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连载】中共铁蹄下的三代人 (图)

2008-09-15 21:45 作者: 张亦洁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真正的悲哀是无论活着的还是死去的都共同糊涂着这个苦难的根源!"

出 身

我于五十年代出生在吉林嫩江边上一座古城大安,当母亲把我捧在手里时惊讶不已,我满头金黄色的头发像小鸡雏一样的绒毛毛。兄姐都是清一色的黑头发,只有我是"黄毛" ,这便成了我的外号。没过多少天母亲便使我像气吹一般长得白白胖胖,这时.她发现在我的左手掌和右脚掌上相对应的分别长着两个圆圆的"斗",并像小山包一样隆起,非常清晰。信奉佛道教、懂得周易的母亲和姥姥常常议论说,"这两只"斗"有点说道,按说这应该是吉相,等长大点时给这小家伙算算命。"姥姥却说:"此来命已天定。"母亲说:"她生下来是黄头发,和别的孩子都不一样,但愿她能一生平安。"

我们兄妹共六人,我排行老五。此时,我已上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我出生三年之后家中又有一个妹妹,她与长兄相差一轮十二岁的年龄,我们兄妹六人互相参差着一两岁相继来到了这个家庭。

我的父亲四十年代就读东北师范大学,在尚未毕业时,便被吉林省白城地区专署文教处调出参加筹建所谓"新中国"的工作。正当他施展才华,勤奋工作的时候,却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和曾当过三个月的国民党兵(当学生的时候被抓兵,后被家里保出来)及社会关系等问题,在一连串的政治清洗中遭谪贬被放逐到县城,被限制使用。

母亲是教师,她从所谓"建国"前便开始教书,一生执教再没离开过这个岗位。直到1984年在吉林省电视大学时去世,结束了40年的坎坷的教师生涯。

父母自幼读私塾,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润,长大外出求学过程中他们却大势所趋的接受X党倡导的所谓"五四"新思潮,使父亲这个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人走入了X党的行列。我的家庭成分也各得其所的变成了革干,替掉了那个让我们兄妹六人恐怖憎恨的"黑五类"成分。为这个家庭摇摇摆摆、半张半掩的撑起了一张保护伞,给我们的成长掺进了啼笑皆非的磕磕绊绊。

1949年以后,这个国家没有安宁过,我的家也没有过好日子过。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大跃进、所谓的三年困难时期,一直到文革,清一色的人祸!人灾!人祸害人!而我的家庭一直都处在那个时代用X党的行话所说的"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尖上" 。从X党的所谓土地革命时期开始,一直到文革和最后的"反击右倾翻案风" ,父母历经劫难。他们除了默默承受外,就是竭力掩盖,为了我们能 顺利成长而把磨难、屈辱、变迁、直淡化到最低点。

然而,我们被X党从小教化,以被灌输的被限定了的思维看待自己、家庭和身边的世界,家教终无法抵御那个潜在形成的思维定式。当我稍稍长大一点时,我参加了那场没有理性的疯狂大革命,开始审视我成长的这个家庭和所谓的认识
!
自己、阶级和革命。从此,我在畸变的社会和扭曲的人文环境下从潜移默化的塑造自己到自愿地跟从着整个社会群体并沉浮于其中。......

启 蒙

我的姥姥在成就我们的世界观里,有着我的父母在某种程度上所不及的举足轻重的作用,她集X党所说的"封建传统"之大成,却同时兼收并蓄知书识理女性的开明和豁达,她一手造就了母亲和舅舅也造就了我们兄妹六人。

姥姥叫宋桂英,生于1898年,在她儿时家中便是长春德惠、农安一带拥有祖上留下的大批产业和万亩良田的宋氏大家族。她兄妹六人,排行老五,身下一个弟弟。我在童年时经常见到这位姥姥唯一健在的弟弟--我 的舅爷,并在我的头脑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位舅爷在1949年前是国民党的警察署长,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学者文人,决不是我头脑中概念化的X党灌输给我的国民党警察署长定是罪大恶极,没有好人。他在任期间清正廉明,没有做过任何欺压百姓的恶事。幸运的是,他曾因救过两个X党人的性命而救了自己。"解放后" 舅爷历次都没有躲过政治运动的劫难,但由于被救下这两人的作证和力保,在历经磨难后,都以一般历史问题而结案,直到"文化大革命"周而复始的灾难又起,舅爷再一次被"革命"。这个老人作为父母的直系亲属,对父母的影响是巨大的,X党的每一次运动都把他翻来覆去的折腾并株连四面,使父母苦不堪言。

我记忆中的舅爷高高的个子,笔直的身板,手拄文明棍,满面红光,精神矍铄,颇有绅士风度。他三天两头的来看姥姥,每次都笑眯眯的说:"我来看看我的老姐。"姥姥那个高兴啊,浑身上下都在笑。每当这时母亲和姥姥都会尽力的为舅爷备上一顿可口的饭菜。现在回想起来,那便是姥姥最快乐的时候,岁月沧桑姐弟俩已互为各自生命的一部分。文革中俩个老人先后被迫害致死相继离世。

姥姥二十九岁时,我的老爷便不幸病逝,我只知道姥爷是一个文职军人。姥姥坚守传统礼教,从一而终,再未成家。从此独自担起教育母亲、舅舅、小姨和抚养他们的重担。姥姥从此靠典当家产供她的三个儿女读书,在那个时代未有男儿的胆识和勇气撑不起这样一个单亲家庭。经过几次战乱迁徙,宋氏家族分家,家道逐渐中落,到了X党土地革命时期姥姥除了供养出了两个学生--母亲和舅舅(小姨在战乱中病逝)以外家中已无任何田产,遂被划为贫农成分。

1945年,长兄出生两个月,姥姥便来到母亲家中一直到我们兄妹六人相继出世,并一直带大我们再没离开这个家庭。

【纪实连载】中共铁蹄下的三代人
 

姥姥和父母给了我们一个快乐的多彩的童年,我十分感谢他们对我童年的启蒙教育,几十年了我都还清楚的记得姥姥给我们讲的《中国神话故事》、《二十四孝》、《张良拾履》、《负荆请罪》、《卧薪尝胆》《管鲍之谊》等,那些讲不完的故事,把我们深深的浸润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中,我至今还记得二十四孝,姥姥从每一孝的故事里生动地把儒家传统的仁义礼智信演绎得津津有味,使其毫无枯燥的深深地镌刻在我们幼小的记忆中。那些脍炙人口的历史和神话故事,使我终生受益,在我的心灵里埋下了真诚善良,宽厚和仁爱,成为善的积淀。

每当姥姥讲小王祥为母亲趴冰卧鱼的故事时都启发我们说:"要是姥和爸爸妈妈想吃鱼你们能向小王祥一样吗?"我随着哥姐们使劲地喊:"----能!""王祥卧鱼"启蒙了我的善良;三兄弟夺家产以炒熟的种子种地害人,使我懂得了善恶有报;"结草衔环"的故事使我懂得了知恩图报。"负荆请罪"使我懂得礼让谦恭、宽容大度,等等。这种仁爱的潜移默化,使我们如春雨润物般的 认可和接受。姥姥、父母并敦促我们身体力行,从善如流,形成家风。生活中我们会因为孝敬老人、真诚友善、乐于助人,而得到姥姥和父母的称赞,反之,我们会受到他们的批评甚至责骂,以及兄弟姐妹之间的谴责。

在那些神话故事中,我也曾为盘古开天、夸父追日而展开恢宏的想象,产生了对神的敬仰和向往;七月七日当姥姥给我们讲银河上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故事时,母亲则会把另一番天地展示给我们。她告诉我们哪一颗星是牛郎织女星、北斗七星和土星、木星、冥王星的位置等等。母亲还让我们端来一碗清水,对着皎洁的明月,让我们伏下身侧视那一碗清水,通过折射,看月球表面坑坑洼洼的神奇状态而感知宇宙空间的神秘和博大,她告诉我们地球是一颗小行星而天外有天。这一切,古老而又新奇、真实而又神秘,给我们单纯的思想里既种下了传统理念,也给我们开阔视野展开了想象的空间。

我的家庭和家教闻名那座古城,被人们称道和尊敬以至迁走多年而仍不被人们忘记。我十分感谢姥姥、父母在我幼年、童年里给予我的良好的家教和那古朴的善的浸润和积淀。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