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大精深的古代中医医术


2009/07/12/20090712092318513.jpg
古代的中医是相当发达的,中国历代出了不少医术高超神奇的名医,比如春秋末期的扁鹊、东汉末年的华佗,董奉及张仲景、晋朝的皇浦谧、葛洪、唐朝的孙思邈,元朝的朱震亨,明朝的李时珍,等等。下面从这些大医家中择几位作概略介绍。

扁鹊(春秋末期,公元前四零七~三一零年)

扁鹊断病如神,只要目测病人的气色神情,就能说其出病况的梗概,准确对症下药。最令人感到神奇的是扁鹊曾替鲁公扈及赵齐婴做换心手术。根据《列子·汤问篇》记载,春秋时期,鲁国的公扈和赵国的齐婴生了病,请扁鹊给他们医治。扁鹊为他们进行了诊治之后,不但诊断出他们的外表的病因,甚至连他们因为先天性格之不同所造成的病都诊断了出来,最后给他们换了心,使彼此的个性与原来不同。这个手术发生在西元前三、四百年,很可能是人类本次文明史上最早的器官移植手术纪录。西方到了近代才出现换心手术,而且成功率并非百分之百,病人换心后平时必须服以药物,有的甚至会再并发其它疾病或是心脏病复发而需要再度开刀治疗。在扁鹊的故事中可以看到扁鹊是一人同时为两个人做换心手术,而且不需要使用复杂多样的仪器。

华佗(东汉末年,公元一四五~二零八年)

华佗医术精妙。对于针灸,医界的忌讳是针刺入不及四分,以免伤及内脏,但华佗可以运针自如,无此限制(注1)。华佗也是最早发现夹脊穴的人,夹脊穴是自第一椎之下至第十七椎下,每椎从脊中行旁开五分处取穴,左右共三十四穴,这组穴位能治疗咳嗽、喘息、腰背部酸痛等慢性疾病。

华陀给病人断肢接骨时,用麻沸散来作麻醉,比欧美的麻醉药早了一千多年。他曾做过现代人看来有高难度的手术,即将病人的肠子断截洗涤,除去秽物,然后再将其缝合(注2)。

历史上记载曹操患偏头痛,华佗建议打开其头盖骨作医治,结果却因此惹来杀身之祸(注3)。临死前,华佗将自己在狱中所写的医书交给狱吏,但是狱吏不敢拿,于是华佗将医书焚烧成灰(注4)。

孙思邈(隋唐,公元五八一~六八二年)

孙思邈用药如用兵,十分精准,被誉为“药王”,陕西省耀县五台山被取名为药山,只因他常来此山采药。在他所著的《千金要方》与《千金翼方》中详细记载了五千三百多个药方,八百多种药材,并描述了这些药材如何运用、种植、炮制,并且记载了他数十年在民间行医的临床经验。这两本书被视为中国最早的医学百科全书。书中提到了治疗麻疯病、霍乱、消渴病(糖尿病)、疮疽、疔肿(蜂窝性组织炎)、瘰癧(淋巴结核)、瘿病(甲状腺肿大)、皮肤病、尿闭症、夜盲症等药方。

孙思邈的医术十分精湛,他用鸡翎作成钩针,割除眼内白膜(白内障),以及割断连舌的小儿口腔手术。此外,孙思邈还有一本专着《妇人方》七卷,描述妇女的各种疾病及治疗方法,包括孕期卫生、产后调理、新生儿护理,如何才不会滞产、难产等。

孙思邈除了医术高超,他还是个非常看重医德之人。他在《千金要方》的序中提到:“人命至重,贵于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他在书中的“大医精诚”一篇中强调要做一个大医家,就一定要无所求,要有大慈悲心,立下誓愿广救受苦的人(注5)。

李时珍(明朝,公元一五一八~一五九三年)

李时珍的著作《本草纲目》中记载了植物药一千零九十四种,动物药四百四十四种,矿物药二百七十五种,其他药材七十九种,并有偏方一万零九十六则,插图一千一百六十幅。它不只是一本医学巨著,还包括植物学、动物学、矿物学、脉学、方剂学和医理。

李时珍在行医过程中发现许多药书有错误,因此决定重新编注一本新的本草书。为了编写这本书,他深入毒蛇出没的深山老林采药,甚至以身试药。他曾自食有毒的曼陀罗,从而试出其毒性并配出解药。除了药材之外,李时对经脉学也有独到见解。他提出了奇经八脉(人身十二条正经以外的经脉称奇经,共八条),并阐述了奇经的生理、病理。李时珍也是一个具有高尚医德的大医家,在当时极受百姓推崇。

从上述的中国古代名医故事中,我们不难发现古代中医的发达,如在西元前三、四百年的中国就出现了换心手术;西元一百多年就有了断肢接骨、洗肠、开脑手术,有了麻醉剂;西元五百多年孙思邈就施行过割白内障眼科手术。至于用药更是神乎其技,药到病除,华佗当年医好了黄疸病人,张仲景治愈了伤寒,还有许多疑难杂症,比如消渴病(类似糖尿病)也都有治疗处方。中国独有的疗法──针灸,一直延续到今日。中国古代的神医还有超乎常人的能力,比如扁鹊用目测就可以说出病人的病况梗概,华佗看出曹操脑中有瘤。中医中最常用到的人体的穴位,在西方医学界本来是不被承认的。近期科学家利用克里安照像术发现在人体的某些特定位置(即穴道的位置)呈现出发光点之后,才证实了中国古代的医学有着超乎现代医学的精湛与神奇。

中国古代的名医许多是修炼之人,他们淡泊名利,深入民间,安贫乐道,以救人为己愿。他们的高尚医德和神奇医术,为后人广为传颂。

注1:《后汉书·方术列传》“广陵吴普、彭城樊阿皆从佗学……阿善针术。凡医咸言背及胸脏之闲不可妄针,针之不可过四分,而阿针背入一二寸,巨阙胸脏乃五六寸,而病皆瘳。”

注2:《三国志》记载;“若当灸,不过一两处,每处不过七八壮,病亦应除。若当针,亦不过一两处,下针言“当引某许,若至,语人”。病者言“巳到”,应便拔针,病亦行差。若病结积在内,针药所不能及,当须刳割者,便饮其麻沸散,须臾便如醉死无所知,因破取。病若在肠中,便断肠湔洗,缝腹膏摩,四五日差不痛,人亦不自寤,一月之间,即平复矣。”

注3:《三国志》记载:“犹不上道,太祖大怒,使人往检,若妻信病,赐小豆四十斛,宽假限日;若其虚诈,便收送之……后太祖头风未除,太祖曰:‘佗能愈小人养,吾病欲以自重,然吾不杀此子,亦终当不为我断此根原耳。’”

注4:《后汉书·方术列传》:“佗临死,出一卷书与狱吏,曰:‘此可以活人。’吏畏法不敢受,佗不强与,索火烧之。”

注5:《千金要方·大医精诚》:“凡大医治病,必当要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

【参考资料】

1.《北宋科技发展之研究》,叶鸿洒着,银禾出版社,一九九一年四月。

2. http: //knight.fcu.edu.tw/~a18/

3. 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2/11/25/19379.html

4. 《扁鹊与华佗的故事》,汤湘华、龚维义合着,可筑书房,一九九三年二月。

5. http:// home.kimo.com.tw/cmed.tw/hwato.html

6. 《古代科学家》,刘贵芹、宋向阳合着,昭文社,一九九八年一月。

7. 《医圣李时珍》,卢明生着,明窗出版社,一九九三年一月。

8. 《列子译注·汤问篇》,严北溟、严捷注,仰哲出版社,一九八七年十一月。

9. 《三国志集解·第二十九卷华佗、吴普、樊阿》,卢弼着,一九八一年四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今日重点文章
更多
72小时热门排行
更多
热门标签
更多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