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连载】恶警施刑逼乡贯 四一二八有神功(八)(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八)

2008-12-08 20:02 作者: 张霜颖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1年1月在天安门广场上手拿横幅的法轮功学员 

十三、恶警施刑逼乡贯 四一二八有神功

在那些阴云蔽日的日子里,大家心里有着共同的心愿,那就是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要还法轮功以清白,希望政府能够停止镇压法轮功,所以大家千方百计、历尽魔难地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了北京。然而一年来,法轮功学员每天还在不停地被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被判刑。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每天都在苦难中,却没有一个弟子想回去,大家都觉得心愿未了。那时,全国各地的监狱、看守所、劳教所里关满了因北京上访的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北京更是这样,看守所里人满为患。在看守所里的法轮功学员都不约而同的不说姓名地址,不想被遣返回去,大家真诚善良地希望自己的声音能够就近传进中南海。

母亲说,她们监室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是个四川妹子,她真是手中一分钱也没有就从四川到北京来了。因为当时有派出所的刁难,家里人又对她暂时不能理解,使她在中共打压大法的九九年夏天,连正常生活都非常困难,更不用说买票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了。但是她还是从家中逃了出来,用她的话说,大法在遭难,在家里她无论如何也呆不住,她坚信凭着自己的一颗心, 是一定能来到北京完成自己的心愿的。在她向北京前进时,路上就有很多好心人主动的用汽车捎她一程,许多人还主动给她解决食宿问题,真的是一分钱没带,很容易地到了天安门广场。"我都没受到什么难为!"那个妹子欣喜地告诉母亲。

由于当时在朝阳看守所大家都不说自己的名字,只能说代号,那时,这个四川妹子的代号是4128,所以不管是警察还是同修,大家都喊她"4128",比较小的牢友还亲切地叫她"二八姨"。她是因为在天安门广场发法轮功的传单而被关在这里的,好象也没有什么文化,只是粗浅的识几个字。因为不肯说出自己的家庭住址,所以每次传讯,恶警都会对她动刑,当她撩起衣服时,她身上那密密麻麻的青紫伤痕便赫然地呈现在人们的眼前。一天她又被审讯的恶警叫去了,同修们的心都提了起来,不知道在那沉重的黑夜,她又会受到怎样的折磨!直到第二天早上的八点多她终于回来了,看上去她只是有点累,好象并无大碍。原来那天恶警为了让她屈服,把她倒吊了十一个小时,本以为她早已半死,谁知她一被放下来,就立刻行走自如,惊得邪恶目瞪口呆,连说:"真棒!你真棒!!"并向她竖起大拇指说,"你真的是这个!"

也不知又审了多少时日,那些审讯的邪恶已经自感黔驴技穷,便把监室的一群小流氓招了去,也不知道交待了些什么。只见那个号长回到号里当着大家的面宣布说:"4128,你过来,今天姐妹们领旨来了,要我们好好的教育你,教育好了,我们姐妹有重赏,教育不好,你也得扒层皮。你可得好--好--想想!"号长故意拖长了音调,走到四川妹子面前,示威地围着她绕了一圈。"怎么样?想好了吗?"说着又在她面前蹲下来,逼视着她的眼睛说:"你的家住在什么地方?"四川妹子坦然的看着她们一声不响。"你说呀!--说!"看着那号长一幅为虎作伥的丑态,四川妹子的目光便从她们眼前移开,转向了与她甘苦与共的同修,全监室的人都笑起来。

"把她给我拖出去!"号长拿出一支香烟点燃在嘴里叼着,几个小喽罗也点燃了香烟。这表示她们要用烟来烧受刑人的背了,办法是恶警授意的,烟也是恶警发的。四川妹子被她们七手八脚的拖了出去了,过了很久,她们才把奄奄一息的她又拖回来扔在地上。号长踢着她的身体说:"这死囚,真她妈的硬,你再不说,我们就整死你!"一个胖胖的喽啰很赞赏地说:"行!是个好样的,要是别人,用烟头一烫就交待了,这家伙硬是一声不吭,可以当咱们老大。" "你给我闭嘴!"号长恼怒的说,"我还真不信这个邪,管教给姑奶奶的奖赏是一定要拿到的,给我浇四十盆!"厕所又响起哗哗的水声。"号长,这家伙越浇越精神了!" 一个小喽罗嘻嘻哈哈的告诉号长。"行,行,给我上飞机!!"狼号长咬牙切齿的说。

四川妹子又被从厕所拖出来,赤条条的身体竟然玉一样晶莹,她的表情很平静,很美。"你倔什么倔呀,这里是你倔的地方吗?还想当什么英雄吗?说个地址有什么呀?"一个小喽罗一边推着她一边说。那号长见她被拖了出来,跑到她的面前跳着脚说:"不说是不是?不说,是吧?好!好!那就请上飞机吧!"几个人把她拖到墙边站好,然后把她的头拚命的按下去,使她的背紧贴在墙上,双手扣墙双臂伸直。这个体位,一般人站一分钟也是不容易的,四川妹子居然坚持了近一个小时。最后还是那号长奈不住了,叫人把她扶起来说"算了,你他妈的是块料子,咱们讲和吧!"四川妹子看了看她还是不说话。"好,你行,你真行,给我推出去,冻!"号长见四川妹子不买账,变得更加凶恶了。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5年7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举行的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游行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在美国华盛顿DC举办的呼吁停止迫害的游行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6年5月在香港的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游行

那是2001年的2月,天很冷,朝阳区看守所的放风院里铺着厚厚的积雪。小流氓们把一丝不挂的四川妹子推到雪地里冻了近一个小时后,才把她拖回监室,这时四川妹子的身体几乎冻僵了,过了很久她才能哆嗦着穿衣服。这时那号长当众对她说:"我服你了,你是个人物。这奖金我们是不要了,今后我们是朋友了!"显然她已经被四川妹子的坚忍所折服,她的喽罗们早就无话可说了,都附和着笑起来。

共产党的看守所是残酷的,它这样对付一个小女子应该是牛刀小试吧,真没想到它千锤百炼的酷刑却受到了嘲弄,真是咄咄怪事。母亲告诉我,那个四川妹子很漂亮的,经过那种非人折磨,她的脸上却闪现着圣洁的光芒,就更显得美了。

那件事情过去不久,有一天,号长忽然倒地抽搐起来,而且呼吸困难,憋得直蹬腿,就是上不来那口气。喽罗们七手八脚的对她又是搓又是揉,折腾了一个小时她才倒上那口气来。好了之后,她哭了。她告诉别人说,她的身体一向很棒,今天弄成这样,这是遭了报应,她说这是国安的那些小子害了她,让自己做了不少坏事造了业,受了这份罪。从那以后,她对监室的难友好多了,尤其对炼法轮功的人更是好多了,她对人说:"善恶有报,我遭了报才知道这个道理,这世界上真是有神啊,以前我太狠了,今后不能再象过去那样地做坏事了。"

尽管号长的肆虐已收敛,但是那报应却无法停止,好象是非得让她还清不可。每天都会出现的抽搐使她痛苦万分,她觉得如果身边没有人,自己随时会死掉,而自己才二十多岁。有一天,她对4128说,"二八姨,我真的改了,你说我什么时候好呀?"4128笑着安慰她说,"只要真心对大法弟子好,病好一定是很快的。"但是每当她哭的时候,号里好多人还是都暗暗高兴,因为她实在是太作恶多端了。

十四 天安证法遂心愿 助法警察天地钦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1年8月天安门广场两名举横幅的姑娘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1年1月的天安门广场

有一个叫郝淑琴的女功友,是在北安门证实大法被抓到朝阳看守所的,她是北京人,一个质朴的家庭妇女,只知道相夫教子,没有工作过。她因为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遭到警察的无情殴打,脸被打破了,手臂磕掉了一大块皮,牛仔裤也摔了一个大洞。但她在看守所仍然活蹦乱跳的干活,而且笑口常开,走路生风,人家说她关起来倒象捡了个大宝贝一样,恶劣的环境对她一点也不起作用。

她告诉母亲,她那年四十三岁了,年龄不大,但是病却生得很全,而且她从小就是先天性心脏病,请了许多大夫,人家都说,这孩子的病太严重了,是很难长寿的。谁知她竟然活了下来,并且结了婚还生了个女儿,当然她仍然是个药罐子。也是合该有缘,她修炼法轮功了,而且刚一学所有的病便踪迹全无,她当时所感到的幸福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高兴啊。到九九年打压大法时,她已经是个面貌全新的修炼者了,她对师父的感恩的心也不是语言所能形容得了的。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0年4月在天安门广场上因为炼功一起被抓的母子

因为身受大法的洪恩,法轮功学员纷纷去北京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可是这时郝淑芹却犹豫了,是啊,专政的国家是多么可怕,八九年坦克在学生身体上辗过的隆隆声还在人们耳边回响,在一般民众的眼里和共产党对着干不是鸡蛋碰石头吗?邪恶的卑劣手段,作为一个北京人怎么会不知道呢?她真的很想去天安门广场向人们喊出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但还是禁不住地害怕,整日愁眉不展。有一天,她十三岁的女儿看着唉声叹气的母亲激愤的说:"想去就去呀!有什么了不起呀,有师父的加持,到天安门广场说句实话又能怎么样!"女儿的话给她增加了力量,她不再胡思乱想,径直去了天安门广场。

当她在天安门广场喊出"法轮大法好"这个惊天动地的句子时,那些警察便向她扑来,狠狠地对她拳打脚踢了一番,她带着满身的伤痕进了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弟子们当然也不见怪,因为在天安门前大家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在看守所她的牙还在流血,弄湿了她黄地白莲的真丝小袄。她不止一次的对母亲说,"挨了打,现在还浑身疼,但是我心里可真的好高兴啊,我能为大法说上一句公道话,这是我心中最畅快的事啊!"每个人听了心中都很感动。

还有一个东北小妹,也不过是二十几岁,生得美丽纤细,她说自己因为修炼了法轮功竟然躲过了一场车祸。在那次车祸中,同车的五个人无一生还,可只有她毫发无损,也只有她自己是修大法的。她说,"很显然,这是大法救了我。"在大法受到无理打压时,她也象其它学员一样义无反顾的去北京证实大法,可是当她站在天安门广场时,却发觉自己被全副武装似凶神恶煞般的军人吓住了,她一下子呆在那里,觉得自己什么也干不了了。眼睁睁地看着许多军人象苍蝇一样向自己冲来,她却感到全身动不了,真的把她急坏了,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这时有一个小兵跑到她面前,却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低声鼓励她说,"你不是想喊大法好吗?那就快点喊呐!过一会儿可是没有机会了!"她顿时觉得自己一下子轻松了,立刻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她一边喊,一边跑,在广场上跑了好远才被抓住,总算完成了自己来北京的心愿。当她被押上警车的时候,她还看见那个小兵站在广场上,低着头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母亲谈起这事,总是笑着说,阴云遮不住太阳,魔头的黑手怎么能挡住真理呢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6年5月台湾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我的父亲张兴武 母亲刘品杰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 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 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 书,父亲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父亲被关押看守所:山东看守所:531- 85081900 531-82780056 531-82795754 531-850883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 电话:13361012598
办案单位: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610办公室:韩某 0531-85084585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