一不是送去做学徒,二不是送去当长工,而是送去受教育,是一个知识的买卖关系,此过程校方决计不会手纳凉棚,仰望星空,而是定会和赵老一样眼放幽光,死死盯着人民币不放、那好,既然收了钱,就要办事,此为王道,上到王侯,下至嫖妓,概莫能免。说正经一点就是你和人家签订了契约!既然有了契约协定,未成年学生在校时间,监护责任则转移给了校方,而校方又下放给了老师这个个体,那么,灾祸来临,虽然你没有牺牲自己救学生的义务和责任,可在当下此时此地,你即为监护学生之"父母",为人父母,不发一言,拔腿便跑,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纵然再怕,鬼叫一声再跑总不是什么难事吧。

写到此处,赵老心生一妙计,我见周围小朋友所穿童鞋中,有的后跟设有奇妙机关,走起路来吱嘎作响,不如我们科研单位研制一种鞋,勒令从事扶老助幼之工种必须穿上,此鞋也放入这种奇妙机关,纵然天塌地陷,如范美忠者只要一跑,那便小跑小响,大跑大响,玩命跑则玩命响!以便老弱病残及抱小孩的同志能逃出生天。赵老之创新一可填补我国一项空白,二来我们还未染指"诺贝尔",不如自创一个"懦弱尔",以便红光满面一番。

至于我对"范跑跑"要批评加三级,待我道来,首先,我还是极其反对"道德家"们对范美忠之行为是士兵因胆怯当逃兵,飞机驾驶员因胆怯弃乘客不顾而跳伞的比喻。因为文明社会要有一定的契约精神,即权利义务相对等,士兵是向死而生的职业,而且事先告知其职业危险性,全凭自愿参加,否则不叫士兵叫壮丁、而飞行员等职业其待遇之优厚又岂是"臭老九"能比。简单说,这些都是"拿命换钱"的职业,而范美忠等的职业却是苦干十年不富,一天不干就穷,可谓"拿钱换命",二者没有可比性。可我批评他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臭老九"的身份,我看过几篇他的文章,坦白讲,他的才华,我国上下,能及者确实不多,正因如此,在当今绝对专制中相对松宽的言论环境来说,他是能掌握或者即将掌握话语权的人,试想"范跑跑"如果一旦无限放大他的这种懦弱,后果虽不至于亡国灭种,但却是能给这个本来就缺少血性的农耕民族又服下一颗定心丸的,定心丸的效用便是于心底认定懦弱合理又合法,坦白讲,懦弱的确合理合法,但绝对害己,相对害人这也不能否认,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懦弱,你也有权利懦弱,但不应该把懦弱无罪论教育给那些本就懦弱的人,这样他们就有了理论根据,更加能懦弱的天经地义。十个人中,以前还有二三"亚洲的身材,欧美的享受"可被你一懦弱,只怕要全体肾虚了吧、士兵当然有权利投降和放下武器,可假若被懦弱洗礼过的士兵全团不放一枪的放下武器,虽没错,毕竟让人气短身虚吧

赵老现在虽孤身一人,没有老婆,但以我的凶狠残暴,麻木不仁,一旦有家室,不用想也知道我一定会咬牙跺脚的打老婆,打都是轻的,简直不在客厅摆一个狗头铡都不足以气壮。可假若我见人就告诉他打老婆如何有快感,如何酣畅淋漓,你如果是一如花似玉,以为如何?

二.温家宝,温家宝在这次救灾中的表现使我感动,上任之时,温家宝引用林则徐《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中的名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自励,现今看来,老头不虚。赞成夸奖他的,自不赘言,周围友人中,对老头这次表现不以为然者也大有人在,不以为然的原因有二,其一,他不过履行了政府官员的基本职能而已,不足道也。其二,他和其他政府官员一样,作秀而已。赵老对此两点有话要说。

西方社会研究东方专制威权统治的学者中间,对古老中国一直持续下来的集权统治有一种解释,即"救灾合法性",比如卡尔.维特夫提出的"治水政府",他的观点有一定道理,中国古代从半信史的黄帝"有熊"部落开始,王朝根据地设在河南黄河流域的不在少数,而且弹性出现,比如黄帝的"有熊"即今天的河南新郑,而后王朝国度几经变迁,到周朝时,周平王又立都洛邑即今河南洛阳...纵观历史,循环来去,而黄河却是一个善于制造灾祸的河流,每一次改道都是一次恐怖的屠杀,每一次泛滥亦使人胆寒,所以,封建统治政府为了治理洪水,必要倾一国之力,以威权统治驭民治水,几千年来,专制威权已成行为惯性,上至政府,下达国民,深入骨髓而不可拔,以至于到全球民主化的今天,我们却依旧百姓是"民"官吏为"主"。可是纵观此次救灾效率,就是专制威权统治下,时势造就而少有的优势,亦为"救灾合法性"的典型诠释,全民上下,以一盆之巨盛一勺之水,要想效率低都不可能。可我要说的是,这种举国之力救助一地之易,非得一个70岁老头冒险前去才能实现吗?,又或者说,假若这个70岁老头不去,救灾便不能顺利进行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我们为什么对这个风尘仆仆,垢面含泪的老头不能给予一点赞许?。的确,温家宝是做了一个政府官员值此当前的基本职能,他即便身在灾区也是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只是做着"运筹帷幄"的宏观指挥,此指挥在地震一线是指挥,退避三舍,身藏禁城也是指挥,也就是说,他所做之事在北京就能做,他大可打打电话,手舞足蹈表现大员风范,可是,地震之后,仅过数小时,温家宝却拖老迈之身躯亲赴灾区,用沙哑的嗓音,悲悯的神情,给大灾后劫而复还的民众给予心理支撑和无以复加的强势倚靠,红朝建国以来,伟大导师们能作此者,几希。

中国人被压迫已非一日,几千年来的封建大染坊足以把一切变法改革吞噬,感天戴德敲锣打鼓送走灾难的同时往往又迎来一个更加沉重的灾难,"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啸叫音犹在耳,喊此口号之人摇身一变却成为更加残暴的"王侯将相",底层革命大众前脚为示自己是"根红苗正"的无产阶级,一定要烧掉代表前朝苛政的雄伟建筑,可时日不多,待"根红苗正"在龙床上摆正尊贵臀部,一定又会修建属于自己的雄伟建筑,此建筑之奢华,榨民众之苦苛,犹胜前朝。"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话音未退,可扪心自问,我们真的站起来了吗?恐怕说轻点是翻个身继续睡,说重点是浅度昏迷吧。秦皇汉武主席,草民焉敢平视!,这些红光满面的伟大人物,哪一个不是"藏之名山,传于后世"的宝贝?所以,温家宝以国家元首的地位,能相对以布衣平民的形象,大劫数小时后冒险出现在四川,纵然是"作秀",也值得夸奖。况且,如果这种"作秀"能给灾区人民传递一个山河虽破国犹在的讯息,起到安抚民心的作用,亦一德政。

再者,假设温家宝就是"作秀",相比此,震后几日,衣着光鲜,脸挂墨镜的甘肃封疆大吏才拉起喉咙,大声呼喝,如出丧一般隆重的搞了次"灾区一日游",莅临指导一番后悠然而归。把中国公仆的"人面兽心"直接进化为"兽面兽心"!不用问,这也是"作秀",可一边是青面獠牙兼衣冠楚楚,一面是风尘仆仆兼蓬头垢面,假设同为"作秀",诸君选择哪面?温家宝之"作秀"起码能安抚民心,和垂降至半的红旗一样,能使人陌生但温暖的感觉到个体生命受到前所未有的尊重,而甘肃大员的"作秀"呢,不过让无缘得见"朝鲜大将军"的甘肃民众看了一场超级模仿秀,见识了一个脸挂墨镜,语重心长的甘肃"金正日"罢了,说重一点,古代军中有十七禁律五十四斩,值此国难当头,实在可以说是亚战争状态,甘肃官员"呼名不应,点时不到,违期不至,动改师律,此谓慢军,夜传刁斗,怠而不报,更筹违慢,声号不明,此谓懈军,扬声笑语,蔑视禁约,驰突军门,此谓轻军,调用之际,结舌不应,低眉俯首,面有难色,此谓狠军,出越行伍,搀前越后,言语喧哗,不遵禁训,此谓乱军" 大家开动脑筋算算,此父母官得砍几次脑袋?

阿基米德曰"只要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地球"赵老套作曰,给我一个温家宝,我就能怒骂其他官贼、诚然,如大陆官方说老和尚一样,"我们不仅要看他说了什么,更要看他做了什么",我们有时可以更简单,对众多公仆们,我们不仅要看他说了什么,更要看这些王八蛋居然连什么都没说!

在中国,我从未奢望如温家宝之官员能多之又多,要求每个官员都布衣蔬食,放下身段和赵老一起身发臭汗去挤公交车,非但无此可能,简直没有必要!我只是由衷希望,如甘肃"金正日"之徒能少之又少,那便是苍天有眼,中华万幸了。

三.南余北王,南余即余秋雨,北王乃亦步亦趋王兆山,此二君事迹怕列位都已有耳闻,余秋雨老师于六月五日发表雄文《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看似眼含热泪的抚慰灾区人民饱含之创伤,实则是号召全国上下,地无南北,人无老幼,皆有守土为国之责,避免让"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 "。余老师文字之恳切,胸怀之宽广,意识之高度,简直让我等草民轻者老泪纵横,重者抢地而死,此文一出,网上一片唏嘘,跳脚者有,以"含泪"对抗"含泪" 者有,撰文说理者有...不过,在赵老来看,以上诸君统统属于见识少,中国马屁文人繁荣兴旺,香火不绝,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早已有口皆碑,名扬世界,至于让你等这般大惊小怪吗?赵老便是自在一如往昔,以"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的信条守株待兔,苦等"其怪自败",没想到,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余老师这边还在保持"动人的气氛",那边王兆山已跳将出来,亦步亦趋顺便遥相呼应,相较余老师之雄文,王老师更是大"雄"见小"雄",简直如吃了伟哥般"雄 "!他在山东《齐鲁晚报》发表"词二首",饱含深情地写道"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假如说余老师还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话,王老师则彻底把脸皮装进裤裆,以我是流氓我怕谁悠然自居。如此看来,赵老期盼的"其怪自败"在当今有点行不大通,"其怪"非但不"自败",相反却是招兵买马,繁衍生息。看来,对这种马屁文人,脱裤子文学,"下马草军书",已无效用,非得"上马击狂胡"了。赵老再次隆重建议,燃符招魂,请来守土杀敌的二十九军大刀队,见到此马屁文人便呼喝而上,既不杀他也不打他,只用刀顶住喉咙,让其高门大嗓的连唱一千遍"世上只有妈妈好",好让尔等认清生母,以杜绝以后口出晦言,有奶便是娘!赵老此法简单易行,童叟无欺,如临床实验奏效,可送锦旗一面,好光宗耀祖。

中国人传统深处有"四把火",名曰烽火,社火,薪火,香火。烽火者也,是古代霸主遇到敌人入侵,召唤封侯的土电报,若有敌情发生,则白昼放狼烟,夜晚燃烽火,台台相连,传递讯息,以便救援部队能火速赶来。社火者也,"社"为土解,以前六里为一社,一到春节,每社人民自发组织,"击器而歌,围火而舞",含祭祀,祝福之意,薪火者也,古老中国一年新旧之交时,要灭掉去年传下之火种,代之以重新取得的新鲜火种,作为新的一年生活生产的起点,有民族魂灵生生不息之意。而在中国人潜意识里最重要的,则是最后一个,香火。香火有很多解释,一是指供奉神佛之火,一是指古代宗祠祭拜之时所有之火,但衍生下来,现在香火的解释一般泛指子孙后代、

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的意思是,中国人的子孙意识之烈,后代观念之强冠绝全球,"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果吵架时大骂对方"断子绝孙",恐怕骨伤科医院要下请贴。西方人去世,好友齐聚教堂,牧师手拿祷文,念念有词一番便可下葬,而中国人去世是要所有孝子贤孙为其守灵,拿后嗣的强势证明香火的旺盛来忆缅死者,告慰先人。

而这次地震大灾中,死亡人数比例较大之一,恰恰就是学生!学生,乃家长之后代,希望,在一胎化的当下,一个家庭孩子的死亡,对这个家庭的打击如同五雷轰顶,其中悲惨,哪里又是我们能尽量体会的?要知道,一个孩子的死亡,对其父母而言,简直是夺走其生活的希望及动力,他们的生命从此失去绝大部分的意义,面对此情此景,我们虽不能妙手回春,化解他们的欲绝悲痛,可又如何能忍心让他们舍小顾大,"识大体,明大理""保持动人气氛"呢?恕我下嘴无情,如果我老人家把你余秋雨的孩子绑缚丰都鬼城,让他成为您笔下的"菩萨",然后却要你"保持动人气氛",恐怕尊贵如您也要咬碎钢牙,以命相博吧,如果您照样会气从心头起,但却高高在上写出这样让人心寒齿冷的文字,就怪不得赵老要祭出功夫,一口粘痰封了您的双眼!

中国文人历来挑战国人的心理底线和锻炼国人想象力,前脚一个余秋雨还未倒下,后面一个王兆山翻滚而出,他的出现证明了一件事,余秋雨不是中国文人里最无耻的!

网上有人质疑,王兆山身为作协主席,何以写出这样的狗屎,赵老要纠正,正是因为王主席是主席,所以才能写出这样人味绝无,屁味满满的狗屎!作协之不堪,赵老早有耳闻,假若你不让这帮人写马屁文章,颂德学问。以他们的冷血,及勾结权贵,以身饲狗的行为惯性,指望他们去弘扬正气,书写良知,恕我直言,恐怕真能让他们把老命"弘扬"掉.

王兆山,我连骂都不想骂,只想每天虔诚的诵经祈福,祝愿王主席能早日"纵做鬼,也幸福",这也算普渡众生,功德一件吧。

赵老一贯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和"以德服人"的指导方针行走江湖,可面对无良文人的"以缺德服人",我再"以德服人",难免羊入虎口,所以,今天破例骂上一骂,让我骂人,不但是你们逼得,也是你妈逼的!

道长文道兄说"一般百姓或许会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文人相信的却应是"留取丹心照汗青"。而恰恰相反,中国文人不但"留取丹心照汗青"者少之又少,留着狗名万古臭的却前赴后继,多而又多!文革时有郭沫若的怯弱无良,现在有南余北王的薪火相传,如果对这种马屁文人不穷追猛打,对这种狗娘养的不口诛笔伐的话,只怕中国文人背上那根貌似坚硬的阴茎永远不会变为真正为国为民的脊梁!我们根深蒂固的马屁文化恐怕要永垂不朽。

行文至此,马上结尾,电视电影片头一出,先是"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赵老照猫画虎一番,"本文章字字如石,又臭又硬,如有找茬,欢迎光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