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和协调是灭亡中共的最关键(上)


2008年下半年,美国金融危机引发的全球性经济衰退,改变了世界发展的趋势。全球经济衰退加速了中国大陆经济泡沫的破裂,使得中国大陆经济危机以更猛烈的方式提前爆发,给中共在中国大陆的极权统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由于失业,低收入等原因,包括农民工,市民和教师在内的社会各阶层掀起了新一轮公开集群表达对中共统治不满的抗议浪潮。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中共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布局,概括起来讲就是“软硬兼施”,最主要的目的是要防止中国大陆民众造中共的反,防止中共垮台。

这些措施,从软的方面讲,主要是对农民说“软”话,对农民做“软”活,想再次以小恩小惠笼络9亿农民的人心,包括“土地流转”,“家电下乡”,“农民工返乡服务”,“工业反哺农业”,“农民创业贷款”等等,大都是经济层面的措施。同时,“4万亿投资拉动内需”的经济刺激方案,主要思路并不是要给工人,学生和知识分子创造就业机会,增加收入,由此刺激消费,纠正中国大陆经济的结构性偏差,而是继续着重基础建设项目,其根本目的还是要最大限度的为农民工创造就业机会,以便吸收沿海外向加工企业倒闭潮中失业的农民工劳动力。在中共看来,只要能稳定9亿农民,使农民不起来造自己的反,那么中国大陆的其他任何阶层都不能用强硬方式迫使中共下台。

硬的方面,中共做得非常隐蔽,包括暗中扩充军备和意识形态恐吓。中共的军队总兵力,公开数据是230万,实际上应该远远超过此数量。由于四川地震摧毁了中共的核武库,而2008年中国大陆局势又动荡不安,大大加深了中共的垮台危机感,为了预备好在2009年可能对中国大陆民众展开超大规模镇压时需要的暴力工具,暗中扩充军备便成为中共的必然选择。如果将预备役部队等包括在内,估计在非常情况下,中共届时能紧急调集的军队总兵力应当在600万人以上。而中共的意识形态恐吓,由于害怕出现适得其反的情况,因此没有采取赤裸裸恐吓的方式,而是采取侧面恐吓的方式,也就是胡锦涛“不折腾”和“绝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的表白。其中,“不折腾”包括对中共内部喊话要求抱团一致保党,以及对外压制民众表达不满抵制中共暴政心理这两层意思在内。而“绝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则是在强化中共内部铁血“专政”意识的同时,对外威胁民众:如果民众胆敢在2009年“折腾”中共,则中共一定会按照“六四屠杀”的老路再一次镇压和屠杀民众。

我们讲,在“天灭中共”的历史背景下,无论中共怎么做,中共都将走向彻底的灭亡,这是必然的,这一过程无可扭转。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过程平稳的完成?如何走好这条路,走正这条路?

制定有效的行动方案一定要做充分的调查和分析,上面简略的分析了中共那一边的情况,那么我们这一边,也就是正义力量这一边,正义阵营这一边的情况如何呢?

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正义力量、正义阵营应当如何定义?由于我们现在探讨的是解体中共,是灭亡中共的问题,对解体中共和灭亡中共的不同态度便成为划分正与邪的标准:凡是认同、支持和参与解体中共,就是正义力量,属于正义阵营;反之则为邪恶力量,邪恶阵营;既不支持,也不反对解体中共的,则是中立力量,或者说是无关阵营、弱相关阵营。

现在按地域来看三种力量在全球的分布情况。以中国大陆为中心,全球划分为三大区域,分别是1)中国大陆;2)港澳台;3)海外。中国大陆是中共的统治地,也是正义力量对抗邪恶力量的主战场;海外由众多自由社会国家组成,是正义力量对抗邪恶力量的外围战场;港澳台本属中国,但是不为中共直接统治,属于自由社会体系,是特殊区域,处于正义力量对抗邪恶力量的主战场和外围战场之间,属于缓冲地带。

由于中国大陆被中共附体时间长达60年,中共势力渗透到了整个中国大陆社会的方方面面,每一个人的生活和命运都被中共所严重影响、左右和控制着,因此,在中国大陆,既没有无关阵营,也不存在弱相关阵营,换句话说,人人都从属于一个阵营,要么是正义阵营,要么是邪恶阵营,没有中间派。在解体中共的过程中,曾经反对解体中共的大陆民众转变为支持解体中共的一员,这是一个普遍现象,而且这一现象还在继续,并有规模不断扩大的趋势,因此,很多中国大陆民众最终的归属,现在还未定。为了分析和判断的方便,针对中国大陆这个特定的社会,需要重新制定正义力量的定义标准:我们把最终能抛弃中共,声明退党,认同、支持和参与解体中共的中国大陆人士定为正义力量,属于正义阵营;而把最终不能抛弃中共,不能声明退党,不认同、不支持、不参与、反对解体中共的中国大陆人员定为邪恶力量,属于邪恶阵营。而现在还未能抛弃中共者,因为既有可能是最终的正义力量,也有可能是最终的邪恶力量,所以,在当前是属于临时性的未定力量。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中国大陆社会为中共所统治,整个社会可分为两大阶层,统治阶层和被统治阶层。凡是被中共直接利用来维持自己政权的人员,为统治阶层,是中共操控的国家机器的零部件,按照中共自己的说法是“党政军系统”,这里把它们称为中国大陆的官方统治集团。与之对立的,是被中共所统治的大陆民众,是被统治阶层,这里把他们称为中国大陆民众。与一般人所理解的情况不同的是:现有的正义力量,既大量的存在于中国大陆民众之中,也普遍的存在于中国大陆官方统治集团之中。

中国大陆的官方统治集团,是一个泛化的概念,只要是由中共官方财政供养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都包括在内,人员总数超过7000万。官方统治集团分为以下几大块:1)政府机构人员;2)军警特务人员;3)党务机构人员;4)国有企事业单位人员;5)司法检察和政协机构人员;6)其他医疗、学校、科研行政人员等。这六大类官方统治集团人员的角色是相对独立分离的,但是存在普遍的内部调换现象,就是某人今天做政府官员,明天可能做党务官员,后天可能做司法官员。

而中国大陆民众类型的划分,按大类分,可分为农民和市民,凡是有农村户口的,是农民,总数约为9亿,有城市户口的,是市民,总数约为4亿。按照职业来分,主要分为:1)农民;2)工人;3)个体户;4)公司雇员;5)私营企业主;6)学生;7)其他无职业人员。而具有中国大陆特色,或者是近年来形成聚集的衍生民众群体还包括有:1)农民工,约2.5亿,农民工其实就是农民和工人的交集;2)访民,约4000万,来源广泛,有失地农民,也有失房市民,还有公司雇员,教师等;3)股民,约1亿,主要是私营企业主和公司白领雇员,即所谓的中产阶级;4)网民,约2.5亿,来源最为多样化,函盖几乎全部民众类型,还有相当一部分来源于官方统治集团。

中国大陆的官民比大概是1:19,大概每20个人中,有1人为官方统治集团人员,简称官方人员,另外19人则为平民。这里有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正义力量在官方人员和民众中的分布集中程度,哪一部分相对较高呢?如果按照退党人员总数是5000万来计算,假设正义力量在官民两边的分布集中程度相同,那么官方退党人员总数当为250万,民众退党人员总数为4500万。而实际上,5000万退党人员总数中,退出“党组织”的人员约占60%,那么一共是3000万,这些退党人员很多其实是中国大陆的官方人员,也就是说,在7000万官方统治集团人员中,已经声明退党的人员总数可能不只是按照同比例计算得出的结果250万,而可能是500万,1000万,1500万,有可能更高。这样的话,现有的正义力量在官方统治集团中分布显得更加集中,这同时也揭露了下一步退党活动最有潜力可挖的趋向是民众的退党。如果针对不同的民众类型人群特点,采取不同的策略,向他们传播《九评》,推动他们退党,相信可以取得良好的效果。另外,同为民众,不同类型的民众人群退党比例应该也是不同的;同样同为官方统治集团人员,不同的官方人员群体的退党比例应该也是有差异的。而这些比例的不同和差异,以前是由于纯自然客观的原因造成,如果现在要加入主观调控的因素,那么其各自比例应当有较大幅度的差异性变化。总而言之,对退党现状和未来的发展趋势按照不同的对象群体进行细分化分析,采取更加细腻的差异化策略推动退党,是推动下一步退党活动的一种有效方法。

海外自由社会,从地理上四面包围中国大陆,可以按照洲际线划分为以下几大区域:1)北美;2)欧洲;3)澳洲;4)亚洲;5)非洲;6)南美。从整体上而言,海外自由社会是与中共极权社会对立的,但是,由于海外是以西人为主流成员的社会,受中共政权影响较小,所以跟解体中共关联性不是那么大。由此而产生了很多中立力量,或者说无关阵营、弱相关阵营,这些人是解体中共历史过程的观察者,或者连观察者都不是。整体上既与中共对立,又与解体中共弱关联,这是海外自由社会的两大特征。

海外自由社会之所以会成为解体中共过程中的外围战场,很大程度上是跟超过4000万的海外华人密切关联的,而海外华人最集中的地区是东南亚,其次是北美,再其次是欧洲,最后是澳洲、非洲和南美。综合其他社会因素,海外自由社会外围战场的分战场中,按照重要程度来排序依次是:1)北美;2)亚洲;3)欧洲;4)澳洲;5)南美;6)非洲。北美之所以成为最重要的外围战场分战场,很大程度跟美国的自由社会领袖地位密切相关。

虽然中共派遣大量的特务对海外自由社会进行渗透,同时中共也有遍布世界各地的大使馆和领事馆,但是,除了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绝大部分海外自由社会中的正义力量和邪恶力量对峙情况,应该说是邪不压正的,在一般情况下,都是正义力量占上风。但是,这种上风还不是压倒性的上风,中共通过流氓手腕逼迫国际社会向其各种罪恶政策屈服和绥靖的事例还是时有发生。

港澳台是大陆主战场和海外外围战场的中间地带,缓冲地带,过渡地带,但还不是枢纽地带。如果能够把港澳台变成解体中共过程中内外两大战场的枢纽地带,那么对于加速中共的灭亡和协调整合内外两大战场都将具有非常重要的积极意义。

港澳台三地,又各有其独自不同的社会特征。其中,台湾,人口约2300万,是完全意义上的自由社会,为中华民国所统治,与中共具有天然的历史敌对性。香港和澳门是中共统治下的特别行政区,人口分别是约700万和50万,均高度自治,虽然也属于自由社会,但是为中共所间接统治,所以对中共只有对抗性,没有敌对性,且这种对抗性是香港高于澳门,都呈现出官弱民强的特征。综上分析,正义力量在港澳台三地的分布,在台湾势力最强,香港次之,澳门最弱。也就是说,如果要推动港澳台为大陆主战场和海外外围战场的枢纽地带,台湾是最佳首选,是最容易取得重大突破的地方。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发现,正义力量的分布,具有全球意义的四大部分包括:1)中国大陆官方正义力量;2)中国大陆民间正义力量;3)海外正义力量;4)港澳台正义力量。这四大部分正义力量之间的相互关系分析如下:中国大陆官方正义力量和其他三部分正义力量之间存在弱协同耦合关系,但是同时与中国大陆民间正义力量之间存在强对抗耦合关系,与海外正义力量和港澳台正义力量之间存在弱对抗耦合关系;中国大陆民间正义力量与海外正义力量和港澳台正义力量之间存在弱协同耦合关系,但是不存在对抗耦合关系;海外正义力量和港澳台正义力量之间存在强协同偶合关系,不存在对抗耦合关系。如果强化四大部分正义力量相互之间的协同耦合关系,同时最大限度的弱化或完全消除中国大陆官方和其他三部分正义力量之间的对抗耦合关系,那么,全球正义力量的整合和协调程度将得到极大的加强,由此将使得全球正义力量的活动威力和影响效果呈指数级飞跃增长。

说是要整合和协调,要加强正义力量之间的整合和协调,那么到底该怎么样整合和协调?最后要将正义力量整合和协调成什么样呢?这是接下来要探讨的两个问题。

从宏观上看,中共维持其极权统治所仰仗的三大支柱是:1)舆论资讯上的谎言欺骗和真相封锁;2)经济财富上的霸占掠夺和威逼利诱;3)社会管制上的暴力镇压和屠杀恐吓。中共极权统治的这三大支柱,丢掉任何一个,中共的极权统治都将无以为继,中共就要自行垮台崩溃。正是因为中共同时针对中国大陆民众施展其谎言欺骗、真相封锁、霸占掠夺、威逼利诱、暴力镇压和屠杀恐吓的流氓恐怖统治伎俩,中共的极权统治才维持到今天。中共的这三大统治支柱也就成为中共从精神和人身两大方面操控中国大陆民众命运的三大“法宝”,是中共手中最后的三大“救命稻草”。这也成为牵制和阻碍中国大陆民众从中共强加的一切社会桎梏中挣脱出来,跨过正邪分界线,站到正义阵营行列之中的三大现实因素,是正义力量在灭亡中共过程中需要破除的三大症结难题。

同时,中共极权统治支柱是相互交融在一起的,三者之间相辅相成。如果没有舆论资讯上的谎言欺骗和真相封锁,对中共彻底丧失任何信任的中国大陆民众必然会采取无数方式对中共的暴政进行抵制、反抗和围剿,从而使得中共在经济财富上的霸占掠夺、威逼利诱和社会管制上的暴力镇压、屠杀恐吓开始逐步停顿和失效,直到最终的结束和消亡;如果不在经济财富上进行霸占掠夺和威逼利诱,中共手中就没有足够的财力、物力和人力进行舆论资讯上的谎言欺骗和真相封锁,更不可能供养起一整套庞大的暴力屠杀机器;而如果没有利用国家暴力机器进行社会管制上的暴力镇压和屠杀恐吓,中共既不可能顺利的完成对经济财富的霸占掠夺和威逼利诱,也不可能继续维持中国大陆整个舆论资讯上谎言欺骗和真相封锁的局面。

正因为中共极权统治三大支柱具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因此,正义力量的整合和协调,不仅仅要着力于破除中共在舆论资讯上的谎言欺骗和真相封锁,同时还要在终止中共于经济财富上的霸占掠夺和威逼利诱,制止中共于社会管制上的暴力镇压和屠杀恐吓这两大方面下功夫。

这样一来,灭亡中共,解体中共,就成了一种对应于整个社会,对应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层面,各个领域的全方位格局。在人类社会的不同层面,不同领域做灭亡中共和解体中共的事,在做法上是不同的,各有其特点和必须遵循的一套社会规律。按照惯例,人类社会可以分成以下几大层面和领域:1)宗教信仰;2)文化艺术;3)法律;4)政治;5)经济;6)军事;7)外交;8)科技;9)教育;10)社会生活。在每一个层面和领域,都有促使人们抛弃中共,认同、支持和参与灭亡中共的正面因素存在。事实上,这一点通过对现有正义力量的聚集动机分析就可以得到充分的证明。比如在近5000万退党人士中,有人是因为宗教信仰方面的原因而声明退党的,有人是因为文化艺术方面的原因而退党的,有人是因为法律方面的原因而退党的,有人是因为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原因退党的,有人是因为军事方面的原因而退党的,还有人是因为外交、科技、教育方面的原因退党的,还有人是因为社会生活方面的原因退党的,很多人就是因为有亲朋好友劝他退党而退党的。

如果能充分利用人类社会各个层面和领域的正面因素,遵循各自层面和领域的客观规律,是可以形成多种相互配合、并行不悖的灭亡中共和解体中共的社会活动形式的。例如,九评和退党,就是源自宗教信仰领域,属于思想精神社会活动范畴的解体中共形式;而在文化艺术领域,有神韵晚会解体党文化这种解体中共的社会活动形式。除了宗教信仰和文化艺术领域之外,在人类社会的其他层面和领域能不能开创出全新的解体中共的形式呢?当然可以。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整个天灭中共的历史进程,好象是一种精神领域的变化带动物质领域的变化这样一种模式,不是物质带动精神,也不是物质和精神同时变化,而是精神带动物质变化。也就是说,整个天灭中共的历史过程中,是以思想精神上解体中共为核心的,其他一切层面和领域解体中共的形式,都是围绕这一核心而动的。这也是九评和退党在整个天灭中共历史过程中地位如此重要的最根本原因。

人们的社会角色是不同的,身处的社会层面和领域的不同,造成了人们社会角色特征的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解决问题的思路也不同,对社会事务的关注焦点也不同。要把不同层面和领域的人们吸引到解体中共和灭亡中共的历史潮流中来,一定要针对他们各自不同的社会角色特征,顺应他们各自看问题的不同角度,解决问题的不同思路,充分利用他们各自关注的焦点事务造就不同的灭亡中共和解体中共的社会活动形式。法律领域的人们,一定要有在法律层面上解体中共的社会活动形式可供他们选用;经济领域的人们,一定要有在经济层面上解体中共的社会活动形式可供他们选用;政治领域的人们,一定要有在政治层面上解体中共的社会活动形式可供他们选用……其他社会各领域的情况依此类推。

既要以九评和退党为中心,又要在不同的人类社会层面上和领域内形成不同的解体中共的社会活动形式吸引更多的人们来参与,这正是加强正义力量整合和协调的有效方式。这是一个逐步完成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首先需要核心的正义力量去联合分布在人类社会各领域的正义力量或潜在的正义力量,给他们创造某种解体中共的社会活动形式,使得他们能逐渐配合九评的传播和退党的扩大。一边扩大正义力量的队伍,一边加强正义力量之间的内部联系。如此,通过大规模联合,形成配合机制,实现正义力量大整合的目标。最后,当正义力量能够形成一个整体,内部各种力量之间能够齐心协力,协调一致的参与各种解体中共的社会活动时,中共完全解体的时刻一定会到来。

现在回过头看这样一个问题:中共为什么还没有解体?中共为什么还没有灭亡?不是中共太强大,而是正义力量太分散。只有将分散的正义力量整合成一个协调运作的整体,灭亡中共和解体中共的事才能真正做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