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侠五义》狠二嫂设计害包公(三)(图)

第二回 奎星兆梦忠良降生 雷部宣威狐狸避难

2008-06-25 00:04 作者: 石玉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南俠展招

  从此包黑认过他父母,改称包山夫妻仍为兄嫂。安人是年老惜子,百般珍爱,改名为三黑。又有包山夫妻照应,各处留神,总然包海夫妇暗暗打算,也是不能凑手。转眼之间又过了二年,包公到了九岁之时,包海夫妇心心念念要害包公。

  这一日,包海在家,便在员外跟前下了谗言,说:「咱们庄户人总以勤俭为本,不宜游荡。将来闲得好吃懒做的,如何使得?现今三黑已九岁了,也不小了,应该叫他跟着庄村牧童或是咱家的老周的儿子长保儿,学习牧放牛羊,一来学本事,二来也不吃闲饭。」一片话说得员外心活,便与安人说明,犹如三黑天天跟着闲逛的一般。安人应允,便嘱长工老周加意照料。老周又嘱咐长保儿:「天天出去牧放牛羊,好好儿哄着三官人顽耍,倘有不到之处,我是现打不赊的。」因此三公子每日同长保出去牧放牛羊,或在村外,或在河边,或在锦屏山畔,总不过离村五六里之遥,再也不肯远去的。

  一日,驱逐牛羊来至锦屏山鹅头峰下,见一片青草,将牛羊就在此处牧放。乡中牧童彼此顽耍,独有包公一人或观山水,或在林木之下席地而坐,或在山环之中枕席而眠,却是无精打采,仿佛心有所思的一般,正在山环之中石上歇息,只见阴云四合,雷闪交加,知道必有大雨,急忙立起身来,跑至山窝古庙之中。才走至殿内,只听得忽喇喇霹雷一声,风雨骤至。包公在供桌前盘膝端坐,忽觉背后有人一搂,将腰抱住。包公回头看时,却是一个女子,羞容满面,其惊怕之态令人可怜。包公暗自想道:「不知谁家女子从此经过,遇此大雨,看他光景,想来是怕雷。慢说此柔弱女子,就是我三黑闻此雷声亦觉胆寒。」

  因此,索性将衣服展开遮护女子。外边雷声愈急,不离顶门。

  约有两三刻的工夫,雨声渐小,雷始止声。不多时,云散天晴,日已夕晖。回头看时,不见了那女子。心中纳闷,走出庙来找着长保驱赶牛羊。

  刚才到村头,只见服侍二嫂嫂丫环秋香手托一碟油饼,说道:「这是二奶奶给三官人做点心吃的。」包公一见,便说道:「回去替我给嫂嫂道谢。」说着拿起要吃,不觉手指一麻,将饼落在地下。才待要捡,从后来了一只癞犬,竟自衔饼去了。

  长保在旁便说:「可惜一张油饼,却被它吃了。这是我家癞犬,等我去赶回来。」包公拦住道:「他既衔去,总然拿回也吃不了,咱们且交代牛羊要紧。」说着来到老周屋内。长保将牛羊赶入圈中,只听他在院内嚷道:「不好了!怎么癞狗七孔流血了!」老周闻听,同包公出得院来,只见犬倒在地,七窍流血。

  老周看了诧异道:「此犬乃服毒而死的,不知他吃了什么了!」

  长保在旁插言:「刚才二奶奶叫秋香送饼与三官人吃,失手落地,被咱们的癞狗吃了。」老周闻听,心下明白。请三官人来至屋内,暗暗地嘱咐:「以后二奶奶给的吃食,务要留神,不可堕入术中。」包公闻听,不但不信,反倒怪他们离间叔嫂不和,赌气别了老周回家,好生气闷。

  过了几天,只见秋香来请,说二奶奶有要紧的事。包公只得随他来至二嫂屋内。李氏一见,满面笑容,说秋香昨日到后园,忽听古井内有人说话,因在井口往下一看,不想把金簪掉落井中,恐怕安人见怪。若叫别人打捞,井口又小,下不去,又恐声张出来。没奈何,故此叫他急请三官人来。问包公道:「三叔,因你身量小,下井将金簪摸出,以免嫂嫂受责。不知三叔你肯下井去么?」包公道:「这不打紧,待我下去给嫂嫂摸出来就是了。」于是李氏呼秋香拿绳子,同包公来到后园井边。包公将绳拴在腰间,手扶井口,叫李氏同秋香慢慢地松放。刚才系到多一半,只听上面说:「不好,揪不住了!」包公觉得绳子一松,身如败絮一般,噗通一声竟自落在井底。且喜是枯井无水,却未摔着。心中方才明白,暗暗思道:「怪不得老周叫我留神,原来二嫂嫂果有害我之心。只是如今既落井中,别人又不知道,我却如何出得去呢?」

  正在闷闷之际,只见前面忽有光明一闪。包公不知何物,暗忖道:「莫非果有金钗放光么?」向前用手一扑,并未扑着,光明又往前去。包公诧异,又往前赶,越扑越远,再也扑他不着。心中焦躁,满面汗流,连说:「怪事,怪事,井内如何有许多路径呢?」不免尽力追去,看是何物。因此扑赶有一里之遥,忽然光儿不动。包公急忙向前扑住,看时却是古镜一面。翻转细看,黑暗之处再也瞧不出来,只觉得冷气森森,透人心胆。正看之间,忽见前面明亮,忙将古镜揣起,爬将出来。看时,乃是场院后墙以外地沟。心内自思道:「原来我们后园枯井竟与此道相通。不要管他。幸喜脱了枯井之内,且自回家便了。」

  走到家中,好生气闷。自己坐着,无处发泄这口闷气,走到王氏贤人屋内,撅着嘴发怔。贤人问道:「老三,你从何处而来?为着何事这等没好气?莫不有人欺负你了?」包公说:「我告诉嫂嫂,并无别人欺我。皆因秋香说二嫂嫂叫我赶着去见,谁知他叫我摸簪。」于是将赚入枯井之事,一一说了一回。

  王氏闻听,心中好生不平,又是难受,又无可奈何,只得解劝安慰,嘱咐以后要处处留神。包公连连称是。说话间,从怀中掏出古镜交与王氏,便说是从暗中得来的。嫂嫂好好收藏,不可失落。

  包公去后,贤人独坐房中,心里暗想:「叔叔、婶婶所作之事,深谋密略,莫说三弟孩提之人难以揣度,就是我夫妻二人,亦难测其阴谋。将来倘若弄出事端,如何是好?可笑他二人只为家私,却忘伦理。」正在嗟叹,只见大爷包山从外而入,贤人便将方才之话,说了一遍。大爷闻听连连摇首道:「岂有此理!这必是三弟淘气,误掉入枯井之中,自己恐怕受责,故此捏造出这一片谎言,不可听他。日后总叫他时时在这里就是了,可也免许多口舌。」大爷口虽如此说,心中万分难受,暗自思道:「二弟从前做的事体我岂不知,只是我做哥哥的焉能认真,只好含糊罢了。此事若是明言,一来伤了手足的和气,二来添妯娌疑忌。」沉吟半晌,不觉长叹一声,便向王氏.说:「我看三弟气宇不凡,行事奇异,将来必不可限量。我与二弟巳然耽搁,自幼不曾读书,如今何不延师教训三弟,倘上天怜念,得个一官半职,一来改换门庭,二来省受那赃官污吏的闷气。

  你道好也不好?」贤人闻听,点头连连称是。又道:「公公之前须善为说词方好。」大爷说:「无妨,我自有道理。」

  次日,大爷料理家务巳毕,来见员外,便道:「孩儿面见爹爹,有一事要禀。」员外问道:「何事?」大爷说:「只因三黑并无营生,与其叫他终日牧羊,在外游荡,也学不出好来,何不请个先生教训教训呢?就是孩儿等自幼失学,虽然后来补学一二,遇见为难的帐目,还有念不下去的,被人欺哄。如今请个先生,一来教三黑些书籍;二来有为难的字帖,亦可向先生请教;再者三黑学会了,也可以管些出入帐目。」员外闻听可管些帐目之说,便说:「使得。但是一件,不必请饱学先生,只要比咱们强些的就是了,教个三年二载,认得字就得了。」

  大爷闻听员外允了,心中大喜,即退出来,便托乡邻延请饱学先生,是必要叫三弟一举成名。看官,这非是包山故违父命,只因见三弟一表非凡,终成大器,故此专要请一名儒教训,以为将来显亲扬名,光宗耀祖。

  闲言少叙,且表众乡邻闻得「包百万」家要请先生,谁不献勤,这个也来说,那个也来荐。谁知大爷非名儒不请。可巧隔村有一宁老先生,此人品行端正,学问渊深,兼有一个古怪脾气,教徒弟有三不教:笨了不教;到馆中只要书童一个,不许闲人出入;十年之内只许先生辞馆,不许东家辞先生。有此三不教,束修不拘多少,故此无人敢请。一日,包山访听明白,急亲身往谒,见面叙礼。包山一见,真是好一位老先生,满面道德,品格端方,即将延请之事说明,并说:「老夫子三样规矩,其二其三小子俱是敢应的,只是恐三弟笨些,望先生善导为幸。」当下言明,即择日上馆。是日,备席延请,递贽敬束修,一切礼仪自不必说。即领了包公,来至书房,拜了圣人,拜了老师。这也是前生缘分,师徒一见,彼此对看,爱慕非常。并派有伴童包兴,与包公同岁,一来伺候书房茶水,二来也叫他学几个字儿。这正是:英才得遇春风人,俊杰来从喜气生。未审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