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 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已外逃至澳大利亚


传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已外逃至澳大利亚

2004年的11月26日,副厅级干部、河南电力公司原副总李俊杰正在郑州市看守所中,等待即将到来的判决。而同为河南电力公司副总的黄永皓,也在接受安阳市检察院反贪局的调查。

李、黄两名副厅级电力官员的相继落马,再次将人们的目光聚焦到国家电力公司原总经理高严身上。高严已62岁了。之前他先后担任吉林省省长、中共云南省委书记;1997年8月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党组书记兼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党组书记;1998年4月任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

2002年9月,高严在其任上"神秘失踪"。一个月后,有关高严失踪的传闻开始见诸报端。有媒体报道称高严已经逃至澳大利亚,但澳大利亚官方没有证实高严是否入境。

有关人士向记者表示:"中纪委一直没有停过对高严案的调查,在高严案逐渐深入的过程中,顺藤摸瓜,查到了李、黄二人的问题。"而李、黄二人的落马,都与同一个人有直接关系,"这个人是李、黄与高严之间的中间人,你根本想不到,这个人只是郑州市下辖县级市荥阳市当地的一个无业游民,我们当地管这个人叫‘混混 '。"

据这位人士透露,这个"无业游民"是国电公司一位处长的亲戚,而这位处长又和高严及高严之妻关系较好,所以后来这个"混混"就通过这个处长认识了高严的妻子。中纪委在查高严案的时候,就牵扯出了这位处长,而这位处长又供出了这位"混混","混混"进去后,就全部招了。

李俊杰、黄永皓和这位"混混"是在一次饭桌上经国电公司的这位处长介绍认识的,"底下的人都想得到认识高严的机会,这种心态很好理解。"而李、黄二人见这位处长和"混混"与高严及其家人关系非同一般,"自然极力想巴结"。

而"混混"就利用李、黄的这种心态,开始当起中间人,通过给建筑商介绍生意牟利,而李俊杰、黄永皓也以此接受贿赂。

附:贪官高严的庐山真面目 摘自《新消息报》

2004年6月23日,国家审计署李金华审计长所作的审计报告公开。"审计风暴"使畏罪潜逃的原"国电"领导人、前云南省委书记高严进入了公众视线。

青云直上包养情妇

1997年8月,55岁的高严被任命为电力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次年,担任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从大学时代学电力专业,到担任国家电力公司的老总,他用了40年的时间。

1995年6月,53岁的高严从遥远的东北来到云南担任省委书记。几年后,他担任了国家电力公司的总经理。

高严从云南赴北京上任后,心里老是七上八下,他牵挂着情人杨珊。

那天,某电视台的一位女主持人杨珊与就任云南省委书记不久的高严认识。经人引荐,见惯了东北女人的高严面对如此水灵的南方女子,眼睛顿时一亮。

透过高严的目光,这位名叫杨珊的女主持人知道又一个男人被她的美貌俘虏了。在宴席上,杨珊频频端杯,暗送秋波,使出了浑身解数,53岁的老"帅"成为倒在她石榴裙下的"马前卒"。

很快,高严就与杨珊倒在了双人床上。

"别的女人没有我对你好吧?"杨珊故意这样问被她弄得神魂颠倒的高严。

"不虚此生,真是相见恨晚呀。"高严气喘吁吁地说,她是高严见过的最美的女人,最性感的女人,最会体贴他的女人。他要拥有她,要长久地拥有她。

杨珊满意地笑了,说:"好吧,对我是不是真心,以后就看你的行动了。"

高严果然"不负"杨珊。不久,他就开始着手为她搞房搞车并提供生活费用了。

极尽奢侈秘密潜逃

高严在云南包养了杨珊几年,确实鱼水情深。猛然调到了北京,大有魂不守舍的感觉,朝思暮想、心迷神慌,根本无法做到气定神闲、坐班理事。

为了逃避监督,高严在上海设立 "行宫",与杨珊共享奢华。1999年至2001年,高严多次去上海"治病",为追求享受和私自活动方便,他要求下属公司为其在高级宾馆包租房间,每天食宿费高达1万元,共花费84万余元。2001年起,高严还在上海占用下属公司花费300多万元装修的一栋占地558平方米、价值650万元的高级别墅,并由该公司承担管理费用。同时,他自己拿出赃款293万元人民币在上海购买了一套豪华住房,为两人同居营造安乐窝。

身为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的高严,就这样以养病为由,长期居住在上海的"行宫"里,经常在床上拥着杨珊,用电话遥控着国家电力公司的日常工作。

高严的贴身秘书叫黄雨,高常常是"高屋建瓴"地向黄雨提几条重要的提示,然后就由黄雨向国家电力公司的党组班子下达工作任务。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种怪现象:电力公司的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们,要想亲自向高严汇报工作,见一面,比见皇上都困难,只能通过秘书才能接听他的电话。

以秘书遥控领导班子成员的做法,引起了其他领导的不满。同时,有关高严任人唯亲、以权谋私的举报材料,不断汇聚到有关部门。

高严知道自己已走到难回头的一步,也预感到早晚会有清算的一天,便早早设计好了退路,预备随时出逃海外以避免牢狱之灾,用化名和杨珊办好护照。一有风吹草动,就一走了之。

2002年7月,形势对高严越来越不利。有关部门已经向黄雨了解有关他的问题,敏感的高严加快了出逃的准备工作。

2002年9月布置完"后事"的高严神不知鬼不觉地失踪了。

黄雨三番五次联系不上老总,也真急得团团转。几个副总非要向高严当面汇报工作。黄雨被逼无奈,胡诌应付不过去了,他就杜撰高严批示,冒充高严的笔迹,依样画葫芦地写条子。

拖到10月份,证实高严失踪的消息,已经晚了一个多月了......

贪赃徇情难逃法网

1995年6月,高严就任云南省委书记。云南和吉林差不多,在中国都不属于发达省份,不过,云南是烟草业最发达的省份。高严明白,要想在云南发财,就不能不在烟草上打主意。

说起云南的烟草,不能不提红塔集团和褚时健。人称"中国烟草大王"的褚时健,在将要退居二线之时,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吞噬国家和集体资产,最后从高高的"红塔山"上坠落。

还在高严到云南之前,纪检机关就把目光盯向了褚时健。针对褚时健的外围调查工作正在悄悄地展开之际,高严来云南就职,也把目光盯向了褚时健。

然而,高严盯上了褚时健却不是为了调查,而是为了搞钱。

1996年1月,高严应香港某公司总经理韩某的要求,约见云南红塔集团董事长褚时健,请褚时健对韩某的卷烟生意予以关照。在褚时健的积极安排下,韩与云南红塔集团下属某公司签订了 12800箱卷烟成交确认书。韩某凭着高严一句话,就获利960万港元。当然,韩某也没有忘记报答,他拿了2万美元送给了高严。

褚时健很快栽了,但高严没有从褚时健的问题中吸取教训,反而从上次的好处中尝到了甜头,继续想办法从红塔集团搞钱。他向红塔集团的新任领导打招呼,让其秘书黄雨出面周旋,主仆二人合唱双簧,购得7500箱香烟销往香港。黄等人非法获利400余万港元,高严从中抽头,拿到l80万港元。

到了电力公司,搞钱得换换法子。电力系统每年的投资都是几亿几十亿的,电厂电站等各种设施纷纷上马,造价都高得惊人。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回,高严没再让黄雨出面捞工程了,决定让家里人出面,把宝贝儿子抬出来一起捞钱。尽管中央屡次禁止领导干部子女经商,但高严视之为耳边风。

高严的儿子高新元开始频频向电力系统的工程项目插手。高严在明里暗里支持儿子捞工程,然后一转手就换成哗哗的票子。

在高严的支持和纵容下,l998年至2002年,仅4年的时间,高新元在国家电力系统为他人承揽的项目造价高达近3亿元人民币,涉及6个企业。仅此一项,高新元就收受请托方所送人民币共计1080万元、美元5万。

此外,高严还很有"亲情",对亲属非常"照顾"。在他的"关心"下,他的七姑八姨统统杀向"钱场"。高严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国家电力系统承揽了18个工程项目,总计涉及金额5亿多元。

自从2002年9月潜逃以来,高严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