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校老师:为什么人们现在痛恨警察


首先,我要申明,我是一名公安院校教师,我不反党,但也不是很爱党,事物的两面性告诉我我应该随时保持中立和理智,可是这些东西,是我心中沉淀已久的忧虑和疑惑,在任何一个大型的国内讨论区却无法发表或者很快被删,无奈我只能求助清心论坛,以及各位网友,请听听一个从事公安教育事业的老师,对今年来涉警暴力事件越演越烈和警察公信力日益下降的本因的深度探究,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空间,让我讲述这段文字,无论能起到什么作用,最起码的,我希望心理能得到一份安慰,至少,希望更多的人能知道他,希望更多的孩子,不要被耽误前程。

2008年很快就要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结束了,2008年对中国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从南方雪灾到奥运会,从汶川地震,到杨佳袭警案,还有刚刚发生的哈尔滨警察打死人事件,这个敏惑却又随时站在百姓视线之中的职业,在2008年里,似乎格外突出。

我没有想到,在这个本来值得国人庆贺却又多灾多难的年头,会有如此多的新闻,甚至是大新闻,大事件,会与我心目中最神圣的职业--警察牵扯到一起,这些悲剧的发生是偶然还是必然,我不知道,作为警察中的一员,虽然是特殊岗位的警察,但正因为这个特殊二字,能让我预料到,或者说可以多多少少预见得出,这些悲剧发生的必然性和偶然性。

生活中没有人称呼我"警官",而只是会有更多的人称呼我"老师",小硕毕业后,鬼使神差,也许是因为自己学的心理学很适合从事教育工作,而母亲是教师,我从小对教师行业也一直都很有好感,于是,我成为了一所公安院校的老师,也许是托单位的福,在和外校合并,管理日益规范,校园规模日益壮大后,这种没有普通警官劳累,却又承载着教书育人的职业也潜移默化的成为了一种生活习惯,我也有了编制,成了一名公务员,拥有专业技术警衔,平稳安定的生活渐渐冲淡了初出校园的那份青涩,相反的,每天接触很多穿着笔挺制服的孩子们,见证这些共和国预备警官的成长,使我心中始终积累着一喜悦和责任,我终于明白母亲为什么三十年如一日的在教师岗位上兢兢业业,而我似乎也在这条路上走着,只不过,我所陪伴的学生,是肩负着保卫祖国和人民的安全而已。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学校也在动荡之中发展着,尽管我们老师希望教出最优秀的学生,共和国最优秀的警官,无奈警察在百姓心中的口碑却始终无法和发达国家相提并论,我一直用一种观点来说服自己:国家在发展,体制也是逐渐健全起来的,一步不能登天,安置退伍转业士兵,解决警校生就业,公安教育这个看似神秘却又不神秘的行业,似乎一直都没能做到精益求精的原则,相比军校招考录取的严格和毕业生的表现,最近几年才开始实施的警察院校改革方案和公务员凡进必考也许才是更加合理和必然的,其实我内心仍然有一个希望,就是有一天,警察可以和军人一样,在百姓心中成为平安,正义,守护者的象征,不再成为被唾骂和贬低的对象,警察很苦,很多人都知道,我也知道,毕业的学生里也有殉职的,这些事情也是我们更不想见到的,可我更不愿意见到的,是类似"警察杀人","警察撞死人","警察打死大学生","杨佳袭警案"之类给警徽抹上阴暗的东西,有因必有果,国家进行警察院校招生和公务员考录制度改革,恐怕也和这些事件不无关联,国家也希望提高执法者队伍的水平,事实上,令我无奈的是,也许大家都知道的,很多不应该被太多孩子和家长知道的东西,我却知道的太多。

几年前和母亲的一次通话,我哭了,我给母亲说了很多自己见到的事,母亲叹着气安慰我的时候只能告诉我用平常心去接受,每年高考之后和其他很多时间都会有以往的同学或者其他朋友找到我并且提出过一些帮忙的要求,对于这些要求,我会选择,我会在合理的权限之内,在不违反任何纪律和制度的前提下,给那些拥有合格条件和天资聪颖的孩子一个实现人生理想的机会,最起码保证本来属于他们的位置不会被一些人所占据掉,我至今有个小本子,写着那些我所知悉的名字,他们有的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名高级警官,或者在专业技术上有了很大造诣,或者是进入了更高的平台,在这里我可以用良心和母亲所教导的师德发誓,我并未从中得到任何利益和实惠,如上文所说的。

写这个帖子的时候,我陷入了挣扎和抉择,我知道,说出一些我见到的事实,会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会打击或牵连到不少局内局外的人,虽然我已经足够的隐晦和不提及具体事实,但仍然可能会把学校置于一个尴尬的境地,无数个夜晚辗转反侧,想起杨佳的的那句"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想起在这个本来属于祖国荣耀的年头,发生的太多太多践踏心中神圣的事情,看到无数的网民提到警察二字便是不屑与鄙视的字眼,也许我再多的文字都只是会被当作一篇笑料,既然这样,为什么我还要说呢?

因为我担心孩子们,担心事业,担心整个公安教育的未来,虽然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从小跟着母亲在一起,很早就知道母亲是教师,可能我的成长过程没有太波折,也没有太多阴暗的东西,我也一直单纯的希望能让学生保持住对公安事业的庄严感受并创造出对明天生活的美好希望,可是现在,一年比一年更加显而易见的是,越来越多的孩子却被粗暴地剥夺了获得这种感受和希望的权利......

可能会让人觉得有些冠冕堂皇,我宁可牺牲掉自己的平安和幸福,牺牲掉别人想象中的完美,也要把真相说出来。

这时我不禁想到了某年,在某个大省的招生面试现场,校园里满是坐立不安的考生和目光焦灼的家长,他们在等待考试的结果,等待十八年寒窗后,别人给他们定下一个前程。可是,他们等来的也许只是一个丑陋的骗局。

因为这两千个孩子中只能留下40人,但并不是最优秀的那四十个。

参加面试选拔的学生,都要参加四项体能测试,严格的体检,还有学校组织的面试,我见过许多的孩子,他们在跑道上,充满自信,神采飞扬,我印象中有个男孩子,他在一千米跑中一直遥遥领先,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在阳光下神采飞扬,当他神采奕奕的坐在我们面前接受面试的时候,一名同事问他,"你为什么想当警察?",这个孩子笑了,非常自信和爽朗的说,"因为穿警服很帅,更主要的是能打击犯罪,阻止更多的悲剧发生!",很单纯的答案,和现在公务员考试的很多教辅里千篇一律的模板化答案完全不同,正是这个男孩的单纯和阳光,让我很喜欢他,我觉得按他的发挥他应该是全部过关的,我看过他的体检表,双眼视力均超过5.1,全部合格,高考成绩超过重点本科线30多分。最后他被判定为不合格,因为他的最终体检表上,双眼视力是4.5,4.6;

再说一个。

面试的前夜,许多同事的门陆续被敲响,其实很容易猜到,站在门外的绝对是一个家长,有的带着一名孩子,更简单的,你会看见楼下停着一辆警车。或者是特权单位的车。然后会有一些名字,无论成绩怎样,都会入选。有很多朋友都不知道人民警察录用规定,国家的标准是男生一米七零,女生一米六零,考生双眼裸眼视力必须达到5.0及以上,作为公安院校自然要严格遵守这个招生规定。但是你绝对会每年都看得到身高差那么一点点,或者是戴着眼镜的新生,甚至是身体非常赢弱,在军训时都会晕倒,甚至以种种理由请假的新生。然后我忍不住做一个假设,前后两种学生,哪一种,能做一个更加合格的警察?哪一种会更有可能成为现在那些新闻的主角?不言自明。

现在是2008年10月24日,2009年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统一录用公务员考试报名最后一天,直到昨天傍晚,都还有亲戚的朋友拐着弯子找到我,希望我能给他的孩子报考公务员一些指导和建议,并且还问了我那个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的问题--"关系",在很多人眼里,公务员考试的面试,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在这里我不敢用良心去保证公务员招考中所发生的某些不公平事件,我也总是以社会的独特性来说服自己接受一些个别事实的发生,我只能劝告本科毕业生们,报考公务员时,一定要有平常心,并且尽量不要去报招考人数太少的岗位,说了这么多其实都还只是铺垫,高考也好,国家公务员考试也罢,你们应该相信由教育部和人事部主导的东西,终究会有监管层面的力量来保证相对的公平,但是当事实一步步接近一个你我都不敢想象的领域,肯定会有人说,我是在装B,是在作秀,但我是在惋惜和痛心,如果是我,没有把该选的孩子选进来,就是一种犯罪!

有教育部的监管,本科生的素质起码还能得到大部分的保证,比起来,每年由学校自行命题组织考试面试的第二学士学位考试,整个过程会变成什么也可想而知,事实总是很无奈的,我校的二学位考生素质一直都普遍欠佳,公务员考试改革后,公安部和教育部仍然给予了我校尽可能的照顾,只要我校的学生可以达到国家规定的最低分数线,便可以继续参加当初的各个地方公安系统的面试招录,这也算给在校生的一种安抚,可就连这最低的标准,每年也有几十名不通过的学生,其中的一多半,出自二学位,不要忘了本科生参加考试的人数是二学位的十倍。

学校二学位考试的公告发布,但因为学校网站的问题,外网网站总是无人维护,也许更可能是故意的,往往报名信息会被一部分人提前知道,然后在考试的时候,会有一部分考生的表现也会出现和上边本科招录时的情景再现,很多学生的视力会无端的被改动,或者体能测试成绩被改动,脱离了教育部的监管,甚至笔试成绩可以被直接作废,其实整个考试成绩都不公开,录取与否都是电话通知,查询分数的要求一律拒绝,6月初招考,原定6月底结束录取,很多工作却一直被拖延到8月底才结束,然后考生们8月30日就要来校报道。太多的利益冲突和关系网络的斗争使得这个录取名单一直无法出炉。录取情况的讨论会成了一出闹剧,念一个考生名字,然后是否有人暗示表态,有,那么录取,没有,那么待定,最后,会给那些毫无门路和关系的考生两三个名额,选拔出其中的佼佼者,以示考试的"公平"

我从一所学校附近的饭店和朋友用餐出来,不留神的听见过附近茶座一名同事和一对父女的对话,中间有一句话我听的很清楚,"别傻了,别说你们女生是20个名额,报名60个了,就算是录取60个,报名才20个,你们不花钱,也别想进来"。后边的情景都不用猜了,你们可以想象那位父亲毕恭毕敬的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我那个同事,我已经不想多说这个场景的用意,我只是担心这个涉世未深的少女的价值观会受到什么样的扭曲?

原定录取120名二学位生的招生计划最后大幅度扩招到168个,

"多一点自然很好,可以多拿点儿,大家都实惠,学校也实惠"

不负责任也算是痛心的说一句,平均每个人三至四万的"打点",(这就要根据关系熟路程度来定了,有的学生一分不花就轻松进来了,也有花了十多万才被录取,让我更加觉得可笑的是,因为女生的竞争激烈,因此女生想要被录取所付出的代价甚至是男生的数倍,这将会给那些年轻的女孩留下什么样的思想包袱?)换取这样一个机会,也许是人生的一个转折,但我唾弃这种方式,它剥夺了多少怀揣警营梦想,放弃毕业找工作来参加这个考试并且苦苦的将一个假期都等待耗尽的平民子弟?就算录取中存在着弹性标准,那也只会是面试优秀和合格的差异,决不会像现在的结果---这是黑白颠倒的差异,你甚至可以看到还有连本科学历都无法得到认证的学生混进这个队伍,一个据说是在英语交了白卷的学生居然冠冕堂皇的进了招生人数最少的二学位专业,相反的,一些体育学院的尖子生,211,985院校的高材生,或者是为了弥补视力缺陷甚至做过激光矫正手术的学生,最后得到的答案是不及格,或者近视,或者体能测试不合格,当考生提出质疑时,电话很快就会被挂断。

隐藏在最高公安学府之下的还有更多的肮脏和无奈,2007年-2008年之间,让整个校园内部发生严重的诚信丧失的公房分配事件(想要了解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搜索"公大正义),以及在教育部三令五申停止脱产式成人教育的同时,学校仍然以创收为目的大肆招录继续教育学院的全日制大专,本科生,他们在付出了无数的金钱和时间的最后,只会被学校抛弃,连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最基本条件都没有。

很多在这种规则下失败的男孩女孩们,生活给他们开了这个残酷的玩笑之后,他们会何去何从?无数的孩子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当他/她明白这段经历实际上根本不由他的努力而决定后他会如何面对今后的人生?他们要是真理解了,他们的是非道德也许就会全部崩溃,他们会认为,老师教的那种真善美的东西原来是错的,是没有用的。

可悲又可叹,这究竟是不是造就目前警察队伍公信力日益下跌的根源所在?

对这些孩子们来说,当他们所信仰的崇高被一些人亲手毁掉,他们会怎么想,我不知道;

作为一个老师,我教育学生要具有高尚的品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民警察,我没办法向孩子们解释:这样明目张胆的不公平,怎么会光天化日之下,堂而皇之的发生在部属警校?警校,在向往她的孩子们的心中是多么神圣?我担心孩子们会被这黑暗彻底打击而造成美好信念的崩溃。为了公安事业,为了孩子们得到公平,为了美好的信念不至于崩溃,

每年有多少高考生,因为警校招生的复杂和内幕而被拖延时机最终错失一本?

谁知道杨佳所说的,殴打他的民警里,有没有通过这种方式进入警校的学生?

谁知道殴打林松岭至死,不顾公安身份的六个民警里,有没有通过这种方式进入警校的学生?

当这些学生知道他们为了获得穿上警服的价格便已经付出了金钱的代价的时候,我担心警服对他们来说,也只会变成捞取金钱的工具而已。

地震是天灾,是人所无法控制的灾难;大学呢?大学是学知识的地方,是最神圣的地方,培养警官的大学难道不是更加庄严的地方吗;那权力又是什么?权力是可以满足人心里欲望的东西;如果大学里没有知识,只有权力只有交易的话,那是不是人无法控制的灾难,是不是人心里面的地震,是不是社会道德的地震。

当一个国家的警察教育体制和金钱挂钩的话,是不是国家的灾难?

如果这是一场灾难,我想国家必须来治.

最后我想重申一下自己的立场,我不反对共产党,也不反对国家反对人民,我只想说出一些事实,我的希望,仅仅是,有些悲剧,本来可以避免,可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教育体制,我们的公安体制,为国家的未来埋下了无数灾难的种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