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营救"当代孟尝"企业家于溟!(三)(图)

2008-11-13 09:03 作者: 屠龙 孟圆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顶梁柱和主心骨

2003年4月,于溟从劳教所出来。他的爸爸没有去接他,老人家因为承受不住儿子受迫害的压力,在于溟被抓后不久就去世了。他这辈子最自豪的就是于溟,这孩子虽然在学校里不拔尖儿,但深受孩子们的拥戴,是孩子头。后来于溟长大了,和儿媳妇一起艰苦奋斗,事业有成,他是厂子里的主心骨,也是家里的顶梁柱。于溟被非法劳教,生死未卜,加上那些街道办,当地派出所不断的骚扰恐吓,老人家受不了那份恐惧,很快就病倒了,没等到儿子回家,他就离开了人世。

女儿真真都快上小学了。于溟夫妇经营的服装厂被中共抢走后,马丽想东山再起,可中共却在各种手续上卡她,逼得她不得不卖首饰糊口。修炼后,那些首饰只是为了出席一些场合的装饰,现在她觉得留着也没有太大的用处。于溟回家后,找机会多陪陪女儿和妻子,帮着妻子做做家务,带着女儿去游乐场。他不希望中共的迫害给年幼的女儿带来心灵的阴影。

企业家于溟
于溟带女儿于子真和她的小伙伴们一起玩

法轮大法依然在受诽谤,于溟在工作,生活中利用一切机会向身边的人讲真相,揭露中共的谎言。警察们都知道于溟没有转化,对他的控制也格外的严,他的家庭经常受到骚扰。

厂子垮了,于溟决定继续做些小生意谋生,毕竟家里需要他这个主心骨支持。在劳教所里,于溟也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很多人也因迫害失去了生活来源,他就和几个朋友一起决定再开个小生意,不仅支持自己,也帮助这些朋友在社会上立足。中国虽大,通过经商能够有所发展的地方其实不多,只有北京上海等几个橱窗城市。于溟为了谋生,又来到了北京。

2003年10月28日,于溟再次在北京被绑架。于溟在中共的劳教系统里是个"名人",听说他又来了,劳教所的警察恨透了那些抓于溟的公安。这块烫手的山芋半年前刚刚被送走,你们又把他抓来,影响这里的"转化率"。团河劳教所不敢接收于溟,调遣处的警察试图把于溟遣送回沈阳劳教,沈阳警察坚决不要;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又联络吉林,吉林省劳教系统也不敢要。

2004年4月于溟已被滞留调遣处半年多后,北京团河劳教所才不得不再次接收于溟。

在团河劳教所,于溟很快就成了劳教人员们的主心骨。中共不讲法律,而讲"指标",在劳教所里的很多普通劳教人员都是因为劳教所要完成中共的"严打指标"、"劳教指标",或者倒霉碰到中共的"两会"清场,而无故被"搂进"劳教所的。他们如果不承认强加给他们的罪行就会遭受迫害,比如酷刑,罚款等等。于溟认真的听取这些劳教人员的经历,帮他们写诉状,鼓励他们坚定的生活下去。普教们说"于溟这人,豪爽,仗义!看事情很透彻!"他们受迫害根本就不是什么中共某些官员个人的什么行为,而是来自邪党的体系。和于溟在一起,让他们觉得有了主心骨和靠山,他们要象法轮功学员那样,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向邪党讨还公道!

于溟在团河劳教时间不长,但同修们对他印象很深,当时和他关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在我遇到酷刑时,于溟和其他同修毅然的伸出援手,没有一丝为他们个人的权衡与保留,当我一点点挣脱出痛苦时,我同时学会了某一层面的坚忍、无私。特别是在恶党迫害的严酷环境下,于溟从扎实的修炼中得来的那种宽厚的襟怀感染和影响了几乎所有接触过他的人。"

三大队当时是专门非法关押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那里的学员们虽然在酷刑折磨下,不得不写了转化书,但经过大家的相互交流,多数人又从新发声明回到修炼中来,全队集体反迫害。白少华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此被送集训队迫害。于溟听说后。立即声援抗议。团河劳教所当时已经为三大队的事情焦头烂额,于溟的抗议让他们更是觉得应付不过来。他们故技重施,把于溟连夜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内的少年管教队秘密关押。

中共是流氓,它们迫害所有的异议人士的手段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把对方描绘成,甚至"转化"成一个流氓,以证明它们自己流氓有理。重庆的女法轮功学员魏兴燕被中共警察当众强奸后下落不明。北京的女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警察当众强奸后,被打的遍体鳞伤。2000年,在马三家劳教所,有李冬青等十八名女法轮功学员被扒光衣服扔进男牢房的罪行。首都劳教所的警察耍流氓更是全国之首。他们竟然给于溟强行灌下性药后,把他扒光衣服扔进了女牢房!于溟忍受住了药物对身体的刺激,维护了做人的尊严。警察们一看没有成功,就更加疯狂的迫害他。四十多个警察站成两排,用电棍同时电于溟,他们电于溟的阴茎,用红烙铁烙他的阴部,于溟昏过去,他们就往他身上泼凉水,泼醒后,继续电他,烙他......
警察们更加残酷的对待于溟,他们三伏天把于溟扔到锅炉边上烤,把他关在一个特制的铁笼子里,在那里不能站,不能躺,人在那里用不了多少天,腿就不会动了。

在少管队,于溟继续写诉状,状告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和他们家人的迫害罪行。诉状被警察给扣了下来。少管队的队长公开说:"于溟起诉江泽民,我们怎么敢把这样的起诉书交上去。再说了,现在起诉江泽民的信多得要用麻袋才能装得下,我们交上去他们(检察院、法院)也不敢看啊!"

被隔离的于溟受到中共劳教所更加严酷的迫害,面对酷刑,于溟从未屈服,他坚持绝食抗议,劳教所最后没有办法,不得不放弃了对他的迫害。2004年6月,于溟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劳教所,中共没有得到它们想要的"三书",却得到了于溟帮着普教写下的很多很多份告中共官员、警察迫害老百姓的诉状,和他向当局状告中共和江泽民罪行的起诉书!

中共对此十分不甘心,从劳教所被释放后,于溟到当地派出所去领取他的私人物品,准备回沈阳,可他却被派出所绑架,又非法判他劳教二年半,9月14日他被秘密转押于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在唐山劳教所,于溟被折磨的气息奄奄、劳教所不得不把他保外就医时,2006年初,于溟被接回家。看到眼前这个满脸皱纹、几乎没有头发的小老头,就连家人都几乎不敢相认这就是当初那个高大英武的于溟!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