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其人

2008-10-14 22:35 作者: 姬励思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外界一直盛传为今届诺贝尔和平奖大热人选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虽然最终落选,但他早已是朋友及一众弱势社群心中的和平英雄、维权勇士。胡佳从学生时代就开始从事关怀社会的活动,近年更积极参与维权的工作。但在他受到尊崇及敬仰的背后,胡佳及他的家人同时付出了重大的代价及牺牲,本集节目会回顾胡佳这条维权之路的艰辛。

胡佳,原名胡嘉,安徽芜湖人,1973年于北京出生,1996年毕业于当年的北京经济学院的资讯工程专业,现时已改名为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胡佳是中国最早关心生态环境问题的环保人士之一。当他还在大学读书的时候,看到了《人民日报》登载了一篇有关一位日本老人,长期在内蒙古的恩格贝沙漠植树造林的文章后,随即为此工作捐赠了100元,更在一个多月后,亲自前往恩格贝沙漠逗留了一个星期,与该名日本老人及当地工作人员,一起植树。其后参与很多有关环保及拯救濒临绝种动物的工作。

当时胡佳还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蔡平的访问,蔡平在她的文章中形容胡佳 「性格安静,气质文雅,待人彬彬有礼,态度谦逊得令人吃惊,似乎永远在为别人着想,一个27岁的青年,不计个人名利,为环保做过无数事情,最后累出了肝炎。」

记者找到访问胡佳的蔡平,可惜她对当年的情境已很模糊,但听到胡佳获提名诺贝尔和平奖时,亦感到很雀跃。她说:「这么长时间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他真是获提名?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那我要再重看我当年的文章。」

2000 年,胡佳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在万延海的影响下,胡佳开始关注中国的艾滋病人的情况。万延海表示,胡佳当时给他的印象就是一位实干、善心,有正义感的青年人。他说:「是个很有干劲的小伙子,在人权民主方面的立场很清楚,第一次见面是就不忌讳的表示要平反六四,又公开支持达赖喇嘛,这些立场在当时并非在社会上普遍被接纳。」

在往后的数年间,胡佳一直以志愿者的身分,从事关怀艾滋病人的工作,期间多次前往艾滋病重灾区河南省,探望艾滋病人的家庭,亦因此多次被当地公安带走问话。与此同时他亦在当时认识了同是志愿者,现时成为他妻子的曾金燕。 

2004 年,胡佳与其他有共同理念的人,成立了北京爱源汇教育研究中心,由志愿者从事非谋利的艾滋病公益活动。其后因为他开始参与支持,及声援受打压的维权人士的行动,怕会影响该组织的运作,因而辞去爱源汇的职务。与此同时,当局亦展开对胡佳的打压,他除了曾被拘留、殴打、监控外,更曾被当局绑架,非法关押了41 天,又曾两度被软禁长达200多天。

2006年,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遭暴力袭击,他怀疑是当局所为,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随即发起维权绝食接力,声援受迫害的维权者。胡佳、齐志勇等公开接力绝食,表示声援。当时胡佳接受本台访问时就指当局非常害怕维权绝食接力运动会蔓延开去。他说:在窃听我及高律师的电话,他们就知道很多人要求参与,他们不想势头蔓延开来。

同年2月16日上午,胡佳突然失踪,当时他刚与曾金燕结婚不久,曾金燕多次前往当地公安局、派出所、检察院,但毫无结果。于是开始公开了自己的博客,寻找胡佳,坚持每天写作,得到许多网友的支持。

万延海表示,亦是由当时起,曾金燕开始从事维权的工作,41天后胡佳获释后告知他当时他被关在郊区一宾馆内,与外界隔绝。他说:当时他不能外出,肝炎较严重,但无药物,他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当时最痛苦的是家里人担心他被暗中干掉了,曾金燕跑了很多地方,都无结果,很痛苦。

虽然胡佳获得释放,但此后一直被软禁在家,直到2007年的2月,超过200天。由于他仍继续声援维权人士,其中包括山东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高智晟等,同年4月,他再度被软禁在家,直至他被捕。

胡佳的好友齐志勇表示,胡佳在被长期软禁期间,并无意志消沉,或屈服,仍然通过互联网向外界及驻京的外国人权官员,发布受打压维权人士的最新消息。他说:他虽然被监控、软禁,但他还继续工作,他不会做唯唯诺诺的人。

齐志勇忆述两人于2004年初次见面的情境,当时适逢是六四事件15周年,胡佳因回忆当年政府血腥镇压,开始吃素,当他亲眼目睹一名六四受害者时,激动得流下泪来。

齐志勇说:说起来是六四15周年,他一个人到广场去献花,我知道后就联系他,大家见面后,他就哭了,因为他首次看到六四伤残者,我也掉泪,因为感到有人关心我,尤其是他无参与过六四,大家只是萍水相逢。

2007 年3月,胡佳夫妇访问欧洲,期间途经香港,本台记者约同两人午餐,但应约的只有胡佳一人,当时他告诉记者刚获悉妻子怀孕,需要休息,记者随即恭喜他,但他却面有难色,又吩咐记者不要报导妻子怀孕的消息,后来他解释,他选择走维权这条路,已经有被打压受迫害的准备,但他不想他的下一代要因他而承受痛苦,正面对是否要保留胎儿的挣扎。他回到北京后,告诉记者夫妇二人决定要把孩子生下来,这本来是好消息,但同时他的顾虑却应验了。

就在他的女儿谦慈出生不到两个月,胡佳在2007年12月底就被当局以涉嫌 「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2008年4月,他被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判刑三年半,所凭的证据就是他曾发表过的几篇文章,5月初,他被移送到天津潮白监狱服刑。

胡佳在狱中最想念的就是妻子及小女儿,刚移送到监狱时,他就要求家人把女儿的照片带给他,成为他最大的精神支柱,据胡妈妈透露,他每天都会拿着女儿的照片在数算日子,胡妈妈说,最近胡佳原本获得亲手抱抱女儿的机会,但由于沟通问题而错过了,胡佳感到很失望。她说:没有事先跟我们说可以带孩子去,后来才只道经过批准,答应让胡佳抱抱她,所以我们都很遗憾,争取下次吧。

曾与胡佳并肩声援陈光诚的北京维权律师滕彪表示,在狱中的胡佳仍不改他路见不平,义愤填胸的性格,因而令他在狱中的处境更加困难。他说:他看不过狱警对犯人不公平的对待,或一些违反人权的规定,就会挺身而出,因此而遭单独囚禁,24小时扣上手镣等处罚。

虽然胡佳已成阶下囚,但他的家人仍不获当局放松。自胡佳被捕后,曾金燕受到24小时的严密监控,严禁她与媒体接触,不时到她住所骚扰她,在敏感时刻,强行把她送离北京,又把能否探视胡佳作为条件,威胁她与当局配合的手段,令她身心受到无比的压力。即使有媒体偶尔联络上她,她也不愿多说,怕影响胡佳在狱中的处境。有一次,记者成功联络上她,在胡佳被捕前,一直坚强面对当局打压监控的曾金燕,一提到胡佳,亦忍不住喊起来。

自胡佳被捕后,与胡妈妈及曾金燕联系得最多的是齐志勇,他表示,每次胡妈妈与他通电话提到胡佳时,都回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他说:「他妈妈知道他被判刑后,每次打电话给我时都带着哭声,她说你看胡佳刚当了爸爸,小孩又小,我们都老了,她是边说边哭的。」

齐志勇又透露,在和平奖揭晓前两日,国保就找过胡妈妈谈话,表示如果他们配合,就考虑把胡佳移送回北京的监狱。齐志勇认为,当局这种软恐吓比硬恐吓更可怕。

除了胡佳,还有高智晟、郭飞雄,陈光诚及许多无名的英雄,因为弱势社群发声维权,而身陷牢狱,在此祝福这些无私的维权勇士,早日获得自由,与家人团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