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友作保连环倒 浙商集体外逃


"成也抱团,败也抱团",全球经济风暴蔓延后,叱吒一时的"浙商"也伤亡惨重。在浙江商帮具深厚传统、由亲友圈组成互为担保的"抱团文化",成了这波浙商死伤惨重的主因之一。专家估计,至年底大陆将有超过十万工厂关门,其中以浙商最多。

"又跑了一个",这句话最近成了网路流行语。金乌集团老板逃跑、江龙控股老板逃跑、中港集团高管层集体逃跑...。令人震惊的落跑新闻一个个出现,"逃跑"成了今年浙江商界的"关键词"。

到底发生什么事,接二连三落跑?《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引述浙商专家吴晓波说,宏观调控和经济降温下,浙商赖以发家的金融工具─互相担保的地雷引爆了。经办多起破产案件的银行信贷人士说,"这不止是地雷,企业就像用导火线绑在一起的炸药包。一个炸,就大家跟着一起炸。"

六月,金乌集团资金链断裂后,负责人张政建遁逃海外。十月,绍兴江龙控股集团负责陶寿龙神秘失踪;同样在十月,金华房地产开发商中港集团又传老板丁庆平夫妇因拖欠两亿人民币债务,率高管层集体外逃。

当然,也有跑了最终悲剧收场的事例。七月十九日,从温州永嘉县出逃的浙江云光泵阀公司老板朱吉光,在乐清市一家小客栈服毒结束自己五十六岁的生命,临终前留给一双女儿廿余字的遗书:"你们自己保重,对你们的妈妈好一点,爸走了,没用了。"

此时,朱吉光在一年前为自己的朋友叶贤敏做担保借款,已连本带利滚到一千万人民币。多家担保公司的逼债,把他逼上黄泉路。

见诸报端的著名逃跑只是极少数,更多逃走的是默默无闻。逃跑事件接连发生,以致在浙江,其要某个商界名流稍长时间未公开露面,坊间就会传出该人"跑了"的消息。

总部位于杭州的宋城集团董事长黄巧灵便是中招者之一。上月中,浙江传出黄巧灵"落跑",这几乎让年收入逾亿的这家旅游民企遭灭顶之灾。事后,黄巧灵不得不强力反击,把长达十页从银行一个个公章盖来的存款证明书,摊在记者面前澄清。

今年,和逃跑风潮相应的借贷纠纷及暴力讨债案爆增,都在诠释那么多人落跑的原因。民间借贷纠纷,绝大部分涉及浙商赖以发家的两个金融工具──高利贷和担保圈。

以血缘、亲友圈为枢纽结成的融资担保网络,称为"抱团文化",一直是浙商最深厚的商业传统,也将浙商结合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连环担保圈。例如,十月出事的中港集团是六月出事的义乌金乌集团隐性债务人。作为金乌集团主要担保方,金乌资金链断裂后,中港集团扛不住巨大还贷压力,最终引发老板丁庆平的出逃。

至今,浙商选择"破产"者仅两家,多数老板仍选择外逃。吴晓波说,人情社会压力让"退出机制"不能正常运转,逃跑也就成了最终选择。

社科院工业经济所研究员曹建海预测,至年底全大陆破产的商家将超过十万家,其中以浙商伤亡最惨重。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