掸尘 :牛二们及其后代

2009-05-01 22:30 作者: 掸尘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话说北宋徽宗年间,东京汴梁花团锦簇、繁华异常,说不尽市井风情惹人恋,道不完物华天宝可人意。当时汴梁城有一名士,姓张名择端,擅作画,又特好于市面上走动,看到这繁华的太平盛世,一时技痒,挥笔而就《清明上河图》。

也是盛极而衰,这太平气象没有保持多久,便出现一些鸡鸣狗盗之徒。

单说那大相国寺前有二三十个破落户,靠着寺院的菜地讨生计。为首的三个,唤作没毛大虫牛二、过街老鼠张三、青草蛇李四。这三人学那桃园三结义,凡事必听大哥牛二的吩咐,叫往东不往西,让撵狗不撵鸡。过的也是无忧无虑、逍遥自在。

忽一日,听闻方丈派了一名体大力蛮的花和尚来统管菜园。牛二、张三、李四便私下商量,定下一计,务要给那新来的和尚一个下马威。不料,那花和尚鲁智深久在江湖,见多识广,反被他识破了计策。本来打算把和尚扔到粪池折腾一番,结果是张三、李四被他飞起两脚,一起一落间,张三、李四双双被抛进粪池。自此,张三、李四被花和尚收服,众破落子弟也都心甘情愿的表示臣服。那牛二眼看着弟兄们离他而去,又斗不过那和尚,一跺脚独自一人跑单帮去了。

那花和尚是在江湖上走动的人,不但武艺绝伦,而且义气过人,所以,这帮子破落户也算是收敛了一些往日的作为,跟着和尚学做起江湖人士来。

不想那和尚见兄弟林冲受难,怎咽得下那口鸟气?大闹了野猪林,去二龙山落草做了好汉。这群破落户没有了依靠,重新在这大相国寺附近干起坑蒙拐骗的勾当。后来成了气候,被高衙内收在麾下。

再说那牛二,绰号是没毛大虫,出了名的泼皮无赖,是个人见人怕的主。自从别了张三、李四后,在那天汉州桥附近安身。因没有营生可做,再说本身又无技能,只会耍无赖,所以,一般的生意人家见其出来如见瘟神一般,躲之唯恐不及。没曾想那日撞着了青面兽杨志,他有眼识不得泰山在,要强抢杨志的宝刀,被杨志一刀结果了性命。

那牛二在世时确实风光无限,虽只是一个泼皮无赖,但却目空一切、威风八面。凡他经过之处,人皆远远躲避了,挑担的、骑驴的、牵马的、坐轿的、卖唱的、要饭的……统统与他保持一射之地。当时有人曾仿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作《清明上河图之牛二来了》。画面上还是张择端画的风景和物件,只是不见了行人,唯有牛二一人在市面上溜达,地上有人慌乱躲避时留下的许多什物。更让人吃惊的是,杨柳纹丝不动,而汴河里却是波涛翻滚,还有乌龟在伸头张望,竟然有几只蛤蟆和“河蟹”跟在牛二的身后在爬行。

此画一经问世,便名噪一时。画作也传到了高太尉府内。高衙内没有看出端倪,随手传于张三、李四看了。二人一致说到:作画之人乃是奸邪无赖之徒,作此画诬蔑太平盛世。这还得了?如此传播开去,俺们该如何和衙内厮混下去?更不用说混迹官场了。在二人的撺掇下,衙内禀明太尉,不但销毁了此画,还将作画之人收了监。后来被脊杖二十,发配沧州牢城去了。

话休絮聒,书归正传。历史的车轮总是要向前走的,这牛二、张三、李四,以及李鬼、董超、薛霸、黄文炳、毛仲义一干人等,也大都死于非命。但是,谬种不绝,这些人的后人也都一代代的繁衍开来。

中国大地上的泼皮无赖习气,自此就再也没有减少过。只是,水泊梁山故事的流传,使人们更加认清了无赖的本质。发展到后来,泼皮无赖们为躲避世人的指责,自己更名为流氓。这样也倒更符合自己的身份。

也是此物当兴,我华夏该有大劫。地痞、无赖、流氓们有了一个发展壮大的机遇。二十世纪二十年代,马勒思潮突袭中华,如狂涛骇浪,又似暴风骤雨,在神洲大地上兴起了一帮子赤匪。流氓们趁乱世而起,啸聚于马勒旗帜之下。

想当年那牛二自称没毛大虫,闹遍整个东京,开封府都奈何他不得,后来还是被杨志抹了脖子。原因何在,皆因这牛二太嚣张。本来就是一个“大虫”,就够吓人的了,你又加上个“没毛”,一点掩饰也没有,不杀你又杀哪个?如今牛二、张三、李四的后人们自然明了就里,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真正主子——赤匪魁首毛大虫!

说起这毛大虫的出身,其祖上正是被解珍、解宝两兄弟所杀的毛太公与其子毛仲义。想当年,两头蛇解珍和双尾蝎解宝射伤一只大虫,从山上滚落到毛家的后院,被毛家父子私自抬到官府去邀功,反诬他兄弟二人作奸犯科、强闹民宅,害得兄弟二人差点丢了性命。这毛家虽是一个大户,经过众好汉的一场洗劫,自此一蹶不振,后来辗转搬迁到湖南的韶山冲里面。经过数代繁衍,竟又成一族。那毛大虫便是此一族中深得真传的一代奸雄。表面看,文质彬彬,甚至还有一点儒雅的气度,内心里却辛辣恶毒、残暴成性。他的相貌也正说明了这一点,一个男人,却生就一幅女人像:光洁的下巴上没有长胡子。

真是“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那毛大虫是何等样的人物,自然是凶眼识恶人,一眼就相中了流氓们的作为。亲笔撰文为其“正名”: “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

流氓们有如圣旨在握,在毛氏领导的革命中表现的尤为活跃。更有一些社会精英,在马勒谎言的迷惑下,也加入到流氓的行列中来。还有很多的善良民众也被裹挟进革命队伍里去。久之,毛氏队伍中便充斥着流氓的习气了。随着赤匪政权的夺取、巩固和维护,流氓们也就有了高中下之分。而牛二、张三、李四的后代牛小二、张小三、李小四们因其自身的低劣,也只好排在流氓的最下层了。

所以分土地时、打击右派时、放卫星时、打砸抢时,以至后来开放国门走私、嫖娼、赌博、吸毒、贩毒时就能经常看到小二、小三、小四的身影。在此过程中,毛大虫死后,先后又有邓小虫、江蛤蟆、胡河蟹等主子“前腐后继”的统领众喽啰搅乱天下。

想当年,何曾有哪一个梁山好汉畏惧过地头蛇,个个都是响当当顶天立地的人物。可是时过境迁,架不住地痞无赖繁衍的速度过快,加上如今又是赤匪当政,所以满朝上下,奸佞当道、流氓横行。哪还有“好汉不怕地头蛇”?反倒变成了“好汉不斗地头蛇”了。

可是梁山好汉的壮志豪情却没有丝毫的削减。那刀客杨佳,浑身秉承的正是当年其祖上青面兽杨志的豪侠,又深受行者武松只身刺杀张都监一家一十九口的影响,手持利刃,先后放倒数名沪上公安。怎奈寡不敌众,虽出了口恶气,毕竟壮志未酬身先死。

象毛大虫之孙东东(我们姑且叫他做孙东东吧),以及小二、小三、小四、小超、小霸们,在赤匪政权中也都有不同的岗位。小超、小霸们,孙承祖业,在公检法等部门任职,孙东东则凭借祖上的阴功,当上了北京大学的教授,而小二、小三、小四因本身没有更多的流氓特长,只会放刁耍赖,就只好进入了“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这样一来,历史上的破落户、泼皮、无赖、地痞、土匪、混混儿,也就是流氓,很多都在赤匪的政权里找到了理想的栖身之地。

流氓们对祖上的遗产不但全部的悉数继承,还都有了很大的创新。那李鬼本身就是以说假话唬人发家致富的,其嫡孙长春主抓的正是赤匪的宣传工作,你想能有一句真话吗?那孙东东虽是一个教授,丝毫不逊色于其祖父毛大虫,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出“百分之九十九的访民都有精神病”。

城管一族,虽是最下层的流氓,却更加狐假虎威。加上有了金字招牌做保护伞,昔日的流氓,今日的城管,便放开手脚在社会上胡作非为起来。城管成立以来,发展迅速、出手狠毒,立即成为全社会的害群之马。为把城管培育成协助赤匪统治的得力助手,赤匪政权还专门成立了领导机构,专司对其进行培训。

当年,高衙内因淫乱病逝以后,其子孙对其一生的作为进行了“扬弃”,去粗取精,发展成一门独特的秘学,作为一种“宝典”世代传承下来。其后代子孙高峰依此宝典已经修成一个高级的流氓了,是北京人民警察学院教授,媒体誉其为“中国首席谈判专家”、“反劫持谈判的中国第一人”、“中国反劫持谈判理论的创始人”、“国内公共安全危机干预的权威”、“反劫持谈判专家总教头”、“中国反劫持谈判之父”、“中国反劫持谈判的开山鼻祖”。

时值赤匪大力培训城管之际,高教授便将这一祖传独家秘籍传出,并更名为《城管执法操作实务》。这一更改后的秘籍,算是把高家绝学进行了发扬光大,其独特之处令人瞠目结舌。秘籍上说:

“注意要使相对人的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还应以超短快捷的连环式动作一次性做完,不留尾巴。一旦进入实施,阻止动作一定要干净利落,不可迟疑,要将所有力量全部使用上。”

“整个活动过程要做到心态平稳,意无杂念,不可慌乱,不要考虑自己是否是相对人的对手、会不会把相对人弄伤了、这样的对抗多长时间才能结束等。此时应达到忘我的状态,成为一名坚决维护城市管理法律法规尊严的坚定的执行者。”

从此,由破落户到城管的升华,便由高教授的这一秘籍搞定。赤匪的城管已经完成了从实践到理论,再由理论指导实践的全过程。

赤匪篡权六十年,正好是一个甲子年。天灭赤匪在即,地痞、无赖、流氓的代表城管也到了滚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赤匪一旦解体,猢狲们必作鸟兽散,跑的最快的恐怕就是城管。

张择端创作《清明上河图》时,尚无从认识牛二、张三和李四,所以,他也不可能绘出牛二闯闹东京汴梁街市的那种乱象来。后来的《清明上河图之牛二来了》被高俅父子毁了,也没能留传下来。今天有网友在感慨他这幅画作的同时,也感叹今天的时事,于是,略加改动,揣摩着《清明上河图之牛二来了》的内涵,创作出了《清明上河图之城管来了》的旷世奇画,非常真实的记载下来了当今城管的作为。有诗为证:

城管不来,

合理买卖;

城管一到,

鸡飞狗跳。

(清心论坛文学原创)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