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富农到失地流民、维权访民……

2008-12-04 03:52 作者: 张茵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张茵(上海访民)在上海的动迁中遭到极度不公正待遇,她百般无奈之下甚至去了香港和平请愿,可是事情至今仍旧是不了了之,象张茵这样的访民在当今中国比比皆是, 老百姓的家园被强拆, 却求告无门,唯有寄希望于媒体暴光真相.

2008/12/03/20081203142544142.jpg


行政处罚决定书

以下是张茵本人诉说遭受野蛮动迁经过:

本人张茵,家住浦东,曾经有地有房,是个让人羡慕的上海市郊农民。作为土生土长的浦东原住民,我们曾经享受过几年好日子,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征地变局彻底剥夺了我们的土地、私房和财产,把我从一个丰衣足食的农民变成了一个失地流民、继而被逼上访,成了访民……

我们一家六人现居住在上海市浦东新区高行镇俱进路285弄82号602室。今年6月30日至7月6日我与上海一批维权人士赴香港,适逢我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到香港访问,为此我们一行十人到香港中联办请愿,要求中央委派官员妥善解决信访问题。

下面是我在上海的动迁中所遭到的不平待遇,现宣布于世,让世人了解我为什么要赴香港请愿、游行。

本人居住在上海市浦东新区高行镇高行村北一队陶家巷64号,因我是农民,所以我们的土地属于集体土地,"改革开放"后,村里分地到户,我们农民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种菜、种瓜想怎样就怎样,我们不求富得走油,但我们祖祖辈辈不愁吃穿。

2003 年底,我们居住地说要动迁了,动迁的目的是征地造商品房。前来动迁的开发商是上海虹阳置业有限公司,拆迁单位是上海金杨房屋拆迁服务有限公司。作为上海市郊农民,我们不喜欢动迁,我们都知道动迁只会给我们带来灾难,不是富裕,我们都知道一旦官商勾结,我们农民将会一无所有,所以我们村的全体农民都反对动迁。

由于我们是弱势群体,我们的声音没人关注,动迁照样进行。自2003年底动迁开始,我们村里接二连三地发生动迁组上门打人事件,把我们村的村民打得头破血流,甚至生命垂危。我们从动迁开始的那一天起,每天不仅要担心我们的家园随时将化为废墟,更要担心的是每个人的生命安全。

2004年年底,动迁组开始向我们家动手了,他们先是上门向我们要土地证,当我们不肯将土地证交给他们时,他们就将我们的一间祖传老屋野蛮拆除,且无任何手续。当我们向村长反映情况时,村长很无奈地告诉我,认可这间被野蛮拆除的房子是我们家的祖屋,但对于无手续的野蛮拆迁行为他也没有办法。

由于开发商和我们协商不成动迁安置问题,2005年3月底,我们家门口的一条小河的一端被开发商恶意堵住,致使河水没办法往外流,河水流到我们的居住房内,足有二十公分深。有一次下雨天,河水流进我们家足足有五、六十公分深,把我们家里所有财物都漂在水上,我们一大早就到镇政府反映情况,而镇政府称:" 我们有什么办法,这是天灾。"

2005 年4月,开发商和动迁单位负责人一同到我家和我们聊了一些家常,临走时他们对我们说:"你们还是快点签了吧,不然的话就要吃苦头了。"同年5月18日晚,一群流氓来到我家门口叫我开门,我一看形势不妙,连忙吧门堵上,(因为前段时间我们村里已经有两家人家被动迁组打的遍体鳞伤,差点出人命)他们眼看我不开门,马上就拿起废墟里的砖块朝我家窗户砸过来,把我们家上、下、前、后的窗户全部都砸坏,然后用脚拼命地踢我家的门。我没办法只能打110报警,邻居看到这种情境,也打了110报警,这群流氓看我们打110报警,马上就逃走了。110来了后,给我们做了一次笔录,拍了几张照片就完事了,最后既没有给我们说法,也没给我们结果。在这里我不得不说上一句话,其实这些流氓是害怕警察的,如果警察能依法履行职责的话,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当然能得到安全保障,但关键问题是警察根本不保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所以这些地痞流氓就敢如此猖獗。

2005年9月15日上午,我家因遭开发商恶意断水、断电一事,我准备去上海市信访办上访。担心家里没人,住房随时会遭动迁组野蛮拆除,于是,我就叫我的弟弟来看守我家房子。我刚出门不久,就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称:他已经被开发商派来的人打的不象样子了。我连忙返回,只看见我弟弟一个人趴在我家门口的工地上,浑身上下都是血,脚上还有一个鸡蛋大小的洞,打他的人早已逃走了,听旁观者说,当时有一百多人围观,有六七个人拿着铁棍子殴打我弟弟一个人。后来, 110警察来了,他打了120救护车,随后就走了。等到我弟弟住院半月后,警察们终于想起给我弟弟做笔录了,我们家属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惩罚罪犯。警察称:"这种事情属于民事清楚,刑事不清楚,不予立案。"我不知道警察所称的"民事清楚"清楚在哪里?"刑事不清楚"不清楚又在哪里?我只知道警察们对所有案件都不立案、不侦查的话,那么任何案子都不会清楚的。

2005年10月底,浦东新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对我家作出行政裁决,责令我家在十五天内搬出居住了一百多年私有房屋。11月11日,我看见开发单位的负责人在我家门口的工地上,马上上去向他们要求支付我弟弟的医药费,他们不理,我见他们不理我,我就趴在打桩机上,要求他们给我一个说法,而他们根本不在意我的生命,继续打桩,我没办法只能爬到打桩机的最高点,他们没办法只能停下来。11月14日,我又听到工地上开始打桩了,我再次出去要求开发商支付医药费,只看见工地上站满了治安人员,约有三十来个,我刚上去,五、六个治安上来就将我摁住,并将我的双手反转,将我的头往地上压。我那受伤的弟弟见此情景,连忙拍照,这些治安看见后,马上夺走照相机,不许我弟弟拍照。我的母亲看见后也上来阻止他们打桩,要求他们支付医药费,治安上来就将我的母亲拖走,拖得我母亲的两只手皮肤都破了。后来我听到外面跑过来一个人喊道:"赶快把她放掉吧",他们这才将我放开,足足摁了我十多分钟。

我起来后,马上拿了汽油桶,骑上电瓶车,到加油站卖了10元钱的汽油,直奔镇政府。走进镇政府大门,我喊道:"镇长李伯祥,你出来,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自焚在镇政府门口。"接着我就将一桶汽油全都倒在自己身上。这时,门口的两个保安,跑过来,里面也跑出来一个工作人员(女),她拉我到里面的浴室间去冲水。刚到大厅,警察来了,他们一边对我摄像,一边拍照,大动干戈。等到我从浴室间出来,警察就对我进行传唤,到了派出所,他们问我为什么要自杀,我哭着对他们诉说我的冤情。但令人想不到的是,我的冤情没人同情,他们却对我作出了十天拘留的行政处罚,拘留时间为2005年11月14日至2005年11月24日。

我刚被关押进看守所的第二天,开发商派人上门对丈夫威胁说:"如果你再不签房屋安置协议的话,你老婆张茵是不会出来了,她要被判刑的。"2005年11月 16日,我丈夫因经不住他们的威胁,担心我遭受牢狱之灾,只能违背自己的意愿与开发商签下显失公平的房屋安置协议。2005年11月17日,开发商答应以十万元的人民币了断我弟弟遭受他们暴力殴打事件,他们写给我弟弟一张欠条,承诺在11月30日前兑现。

2005年11月24日我从看守所回来,得知我的丈夫在政府和开发商联合威逼之下签下了房屋安置协议,我弟弟被开发商殴打一事又以区区十万元了断,对他们这种强行胁迫与欺诈的行为,我根本无法接受。

2006年3月30日晚,我去动迁组就房屋安置协议和部分补偿问题在一次与动迁组交涉,动迁组称:"房屋安置协议是你丈夫自愿签订的,你家补偿费共计十一万,其中十万是给你兄弟的。"我听了后非常气愤,既然是房屋安置补偿,又为何要将其中的十万作为打架斗殴的赔偿,这明摆着就是耍无赖。我对动迁组工作人员说:"我家的房子是我们夫妻共同所有,我丈夫一人不好做主,与你们签订的协议对我没有约束力,你们还把我娘家的人都带进来签订该协议,说明你们居心不良,你们以为有了这样的协议就合法了,你们做梦吧,我不会罢休的"。

之后,我就向镇政府反映情况,他们不理,我就到上海市政府上访,市政府也不理。我没办法只能到北京向中央领导反映我的冤情。但令人失望的是,我们弱势百姓根本见不到各部门领导的面,无法传递我们所遭受迫害的事实。上海政府见我们访民一次次去北京上访,他们尽管一次次地接回上海,但根本不想解决根本问题。我们镇政府更是对我恨之入骨,经常派人对我进行监控和跟踪,每次有大小会议,就把我软禁在旅馆里或看管在家。我有冤没处审,有理没处讲,百般无奈之下,我得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到香港访问,于是我鼓起勇气就去了香港,我希望我能在香港碰见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能够让其了解我们底层百姓的民生、民意,恳请其督促上海政府重视访民所反映的上访问题。

上海访民:张茵
2008年12月2日
联系电话:15021842897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