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吼:一位顺天而起的英雄——话说杨佳

2008-09-05 00:25 作者: 一声吼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杨佳不是圣人,没必要用圣人的道德标准来衡量他。

佛教徒祟尚"善哉,善哉",基督徒讲究"你打我左脸,我把右脸也伸过去",这些是追寻圣人之道的人在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人类社会不可能人人如此,不然估计也就不能叫作人类社会了。对于人类社会的平常人来说,杀人偿命(或伏法)、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所以杨佳受到委屈,要求给个说法,实在无可厚非。

按照中共的说辞,上海警察不仅没有让杨佳受委屈,相反,为了体现"人民警察爱人民",上海警方还先后两次派人从上海赶去北京,专程对杨佳进行了安抚(包括金钱上的)--这在绝大多数中共国民的眼里,显然是天方夜谭的无稽之谈,因为我们的人民警察究竟是些啥玩意,每个老百姓心中都有一本清清楚楚的账。所以杨佳杀警后,90%以上的网民高呼大快人心。

杀人会有杀人动机,犹其是去杀无数倍强大于自己的对手时,更需要有深思熟虑、不顾一切、无可阻拦的动机。除非这个人患有精神病。但中共坚称杨佳并没有精神病,所以判了其死刑。可杨佳为什么要杀警呢?现在的情况是,当事人杨佳被消了声,最有可能了解前因后果的杨佳母亲也被消了声。那个最早发贴透露杨佳被上海警察打坏生殖器官的人,也出尔反尔地出来承认,自己是在"造谣"。一切都似乎天衣无缝,然而欲盖弥彰是天理。中共在事件中的所有作为,除了企图"灭口(没说杀人)"之外,再无其它任何合理解释。所以大家都愿意相信,杨佳肯定是被上海警察打坏了生殖器官。事后不断有上海民众公开发文愿意为杨佳作证,指证上海警察一贯以来的暴虐行径(包括好打生殖器)。中共当然不会容许这样的指证。好在这些现象对于今天大多数中共国民而言,早就是一件不证自明的事实,不然,断然不会尊称杨佳为"杀狗大侠"、"杀狗义士"。

人们常说"除死无大事",其实比死亡更大的事情并不是没有,那就是,永无休止的屈辱。作为一个血性男儿,如果生殖器官被打坏,申诉无门,而且会经常遭遇仇人的"依法"恐吓与羞辱,这无疑是一件比死亡更令人难受的事情。所以杨佳选择了鱼死网破、玉石俱焚。杨佳说"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为了讨要一个说法,杨佳作好了必死的准备,这其中的冤屈,只要是人就能够想得明白。

有人说,杨佳不该采用暴力。这个要求对并非圣人的杨佳而言,显然太高了一点。人类社会的暴力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其实也不能够停止。周武王替天伐纣需要有暴力,包文拯秉公执法也需要有暴力,自古至今没有哪一个社会说绝对不使用暴力就能够维持社会公道的。当然,凡出于正义、凡为了讨还公道而实施的暴力,通常被人们称之为武力。暴力与武力,一字之差,其正邪之异在人们习惯性的心理里不谛于千里。那么,为了判定杨佳杀警究竟属于暴力还是武力,得进一步分析杀警之前杨佳所作的努力和其所处的时代背景。

杨佳并不是一个嗜杀成性的人,依中共单方面按自己所需的公布,杨佳唯一值得说道的负面品质就是"性格孤僻","性格孤僻"的另一理解是"性格内向",这与喜好暴力并没有关联。生殖器官被打坏,杨佳首先想到的不是杀警,他想到了说理、想到了"依法"、想到了上访,在长达九个月的时间内,一切能想的正常途径都想尽了,换来的结果却是更多的恐吓与羞辱。在中共国有过底层生存经验的人都知道,对于杨佳那九个月的心情,用一个词来形容是丝毫也不过份的,那就是"暗无天日"。当权者弄权,执法者玩法,在党代表一切、大于一切的这面大旗帜下,所有的权力部门、司法部门早就紧密相护成为一个铜墙铁壁的整体,牵一发而动全身。

作两个假设:假如杨佳从小到大所见到、所听来的大都是好官员、好警察,相信杨佳不会选择杀警,因为只要大部分或者有那么一部分官员和警察是好的、敢于主持正义的,杨佳讨回公道的希望不会泯灭;假如杨佳周边的亲人、朋友、网友有大部分或者有那么一部分人告诉杨佳,你应该继续依法上访说理,我们都听说谁谁谁通过这样做,问题很容易就得到解决了,我相信杨佳也绝对不会选择杀警。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果找回公道和尊严的基本需求有那么一线希望,谁愿意去求一死!

所以,杨佳的遭遇绝对不是个别现象,更不是一种偶然现象。生存经验告诉杨佳,一介草民,如果不幸被高高盘踞在上的当权执法者踩伤踩死,除了呼天抢地,别能奈何?

受到屈辱,信仰者会有更高的道德标准来衡量,此文不予探讨。那么作为一个平常人,猥琐卑鄙者会选择逆来顺受、享受被强奸;胆小怯懦者会选择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不畏强暴的爷们会选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还有一种更高境界的,就是类似于韩信那样忍辱负重、可承受跨下之辱的大忍。作为我个人,对韩信那样的大忍行径固然是最为赞赏,但要比起猥琐卑鄙、胆小怯懦的前两者而言,我会更敬佩那不畏强暴的真正爷们!这世上所有的邪恶都是因着人们的猥琐卑鄙、胆小怯懦才得以肆意横行,所以不畏强暴的本身就是在抑止邪恶、秉行大善!如果拿韩信与杨佳相比,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作为一个男人,韩信并没被人打坏生殖器官。往往那些容易预见的、短暂性的屈辱比较容易承受,而那无休止的莫名屈辱绝对令人难受得多!

于是,在被堵死了所有讨还公道的正常途径后,在生存欲望被漫无休止的屈辱与一再的恐吓吞噬殆尽后,忍无可忍的杨佳爷们选择了出手!这不能说是暴力,而是在讨还公道时所必须采用的武力!除了武力,在这个暗无天日的世道,杨佳还能有另外更平和的方式去讨还公道吗!!!所有人都可以想想这个问题。

有人说了,冤有头、债有主,就算你杨佳袭警算得上正义吧,那你也只应该去袭击那几个亲手伤害你的警察,而不应该致死,也绝对不应该伤及其它无辜。这种说辞,也许不是别有用心,但我却认为,其中有着相当弱智的成分。

打伤杨佳生殖器官的警察,个人在这之前与杨佳无冤无仇,所有拘禁、审讯杨佳的警察,在这之前也与杨佳无冤无仇,这一点是肯定的。可为什么非要吃饱了撑着、无事生非地去拘禁、审讯、殴打杨佳呢?因为,警察们的恶行,向来就不是孤立的。只要作为中共警察,就得别无选择、随波逐流地这样那样去折腾,而无论对与错、是与非。在办事从来不讲原则、无法无天的中共邪党代表了一切的大前提下,如今的中共警察,早沦为了唯中共是从、骑在民众头上作威作福的残民恶狗了。想想,有哪一件中共所干的坏事、丑事不是在中共军警们的保驾护航下干出来的呢?制度固然不幸,中共固然首恶,但中共警察的整体,早已千真万确地堕落成了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最强有力的中共帮凶与打手!可以肯定的是,一旦中华大地所有的冤情爆发,中共警察必将首当其冲地成为民众们泄愤的万夫所指!

从这个意义上讲,对杨佳的伤害,决非哪一个警察所能够孤立为之,而是整体性的。

再作一假设,如果你是杨佳,你打算只去报复那些亲手伤害你的警察,而且你只准备略施薄惩,不予致死。借你一万个脑袋,让你放开了想像,看看你有没有办法去达成这一目的。很显然,唯一而必然的结果只会是,偷鸡不成反倒蚀掉一大把米!还没等你慢条斯理的如意算盘拔啦得响呢,那更加无穷无尽的屈辱与灾难就将加诸你身了!从某些角度看,被杀的七个警察中固然有稍为无辜一点的,但可以肯定,一旦杨佳去按照某些人所说的只找那亲手伤害他的警察"合理"复仇,那么,就连这七个被杀的警察也一定不会放过杨佳!所以,就杨佳的复仇对象而言,所有中共警察也就毫无疑问地成为了一个整体!而且,就这场强弱对比悬殊的拼死复仇而言,想要杨佳在那电光火石之间准确无误地做到合理量刑,那显然是绝无可能、不合情理的事情!

所有的一切把杨佳逼到这个份上,要么,永无休止地继续忍气吞声、享受被强奸,要么,必须势无可挡、不计任何后果地反戈一击!从来没有听说过,上了敌死我亡的战场,还会有人专门只找那开枪打中自己的人去开枪!正是中共警察整体将杨佳逼进了这个战场,竟有人指望着幸免于复仇,这当然是笑谈。正如拙文《谁造成中国警察的莫大悲哀》中所论证,中共警察的所有不幸,其实都是那残暴独裁、为所欲为的中共邪党所造成。可以继续断言,如果中共警察整体做狗的本性不改,杨佳式的"杀狗大侠"一定会前仆后继、风起云涌!

在中共政权摇摇欲坠、正义与邪恶较量如火如荼的历史性时刻,杨佳大侠挑中了中共生日当天,用尽那玉石俱焚的无畏一击,在中华大地掀开了忍无可忍、奋起抗暴的铁幕,也激起无数民众对中共及其走狗罪恶的正视,历史将会记住这个人!

杨佳不是圣人,杨佳是位英雄,一位顺天而起的英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