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伊斯兰帝国主义

2008-12-11 06:38 作者: 陈民彬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按语:那些反对伊拉克战争的天真幼稚的左派们的幼稚之处是,就像认识不到共产主义的邪恶一样,他们同样认识不到恐怖主义的邪恶。他们觉得可以与恐怖主义谈判来解决分歧,美国与萨达姆谈了十年也没解决任何问题。这些极端的恐怖主义分子的恐怖活动给天真幼稚的左派的是血的教训和生命的代价。

警惕伊斯兰帝国主义

印度孟买发生自“911”事件以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恐怖分子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多处地点发动针对西方人,特别是英、美人士的袭击。迄今造成近200人死亡。负责安全的内阁官员的内政部长提出请辞。这次恐怖袭击的精心策划,事前经过周密的准备和安排则是毫无疑问(约半年前已经策划)。据说此恐怖袭击是巴基斯坦境内的“虔诚军”所为,但是,安排、策划的精密程度,以及进行恐怖袭击的惯用手法,很显然得到阿尔盖达的协助。而发动袭击之前,也以一贯的伊斯兰教极端恐怖主义的典型思维作为指导:“杀到最后一口气”、“计划杀死5000人”,袭击者委显然的是死亡,准备为“圣战”作“烈士牺牲”。印度孟买的恐怖袭击再次告诉我们,反恐战争之路仍然漫长,而伊斯兰恐怖主义也可能借金融海啸所造成的经济不景之机乘虚而入。

伊斯兰教是“和平的宗教”?

自“911事件”发生至今,探究伊斯兰教多如汗毛。占主流地位的左派,透过政界、学界和媒体的传声筒,不断强调伊斯兰教本身是“和平的宗教”,穆斯林绝大多数是爱好和平的,支持基本教义及以基本教义派为支柱的恐怖组织的只不过是少数,并不代表伊斯兰,并且以“尊重多元文化”、“宽容”为名义,不许人们自由地批评伊斯兰教和穆斯林。可是,“尊重多元文化”、“宽容”的结果,实际上就是纵容。从“911事件”发生后至今,“和平的宗教”都是以伊斯兰和穆斯林的名义,在全球制造了11000宗的恐怖袭击。由此看来,左派心中伊斯兰教“爱好和平”的本质已值得怀疑。以基本教义派为基础的伊斯兰恐怖分子,正如已故的著名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Oriara Fallaci)所说的,是现代的纳粹和法西斯,是新的盖世太保和党卫军。其实,伊斯兰帝国主义并不含糊,心中恢复昔日“阿拉伯帝国光荣”的穆斯林已不是少数,甚至整个世界都归于穆斯林统治之下,而且不容许伊斯兰教以外的信仰存在。换言之,是一种危险而过时的思想,危险的程度不下于共产主义。发动的恐怖袭击只不过是实现伊斯兰帝国的其中一个手段而已。

有印度血统的著名作家奈波尔(V.S. Naipaul)对伊斯兰有恰当正确的批评:“伊斯兰的狂热是一种被神化了的狂热”、“穆斯林的人主要的‘感情’就是和仇限”、“伊斯兰基本教义派是靠仇限喂养的”换言之,靠的是强调以“圣战”、“烈士”为名的死亡、流血、报复。看看这一次孟买的恐怖袭击,已经是不难了解了。因此奈波尔也指出:“伊斯兰是人类是迄今最不妥协的、最危险的恐怖主义”、“伊斯兰的帝国主义是非常具摧毁性,因为它想要的是人的头脑”(这一点与共产主义实是不谋而合)。总言之,这种核心停留在中世纪思想的伊斯兰,对于代表现代文明和西方文明和西方世界,迟早会带给与共产主义相信的灾难。

不少狂热的穆斯林为什么会仇恨英、美为首的西方国家?因为英、美以民主自由为核心价值的存在,说穿了是对梦想将全世界伊斯兰化和实施独裁统治的伊斯兰帝国主义推行构成严重的阻碍。简单一点来说,不是杭亭顿所认为的“文明冲突”,而是“民主”与“专制”的冲突。

忧恐怖袭击“本土化”

此次孟买的恐怖袭击除了周密和策划的程度值得注意之外,还有一点要值得留意的,发动恐怖袭击的是操兴都语的人,而兴都语正是印度主流的语言,这才是恐怖的地方。因为“本土化”、“本地化”了的恐怖袭击,更令人们防不胜防,情报部门更难掌握和提供先前的预警。试想像一下,操流利英语的白人在英、美的纽约、伦敦等大城市发动类似的“911”的恐怖袭击,而他们持有英、美本身有效的身份证和护照,所造成的伤亡实在是不可想像。现在的反恐措施,极可能已被恐怖分子所识破。

恐怖袭击“本土化”、“本地化”对于恐怖组织来说有什么“好处”,除了所造成防不声防、情报部门难以掌握,以及容易干完一次便消失或改头换面外,本人还认为仍是脱离不了伊斯兰的其中一个最重要和不可分割的本质:近乎狂热的忠诚。这种狂热的忠诚不仅是阿拉伯人独有,更多的是马来西亚人、巴基斯坦人、印尼人、波斯人(伊朗人)等不是阿拉伯人,被称为“皈依者”的穆斯林,这些“皈依者”本身有着比阿拉伯人更极端、更倾向基本教义,同意(甚至参与)以“圣战”为名的恐怖主义活动的狂热。原因其实不难了解的,因为“皈依者”要表现出对伊斯兰教和阿拉伯人的完全忠诚,而这种狂热的忠诚每每到达神经质的地步。因此,阿尔盖达等伊斯兰恐怖组织不愁没有人加入,以“反西方”作为号召,来实现“伊斯兰帝国主义”的梦想。印度孟买的恐怖袭击就是其中的实例。

总而言之,金融海啸下所造成的经济不景,以及随之而来的左倾思潮,正好让俄罗斯等独裁大国和伊斯兰帝国主义乘虚而入,世界会变得更不安宁,人类也可能步入黎明前的黑暗。自由世界现在最需要的,其实是类似列根、戴卓尔夫人式的政治人物的出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