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宁为宇宙闲吟客第十章

2008-06-30 21:28 作者: 弗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立刚的治疗进入规律期,脑部断层扫描显示他在面对不同的刺激时,原本属於左脑控制的功能,有被右脑其它区块取代的现象。为了加强与加速他脑功能的重建,孟馨要求立刚开始记录他每晚的梦境,并且试图在梦中「醒过来」,让自己知道自己正在做梦,进而超脱出梦境。

  「在床边摆上纸笔,一醒来就把刚才的梦境记录下来。切记,不要设定闹钟,尽量让生物时钟唤醒你。最好的做法是睡前把窗帘拉开,但室内不要开灯。阳光是最好的闹钟,它会缓慢的让你苏醒而不是突然发出巨大的声响,把你刚才的梦境自你脑中驱离。」孟馨教立刚如何安排好睡眠环境。

  「为什么要记录这些梦?」立刚问道。要对他进行佛洛伊德《梦的解析》?

    「我们的目的不是去分析这些梦的内容,也不是去解释这些梦境的意义,而是加速回复你的脑部功能。」孟馨对立刚解释了人在睡眠状态下大脑皮层与脑部其它部位的作用。

  「人的大脑有一部分细胞在醒着的时候不工作,只有在人睡着的时候,这部分细胞才开始活动。让你记录梦境的原因是,当你对梦境越有警觉时,这部分细胞就会越有表现的机会,我们希望这样可以连带的刺激你大脑没有被利用与使用的那一大部分,剩下的就要看大自然的造化了。」

换句话说,就是让他晚上睡眠的时间也能够进行复健。

  「要怎么样才能控制梦境?」这个话题引起立刚强烈的好奇。

  「我自己也尝试过。首先得做到在梦中有意识的知道自己正在做梦──换言之就是努力做一个『清明梦』。我把这种状态定义为『在梦中醒过来』。」孟馨解释。

  孟馨顺顺头发。「刚开始,我一直做不到;後来慢慢有几次成功了,却在告诉自己说『你正在做梦』时,马上醒了过来,真的清醒了过来。但是经过几天不停止的努力练习,最後终於可以做到有警觉却仍然停留在梦境里。」

  「这样就可以控制梦境了吗?」立刚觉得这个话题听起来很有趣,不但白天有人间的事情可以玩,晚上还有另一个世界可以玩。

毕竟睡眠时间占了人生的大半,如果可以在梦境中有不同的人生,何乐而不为?

  孟馨笑着摇头。「也不是真的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但是举例来说,梦到被凶猛的动物追赶,逃得手脚发软,这时候突然警觉到:我是在做梦!然後勇敢的转过身来,那只凶猛的野兽也许立即变成一只小花猫。可怕的梦境也能够转变成愉快的梦。所以有一些心理治疗师,利用这个方法来治愈被噩梦困扰的病人。」

  立刚挺直身体。「我已经迫不急待的想要回去躺下来开始做梦了,听起来做梦也成了我的功课,而且是一项受欢迎的功课。」躺着睡觉就行了。

  孟馨看着他想了想又接着补充。「藏传佛教的确把这样的做梦方式当成修行的功课之一,叫做《梦行瑜珈》。印度则把清明梦的练习叫做《目睹梦》。二种修行都是借着操控梦,以达到与光融合丶完全活在当下,以及在梦中练习其它形式的禅修。」

  她怕他不信又接着说:「事实上佛洛伊德《梦的解析》里面有一个梦的记载,据信是佛洛伊德自己的梦,里面记述作者发现自己与另一位女性在一起,他虽然有联想,却清明地做梦,拒绝占梦中女性的便宜。这种清楚的选择,正是修行人必须做到的境界之一,清醒与睡梦中,都不犯色戒。」

  「也就是说连贾宝玉梦中会仙女的事都不能做。」立刚很自然地接受了。「如果一个人在清醒的时候与睡着的时候都一样是清楚而自主,这样算不算是佛教所说的『开悟』呢?」

  「即使不是也是个开端吧!至少入了门,得窥堂奥了。」孟馨点点头。

  「你听过《黄粱一梦》的故事吗?」

她看他犹豫地皱眉,知道他又産生抓不到记忆的困惑,於是接着说。「在有名的唐人传奇小说《枕中记》,有一个人叫做卢生,他客居在旅店里,借了一个道士的瓷枕小睡片刻,突然就回到家里,数月後迎娶了一位名门淑媛,再过一年金榜题名登进士第,此後平步青云,历任文武官职,在宦海浮沈了五十几年。结果等到大梦醒来,旅店主人的一锅黄粱都还没煮熟。」

  「梦中的世界有可能是另一个真实世界吗?」立刚问。

  「至少根据医学研究,有许多清明梦被记录下来,有些後来应验了,是一种预言的梦;有些则帮人找到遗失的物品,或提供某些事件重要的线索。所以,梦境的世界总是被人期待的。」她看过许多这方面的研究报告。

    已经有一些物理学家试图证实「平行世界」的存在。黄粱一梦或许不是梦,而是卢生在另一个世界的真实一生。

  「至於你,根据脑电图的测试,人脑在做梦时的活动是相当强烈的,我们能够从做梦时测到快速的丶紊乱的脑电波,其强度有时会超过觉醒时的强度。所以对你来说,做梦不仅是一种对另一个世界的期待,更是锻炼脑功能的一种明确需要。」所以这是对立刚极有利的练习。

  「我一定会尝试。」立刚点点头。「这个周末来家里吧!Leo对你说的那个钢琴与宇宙的结构很有兴趣。」

  「只能星期天。周末我要去接一位朋友的朋友,她是你同校的学妹哟,二年的MBA课程,要借住在我家。」

    上星期孟馨突然接到以前的老同学邵玥的电话。虽然她已经习惯一个人的生活,并不想加个室友进来,但邵玥一再拜托,说这一位龚茵莉小姐是她的准大嫂,一定要帮她照顾好……那就看看吧!如果真的相处不来,再做相处不来的打算。

  「这样吧!如果她愿意,也一起邀她来家里吧,四个人还可以打桥牌哩!」立刚说。

  结果茵莉推辞了立刚的邀请,星期天只有孟馨赴约。

  「有一个《第四道》大师叫做葛吉夫,他是个很冷酷的老师。」绍梁在看过孟馨给立刚的几本书之後,做了这样的评论。「他把人当做机器,认为人必须先跳出机器的状态,才能再讲其它的可能性;乍看之下实在叫人难以忍受。」

  「不仅如此,他说不是每个人都有灵魂,人必须学习才能说实话,还把高挂在天上的那个月亮,用数学及物理的理论证明为吸食亡灵的地狱,这也很杀风景。」孟馨附和着。「但你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对不对!?」

  「为什么我以前会错过这个系统的书呢?」绍梁觉得不解。「这是一百年前的创论,上个世纪的三0年代据说还在美国造成过风潮,但却拖到现在才有中译本。如果没有中译本,我们也根本没有机会看到绝版的英文本。」他特别去图书馆里把书挖了出来,幸好这里是华府,国会图书馆里什么都有。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最近有许多电影,像基努利瓦伊的骇客系列丶MIB里面的外星人与宇宙结构丶魔戒里的人丶仙与魔,好像都凑到一起来讲清人生的真相。」她眨着闪亮眼睛说着。

  「妳也这么认为吗?骇客系列像是在讨论佛教里的《中阴身》状态,又或者是Levin正在练习的清明梦,要在两个世界里同时解救世界末日的危机;至於MIB则把银河系挂在猫咪的颈子上,应验了佛陀说的一粒沙里有三千大千世界;魔戒则让人在欲望与道德中间挣扎,并且让天界丶人界的生灵共同对抗魔界的生命,展现末世到来时,三界内决定人类未来命运的,将是善良与勇气。」

Leo看着这个绝顶聪明而又美丽多娇的女医生。

  「妳能不能解释钢琴的事?」立刚阅读速度仍然赶不上过去,所以在葛吉夫令人头痛的体系里面,还没有爬到宇宙的律则的部分。

  「葛吉夫认为人要了解自己,必须同时对人本身以及世界进行研究。据他的观察,统治世界的基本律则非常少,其中一个律则就是八度音阶律则。要了解这个律则,我们必须把宇宙看成由振动所组成。这些振动充斥在构成宇宙的各式各丶不同层次丶密度的物质当中,互相穿梭丶撞击丶强化以及阻碍彼此。」她走到钢琴旁边,随手弹出一串悠扬的音符。

  「在上古时期就有人发现了这个宇宙律则,并且记录了下来。到了近世,钢琴的发明就是根据这个律则的振动频律来设计,人们再据此创作了许多震动人心的悠美乐章,可是这个些音符其实隐藏着宇宙的秘密。」她的手指快速地弹了一段从低到高的音符。

  「衆所周知,现在的钢琴上排为黑键,下排为白键,上排的黑键是半音,下排的白键是全音。可是为什么是五个黑键配上七个白键呢?而mi/fa之间与si/do之间却没有黑色的半音键?」她按下两组双白键。

  「我们可能会回答说:钢琴本来就是这样。其实不是,这中间缺的键是一个自然界的真实现象。」

  孟馨先解释了宇宙是由震动频率组成的理论。「一个震动频率从do开始向上爬升,因为有二个半音的黑键补充,所以频率不减可以直达mi,如果从fa出发,因为有三个黑色半音阶,频率不减可以直达si。」

「可是因为mi/fa之间与si/do之间没有黑色的半音键补充,这就造成了二次的减弱,少了两个音阶,也就形成了两个断层。」

  「换句话说,因为这两个断层,原本在宇宙中向前走的直线,一再的发生转弯,每走完一个八度,就要转两个折,这说明了为什么自然界里没有直线存在,为什么我们计划做一件事,但最後这件事情的结果却与原先的方向正好相反,或者重新回到了原点,形成了一个圆。」她的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圆。

  孟馨接着把这个原理套用在人类生活上。「人类有很多活动都是这样。在文学丶科学丶艺术丶哲学丶宗教丶婚姻以及社会和政治生活里,我们都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力量的前进路线是如何偏离原先的方向,过了一段时间之後正好反其道而行,却仍然保有原先的名义。」

  「最常见的就是,以爱为名的婚姻,两个人携手向前走,走着走着,却和最初的目标不同了,甚至反其道而行,恨起彼此来了,但却还保有婚姻的名义。」孟馨摇摇头。

  「原来全世界夫妻失和都是钢琴的错!」绍梁故意喃喃自语。

  「呿!我知道这个宇宙律则不容易懂!不过不懂也没关系,一样能继续活下去!」孟馨故意嘲讽地向绍梁挥挥手。

她对Leo总是可以随兴地开玩笑,但对立刚却总是用心谨慎,孟馨自己也不懂为什么。

  「完全没有改变或跳脱出这种规律的可能吗?」立刚两手滑过音阶。

  「必须时时保持清醒,当到达断层时,必须加上一道足够的力量,把偏离的方向归正,每次遇到断层都要这样做,否则只会得到符合宇宙律则的结果。」

但对於人类是否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个律则,孟馨是悲观的,因为人难以维持长期的丶真正的清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