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 30年中国经济改革 造就无数癌症村(上)


中国的癌症村,人们称为是「被遗忘的角落」。当中共大肆宣扬改革开放30年的進步时,农村却成了大批兴起工业废弃物和垃圾的堆放地,以淮河为主的多条受到严重污染的河流,导致沿岸的农村村民,出现了密集的反常现象,畸形、瘫痪、智障,以及各种癌症,残酷地侵蚀村庄里的生命。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农村至少有3亿人无法得到安全用水,癌症有如疫病传播般不断扩散,最近被媒体广泛报导的天津西堤头的刘快庄,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距离北京南方120公里处的刘快庄,在改革开放还未实施的1978年,原来只是个安静的小地方,然而今非昔比,刘快庄的农田竖立着将近100家的化工厂,清彻的河流变成了污水排放地,呛鼻的空气,毒化的田地,使得刘快庄一年四季新起的坟墓绵延不绝。

刘快庄的村民说,过去十年,已有200多人死于癌症,在当地和附近村镇中,每50人就有1人被诊断出患有癌症,而这个数字是卫生部公布国家患癌率平均值的25倍。

村民们认为,他们正为30年的工业发展,付出惨痛代价;在刘快庄,几乎每一户人家,都有人患有癌症,或因为癌症而死去,最小的受害者年龄仅仅7岁。

一位罹患肺癌的村民担心遭到当地政府报复,以匿名的方式接受采访。几年前有外国媒体采访他之后,当地的医疗单位就拒绝支付他的医疗费用。

他拿出了X光照片和医生证明他患有肺癌的诊断书说,「在医院,医生问我你们家里有没有这种症状(癌症病史),我说没有。我说三代几乎都没有,没有得癌症的人,我说我怀疑与这里的污染有关系。」

目前村子里一些生活比较富裕的家庭已经搬离,只剩下老弱病残和无法搬走的家庭;有些人甚至负担不起最基本的卫生预防措施,他们没有钱买净化饮用水的设备,只能简单地把水倒進水盆,让污染物逐渐沉淀。

饮用着没处理过的污水,导致刘快庄不断上演着悲剧,不过当地一名政府发言人霍俊伟依然坚称,「我们这个地区的癌症发病率比别的地区要低。」

当地政府刻意隐瞒的实情,也导致村民的生活备感压力;更为讽刺的是,求助无门的村民,现在把希望放在这一波的全球金融危机中。村民说,中国经济的不景气,造成临近的一些工厂已经破产倒闭,也因此减少了污染物的排放量。

但最令他们忧心忡忡的是,这样的变化能不能使情况好转?避免下一代患病,是他们最着急的期望。

匿名村民:「担心有甚么用?你应该关心下一代!下一代怎么办?」

刘快庄只是中国癌症村所曝光的冰山一角,据报导,多个省份都有类似的情况。广东翁源癌症村,从1987年至今,至少250人因癌症而丧生;河南黄孟营癌症村,14年来已有114人因癌症去世;湖北翟湾癌症村,130多人在五年内死亡;江苏广丰癌症村200来户村民,近几年有20人死亡,目前又有将近30人患癌症;江西乐安河沿岸则出现10多个「癌症村」,导致周边8个乡镇数十万亩良田荒芜;钱塘江南岸的钨里村,每年最少3到4人死于癌症;四川白龙癌症村,几年来也有50人左右死去。

《美中水环保协会》执行长何哲表示,政府毫无限制地任凭工厂和企业发展,造就了无处不在的癌症村。

何哲:「政府这个是失控渎职,首先它就是追求一个GDP,官吏们升官的资本就是我这个地区产值、工业总产值、国民总产值增长了多少,增长了多少以后,他就能升官了。那为了追求这东西就不惜破坏环境,就让产值上来。环保局虽然也有很多人愿意制止他们,但是他们地位比较低,也没有甚么权力。不像美国有环保局,它就是执法机构。」

「中国是协调单位,这个协调单位是党,这一协调就没有甚么尺度了,因为就是人说了算。关系怎么样、利益怎么样,关键就在这儿。」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