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下)(图)

2009-06-03 01:48 作者: 黄河清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六四當日的中央財經學院
六四當日的中央財經學院 

医生死难者1人,记者死难者3人、死不见尸活不见人者1人。
北京、上海、湖南、浙江四省市:死刑25人。死缓10人。无期17人。15年以上8人。10年以上21人。10年以下151人(未明刑期者皆列10年以下)。

【医务人员之勇者义者赴难者•6人•3群体】

•王卫萍
王卫萍,女,25岁,居北京,北京医科大学应届毕业生,北京市人民医院实习医生。6月3日夜,王在木樨地子弹横飞中救治伤员,在包扎一位伤者时,遭解放军戒严部队射中颈部倒地不起,群众送北大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史鉴母子
史鉴母子。6月3日晚,史鉴在解放军戒严部队开枪杀人后,搜集了一些急救药品,上街救护伤亡者。其母知道他决心已定,只是默默地将红十字标记分别缝在他的上衣胸前和左臂。史鉴乘坐一辆插着红十字旗帜的车子救护伤员,车子开到近金水桥时,遭密集子弹扫射,车子前后玻璃被打碎。车上有十几位伤员。史鉴和另一位小伙子下车摇晃红十字白旗,高喊"请你们不要开枪,我们是救护受伤者的!"车子重新开动,子弹又横扫过来。有伤者重新中弹流血。史鉴把手绢递给伤者高喊:"堵住伤口。谁会开车?赶快倒车后退,去协和医院!"载着十几位伤者挂着红十字的救护车,在史鉴的指挥下,乘枪声间歇之际,倒退着脱离了险境。

•星光(化名)
星光,女,解放军301医院研究生院研究生,在6月3日夜,不顾禁令,擅自逃出单位,先到西长安街西单路口救治伤者。解放军戒严部队用铁血突破民众血肉的拦截后,星光赶往天安门广场,加入到北京红十字会临时急救站,继续抢救伤者;在解放军戒严部队最后清场的时候,她与一批医务人员集结在历史博物馆西门前,目睹与见证了全过程。

•近百名在最后关头留下来的医务人员。
6月4日凌晨4时后,天安门广场上北京红十字会急救站负责人让大家自愿选择是撤离还是留下继续抢救伤者。近百名医务人员留了下来,他们聚集在历史博物馆前,打起了红十字旗,提出口号:人在受伤者在!4时30分后,有几个掉落在撤离队伍后面的学生在大批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人的夹击下无路可退,突然转身向历史博物馆红十字站跑来。医务人员为了保护先前救治收容的几位伤者,已经手挽手组成一个人圈,正好让这几位逃命的学生躲进了保护圈。一些打红了眼的军人向红十字会医务人员扑来。医务人员把手挽得更紧,用自己的身体组成的人墙把学生和军人隔了开来。军人要医务人员交出学生,坚持说他们是暴徒、是学生领袖;医务人员坚决拒绝:我们绝不会交出任何人!医务人员中的301医院研究生星光与一个年青的军人四目怒视了半个多小时。相峙一小时后,一军官来,提出条件:留下学生伤者,医务人员可以离开。医务人员正告军官:要抓一起抓,要放一起放;我们受国际法保护,希望慎重考虑;你们清场行动既已结束,我们要派人到天安门广场各处巡查,看有无需要救治的伤员。解放军戒严部队在这近百名医务人员同声相应义正辞严的凛然不屈面前,不得不同意让医务人员带着学生和受伤者离开,但拒绝了巡查天安门广场有无伤者的要求。这近百名医务人员见好就收,带着逃来的学生和伤者撤离。为了防止军人违诺,在撤离过程中乘机来抢夺,医务人员手挽手连成两道人墙,让抬伤者和学生走在中间,沿着历史博物馆的人行道撤离了广场。聚集在前门街道两旁的民众看到他们走来,热烈鼓掌欢迎,医务人员中很多人再也控制不了情绪而失声痛哭。

•北京儿童医院毁伤者资料
六四期间,北京儿童医院救治了大量被解放军戒严部队杀伤者。最初他们依照规定,对伤者一一登记个人资料,以便日后计算收取医疗费用。但当他们从广播里听到官方"告全国人民书"指称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意识到这些受伤者会被指控为"暴徒",遭受迫害,立即决定将已经登记的受伤者个人资料销毁。北京儿童医院接受的受伤者有2、3百人,死亡20余人。

•吴医生和东升医疗器械门市部职员
吴医生,北京医学院1989年毕业生。6月3-4日,吴医生和几位同学以及西单大街东升医疗器械门市部的几位职员自愿组织起一支临时医疗队,救死扶伤。4日凌晨,他们在南长街南口抢救伤者中学生王楠。解放军戒严部队无论如何不允许他们将伤者送医院,他们只能就地凭手头简单的药物救治,在军人的恐吓下,一直守护着伤者至不治而亡。军人还不允许移走尸体。吴医生暗中将伤者的学生证和钥匙取出带回。1990年初,吴医生将伤者遗物交还了伤者母亲张先玲。

•北京医院一医生
6月4日凌晨。北京医院一医生在正义路口,目击体育报社杨燕声在欲救助一伤者时遭解放军戒严部队射杀的全过程,并与群众一起送杨燕声到北京医院救治。"6•4"后大清查中,清查人员要医生作伪证,指称杨燕声是"暴徒",故遭射杀。医生不从,一遍又一遍地讲述当时的真实情况,一遍又一遍地澄清强加于杨燕声的诬陷不实之词。这是清查者和医生的对话记录:"难道杨燕声就没有一点越轨行为?""没有!""你再想想!""没有什么可想的。""没有暴力行为,戒严部队怎么会打死他?""我不知道。你应该去问戒严部队。"再问,沉默;再再问,沉默。


【记者编辑之勇者义者赴难者•13人】

•陈来顺
陈来顺,居北京,23岁,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新华社代培摄影班89级应届毕业生。6月3日晚,陈在人民大会堂西北侧的平房顶上照相时,遭解放军戒严部队射中头部身亡。

•张汝宁
张汝宁,32岁,居北京,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俄语部副主任。6月3日夜10时多,张离家步行去电台途中穿越马路,在木樨地桥头附近遭解放军戒严部队炸子射中腹部,腹腔炸烂,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4日凌晨身亡。

•里慧泉
里慧泉,约35岁,居北京,中国冶金报记者。6月4日凌晨,里在六部口路南遭解放军戒严部队射杀,11日于邮电医院发现遗体,尸体无头。

•苏生机
苏生机,43岁,北京亚运村《住宅建设》记者。6月3日傍晚,苏在新街口松树街一朋友家谈工作;18时﹐见电视中戒严部队紧急通告,随即离开朋友家;23时,有人在劳动人民文化宫见到苏;此后再无踪影,至今活不见人,死未见尸。

•蔡淑芳
蔡淑芳,女,香港《星岛日报》记者。6月4日凌晨蔡仍在天安门广场采访,。4时,广场熄灯后,蔡感觉大限将至,"可能会真的死在天安门广场上,所以摸黑到一个帐篷面前,问一个同学可否借一张钢床给我坐下,而帐篷内还有同学在休息。我亮起电筒在笔记本上写下遗言......"。蔡最后与学生队伍一起撤离。

•张结凤
张结凤,女,香港《百姓》半月刊记者。6月3日夜,张与两位同伴前往天安门广场采访,午夜时分,在金水桥头遭解放军戒严部队射中头部背部,倒地流血不止。得广场学生冒险跑来救她送医院及时救治活命。

•李丹(国际广播电台英语播音员。网上资料有大矛盾。请知情者提供确切资料。)

•杜宪、薛飞
杜宪、薛飞,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女、男主播。1989年6月4日晚7时新闻联播节目中,杜宪、薛飞反常地着深黑色礼服,满脸戚容,声音沉重、缓慢、悲切地播送节目,以此对死难的学生民众表示哀悼之意。一时,全国尽说杜薛好。为此,杜宪、薛飞遭到惩罚,不让再上电视主持节目了。

•陆超祺
陆超祺,人民日报副总编。6月3日夜,陆主持人民日报工作,各记者纷纷报来解放军戒严部队在城内各地开枪杀人的讯息,值班编辑和回来的记者无不悲愤异常,几位编辑记者写好了千余字的"北京这一夜"稿,陆超祺改为600来字,又改为200来字的简讯。在中宣部电话压力下,还是把这篇"北京这一夜"发印了。6月4日的《人民日报》头版上一个加了花边可容纳600字的大框,印着稀疏的200字,越发使标题" 北京这一夜"醒目。"6•4"后,陆超祺遭重点审查,翌年离职。2006年,陆超祺所撰《六四内部日记》一书在香港出版,点名批评当时的军委主席邓小平、总理李鹏。

•中国青年报一记者
6月4日凌晨4时,天安门广场有意熄灯后,原尚留在纪念碑底座周围的记者都撤离了。在学生开始撤离时,发现中国青年报一位年轻的记者还在没走,同学劝他拉他一起走,他跪倒悲恸欲绝,不愿撤离,同伴强行架走了他。

•梅兆赞
梅兆赞,英国《泰晤士报》东亚编辑。6月3日午夜,梅兆赞站在天安门城楼下金水桥上观望,身边一位年轻人中弹倒地。此前,梅目睹一辆装甲车快速碾过了一个人。梅开始意识到必须离开时,武警发现了他。尽管他用汉语表明了外国记者的身份,还是挨打,被打掉了一颗牙齿和打断了一条胳膊后,得到一位外国记者同行和意大利驻中使馆副领事的仗义相助:喝阻打人武警,带离杀场,得以活命。梅兆赞此后写了许多文字见证报道"6•4"真相,为此获得1989年英国年度最佳记者奖。


【遭逮捕判刑受难死难者•233人】

北京、上海、湖南、浙江四省市:死刑25人。死缓10人。无期17人。15年以上8人。10年以上21人。10年以下152人(未明刑期者皆列10年以下)。

•1989年"6•4"后,22名北京市民被以"6•4暴徒"名义遭不公正审讯后判死刑枪决。

•1989年"6•4"后,北京第一监狱关押着20余名女"6•4暴徒",姓名、刑期不详。

•王禧连
王禧连,北京西城环卫工人,1955年生。王于1989年"6•4"后被捕,在一桩"8人纵火焚烧军车"案一审中与其余7人皆判死刑。7人被执行死刑,王在二审时改判无期,原因是发现王患有精神病。王没有与人正常交流的能力,关押期间病情逐渐加剧,开始叫他一声"大禧子"还能答应一声,后来基本不会答应了。王与失去一条腿的"暴徒"某一起负责打扫操场的卫生,独腿骂王欺负王,王没有反应。王进监狱前原住房因建造北京金融街被拆除,管辖街道的片警和司法民政部门领导皆承诺负责他出狱后的生活。王在北京二监服刑18年后于2007年7月出狱,住在金融街司法所的沙发上3个月,后分给他一小间平房居住。2008年奥运前夕,王遭清除而关进了精神病院。奥运过后,王原住小房被领导安排了他人居住。王禧连现仍被关在北京精神病院。

•林昭荣、张文奎、陈坚、祖建军、王汉武、罗红军、班会杰
林昭荣诸7人与王禧连同案,遭北京中级法院判死刑,于1989年6月22日上午在北京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小戴
小戴,北京朝阳区副食店肉柜售货员,29岁。1989年6月4日上午,北京解放军戒严部队屠杀镇压学生平民后,二环路上有抛锚及翻倒的军车、民用车。在一处翻倒的汽车旁,有人喊:"点了它,谁有火?"小戴掏出打火机递了过去。一位市民打火引燃,车被烧著了。两天后,片警来找小戴,了解6月4日点火烧车的事。小戴如实陈述。又过了几天,小戴被戒严部队带走了。小戴姐姐找片警询问,片警透露,小戴是在烧车的现场被崇文公安分局的便衣跟踪至家,现在已交戒严部队处理。两个多月后,小戴家接到通知:戴××已被以"反革命暴乱罪"判处死刑了。戴家三姐妹没敢要回兄弟的骨灰,骗母亲说兄弟判了无期,在新疆服刑,且恳求居委会和派出所片警帮同对老人撒谎。小戴母亲盼儿心切,几次要去新疆探监,被三姐妹劝阻,继续听信儿子减刑的谎讯。近耄耋的老人患高血压冠心病,不辍锻炼,顽强地活着,只为有生之年再见亲儿一面。 

•朱更生
朱更生在天安门广场进第一辆坦克时,跳上去撬铁盖子,被录像了。"6•4"后清查,按图索骥,抓了起来,一、二审都死刑,砸上脚镣手铐等死。未料改判死缓,捡了一条命。然生不如死,在死筒囚了两年多,人变形了。彼时看守所,隔三差五有人上路,开一次门,受一次刺激,如此心惊肉跳几百天才改判。既非死囚,可卸脚镣,他却不习惯了--瘦成鸡脚的腿发飘,一迈步就腾云驾雾。

•张宝生
张宝生,15岁,年龄最小的"6•4暴徒",没爹没妈,15岁判15年,罪状是揍解放军,被拍下来,就跑不了。

•王稼祥
王稼祥,70余岁,年龄最大的"6•4暴徒",曾因义愤参与焚烧军车,"6•4"后被以"反革命破坏罪"判死缓。1997年,80多岁的王稼祥在北京市第二监狱庾死。

•路洪泽
路洪泽,北京海淀区四季青乡人,在北京城打工。6月3日晚,路下班前往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在六部口看见许多正在燃烧的装甲车,就与同伴李延华随手用汽水瓶砸了过去,恰被十字路口红绿灯上的摄像机录了下来。"6•4"后,据此被捕,遭北京西城区法院判 14年。路没有上诉,他说:"谁敢上诉呀?!当时的形势多恐怖呀!法院说了,不枪毙我们就算便宜我们了。在看守所里每天都得挨打,一开始是戒严部队打,最后是刑事犯打。大家都盼着早点判完早点下圈儿,看守所那地方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装甲车是戒严部队自己浇上汽油后点燃的。"1998年4月21日,路洪泽在北京市第二监狱庾死。

•李延华
李延华,"6•4暴徒",与路洪泽同案,遭判15年,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孙传恒
孙传恒,19岁,北京地质仪器厂工人,"6•4暴徒",遭北京中级法院以"持械聚众叛乱罪"判无期,关押17年后获释,全身伤病。孙在狱中自学,获法律专业大专文凭和心理学专业本科文凭,获48种单科合格证书。然到处受歧视,找不到工作,生活无着。

•张茂盛
张茂盛,21岁,北京机械公司三处工人,一贯支持学潮,6月4日清晨,在朝阳区马店桥焚烧了一辆解放军戒严部队的军车;6月21日被捕,遭军人、警察毒打,遍体鳞伤;北京市中级法院以"反革命纵火罪"判其死缓。关押17年后获释,全身伤病,无钱医治,没有工作,赖父母退休金度日。

•董盛坤
董盛坤,29岁,"6•4暴徒",北京某印刷厂工人,遭北京市中级法院以"反革命纵火罪"判死缓,关押了17年后获释。

•温杰,26岁,居北京,北京大学88年中文系硕士研究生毕业,北京服装学院教师。"6•4"后温被羁押,狱中患肠癌,保释出狱后病故。

•陆小军,39岁,居北京,原中央芭蕾舞团职工。6月4日,陆在家门口与解放军戒严部队军车相遇并围观,6月30日遭控流氓、抢劫罪判13年徒刑,2001年5月4日死亡。

•李玉君,"6•4暴徒",判死缓,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朱文义,"6•4暴徒",判死缓,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苗的顺,"6•4暴徒",判死缓,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郗浩梁,"6•4暴徒",判死缓,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孙宏,"6•4暴徒",判死缓,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姜亚群,"6•4暴徒",判死缓,关押北京延庆监狱。

•赵锁然,"6•4暴徒",判无期,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张国栋,"6•4暴徒",判无期,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常景强,"6•4暴徒",判无期,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武春启,"6•4暴徒",判无期,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常永杰,"6•4暴徒",判无期,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高鸿卫,"6•4暴徒",判无期,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王连会,"6•4暴徒",判无期,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孙彦财,"6•4暴徒",判无期,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石学之,"6•4暴徒",判无期,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李志欣,"6•4暴徒",判无期,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冯立生,"6•4暴徒",判无期,关押北京茶淀监狱。

•李红旗,"6•4暴徒",判20年,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刘建文,"6•4暴徒",判20年,关押北京监狱。

•刘育生,"6•4暴徒",判14年,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阎建新,"6•4暴徒",判11年,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霍建刚,"6•4暴徒",判11年,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孙博光,"6•4暴徒",判13年,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武文建
工人,遭判7年。详见"英雄谱"。

•孙彦财、孙彦茹
孙彦财、孙彦茹,"6•4暴徒",北京大兴县亲哥俩,哥哥无期,弟弟13年,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孟繁军、孟繁民
孟繁军、孟繁民,"6•4暴徒",亲哥俩,哥哥21岁判15年,弟弟19岁判9年,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郝福春
"6•4暴徒",遭判10年,《判决书》上写着:"用皮带猛抽坦克,打完之后,扬长离去......"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一捡钢锥者
"6•4暴徒",遭判了10年,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

•梁云卿
梁云卿,"6•4暴徒",其父系解放军高级军官。梁将扣下给养军车上的食品分给
学生、市民充饥--一大公无私地分了半天,车空了,自己却还没吃。梁东寻西找,终于在车旮旯里发现有只烧鸡。这只烧鸡上了"起诉书"。梁遭判13年,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在狱中叫屈:"这烧鸡贵啊!"

•一哥们
"6•4暴徒",在北京开饭馆,很有钱,学潮时送吃送喝,清查时遭判十几年,关押北京市第二监狱。出来后开一夜总会,接济了许多难友,相当于"暴徒"们的民政局,但一口也不愿提过去,特别是民运那档子事儿。

•陈佩斯
陈佩斯,"6•4暴徒",电影演员,6月4日遭关押一夜。

•徐国明、卞汉武、严雪荣
徐、卞、严,"6•4暴徒", 6月22日,3人被上海法院以"破坏交通工具罪"和"破坏交通设备罪"判死处决;同案犯6人,2人无期,4人15至5年。

•李卫红
李卫红,湖南省消防器材总厂工人,"6•4暴徒",6月22日遭长沙法院以寻衅滋事、煽动焚烧摩托车、殴打民警、打砸行为等罪名判死缓;同案26人被分别判1至15年,其中工人6,个体户4,其他为停薪留职人员、农民、无业者。

•谭寿林
谭寿林,26岁,湖南祁阳第一中学教师,"6•4暴徒",遭判1年,现为个体建筑业老板。

•姜连生
姜连生,湖南株州兵工331厂车间主任,"6•4暴徒",遭以散布谣言罪判4年;因系高干子弟,刑满后得回原工厂就职;现已退休,居家。

•李旺阳
李旺阳,湖南邵阳人,"6•4暴徒",遭判13年,2000年获释;2001年接受境外电台采访和"中国人权"8000元人民币生活资助,遭判10年,现在湖南省赤山监狱服刑。

•李旺敏
李旺敏,李旺阳胞妹,因受其兄牵连遭判3年劳教。

•张善光
张善光,37岁,湖南溆浦人,"6•4暴徒",遭判7年,1996年刑满获释;1998年参加湖南省民权保障同盟筹组诸维权活动,遭以泄露情报、接受敌对势力资助判10年,关押湖南省赤山监狱,2008年5月满刑释放,现在家休养。

•何朝晖
何朝晖,23岁,湖南郴州人,火车乘务员,"6•4暴徒",参加湖南"工自联"活动,遭判4年,关湖南省龙溪监狱;1999年参加郴州市摩托车司机游行,要求公正待遇,作为司机代表与市政府谈判,谈判时政府大楼外岗亭发生打砸抢,何遭判10 年,2007年获释;现以摩托车带人谋生。

•柏小毛
柏小毛,26岁,湖南资兴人,资兴煤矿工人,"6•4暴徒",因发传单抗议北京军队镇压屠杀学生平民遭判刑8年,1997年刑满释放;1998年参加筹备中国民主党,1999年遭判10年,关押在湖南省赤山监狱。柏妻携幼子在家艰难度日。

•蒋复兴、李金鸿、陈学金
蒋、李、陈,26岁,湖南人,3人与柏小毛同案,皆遭判刑。

•李枧
李枧,1989年湖南长沙"工自联"副总指挥,"6•4暴徒",遭判4年。

•胡敏
胡敏,25岁,湖南岳阳市轴承厂工人,"6•4暴徒"。1989年6月7日晚,胡与新婚妻子在岳阳火车站广场听到从北京南下演讲的大学生对北京军队开枪杀人的叙说,激愤难已,撇开妻子,与岳阳市数千名大学生、工人、市民一起,在京广铁路上卧轨静坐,造成京广铁路线中断。胡敏参与成立"岳阳市工学联盟会",任会长。6月9日,胡敏被抓。8月8日,胡遭岳阳市法院以"流氓罪"判无期。2001年初胡获假释。

•郭云桥
郭云桥,20岁,湖南岳阳市3517厂工人,"6•4暴徒",与胡敏同案,遭判15年,
曾关押湖南赤山监狱,1999年出狱。

•毛岳君
毛岳君,24岁,湖南岳阳市省建三公司五处工人,"6•4暴徒",与胡敏同案,遭判12年,曾关押湖南永州监狱,1996年出狱。

•王昭波
王昭波,25岁,湖南岳阳机务段工人,"6•4暴徒",与胡敏同案,遭判12年,曾关押湖南永州监狱,1991年因重病保外就医出狱。

•繁立新
繁立新,22岁,湖南岳阳市郊区农民,"6•4暴徒",与胡敏同案,遭判10年,曾关押湖南永州监狱,1995年出狱。

•繁凡
繁凡,23岁,湖南岳阳市钢球厂工人,"6•4暴徒",与胡敏同案,遭判7年,曾关押湖南衡阳雁南监狱,1994年出狱。

•陆景国
陆景国,25岁,湖南新田人,中学教师,毕业于湖南永州师专物理系,"6•4暴徒"。1989年5 月,陆景国在北京进修,受学潮影响,携带学生反腐败求民主的资料回乡,印发成传单在新田县散发张贴。"6•4"后,陆遭永州市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 判10年,曾关押永州监狱,1994年出狱。

•宋灶发
宋灶发,30余岁,湖南新田人,中学教导主任,"6•4暴徒",与陆景国同案,遭判8年。

•颜家志
颜家志,40余岁,湖南新田人,中学校长,"6•4暴徒",与陆景国同案,遭判5年。

•王六兰
王六兰,29岁,湖南祁阳县中南制药厂保卫科干事,"6•4暴徒",遭永州市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3年,1991年出狱。

•段XX
段XX,24岁,湖南祁阳县中学教师,"6•4暴徒",与王六兰同案,遭永州市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3年,1991年出狱,不久病故。

•蒋少雄
蒋少雄,22岁,湖南祁阳县中学教师,毕业于湖南师大地理系,"6•4暴徒",与王六兰同案,遭永州市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2年,1991年出狱。

•李煜
李煜,20岁,湖南衡阳市大学生,"6•4暴徒",遭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1年。

•雷诺衡
雷诺衡,20岁,湖南衡阳市工人,"6•4暴徒",遭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判2年(?)。

•胡定峰
胡定峰,26岁,湖南汨罗人,律师,"6•4暴徒",遭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2年。

•夏阳
夏阳,20余岁,湖南岳阳市团委书记,"6•4暴徒",遭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2年(?)。

•闵和顺
闵和顺,30余岁,岳阳师专教师,"6•4暴徒",遭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3年。

•刘X
刘X,湖南师大中文系学生,"6•4暴徒",遭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2年。

•周志荣
周志荣,37岁,湖南安乡人,湘潭二中教师,毕业于湖南师大地理系,"6•4暴徒",因演讲,宣传民主,遭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5年,1992年出狱。此后因维权,再次被捕判刑,关押在湖北赤壁监狱,2008年获释。

•颜德云
颜德云,25岁,湖南湘潭人,个体户,"6•4暴徒",遭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判5年,1992年出狱。出狱后,颜遇抢劫犯,搏斗中把劫犯杀死,判无期。

•刘永祥
刘永祥,19岁,湖南湘潭人,高中生,"6•4暴徒",遭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判3年,1991年出狱。

•唐敖
唐敖,27岁,湖南邵阳人,工人,"6•4暴徒",遭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判6年,1993年出狱。

•张帆
张帆,长沙水利电力学院学生,"6•4暴徒",写传单,遭判3年。

•刘克文
刘克文,湖南株洲人,"6•4暴徒",写匿名信寄政府各部门抗议镇压屠杀遭判4年。

•陈天成
陈天成,湖南湘潭大学历史系学生,"6•4暴徒",遭判2年。

•刘丰就
刘丰就,湖南人,"6•4暴徒",因演讲遭判3年。

•刘建安
刘建安,1951年生于湖南省益阳市,湖南师大历史系毕业。1989年8月给台湾写信表示对"6•4"开枪的愤怒,遭判10年。

•潘明栋
潘明栋,1948年生,居湖南长沙,"6•4暴徒",遭判2年。此后多次遭拘捕。1998年病故。

•谢长发
谢长发,长沙人,"6•4暴徒",遭判2年。

•卿昭
卿昭,湖南永州人,"6•4暴徒",遭判2年。

•郑世和
郑世和,湖南永州人,"6•4暴徒",遭判3年。

•邓立明
邓立明,湖南邵阳人,"6•4暴徒",遭判3年。

•张国汉
张国汉,长沙人,"6•4暴徒",遭判3年。

•张京生
张京生,1952年生,湖南人,"7•9"民运人士,"6•4暴徒",遭判13年。2001年出狱。现在摆烟摊度日。

•王长怀
王长怀,湖南人,"6•4暴徒",遭判3年。

•周敏
周敏,湖南人,"6•4暴徒",遭判6年。

•谭明奇
谭明奇,湖南人,"6•4暴徒",遭判3年。现当送报人维生。

•刘伟
刘伟,长沙人,"6•4暴徒",遭判3年。

•陈帅
陈帅,湖南人,"6•4暴徒",遭判1年半。

•张捷
张捷,湖南人,"6•4暴徒",遭判4年。

•浙江省六四清查逮捕关押60余人,浙江第四监狱(临平监狱)关押了48人。现在已知姓名者5人。

•方醒华
方醒华,真名方杏华,杭州钢铁厂小型轧钢分厂厂长。1979年参加民主运动,为当年杭州民间刊物《浙江潮》杂志社重要成员。"6•4"期间,他号召本厂工人罢工,支持北京学生运动,并参与组织杭州市工人自治联合会。"6•4"清查遭逮捕下狱,获释后,颠沛流离,莫知所往。

•王文彬
王文彬,浙江长兴人。1979年出差上海,在人民广场得到当时的民间刊物《民主之声》带回长兴传播,被判刑两年。"6•4"期间,声援绝食学生,捐款数千元而被捕,判处劳教3年。

•王东海
王东海,杭州工人,"6.4"北京杀人后,他在杭州还上街游行,扛着"向我开枪"的大牌子。王被通缉,逃到海南海口市,被抓获押回杭州判刑2年。现居杭州,热心民主运动。

•陈龙德
陈龙德,32岁,浙江铝制品厂工人,1989年"6•4"前印制散发传单,"6•4"后遭捕以反革命宣传罪判刑3年。出狱后仍积极参与民主活动,屡遭逮捕拘禁,不堪凌辱毒打,被逼跳楼获救,双腿致残。现居杭州。

•吴高兴
吴高兴男,1952年生,浙江临海人,台州供销学校讲师。八九民运期间带领学生游行,1989年8月18日被收容审查,9月11日转逮捕,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遭判2年。现居台州,热心民主运动。

【九曲澄曰:底层民众之付出之勇毅之义薄云天少有甚至没有人知人议,之冤屈之苦难则延续至今。他们的遭冤受难,其罪魁祸首,自是党与政府;他们的湮没无闻,精英学子、名人学者、黑手君子难辞其责其误也。此情此况,自古皆然,近六十年来尤甚。不改变,没希望;欲改变,赖自身。余乃永远底层人,既悟此理,端付实施。因作此六四底层列传,愿精英名人换心更面,俯视底层,情系黎庶;愿吾底层同仁深悟彻悟,自赎自救,自立自强。】

2007、6、4--2009、4、15初稿
于马德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