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三股势力"之说 让全世界耻笑

2009-07-11 19:40 作者: 赵静芝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赵静芝:"三股势力之说"是块遮羞布

斯大林说自己杀的人多,毛泽东笑了。毛泽东说要按既定方针办,邓小平笑了。邓小平说六四天安门广场没死人,胡锦涛笑了。胡锦涛说新疆骚乱是"三股势力"搞的,全世界人民都笑了。

凡出大事、丑事,中共始终都是苦撑着个褶子脸当玉兰花,把罪行错误全部扣在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头上,自己啥事没有,"伟大光荣正确"美得赛西施。此次新疆暴乱也是如出一辙,把180多条人命的不幸事件,都怪罪在一个叫热比娅的在美国的新疆老婆婆身上,标准的统一说法是"三股势力"使得坏。

一般看客不知道一个老妇人有这个通天能耐,也不知道"三股势力"究竟是啥东东。此"三股"可不是股票市场上的红筹股绩优股垃圾股彼"三股",它说的是三股恶势力:暴力恐怖、民族分裂和宗教极端。按照上海合作组织签署的《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的解读,这三股势力来头都不小,全是杀人越货的主儿,不要说平头百姓,就是美国佬见了都汗毛淋淋出虚汗:阿富汗的塔利班、俄罗斯的车臣武装、本拉登的基地组织、乌兹别克斯坦的伊斯兰运动哪个都是如雷贯耳,当然还包括让人魂飞胆丧的东突运动。劫机、暗杀、爆炸,都是这伙人的家常便饭,在西方国家的"恐怖名单",他们都是赫然在列的。凡是谁和这些组织沾边,基本上都是歹货,没有一丁点的正义可言,中共给人"贴标签"的用意恐怕就在这里。但明眼人都看得分明,这次新疆事件和这三股势力八竿子都挨不上边,既没有政治诉求又没有行动宣言,更没有机枪火箭炮。这次事件既是广东韶关市旭日玩具厂汉维工人群殴流血事件的延伸,也是中共失败的民族政策的一次规模性的民间反弹,这本是中共检讨60年极权高压统治误政的绝佳机会,但他却和去年的西藏骚乱一样,把责任全部强加在"境外反华分裂势力"头上。甚至不惜迁怒和栽赃在一个老太太身上,这种以简单的对敌斗争的方式躲避责任,暴露了自身的虚弱,这样做只会积累更多矛盾,最终会酿成无法收拾的祸患。

中共几十年养成了一个怪毛病,一出臭事必然搞习惯性"五部曲",第一,镇压并绝不手软。第二:封锁消息并造谣惑众。比如这次就是封网、断手机,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害怕把戏被揭穿。第三,栽赃诬陷并倒打一耙,把任何事端都归结在"坏人"捣乱煽动上。第四:指责境外媒体妖魔化但又不把事实真相公正还原。第五:秋后算账,宁抓1000不放过一个。在西藏、在瓮安、在吉首,类似的"五部曲"已经演练了不知多少回。无论对汉人、对藏人、对蒙古人、对苗人,中共哪一次下手是轻的?哪一次不是故伎重演?哪一次不是装神弄鬼又气急败坏?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个"疤",哪一个疤揭开后不是脓疮恶臭熏鼻?历史的包袱就像沉重的十字架,已经把一个专制的政权压得只剩下最后的几声喘息,然而,独裁者的规则是,只要一息尚存就要拼命苟延,这并不说明他们的顽强,只能说明他们对历史潮流的彻底反动。

把动物逼急了,跳墙的跳墙、上树的上树、咬人的咬人,不要说人了。杨佳和邓玉娇们,哪个不是逼急了惹的祸?还好,法院没好意思说也是"三股势力"所为。七五事件以极端的方式暴露出的是新疆长期以来所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它是中共长期以来掩耳盗铃、粉饰太平、恶化民族关系所造成的一种恶果。维吾尔示威者所表达的只是对他们多年来遭到的严厉、全面的压制的不满。多少年来民族歧视、宗教压制、强制坠胎,加上在所有级别的学校大面积停止使用维吾尔语,以及在政府鼓励数百万汉人移居的同时,迫使维吾尔青年男女迁徙到中国其他地区谋生,无一不在新疆留下了创痛。从王震到王乐泉,中共的政策就是胡萝卜加大棒。如今,中共的民族政策早已经由名义上"团结依靠"各族人民变成赤裸裸巴结少数民族干部、宗教界的上层人士和少数先富起来的少数民族富人。维族中下层平民和汉族平民一样,生活不见大的改善。另外,和汉族人一样,维吾尔人没有表达对压制政策不满的渠道。维吾尔人的抗议不管多么轻微、多么平和,都会立刻召来国家机器的强有力惩罚,并扣上"东突"的恶名。

一点火星扔到水盆里和掉到汽油箱里所引发的后果是不会一样的。中共为新疆骚乱定性只是块"遮羞布",把热比娅搞成煽动暴乱的"女魔头",只会把近乎边缘的象征性人物,速成为貌似具有非凡潜质的超级领袖。把"三股势力"说成新疆事件的"黑后台",只会为破绽百出的压迫平添几分滑稽,暴露的是威权者的无能和对自身命运的绝望。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