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凰:暮春嘉书

——写给神韵艺术团

2009-04-24 18:40 作者: 苏凰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这几天远处风雷隐隐,有时竟望见云中有闪电之光,而野外芳菲殆尽,已为此岁春暮之时了!我之彷徨桃叶芳蕤之下,恍惚怅然若失,因为人间以后少有让我能留恋者。

惟有几天前观看的神韵2009年的演出光盘,至今让我在不断回想,似乎身临其境,真有让人三月不识人间肉味。

神韵艺术团演出之美,我也真不知从何说起?譬如,外出散步路遇野百合,或者在山涧水溪拾得一朵青莲,或者夜来独坐中庭半梦半醒似有云辇之出月宫,这都是给人所不能用言语表达的惊喜,那我又将能从何处说起呢?

如果借得陆柬之《文赋》里的几句话,也就是精务八极、心游万仞的那种感受,但神韵表演的境界实在在天下神品之列,焉能以偶尔伫立中区而能尽其个中玄览的?

固此我不能以区区文字来雅颂其表现的文明,也无法以语言来称赞那些静如秋水却明眸善睐表演的天女,更何况去诵尊者之清芬。

神韵之美,也许正如生于佛掌之上的灵瑞花——优昙婆箩,是不可以具以世间俗相的——岂宝叶之不曳,实神华之奕丽——她岂能用凡笔来描摹呢?除非是笔头生花的五色神笔飞来我手,这是讲的艺术方面。

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开幕的那诸天殊胜场景,而那几个打鼓 的小姑娘又是如此的正气!除了舞姿的优美绝似古代的战士,我从她们的眼神看到了这个时代少有的坚毅与纯正。当那鼓声雷动起来,我居然也从心底生起一股与之感应的浩然之气,而之前的什么杂七杂八的邪念也消失了。

还有那表演优昙婆箩花的那一节,先不说造境之美,布满清和之气,音乐的盛藻与雍容,光是大屏幕上闪着的淡淡的而晶白如雪的那大朵优昙婆箩花,就足以纯净我的魂魄,看到 这儿,我除了惊奇就是赞叹,除了赞叹就是顶礼。

我之赞叹者还在于:神韵是一个伟大的奇观。

试想我们现在在中共反文明的邪教统治下,偌大的中国,那里还有表现中国文化真正的艺术呢?中共每年都要花费无数的国帑去为自己歌功颂德,今天一个什么晚会,明天一个什么演出,不过是恶心的散发出中共臭涎的中共党文化而已,那里有半点中国文化的真正影子呢?

但神韵却做到了。而且做的毫不客气,做的堂堂正正,做的形神俱全。

如果现在有人看了神韵的演出说神韵几乎现在就是中国文化的唯一代表,我想也是不能有什么疑义的。除非他没有去观看神韵的演出,或者对中国文化也没有什么真正的了解。

而且神韵艺术团与中共相比,又有多少人、财、物可以调用呢?

但神韵毕竟做到了,她的表演,除了艺术的美,最彻底演出了中国文明的三昧。有其中之精微与广博,有其中之正义与骏烈。我们在她表演的春风所浴既感慨嘉柔条于芳春,更主要的体会到了她要传达的更神圣的一种信息:明白真相是得救的希望!而此最高之秘密义,却在最后的压轴之戏里和盘托出,神韵之用心良苦真希望天下人不要再辜负了。

与现代中共诸文化伪学者相比,我对中国文化的理解还是较有发言权的。

而我感谢神韵艺术团的山河再奠之功,但却有如大儒张江陵之所论“功之与德”者,我这篇无聊文字又何能说神韵之“功德”于其万一?不过独卧空山愿以此心怀于风雷欲来之际,以慰对神韵之长想而已!思当及此,不由掷笔长叹!悠悠苍天,彼何人哉?

附文:

优昙婆萝花小赞

昊穹之所以昭天命,上圣之所以体妙元。岂宝叶之不曳,乃神华之奕丽。此优昙婆萝,非莲非昙,出诸大不可思议。八表共赞,长于佛掌。日月眷佑,乾坤之玄灵。龙光照顾,宇宙之极真。天尊之应皇庥,万劫之出胜景。转轮圣王握图御宇,启沃亿兆之善化。金阙众宝,如意之玉,焉能喻之?拈七色紫叶,捧五重花蕊。或睹或观,希有因缘。诸天列圣俱顶礼赞叹,以为三界人天未有之宝应;吾南赡部洲无量生灵,是以踊跃欢喜珍以为无上之灵符。於嚱!大道至德,无以演说。人间大事,势由此作。小子惟能颂圣,冀不污其玉清,如是之云尔。

(清心论坛文学原创)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