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专栏】奥运 北京鼓楼杀人案真凶是谁(组图)

2008-08-19 13:18 作者: 孤山

手机版 正体 2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鼓楼杀人案真凶是谁
北京奥运最后被人记住的恐怕就是空前绝后的安全保卫了。从经费、动员的军队、武警、警察、保安到居民委员会的红袖标老太太们,从驱赶出北京的人口到全国因奥运被抓捕民众的人数,无一不创世界纪录。即便如此,北京还是出事了。8月9日,奥运开幕式的第二天,在戒备森严的北京市中心的鼓楼,美国男排教练的岳父被刺身亡,岳母和一名中国导游受伤。被官方指认的凶手跳楼死亡。

事故发生一个星期以后,在北京奥运会新闻中心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们提出的疑问比官方能够回答的多得多,整个事件仍然在一片迷雾中。为了看清真相,有必要把这件事做一回放。

8月9日,新华社报道了两名持旅游签证入境的美国游客在北京著名旅游点鼓楼二楼被人用刀袭击,男性游客死亡,女性重伤。凶手行刺后跳楼死亡。根据凶手身上的证件,此人为浙江杭州的唐永明。新华社没有公布进一步的细节。10日,新华社报道,浙江省公安机关经过认真查证,初步认定唐永明在北京东城区鼓楼持械行凶系对生活失去信心,迁怒于社会而产生的个人极端行为。这条消息立即被广泛转载。不过从11日起这条消息在包括新华网在内的各大网站被迅速删除。同样是11日,旧金山纪事报和纽约时报以不同的标题报道了纽约时报记者到唐永明家乡调查的报道。旧金山纪事报的题目是"北京刺客在繁华中漂流",纽约日报则以"因穷困绝望刺杀"为题。报道说,唐永明就像无数个其他的被边缘化的中年技工,在新中国挣扎着寻找他们的道路。13日,大纪元时报报道了引自北京消息人士的初步调查结果,题目是"美游客命案有预谋,唐永明非真凶"。该消息人士说,刺杀美国游客的并不是来自杭州的唐永明,而是另有其人;从鼓楼二楼掉下楼的则是一位女访民,被警察推下楼摔死的。该人士并列举了一系列他们调查后发现的线索和疑点。当日,在北京奥运会新闻中心,国家旅游局副局长王志发就此案召开新闻发布会,声称是偶发事件。部份外国媒体记者指事件是有预谋的,要求王澄清焦点问题,包括刺客的杀人动机是什么,以及谁提供的杀人工具。王志发没有正面回答。

按新华社的说法,唐永明应该属于"无业"一族。根据从中央到地方的一系列文件,这类人在奥运安保中属于重点防范对象,各地必须确保奥运期间这类人士绝对不能进北京。即使他能成功的逃脱所在的街道、派出所的监视登上赴京的火车,还要经过至少赴京安检关、北京住宿关、携带刀具登鼓楼关、行刺关和从容跳楼关。

首先,带刀进北京就极其困难。7月29日,即唐永明进京的前三天,青年时报记者以进京旅客身份,登上T32次杭州至北京特快列车体验"奥运列车"超常规的安保。在杭州火车站,随身腰包、肩包、手提塑料袋都要经过安检仪,还有专人检查乘客行李中是否带有枪支、弹药、管制刀具等物品。如果唐永明的凶器是从杭州带去的,他多半会在杭州火车站被截住,现在正关在杭州的某个看守所里等候发落,连参观鼓楼的机会都没有。

即便唐永明通过了这一关,到了北京还有个住宿的大问题。在百度上有一个关于奥运期间北京住宿的问答,说是持外省身份证的还必须有北京的暂住证,或者省一级以上的证明才可能住旅馆。据13日新闻发布会上官方的说法,唐永明是住在鼓楼附近的旅馆。当时记者表示,他们已经走访了鼓楼周围所有的旅馆,没有一家有唐永明住过的记录。奥运期间,北京实施的是住宿实名制,官方既然知道他住在附近,却不能说明具体住在哪家旅馆,此为又一大疑点。

奥运期间北京的军警保安人数众多大概不需要证明了。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也不过分。一个人连刺三人后不被抓而跳楼有无可能,让我们看看一个同样发生在北京而并非重要保卫时期的事件。据报道,2003年10月8日,福州人张理积驾驶小轿车携带两桶汽油、两箱鞭炮等大量易爆物品行至天安门广场金水桥南侧时突然向外抛撒传单,企图烧毁车辆并自焚,被警察当场制止。警察能够制止这种蓄谋的放火自焚行为,反应速度当以秒计。以这样的反应,警方即使不能阻止凶手刺杀第一个游客,也应该有足够的时间阻止他刺杀后两人,再不济也可以在凶手跳楼前将其制服。

凶器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疑点。一个星期过去了,警方对凶器的品种、式样、牌子、产地都没个交代。奥运期间,北京市各个销售点严格禁止出售刀具。从杭州带来几无可能。带上鼓楼就更难。无论凶手和从二楼摔死的是不是唐永明,凶器都应该在警方手里。除非,凶器已经和真正的凶手一起在保安的保护下消失了。

根据以上分析,这一凶杀案很有可能是一起事先策划的阴谋。如果是阴谋,就有动机和条件。先看谁有实施的条件?奥运安保涉及到公安、武警、街道等,名义上是奥组委安保领导小组和北京市公安局,真正的总指挥是中央政法委。其它任何组织个人都没有这么好的条件。至于动机,当然不会是制造一个对生活绝望从而铤而走险的孤立案件,而更有企图嫁祸栽赃之嫌。这不是随意猜测,看看当局宣布的奥运安保针对的是那些国内团体就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了,何况当局在这一问题上是有前科的。对中央政法委来说,这样做至少有这么几个"好处",可以证明奥运前和奥运期间限制很多中国公民自由、驱赶民工、抓捕访民、抓捕法轮功学员、抓捕家庭教会成员维权人士和其它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动是正当的,也可以为事后进一步打压民众制造口舌。当然,事件又没有大到让奥运安保显得无能,让国际舆论和国内民众质疑在安保上花掉的十几亿美元是不是打了水漂的程度。

在这个计划中横插了一杠子的是浙江省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纽约时报记者的报道又起了辅助加强的作用。这两个报道一出来,行刺成了和任何团体都没有关系的个人行为,想给某些团体栽赃的路就算是堵死了。对浙江公安机关的这个调查结果,当然有人不满意,否则不会两天后从各大网站删除。事实上,栽赃后的大肆炒作并不一定符合当今最高当局的利益;在过去这些年中并非侵犯人权的元凶、手上没有明显沾过血的领导人也不一定就会心甘情愿的为前任犯下的罪行背黑锅。

记者在新闻发布会上对官方发言人国家旅游局副局长王志发的回答很不满意。王志发只不过是推出来搪塞记者的挡箭牌。本来就是假的,他也什么都不知道,能指望他讲出什么呢?

看中国首发 欢迎转载

美男排教练岳父9日在京遇刺身亡

美男排教练岳父9日在京遇刺身亡 3

美男排教练岳父9日在京遇刺身亡 2



美男排教练岳父9日在京遇刺身亡 4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