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连载】隔墙难见妈妈面 魔窟鬼影重重拦(六十九)(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六十九)

2009-05-13 19:16 作者: 张霜颖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9年5月巴黎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一三五 祸国蟊贼无理喻 救民水火天垂怜

到下午快3点的时候,有一辆警车风驰而至,警察把车停在拘留所南围墙的旁边,就气势汹汹的进到拘留所去了。母亲心里一沉,知道这几个警察是冲着小姨子杰来的,寒冷从外面一下子吹到了大家的心里。大法弟子是敢于面对一切邪恶的,但是即将于亲人分离的悲哀还是无法不让我们悲痛。

人们从那些警察的行动中,已经感到了来者不善。母亲和宇新她们都从自己的车中下来,齐聚到拘留所门口。大家谁也没心思讲话,齐齐地向里面张望,每个人的脸也都很严肃。果然,子杰和培华一会儿就被带到拘留所的传达室里。人们隔着玻璃窗,看见子杰在同一个警察说着什么,那个圆胖的警察在跺脚挥拳,大家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从窗子外面看进去,也可以感觉到警察的愤怒,子杰的态度却一直是平静的,而培华却站在边上,一言不发。后来大家才知道是子杰拒绝警察的照像。母亲说,那时她们的心不住地往下沉,大家都不敢再想,子杰和培华今天还能回到家里吗?

那一伙警察终于挟持着子杰和培华走出来了。"你们回去吧,这些人一定要劳教我们,放心吧,我们会很快回来的!"子杰说。培华只是对大家笑,抿嘴不说话。母亲她们围上去,围在自己的亲人旁边,宇新看着妈妈,故作轻松的说:"我要是有神力,真想象劫法场一样,把她们劫走。""那你就不对了。"母亲丢给她一句话,就过去同子杰和培华拥抱。"保重!多保重!!"那些警察吆喝着,推搡着,一付中共对付阶级敌人惯用的那种冷酷无情的嘴脸。子杰和培华被押上警车,一个警察在司机座上忙着什么,押送她们的一男两女三个警察在向母亲这边看,得意洋洋的神态,好象是说:"怎样,不行吧,这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车很傲慢地从大家身边开过去,钻进了阴沉着的天地的怀抱。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守夜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6年10月美国加州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大姨,我们走,我们尽量跟上它,看它们把我们的人弄到哪里去了!"宇新先生提醒大家说。那警车开得好快,很难跟,宇新的先生还勉强跟得上,我弟妹就开得手忙脚乱的,一会儿,就失去了那警车的踪影。到了浆水泉劳教所门前,母亲和弟妹看见了在劳教所门前的宇新,她向院里指了指,母亲看见了停在劳教所院子里的警车,子杰和培华还在车上坐着,因为那些警察还没办完手续呢。不一会儿,那警车又从院子开出来,直奔武警医院。母亲说:"这些警察还是要走查体的手续的。虽然那只是个手续而已,但还是要走一下,可是要真查出什么大病来,他们一样是照送劳教不误。因为,劳教所这块公安自留地,是公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当然是那群纳粹说了算。"

看着警察押着子杰和培华进了医院,母亲对弟妹说:"咱也别跟着那警车跑了,没有什么用的,去吃饭吧!"她们就在一间小餐馆坐下来,餐馆的旁边是万隆超市,不过那个超市已经不那么万隆了,因为它倒闭了,门口正在卖它的积压货呢。弟妹的情绪很低落,她无精打采的要了两碗面条。"你大可以不用这么失落啊,修炼的人碰到点灾难不是什么坏事,古人孟子也说,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更何况害人者在这个星球上,是从来没有沾过什么便宜的,这可是有案可查的。他们将来受的苦会更大。"母亲那天在餐馆里给弟妹讲了一个修行人受到一伙流氓殴打的事。而几年之后,人们发现,那伙暴徒竟然没有一个人不遭到报应的,他们中有的被判了死刑,有的得了顽疾,总之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说明什么?修行的人,是神的爱子,是深深受到神的眷顾的。你凌辱他们,就是对神的羞辱,神佛怎么会认可呢?!所以那种人必有恶报!"母亲这样和弟妹一边说着,一边吃着饭。

"更何况现在是末劫啊,宇宙中的生命是怎样地寄希望于大法弟子啊,大法弟子怎么会受那些利欲熏心的纳粹们的任意宰割呢?这其中是有一定原因的,只是时机未到,还没有昭示天下而已。耶稣在临刑的时候曾对那些犹太妇女说,‘不要为我哭泣,为你们的孩子哭泣吧!'就是这个意思啊!"母亲苦笑着继续说,"我们现在也可以对那些还在行恶,却自我感觉良好的恶警说,‘你们如果不能觉悟,那么等待你们的不只是哭泣,那可能是水火煎熬的地狱了。为了你们自己,为了你的子孙,真的要三思而行啊。'"尽管大法弟子的胸怀是宽广的,但那些纳粹的横行也确实在大家的心中留下了不可抹去的伤痛。早春寒啊,大家清早就出了家门,期盼了一天,到头来小姨和小苗还是眼睁睁地被送到劳教所去了,什么时候真正的春天才会来呢。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9年5月台湾法轮功学员排字炼功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9年5月台湾法轮功学员排字炼功

一三六 隔墙难见妈妈面 魔窟鬼影重重拦

子杰被绑架到浆水泉劳教已经半个多月了,她在那里过得怎么样呢?在父亲的律师因为上诉的事情再来济南时,表妹宇新向律师谈到小姨子杰的事,表示自己很想去看看妈妈。因为小姨父几次去探望小姨,劳教所的警察都说子杰的表现是如何如何的不好,不配合她们的任何指示、坚持炼功、不穿号服等等,所以子杰正在封闭管理中,是不允许接见的,去了好几次,小姨父到底是没有见到小姨。那种残酷的封闭管理表妹是知道的,就是为了达到她们强制转化人思想的目地,采取的方式非常隐蔽残酷: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管制人体一切生理需求等等种种非人的肉体与精神折磨。宇新深知妈妈对大法的笃信与坚定,是不会屈服于这种禽兽的强权的。但妈妈的身体情况怎么样?还能承受得了这种无休止的酷刑吗?每个人都知道,在劳教所那个邪恶的地狱中,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在铺天盖地的迫害中失去了生命啊!小刘律师很同情宇新,决定帮她去看妈妈。这在法律上是绝对可行的。可是现在,中国大陆在中共的统治下,可以说是无法无天,什么事情都不能想当然。律师能不能见到小姨,也实在是很难预料,但是不管怎么样,总要先试试看。

首先,她们先到玉函路派出所去要子杰的劳教书。子杰被劳教已经半个月了,劳教通知书却并没有送到家人手上。一方面,公安系统对无辜平民根本不讲道德法制,他们想劳教谁,大笔一挥签个字就行了,根本没有第三者的监管。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子杰,还是宇新,都无法承认并鄙视这种非法迫害,他们自然也没有到公安局去要这个劳教书。一个把子民当做奴隶可以任意判决与欺辱的流氓集团,是没有人想看他们在任何一张马粪纸上所写的那些强加于人的屁话的。但律师强调说应该去要,因为要想看到子杰,有些手续还得完备一些才好。宇新去的时候,恰巧那个管理书案的民警出去办事了。宇新便恳求门卫打电话同他联系。不一会儿,一个圆圆脸的民警满头大汗地跑回派出所。"很快,我很快就给你们打出来!"他和善的说。"不急,很抱歉没有事先告诉你们!"宇新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宇新历经了流氓警察的重重刁难之后,竟然撞见一个态度相反的例外,心里还挺是意外呢。这个圆圆脸警察让宇新等了一下,果然很快就把文件打好了。他一边表示着歉意,一边关心地问宇新说:"这个子杰是你的什么人啊?"宇新告诉他是自己的妈妈时,那警察的眼睛竟然有些湿润了。"劝劝你妈吧,别在里面吃苦了,受那个罪干什么!"宇新微笑着没有说话。可见中共对大法弟子的打压之惨烈早已为世人所共知,但是人们还不知道,这个邪恶政权坏事做尽,是必然会在全世界正义力量的愤怒烈火中行将灭尽。

宇新给律师看了妈妈子杰的劳教通知书,律师不禁连连惊呼:"这个理由太荒唐了,真是荒唐!"律师对法轮功学员的经历表示着极度的愤慨。她给大家讲了在四川一个法庭上的趣事:那个法庭在判决词上说,被告因参与×教破坏什么法律实施等罪状时,辩护律师唐律师指问他。什么是×教?是什么地方定法轮功为×教?修炼人破坏了什么法律实施?那个法官无言以对,只好疯狂地敲着法锤,不让律师说话。律师说:"他们才是真正的在破坏法律实施啊!为了让唐律师怯步,邪恶到了唐律师的家乡,警告他的老父母说,‘政府就要收网了,做律师的可得小心点,如果还为法轮功辩护,那将来就会出事情。'"于是大家不再说话,都为律师们的安危担忧起来。

在劳教所大门口,因为律师的手续很完备,登记的警察并没有留难她们,这样宇新和律师就进入了接待室。在接待室里有一大群警察闲聊,见到她们进来,就打听她们要看谁,当知道是来看子杰时,一个警察撇了一眼宇新说:"子杰的情况我们很了解,他们家是家族性的炼!她们姐妹三个都在这里呆过!"脸上一副不屑的表情,宇新没有说什么,她已经那么长时间没见母亲了,所以她不想和这些人理论什么,谁知道她们会对哪一句话敏感了,就横加刁难呢。令她感到奇怪的是,这些在劳教所的警察是如此统一的共识,中共是怎么把这些可怜的年轻人的思想封闭得如此成功呢?从她们的谈话中,你就会感到她们根本不知道,她们的讲话只是中共的传声筒罢了。"那个子杰真是太顽固了,恩想上不进步不说,连号服都不穿!还不知得封闭多长时间呢!"她们异口同声地讨伐着子杰,越说越来气,这些谈话使宇新为母亲的处境担忧,但同时也松了口气。她心想,"老妈,你行,不愧是被大法同化了,走在神路上的人。在这么可耻的迫害中,你没有低头,这是大法的光荣!这是未来宇宙的光荣!"宇新告诉母亲,作为那些反宇宙力量的警察,自己真替她们悲哀,她们只能在无知中面对自己生命的飘零了!

得知有人来探望子杰,子杰所在的二队的队长从里面匆匆忙忙地走出来,现在就是她负责转化折磨子杰,她是握有能不能会见的权力的。她白晰,高挑,面貌俊秀,可走近身边时,那阴冷的眼神如同一股阴冷的空气让宇新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是谁要见子杰啊?"她拖着长腔,冷冷的问。宇新走了过去,说:"是我,我想见见我妈。""啊!就是你呀!说癌症炼好了的那个?全是胡说,哪有那种可能?告诉你啊,你妈现在可不能会见,是封闭管理,思想不进步就是不准会见的!你更不行了!"那个女警,一下子露出凶相来,那语言就象一排子弹,向渴望见到妈妈的宇新成排地射来,霎那间就粉碎了宇新的向往。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9年4月纽约法轮功大游行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9年5月纽约法轮功学员集会 

尽管那劳教书上怎么写着可以见面,但在这个冷冰冰的女警面前,那些规定就什么也不算了。共产党的文件是千条万条,归根结底就是一条,那就是谁能使自己治下的人民更痛苦更俯首帖耳,那谁就是共党精英。母亲说,她在劳教的时候,那个提拔得最快的警察是什么本事也没有的人,但是她骂人最凶,整人的招儿最多而且最狠,所以她肩上的星和豆长得最繁茂。看到妈妈所在队的队长这幅模样,宇新明白,自己是见不成妈妈了,就对她说:"你不让我见也行,那就让律师见一下吧!"那个女警又走到律师面前傲慢的问:"你对法轮功什么态度?你是怎么了解法轮功的?"律师没有料到这个警察竟然居高临下地盘问起她来,就实话实说,自己对法轮功没态度,是CCTV让自己了解法轮功的,这个与律师职业没有关系。那队长又逐一检查律师的证件,当她看到律师证时,明显带有威胁口气的说:"呦!你的律师证还是经过年检的呢!"她的话外音显然就是说,你的律师证是应该在年检时被当局没收的,怎么会幸存呢?她对证件翻了许久,然后又草草地摞起来 说:"我得去向领导请示一下!"说罢就姗姗地走到里面去了。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那队长才慢条斯理的走出来,"叭"的一声把那些证件扔给律师说:"领导有交待,不让见,律师也不行!"律师有些不解,"法律规定......""法律也不行,我们这儿有自己的规定,不能见,就是不能见!你们别罗嗦了,走吧!"那女警察抢白了律师,趾高气昂的扬长而去。"走吧,走吧,别耽误时间了!不听国家的还有什么可讲的!"一群警察围过来,七嘴八舌地就把他们撵出来了。

回到车上,宇新说,她的心里很难受,不是因为看不到自己的妈妈,而是因为那些思想完全被操控的愚昧警察,她们看上去完全没有了自己的思想。

(待续)

点击此处看全部连载: 我的父亲和母亲

父亲被强判7年 法庭不允许上诉

各位读者,父亲的案子3月31日开庭,开庭日法 庭外有两车防暴警察,大约70多人荷枪实弹,散布在法院周围的便衣警察有一两百人,母亲及其他亲属被劫持回家遭软禁不许旁听,三名在场群众:朱晓东,苗培 华(刚出家门走在路上),刘丽杰被当场挟持至派出所,后均被判处一年零九个月劳教。父亲律师不被允许进入法院,只有罢庭抗议,父亲面对法庭上警察听众, 毫无畏惧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起诉人无法应对,只说父亲认罪态度不好,后通知父亲被判7年徒刑,现在在上诉期内,法庭通知律师不许上诉

自 从2008年7月16日深夜,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撬门而入强行绑架我父母以后,我父亲张兴武现在被非法羁留在济南看守所已经8个月了。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委610系统一直妄图给我父亲判重刑,尤其是公安局市中区的韩延青。请广大读者帮助营救我无辜善良的67岁的父亲张兴武,让他能够早日 回家。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9

我的父亲张兴武 母亲刘品杰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市中区法院 地址:济南市英雄山路197号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6051403
院长:解雅洁 办公电话:89873578. 手机:13854161977

                 厅长王利民 电话:0531-8256-7176 

济南市中级法院 院长 李静 地址:济南市经二路1号 邮 编:250001 电话:0531-89256000 0531-82567112 传真:0531-89257430

济南市中级法院立案庭副庭长张江涛 电话:0531-89258010

背景:

父 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 时。期 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父亲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月16日晚上 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亲我父亲会被判刑XX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