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蔚: 民主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唤醒国人之257

2009-08-27 13:04 作者: 刘蔚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09年8月张军,刘蔚,王红,李燕在中原海谈起了实践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民主或民众一人一票的表决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没有选举也叫民主,笑死我了,刘蔚的长文《中原海捕鱼》,它讲述中原海/中国的民众没有老天给他们生活的一寸土地,没有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还面临那里政权的各种人为收费,百姓干八辈子也挣不到他所需的基本生活费;2008年开始的经济危机到2508年也不会结束,除非废除按权分配财富的体制,中国民众还要勒紧裤腰带援助北朝鲜造原子弹吗?一个人既不应向人借钱,也不应借钱给人,望子成龙,望夫成龙都是害人害己,百姓要想生活好必须建立公平的财富分配制度,政府给百姓的物质叫福利,企业给百姓的物质叫报酬,周润发,刘德华演的《赌神》真是好,刘蔚高唱电影《南拳王》主题曲《遂我英雄愿》,一把刀,一盒火柴都能干大事,民众受苦受害时,表达了感受就是胜利,2009年中国民众的生活及其绝望和希望。    全文两万字,读者一次看不完可存盘再看。我们每州会更新《中原海捕鱼》,各位看看它下面的日期就知道了。我们全文的内容都是对全国人民说的,都是我们认为真实的情况,欢迎各位传播,登载,救中国。对于我们文中的重要观点,我们相信13亿人对此进行一人一票的表决,赞成票会超过反对票,也愿意民众进行这样的表决。那些反对我们的人恨不得把所有的贬义词都加在我们头上,但他们从来不愿意民众对他们的观点或我们的观点进行一人一票的表决。可见,谁是真正爱中国,爱人民,谁真正在救国救民。

“从1949年到1979年中国实行毛泽东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30年的无数次运动,把民众搞得苦不堪言。1979年中国媒体开始了真理标准的讨论,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今年2009年,30年过去了,中国民众的生活还是那么苦。民众没有老天给他们生活的一寸土地,没有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只有2%的人能够解决他们的基本生活。中国0.4%的人占有那里70%的财富,民众生活苦不堪言,”张军说。

“所以今年2009年我们觉得以前的真理检验标准都不正确。经过我们多年的观察思考,我们发现民主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因为你说实践是标准并没有解决问题。比如说你说实践证明了一个事情是正确的。别人同样可以说实践证明了这个事情是错误的。你说,‘实践证明这是公平的,’他说,‘实践证明这是不公平的。’所以说讲实践是标准其实没有给出一个实在的标准,”刘蔚说。

“那么怎么办呢?只有民主,那就是老百姓一人一票的表决才能检验出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谬误。就是这段时间我们在网上发表民主公平的观点,一些人说我们是坏人,我们就说了‘你是否愿意让13亿人来一人一票表决看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这下他们不敢来了。可见,民主或者说百姓一人一票的表决就象一面照妖镜一样,让各种谬误都现了原形,哪怕它们作出多么理直气壮的样子,”王红说。

“有人说,‘高深的科学理论,比如牛顿定律,相对论,这些是否是真理也由民众一人一票表决行吗?多数人对这些是一无所知的。’可以检验出来,民主里面有弃权票,不知道的人投弃权票就行了。其实这与选举领导人一样,你说百姓了解一个人的难度不亚于了解一个科学理论,但今天世界上120个国家并没有因此给它们实行民主制度带来了障碍。那些对被表决的事物,人也好,事物也好,不了解或不感兴趣的人投弃权票就好了。然后表决结果由赞成票与反对票的对比产生。就算大部分人投弃权票,表决结果还是会出来,什么是真理还是会显现出来,”李燕说。

“说得对。你就说今天把牛顿定律,相对论拿来民众一人一票表决,我想好些人会因为不了解而投弃权票,而赞成票会超过反对票,它们会被民众认为是真理。包括我们说的合理,公平都需要民众一人一票的表决。不能一个人说公平就是公平,应该经过民众的表决来决定。所以说人权,公平,合理这些都离不开民主或者说民众一人一票的表决作为标准,离开了它,统治者可以打着任何优美的词句而大行独裁掠夺之实。比如,明明是独裁,它说它是民主;明明是今天中国百姓没有一寸土地,没有任何福利,它说现在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今天中共还有官员说,‘没有选举,也可以是民主。’这么把老百姓当傻瓜吗?没有选举叫独裁,不叫民主。说没有选举也叫民主,笑死我了,气死我了。所以今天经过我们长期的困苦,观察,思考,我们发现民主或民众一人一票的表决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我们不涉及各种宗教里面讲的真理标准的话,在社会中,我们就可以说民主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张军说。

啊,看古今,历史的长河波浪翻,一道道岭来,一条条河。上面这些情况要放到我刘蔚的长文《中原海捕鱼》中才能看得更明白。

中原海捕鱼

刘蔚  2009年8月21日

“2009年我们驾着无畏号在中原海捕鱼,说是捕鱼,其实我们是告诉那里海鱼真相,把他们从红鱼那里救出来。中原海就是中国,我们说鱼也就是说人,好比生肖中的狗,虎,牛是说人。海鱼占13亿多人的99%,红鱼喜欢红色,旗帜也是红色,宣扬流血,所以叫红鱼。真正吃海鱼的红鱼只占13亿多人的1%。它们来自西方,最早的祖师爷马克思是1815年生的,与中原海几千年的文明没有关系。

“红鱼或红鱼党在1949年夺取了中原海,它们相信唯物主义,把世界看作一堆物质,力量,里面没有公正道德的位置,实行谁有力谁就拿到的强盗原则或强盗主义,它们管这叫党性。我们在这里说也是对全国人民说的,都是我们认为真实的情况,欢迎各位传播,登载,救中国,”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有人问,‘人怎么可能住在水里面?那不是很痛苦吗?’中原海旱灾水灾愈演愈烈,因为红鱼党给我们中原海的大好河山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1990年代以前,中国只有重庆、武汉、南京、吐鲁番四个火炉,现在华北,华东所有大城市都成了火炉,要么几个月火热,要么一来就是大暴雨,平地水淹半米,百姓的确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所以我们要救国救民。这些年中原海的百姓/海鱼常常被问到的一句话是‘你以后怎么生活?’而在欧美等民主国家是不存在这样问题的。占用了老天给民众生活的土地,矿产的政权就必须给每个人提供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基本生活。它若不能提供,则不能占用百姓的土地,谁也没有请它来占用我们的土地。

“红鱼党武力霸占老天给中国民众生活的土地,矿产等所有资源,局长们白占这些资源自己去发财,完了连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基本生活都不给民众,还对民众进行各种人为的收费。同时他们一手决定民众收入,一手决定民众支出/物价,实际上收民众80%以上的税。现在2009年满18岁的10亿中国人的平均收入约是400元人民币一个月,而一人一生所需的住房,食品等基本生活费是133万元人民币,其中住房需要约48万元,教育,医疗各10万元,就是说老百姓干八辈子也挣不到他所需的基本生活费,”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真正在这按权分配财富体制中得利的只有霸占了百姓土地等资源的师局级官员们。2007年红鱼党局长一年的工资,津贴,福利就达300万元人民币,是他的合法收入。2007年3000名红鱼/中共的高干子弟占有的财富达2万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人6.7亿元。今天2009年中国0.4%的人占有那里70%的财富。不白占老天给我们民众的土地,矿产,他们可能获得比我们多千倍,万倍的财富吗?城市里靠我们百姓的土地和百姓劳动建起来的住房又哪里有我们百姓的一份?都被局长们霸占起来了,高价出售。今天中国的主要矛盾就是13亿人与压榨他们的占人口不到千分之一的局长们之间的矛盾。

“其实人类社会主要就是一个社会财富分配问题。公平的财富分配制度里百姓的生活自然会好。为什么中原海那么多海鱼要游到国外民主海去生活?现在出过国的海鱼估价都几千万了。美国,日本,英国等民主海有的住房,学校,医院,中原海都有。但那些国家的财富是全体百姓的,每个人凭居民证到政府领取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基本生活,而在中原海/中国,百姓是一无所有,还被红党进行各种人为收费。中国2008年开始的经济危机根本好不了的,百姓的钱已经被掏空了,除非红鱼党下台才可能好。现在就是它一再贬低的俄国,印度,百姓都有教育,医疗的福利,也就是说上学,看病拿药是政府买单,”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说得对,其实民主就是大家参与分配社会财富,大家参与分蛋糕。红鱼局长们一心压榨民众,它自然不会让大家参与分蛋糕,自然不会实行民主,它的政权没有哪一级是当地民众一人一票选举产生。今天2009年世界190个国家中已有120个国家实行了民众一人一票选总统的民主制度,今天一个不是民众选出来的政权/政府就是一个非法政府。同样,中共制定法律的人大代表不是当地民众一人一票选举产生,如北京市的人大代表是北京市两千万居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制定出来的法律也从来不经过民众一人一票的表决通过。所以红鱼/红鱼党政权及其法律根本上都是非法的。红鱼/中共局长们的目的无非是按权分配财富或者说掠夺人民。在这样的体制下,百姓无论创造出多少财富,也是一无所有。中原海现在有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相当于13万亿元人民币,那就是13亿人/鱼平均每人按理应分到1万元人民币,但百姓分到了什么呢?一分钱也没有。

“为麻痹民众,红鱼还抛出各种谬论。比如讲政治不好,政治就是对社会财富的分配,老百姓当然会关心。它还说造谣。造谣指明知是这样的情况,却说成其它情况。比如红鱼明明知道八年抗战23场战役中22场是国军打的,它还说它是抗战的主力军,这就是造谣。而人们因为估计错误的言论不属于造谣。就是学生参加考试,你也不能要求他得100分,不能说学生们都在造谣。我们的意思是说13亿人完全可以就各种事情发表看法,只要你不是明知道是这样,还说是别样的情况,均不是造谣。红鱼/中共说中国要稳定。其实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说,没有一寸土地,没有住房,医疗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还被收各种税费,还有比这更乱的吗?从1949年开始,红鱼就在中原海制造着巨大的动乱,于是才有这么多人要出国。中国的人均占有土地超过日本,英国,德国,中国人也不愚笨。中国历代百姓有老天给他生活的上万平方米的土地,过着诸葛亮未出山前的衣食无忧的生活。

“革命是重大进步,不是红鱼党说的杀人才是革命。人类的进步主要是社会财富的分配更加公平。显而易见,红鱼党/共产党给中国带来的不是进步,公平,而是倒退,抢劫,它才是反革命,反动派,最大的汉奸。1999年12月9日它与俄国签订了《中俄全面勘分边境条约》,承认了清政府与俄国签订的《爱珲条约》,《北京条约》等一系列霸占中国15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条约。清政府是打败了才签的,它没被打也去签,是有意卖国。

“中国本来是好的,几千年的文明国家,百姓不但生活无忧,而且是佛教,道教,儒家,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各种信仰自由传播的国家。宗教是教导人善良,公平的,压榨百姓的中共自然会打压各种百姓的信仰。现在2009年世界60亿人,其中基督徒,含天主教徒约20亿人,佛教徒约10亿人,伊斯兰教徒约10亿人。就是世界75%以上的人是信神的。在中国的13亿人中,基督徒有1亿人以上,法.轮.功有1亿人,佛教徒有1亿人,”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鉴于几十年来在按权分配财富的体制中,好人吃亏,坏人得利,我们觉醒人士,就是觉醒了的老百姓提出来了,平分红鱼党辖区的财产,主要是房地产和货币两项。2007年全国人均建房使用面积达到23平方米,未来民选政府以23平方米使用面积的住房为单位编号,让13亿人不花一分钱抽签领取,死后不遗传,由后来满18岁的人抽签领取。将中国现有上100万亿财产平分给13亿人,宣布人民币作废,13亿人每人到民选政府领取10万华元,币值与人民相当。同时扣除沙漠、冰川、森林、办公楼、道路占地,算上楼房地,10亿满18岁的成年人人不花一分钱,到民选政府抽签领取老天给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包括住房地、商用地、耕地三种地,总面积在一千平方米以上,死后不遗传,由后来满18岁的人抽签领取,没有房地产税。

“一亩地是666平方米,一年产粮食600斤,足够一个人吃一年了。这样现在和未来每个中国人的住房,吃饭等基本生活都解决了。这些制度13亿人一人一票表决,赞成票超过反对票就实行,赞成票不能超过反对票就不实行。觉醒人士提出来的是使中国人从没有家园,住房,教育,医疗等基本生活解决不了到中国人有自己的家园,住房,教育,医疗等基本生活无忧的伟大的中国全民大革命。凡是多半或基本上赞同觉醒人士方案的人给其它5个以上的人讲,告诉赞同的人再给其它5个以上的人讲,这样继续下去,我们觉醒百姓就是几何级数在增长。当哪天13亿人中,有一半人认识到了这些真相,红鱼党的反动统治就持续不了两年。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只有解放全国人民,才能解放我们自己。成为觉醒人士现在不需要登记,就象你喜欢看书,他喜欢看电视一样,不需要登记,”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好啊,百姓觉醒了。今天中国每一位满了18岁还没有自己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基本生活的一项或多项的人都是共产党害的。我们把2009年收入达到3500元一个月能解决住房,医疗等基本生活的人都算为富人好了,今天的中国是1%的富人和99%的穷人。就是中国最富的2%的能买房的人也是被压榨/抢劫的,按红鱼的法律,现在买房就是买70年的使用权。这就意味着所谓的白领们辛辛苦苦当几十年房奴,最后房子也要被局长们没收。

“我们在这里说的也是对全国人民说的,都是我们认为真实的情况,欢迎各位传播,登载,救中国/中原海。从1999年到2009年10年间在困苦民众,信仰民众,其它有良知的民众不断讲真相,现在中国做什么的问题已基本解决了,那就是结束共产党的统治。今天98%的民众都希望它垮台了。现在民众面临的问题就是怎么做,这也是我们这篇文章谈的一个要点。目前老百姓面临最大的问题还是武装力量在红鱼党那一边,百姓手无寸铁,”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四个人一愁莫展,走到了一个幼儿园,想看看无忧无虑的孩子们怎样生活。

看见有100个孩子被10个孩子追得到处乱跑,那10个孩子手里拿着水枪,喷射着红色的水。一位穿蓝毛衣的孩子对四位说,“每过3分钟,这10个孩子的水枪就被收到一个自称是班长的那孩子,他们就退伍,然后班长把水枪发给另外10个孩子,他们又去对100个孩子射水,那红色水到衣服上是洗不掉的,而且被认为死了,一天没有东西吃,我们不愿被射到的孩子就被枪孩抱,或者罚做苦工,产品都交给班长。我也当过枪孩,其实我们心里都讨厌这个游戏,因为最后得利的只有班长,我们都是受害的。无奈班长在10个枪孩中设立不少官员,看着他们,”蓝毛衣的原枪孩说。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用班长设立的指挥体系去废除它呢?等哪天我们又有了红色水,装满水枪,这时出来一个人说,‘对于愿意废除这个游戏的人来说,从现在起直到废除这个游戏,你们手里的水枪和红色水不会收回。’这下愿意废除它的枪孩就不怕了,敢于保卫其它义举的枪孩了。这时忠于班长的一名官孩的能量就与我一名普通枪孩的能量一样,一人一把水枪,他要同归于尽就同归于尽,他不要,就把水枪留下,离开队伍,我们不射他。这个办法叫水枪并举法,或者叫武装竞选法。现在我们幼儿园需要做的就是广传这个义举的主张,同时我们让普通孩子自己学习水枪如何上子弹等军事知识,这样他们自己也可能起义,我们争取在一小时内废除这个害人的游戏,”一位绿毛衣的普通孩子说。

然后这些起义主张就在110个孩子之间叽叽喳喳地讲着。一小时后,还真发生了上面的场面。10个枪孩,水枪朝天并举,里面的红色水清晰可见,保险都定在发射位置。水枪枪口不对人,除非要消灭谁。有3个枪孩离开了队伍,把水枪留下了,不知道他们是忠于班长还是心里中立。7个枪孩起义了,十分钟内起义的枪孩达到了20人,因为普通孩子踊跃参加义军。这下班长没办法了。他没有枪孩,这110个孩子就不怕他了。孩子们说,“现在好了,我们不用玩这种害人的游戏了。”班长被废除掉了,孩子们自由自在地一人一票投票决定他们喜欢玩什么游戏了。

四位看完,眉头都舒展了。

“好啊,可连发的枪也叫机枪。这个起义办法叫机枪并举法,也叫武装竞选法,到时候一挺机枪,一张选票。我看孩子才是最聪明的,我不明白那么多父母为什么还打孩子,因为高考把孩子逼得自杀。一支部队有三分之一参与起义就可以了,真正愿意付代价保卫红党师局级官员的不到5%,剩下的人留下武器,离开,让民众参与进来,”张军说。

“红党还热衷于对百姓搞军训,中学搞,大学搞,但同学们普遍反映没学到什么军事知识,只是被队列训练,卫生检查等没有实战意义的事情折磨。一些学校军训几个月,一年,其实成为一名会使用武器的军人30分钟就够了。使用武器主要是两步,上子弹和拉枪栓,定保险。弹夹里面有弹簧托住子弹,所以上4发子弹到可装30发子弹的弹夹的话,这4发子弹就是在弹夹顶部而不是底部。上子弹其实是从弹夹上部开口把子弹一发一发压到弹夹里。第二步以81式冲锋枪为例,枪管朝前,就是拉枪左边的枪栓,其目的是把弹夹里的第一发子弹送进枪管,保险在枪的右边,将它拨到单发或连发上,扣动扳机就可以开火了,拨到保险位置则不能开火。

“其它还有瞄准,枪口不可对人,除非你要消灭谁等知识,普通人30分钟就可以成为一名会放枪的合格士兵了。我们就是应该全民学军,这里的军指军事,不是红鱼军,”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一些共派人员说我们攻击了谁,不得了了,要消灭我们了。该否定就否定,该肯定就肯定。同时我们可以告诉那些人,在中国各方面都有人支持我们,只是你以为没有。比如文化大革命十年中,你听不见一点反对它的声音,但当时各方面有相当部分人是反对它的。如果我们真如那些人说的那么孤立,我们早就被消灭掉了。我刘蔚在大陆著名论坛发表《唤醒.国人》系列文章从2007年就开始了,到现在2009年累计的点击量都超过了一百万。在单位,论坛共派人员恨不得把所有的贬义词都加在我们头上,但他们从来不敢就他们的观点或我们的观点让民众进行一人一票地表决,而我们是从来愿意民众来表决的,可见,共派人员心里明白多数人是赞同我们的,他们自己才是少数。

“同时只要红鱼的《人民日报》,人民网,新华网,中央电视台等主要媒体一天不否定我们的文章,它就被我们驳倒了一天。如果它要否定我们的文章,就应附上我们文章的全文,让读者知道是怎么回事,知道双方的观点及其依据。今天我们民众就两个标准。判断我们生活好坏的标准是我能否凭居民证领取住房,食品,教育,医疗这四项基本生活。判断我们言行是否该做的标准是设想13亿人一人一票表决的话,赞成票是否超过反对票。我刘蔚判断13亿人看我的这篇文章赞成票会超过反对票,所以我就发出来。我的二百篇《唤醒国人*》系列文章在海外博讯*新闻网站的博客,名字在那里的作者群中。在这些文章中当然越是最近写的对时局的针对性越强,”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我们高兴地看到2008年1月1日有意结束共产党统治的中国过渡政府在美国成立了,伍凡任总统,袁红.冰任议长。伍凡总统已经于2008年下达了第二号总统令,那就是全国军民随时随地结束中共的统治,成立民主政府。到2009年8月已经有5800万中国人以包括化名在内的方式退出了来自西方的共产党及其共青团,少先队。2008年中国各界人士发表意在让中国实现民主的《08宪章》,这里我签上我的名字刘蔚表示支持。中国新民党代主席郭泉提出来的在家革命也完全可行,它与在一个市,一个省,或全国的总罢f工,总罢f课,总罢f市相似,罢f市对民众来说就是不去买东西。其实今天中国有两亿以上满18岁的人没有收入,他们整个星期地同时进行着这三样,进行着在家革命。

“各界人士提出以蓝色作为中国民主公平的颜色,我们赞成,你可以用一件蓝色的衣服,一个蓝色的包,一本蓝色的书,或者就是蓝色的天空,海洋。一些民主人士也提出了民众穿白衣或白裤纪念为民主公平献身的人们,你要用来纪念其它被害死的人也可以。我们现在每天听希望.之声电台,在网上也可以听,”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红鱼党一贯抓打民众活动的领导人,所谓枪到出头鸟,使民主活动难以开展。其实一个活动的开展需要民意和领导人两样中的一样,红鱼党的活动没有民意,所以它必须要领导人。而我们百姓追求民主公平的进步活动本来就有了民意,可以不需要领导人。比如我们是否活动,活动的内容完全可以由相关人员一人一票来表决,将各项表决的票数记录下来,各种事工也可以抽签抽出,这样避免了少数人承担过多的风险与责任,活动本身也体现了民主公平。

“几十年来红鱼/红鱼党只给了民众一个自由,就是给它的局长们挣一辈子钱,消耗一通粮食就走,除此之外,它都会来打压。毛泽东时代就害死了8千万人,2000年中国/中原海每年320万非正常死亡,单是每年采取自杀行动的就是200万人。这就看各位怎么想了。今天你要被压榨一辈子,机会来了;今天你要成为革命者,甚至民族英雄,机会也来了,”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讲得对。军队可以起义,民众也可以起义,有两支枪,不管几个人呼喊起义,其它民众应参与义举。有了带头人,有了枪,你不起义还等到什么时候?民众如果不想继续被欺负,也应学习枪栓在哪里等军事知识。同时一旦起义爆发,任何人不得参加红鱼军,而应踊跃参加义军。首先起义的部队或地区有权指挥邻近的部队或地区。这些就是我们关于中国军民起义的几项主张。就我们的这些重要观点,我们都是估计13亿人中赞成票会超过反对票才提出来的,愿意13亿人对此进行一人一票的表决,至于说现在不能表决,那不是我们的问题,是红党的问题。望民众广传我们的几项起义主张,我们文章的广传就是一个人给五个以上的人讲,告诉他们也照此办理。我现在是广交朋友,了解本地情况,”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但海鱼苦就苦在没有兵器,赤手空拳杀伤力只有1米,”刘蔚说。

四位听了都一愁莫展。近两个月来他们一直在探访,在研究。这天他们走进了一个电影院,看了一部电影。片名叫《亿万草民PK魔兽部队》。影片讲亚洲一地区被一群红魔控制了,只有红魔的魔兽部队有兵器,老百姓/草民连气枪都不能买。那里的草民上亿。红魔压榨草民,越来越不得人心了,它掌权几十年后绝大多数人希望它垮台了,它难以找到可以信赖的人。同时它还用大量的人员在基层压榨,打压草民。

草民哭了,苦于没有兵器不能反抗。起义人员觉得其实百姓只要有一样具备几十米杀伤力的兵器,能消灭红魔的基层人员就够了。红魔在全国多数地方是没有驻军的,这样至少我老百姓能与你当地的恶吏同归于尽,如果你们太过分的话。

“我看弓箭,弹弓射程都有40米,完全能解决问题。为什么一定要想着造普通百姓难以造的枪,子弹呢?弓箭一付现在约350元,弹弓一把约20元。就算百姓买不起,自己造也不大困难。反正我现在没有工作,有的是时间在家造点兵器,”草民甲说。

“是啊,哎呀,以前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一心想着造半自动,全自动,其实就算真造出来了,那质量可能和军队的相比呢?普通百姓也造不出来。我们这里说的弹弓和弓箭都是成人用的,不是小孩用的。这两样兵器都是左手握弓伸直在前,右手拉弓到约脸中央的位置,弹弓也是这样。弹弓橡皮带1厘米宽,单边20厘米自然长度的橡皮带拉长到80厘米的位置,储藏的能量相当大。弓箭带金属套,弹弓发射金属球,如直径1厘米的小铁球,40米内打到人绝对有杀伤力,打中头会致命的。我朋友就用弹弓把正在飞的鸟打下来了,我和妻子拿着猎枪在旁边还没打下来哩,”草民乙说。

“好啊,这就一下把草民的杀伤力从1米提高到了40米,提高了40倍。不过,我们的兵器是只用来起义的,可以在被别人打,抢时自卫,现在治安的确很不好,但不能用来与其它百姓争斗,不要因为争个座位就拿出兵器给别人一下,也不可拿去射击别人财物或动物,不可在箭头上荼毒。总之,我们是起义军,不是土匪。我们就是兵器差一些,但以目前红魔辖区的状况能发挥巨大的作用。一个人给五个以上人讲这两样兵器,告诉他们也照此办理,”草民丙说。

接着红魔辖区的草民们或买或造,获得了这两样兵器。那弹弓往衣服口袋里一装,外面还看不出来。这两样兵器都是靠拉力储藏能力,需要力气。多数人开始时拉弓到全程三分之二的位置就拉不动了。起义人员每天练习一小时,练习两个月后,基本上掌握了弹弓或弓箭中的一样。因为多数草民心里明白不练,在家看红魔侮辱草民祖宗的影视,时间也会过去。与其这样,不如学会一样兵器,增强自己的实力。这两样兵器不要求特定的身体条件,不要求会武功,只需要做拉弓一个动作就行了。不管是男人女人,也不管是否患有多种慢性病,只有不是卧床不起的人练习后都能办到。两样兵器深受草民喜爱。

两个月后,起义草民一出手就能放到40米内的一个人,也不怕红魔的基层人员了,包括零散的军警,他们平时是没子弹的。起义草民也有在家练刀/匕首,少林拳的。有红魔基层人员要求红魔发枪,子弹打压草民,但红魔不采纳,怕基层人员起义。红魔还在街上和教室不经民众一人一票表决就安装监视器/摄像头监视民众/草民,草民们用弹弓摧毁它们。不少草民戴着面罩行动,面罩很简单,就是在新娘盖头状的布上剪出双眼,口鼻三个洞,可以看见,呼吸,说话就行了。其实在多数物体上是留不下指纹的。草民们改变了过去受苦了,受害了没有反应的状况。受苦了,受害了包括其它进步百姓被红魔捉了,没有住房,食品,或医疗的福利了,被污染了等情况,草民都会表达,比如游.行一两天,不管红魔是否答应他们的诉求。这样红魔以后再害人就会考虑了,“我这样,草民们起来表达两天,我是否值得?”而不能象过去一样肆无忌惮。

同时草民们一有人手就起义。看看红魔辖区,草民们冲起来了,一亿把弹弓或弓箭在红魔辖区行动了,有几次10名起义军就打下了县政权,一个县政权就是两幢楼。但见红魔辖区起义草民近则用刀,少林拳,远则用弹弓,弓箭,还有少数气枪。哦,他们又攻下了一幢楼。起义军降红旗,升蓝旗,有的就用的蓝色的床单,通电全球,好不热闹。

起义人员只有一两个人时,就用爆炸,燃烧等办法摧毁红魔在一个县的县委,警察局两幢楼,30公斤炸药就炸毁了一幢十层的大楼。草民们不说兵器不好,他们想着杨佳,就一把刀就那么大的影响,杨佳,邓玉姣除暴安良,是真正的军人,义军。兵器好坏,有没有兵器并不决定军人的性质。红魔军就是开着价值上千万元人民币的装备来,也是兽兵。对于真正的义军,就是一把刀,一盒火柴也能办大事。

草民们知道砖石建筑同样燃烧,中共的央视配楼不是一样烧毁了吗?实际上砖石建筑受热后,一般花岗岩会因内部石英,长石,云母不同的热变形而碎裂,而硅酸盐结构则国内部的热分解而松散。还有就是钢筋混凝土结构。钢在受热的条件,会软化变成液态,最后完全失去对建筑物的支撑,建筑物完全垮塌。同时不少红魔建筑外墙采用聚苯板等易燃材料。义军就是没有全部烧毁,而只是部分烧黑了政权楼,民众/草民也看见了。红魔区一个县就一个县委/县府楼,一个警察局楼两幢政权楼。有时就是一位没有住房或看不起病的义军,拿一升酒精或汽油泼在政权楼的里面或外墙上,一点燃后,红焰起来了,草民跑了。从开始行动到跑开只要约一分钟就完成了。在95%的草民都痛恨红魔的情况下,他宣布成立民主政府,通电全球,一下就成了开天辟地的事件。

有的解放县被红魔的魔兽部队夷为平地,有的解放县获得了魔兽部队的响应,魔兽部队也起义了。因为对于每一个人要获得一人一票选总统,选县长权利,要获得凭居民证领取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基本生活福利的权利,都只有起义。不久,红魔政权被推翻了。

那里的上亿草民都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那个时候人们是真自由了,因为有了四项基本生活的福利,一个人有什么爱好都可以进行,只要不打人,不抢人,不骗人都行。有喜欢钓鱼的,一天钓12小时鱼没有问题;有喜欢打牌的,一天打12小时牌没有问题;有喜欢看电视的,一天看12小时电视没有问题;有喜欢写诗的,一天写12小时诗没有问题。如果一个人的爱好需要花些钱,比如旅游,他就自己去挣。其实今天欧美,亚洲民主国家的百姓都是这样的生活。

看完电影,四位出来眼眶都湿润了。

“我在军队,建筑都干过,片中情节完全真实可信。真不知道中原海的人们什么时候才能过上这样公平自由的生活,”王红说。

“我们就叫他们都来看这部电影好了--《亿万草民PK魔兽部队》,”李燕说。

四位的眉头都舒展了,继续谈着中原海的事情。

“军鱼/军人用的粮食和武器都是靠老天给我们民众的土地和我们的劳动提供的,是我们养了他们。难道我们连给他们讲两句话的权利都没有吗?军队到底是该13亿人指挥还是红鱼党的几个军委委员指挥,这就是我们争的问题。谁更能代表民意,谁就更有权指挥军队。民主国家的总统就是武装部队总司令,有些总统可能根本没当过兵,但他是老百姓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所以当然是武装部队总司令。对于13亿人来说,如果你在这里看到我们说的,不能有任何行动,包括讲我们的观点,主张,那我们就是到你家来坐下来与你谈两个小时,你就能行动吗?这里我们也呼吁民众每人在家随时准备一个月的粮食,如果你是三口之家,就随时准备100斤粮食。一是防备粮食短缺,价格上涨,二是我们革命活动的需要,比如在家革命,”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中原海各级领导包括军警的领导没有丝毫的民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军警就该归民众直接指挥。按公正公平的原则看,中国13亿人,现在2009年约500万军警,其中军队约200万,武警约100万,警察约200万。中国满18岁的10亿民众养着500万军警,平均200名百姓养1名军警。在中共全方位打压下,能够表达自己诉求的人占愿意表达自己诉求的10%不到。那么今天有1名百姓表达诉求,他至少代表10个人有类似的诉求。所以今天20名百姓出来就有权指挥1名军人或警察,200名百姓出来就有权指挥10名军警,以此类推。这叫民众指挥权,它适用于平时和起义的时候。

“民主国家就是没有工作的人这些基本生活都是有的,而在中原海不要说普通士兵,就是营团职的退伍军人现在好多人都解决不了自己的基本生活。同时你军警是听我们百姓的好还是听几名军委委员,政委的好?我们至少不会象他们那样有意折磨,伤害你们,不会搞队列训练,正步走的阅兵式,把你们的脚都走起泡了,头都转晕了,也不会搞繁琐的规定,比如进入室内时军帽应取下离身体10厘米,苛刻的卫生检查,也不会叫你们一个小时以上站在烈日下,或站在水里,”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在红鱼党治下,百姓被打了,抢了,骗了,就是说了是谁干的,它的警察,法院多不受理。没有他们,我们百姓一定能维护社会治安,但那样它就会说,‘你们在破坏社会秩序。’于是盗匪横行,警匪一家,百姓只有把自己关起来才安全,铁门成了家家必备。一个人出去走一走,每天都能看见打人,骂人的事,而这些在美国等民主国家一年也看不到一起,铁门也看不见,每家都是一个木门。在美国住房,教育,医疗也不要钱,很多方面的生活成本比中原海低得多。难怪中原海的民众说,‘现在中国的生活成本太高了,’”张军说。

“中共的武警配备冲锋枪,冲锋枪可连发又叫机枪。其实武警是地地道道的军队。哪有警察配机枪的?它这样设置无非是告诉海内外人士,它没有用军队打杀民众。这几十年它调动军队包括武警多是为了打杀民众,还编哪里有了水灾,哪里是什么人员在闹事等理由/借口哄骗官兵行军。中共媒体每每说哪里骚乱,有暴徒了,就是那里的民众起义了。这里我们觉醒百姓宣布如下13亿人的心声,‘从2009年6月起,全国的中共军队含武警不能动,除了起义。如果民众发现你们到了另外一个县,就有权消灭你们。’军队应听令于人民,这是我们人民的全军不动令。

“那350万军队不顾我们民众意愿,吃我们的,用我们的,我们都不计较了,我们现在要求他们住在兵营里,吃喝由他们,只是不要跑出来打我们。如果他们真跑出来,我们就可以消灭他们。其实我们对350万军警是好的,我们就希望他们在军营里吃吃喝喝,打牌下棋,平安等到新中国的到来。这里也呼吁所有不愿中共继续调军队打杀民众的海内外媒体传播我们的全军不动令,”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是啊,如果军警听我们百姓指挥,他们自己的问题,中国的问题都解决了,这就需要13亿人每个人来传播这些救国救民的道理。过去10年13亿人说,‘共产党无官不贪,欺压百姓,该下台了。’成了家常便饭。它何尝愿意百姓这样说呢?今天它还是那样压迫,压榨人民,那现在我们百姓谈起义及其主张,民众指挥权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也是一定会发生的。海鱼/民众广传起义等主张不需要更多的物质条件。我们只需要在现在已经是家常便饭的话后面加上‘杨佳,邓玉姣是民族英雄,’‘一旦起义爆发,任何人不得参加共军,而应踊跃参加义军’‘首先起义的部队或地方有权指挥邻近的部队或地方’‘20名百姓有权指挥1名军警’等话语就行了。这些主张是我们在2009年4月提出来的,我们希望在一年之内就是到2010年4月,全国军民相当部分人,如三分之一的人就上面的观点形成共识,”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讲得对。作为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我有权对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发表观点。单是你中共政权占了我百姓的土地,还不给住房,医疗等四项基本生活的福利,我就绝对有权把你推翻掉,谁也没有请你来占我的土地。军队,国家本来是人民的,这只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其实也就是在今天中国才有满18岁的成年人还要别人承担他生活的现象,包括啃老族,啃小族,参加工作的子女包括军人还要给他们的父母寄钱生活。这是根本不应该的,因为他们并没有占用老天给他们父母,给他们子女生活的那份土地,矿产,占用这些的是中共政权。在民主国家都是占用了这些的政府给每位成年人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基本生活的福利,根本不会有一个满了18岁的人还要别人寄钱生活的现象。

“这些年红鱼局长们为继续压榨人民,在民众中设立各种名次,官员,包括学校的前十名,少先队员,团员,党员,40人的班设立20几名学生干部,高考,考研,求职等等。一些民众以为在局长们设立的各个角斗场里能有好,结果只是给局长们挣一辈子钱,伤害累累地走了,我们前面两代人就这么过去了。民众之间争夺升学,求职的各种机会不是出路,获得公平才是出路。我朋友在美国,没有工作,一样有自己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基本生活。我现在就是用个录音机讲这些真相,每次按下电钮就讲了。在我们参与革命/进步,每个人应该清楚我们争取的是什么,这就是公民练争取民主公平事业的内功,这些年这事业进展不太大的重要原因就是多数人不练这个内功。这就必须清楚一个满18岁的人的责任和权利,我们总结如下。

        责任:           1 不干打人,抢人,骗人等害人行为。           2 如果生小孩,养他到18岁。

       权利:         1 选举县长,省长,总统,议员         2 领取老天给他生活的一份土地,死后不遗传。          3 领取住房福利          4 领取食品福利           5 领取教育福利           6 领取医疗福利           7 有表达的权利,包括口头,书面,游.行           8           对于有意侵害这些权利的人有正当防卫的权利,这就包括起义的权利。

“只有今天中国才有子女养父母的法律,民主国家都没有这样的法律。只有中国才会有一对夫妇上面养四个老人,小面养一个小孩。根本上,每位公民的住房,医疗等福利应该是占用了公民土地,矿产的政府提供。让没有土地等资源的公民/居民,企业去承担,没有道理。企业自己都不知道明天能否生存,中共把福利的责任让居民和企业承担是推卸责任。同样中共局长们所谓给你的待遇其实是抢你10元,还你2元,然后把那2元叫给你的待遇,”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今天中国很多人还搞不清楚什么是福利,报酬,把政权/政府给百姓的物质与企业给百姓的物质混为一谈,都叫福利。实际上政府给百姓的物质才叫福利,它是政府占用了老天给每个人生活的一份土地,矿产,给每个人的补偿。而企业给百姓/职工的物质叫报酬,它是老板获得百姓劳动后给百姓的报酬,包括工资,医疗保险等。可以说,今天2009年中国是没有任何福利的。有人说,‘以后中国会更好。’那除非是它下台。其实随着它1990年代以来把城市人创造的企业,住房,食品,医疗等福利瓜分掉,取消掉,干旱高温加剧,农村人种田更难了,多数人的生活水平与1980年代相比是下降的,更比不上几千年我们祖先的生活。

“一些海鱼因为红鱼对民运有负面报道,就不参加民主公平的活动了,这是不应该的。其实没有特定意义上的民运。红鱼党/共产党不允许百姓成立自己的组织,所以民运主要不是组织,而主要是社会效果。我们前面说了,现在2009年民众做什么的问题已基本解决了,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做,或者说进步办法。为此各界进步百姓提出并实践着呼吁改革,诉说真相,在家革命,劝人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简称劝退,除暴安良法,军民起义法,邻近指挥权等各种办法。

“改革是统治者进行的推进民主公平的活动,革命是老百姓进行的推进民众公平的活动。所以今天只要不是寄希望于中共政权自己改革,而又希望中国民主公平的人就是在参与革命。长期以来共产党分化进步百姓的主要是利用采用不同办法的百姓间的争论。它跑来说,‘你看见没有,他们的路数与你的不一样,你不要支持他们,更不要与他们搞在一起。’在这方面,它已取得了相当的效果。我们进步百姓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去争论谁的进步办法更好。我们所做的首先是为我张军,你刘蔚,他张敏,李勇各人被中共打了,抢了,骗了讨回公道,拿回属于我们各人的权利,财富。其实民主人士/进步百姓没有任何神秘的地方,我们与其它百姓的区别只是我们受了欺压,我们要讨回公道,被抢了要拿回来,而其它百姓就忍了,”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我们不怕一个人采用什么办法一天学八小时,我们怕的是他一天一小时也不学。中国的进步也是同样的道理。有呼吁中国进行渐进改革的,如果他对此的确有热情,一天花几个小时在上面,那他就该这样做;有组织起义的,如果他对了解当地情况,学习军事知识很有热情,他当然应该去做。还是我们说的,只要一个人没有打人,抢人或骗人,他就是对的。我们否定共产党,就是因为它在打人,抢人,骗人。打人,抢人或使用暴力指对无辜人的动作,而中共人员不是无辜的。所以民众除暴安良,武装起义不是使用暴力,而是解救百姓的义举。杨佳,邓玉姣不是暴徒,二战时的盟军也不是暴徒,”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说得对。各进步办法之间毫无冲突,还是相互配合的关系。张军一天花四小时呼吁改革丝毫不妨碍我说杨佳,邓玉姣是民族英雄;我这样说也丝毫不妨碍李燕去学习枪栓在哪里等军事知识。我在劝退,诉说真相,推广除暴安良法,红鱼王书记/老师会想,‘还是不要去动刘蔚算了,他有几句怨言就让他讲嘛,我一动,他哪天给我来个全力出手,我被消灭了,老百姓还说他是英雄。’ “一些进步百姓担心其它的进步办法会遭来共产党的打压,因而否定别人的办法。实际上1990年以来共产党剥夺了老天给民众生活的土地,连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等基本生活都不给民众,在经济上把民众/社会剥夺得一无所有;禁止民众选举,结社,游.行,政治上也把民众剥夺得一无所有了。它已不可能更多地剥夺/打压民众了。它现在唯一没做的是全国军管,以它现有350万含武警的兵力也是根本不够的,而以今天中国的状况看,它这样做对它也是相当危险的。它也不可能把13亿人都杀光,杀光了它压榨谁?它就是把中国人杀得只剩100人,它还是会面临97人的反对,因为获得公平是人的天性。我们看看最近发生的个体,群体事件包括杨佳,邓玉姣,贵州瓮安等事件后,它对中国民众/中国社会走了什么棋吗?是不让百姓游.行吗?它早就不让了。是不让百姓骑自行车吗?它做不到。它对社会什么棋也没有走。对个体,它要多捉几个人,谁也拦不住,但对于13亿人的中国社会它能走的棋都走了,也就无棋可下了。好比一个已经在放疗的人,也就没什么药好吃了。

“所以今天对于13亿人每个人来说,就社会作用而言,你完全可以放胆行动追求进步,你如果有担心的就只是你个人的安危,不必担心中共对中国社会走棋,它早就无棋可下了。我们为任何消灭中共人员,设施的行为而欢呼。一个人给五个以上的人讲必然大大推动中国的进步。今天只要不去闹市区喊口号,百姓讲讲真相问题也不大,‘共产党该下台了’已就成了13亿人的家常便饭,它要真来捉1亿人,谨防把它自己捉垮台。只要各位按自己的特点行动起来,推进民主公平,一定会形成更大的社会合力,”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目前不少进步百姓讲三句关于中国社会的话,两句是否定红鱼党,一句是否定与他路数不同的进步百姓,结果抵消掉一句,变成只剩一句话否定红鱼党。我们现在不要去否定其它进步百姓了,讲三句话,三句都是否定红鱼党/共产党。这将大大减少我们进步百姓之间的内耗,大大提高我们的效率。所以请各位广传我们的这个观点,那就是各位进步百姓有权选择各种办法实现中国的民主公平,一个人给五个以上的人讲,告诉他们也照此办理,”刘蔚说。

“一个人的价值在于他在推进社会公平上起的作用。唐朝的富人是谁?没有人知道了,人们记住肯定的是穷困的杜甫。美国南北战争时的富人是谁?没有多少人知道了,人们记住肯定的是林肯。因为他们为推进社会公平起了作用。人要是只有物欲,那真不如动物。动物不用上学,就业就什么生活都有了。就我们来说,能说服一个人参与结束中共的统治就起了作用,能说服两个人就是成功的人生。我现在就是广交进步朋友,了解本地情况。 “伍凡总统说得好,‘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权。’东欧,前苏联的民众为什么能实现民主?波兰女人被那个政权抢了就罢.工抗议,而中国女人被政权抢了,不是去卖身就是怪她爸爸,丈夫没本事。中国男人同样被抢了,不想着拿回来。刘蔚钱没你多,打篮球打不过你,但共派人员,我们进步百姓,其它百姓都不会怀疑,那就是如果中国有1亿个刘蔚,红鱼党的统治一年也维持不了,”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2009年5月25日北朝鲜爆炸了一颗原子弹,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震惊,谴责。而过去多年来北朝鲜用的一半以上的粮食和一半以上的能源都是中国援助的。我要问,中国民众还要勒紧裤腰带直接或间接援助北朝鲜造原子弹吗?”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是啊,今天2009年中国还是有不少人在纹过饰非。当我们给他们谈到中原海民众生活的困苦和推进中原海进步时,他们总是找种种理由说改变我们不能改变现状。到底是他们不赞成结束中共的统治,还是别人不赞成?这里我们希望13亿人每个人能真诚地面对自己,真诚地面对别人,说出你认为你自己和别人的态度。比如,‘我李勇是赞成共产党下台的,但是我想其它大部分人不赞成,所以它下不了台,’或者,‘我赞成它下台,其它大部分人也赞成,所以它会下台。’而不要再笼统地说,‘不可能,’。有人说,‘你想造反?’我们说,‘是,我想造反,如果你也想造反,外面三分之一的人想造反,其它人行动上基本上中立,这个反怎么造不起来?’

“通过我们上面讲的中国民情,起义主张,射程40米的两样兵器等,你会发现武力还是在人民这一边,这完全在13亿人每个人的一念之间。成人用的弹弓在影片《赌神》中就出现过,片中赌神周润发被刘德华做的陷阱摔下山坡,失去记忆,他不吃巧克力就不能赌。各位可再去仔细看看那部电影,片中周润发住在刘德华家里时,有个地方他就拿出了那种有靠手的成人弹弓玩。周润发,刘德华演的《赌神》真是好。

“你要想着中共局长们来提拔你,或者与其它百姓抢位子,你当然什么也不能做。不过现在这条路也不通了。现在2009年提个最小的科长都要送10万元人民币,不送钱根本不可能当的。普通百姓还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吗?今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去共产党设立的考试,股市,官场等场所被骗,被抢不是路。红鱼把它不喜欢的百姓间讲话叫串联。高兴与谁讲话是我百姓的权利,”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说得对。现在讲互动,也就是相互作用。2009年重庆一富豪找女朋友,又是40几位美女去应聘。这些人不想想,为什么她们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等基本生活自己不能解决,而必须靠别人来解决?我就是个军队的团长,本来愿意起义,但看见你这些人没有道德,不会参加义军,那我又敢起义吗?如果我看见周围人都在谈起义的愿望和主张,我当然能考虑发动起义。我们估计大部分的营级军官,相当部分的团级军官,不定数的旅/师级以上军官是愿意起义的。

“几十年来红鱼党搞的所谓公有制其实是其官员私有制,单位职工根本不能对单位的各种事情进行表决,几千个人服从几个人的决定。2000年以来红鱼/中共在名义上也将企业划归了官员及与之勾结的人员。2008年中国的民营企业的产值和就业人数已达全国的60%以上。中国也再不是所谓公有经济占主体的国家了,”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接着刘蔚激动了起来,唱起了电影《南拳王》的主题曲《遂我英雄愿》,此歌是歌星叶振棠唱流行的。只听刘蔚唱道:

遂我英雄愿

不怕它,鹰与犬,松林下常伴虎豹眠。流热血,亦不损,求遂我英雄愿。山过山,川过川,行无路,仍力拼向前。民族血,在刀边,谁愿见风云现。遭欺压民生苦难言,苍生劫,求可免。大丈夫可挺身为国,头也可断。

不怕它,鹰与犬,龙潭亦无惧鲜血填。逢乱世,遇风烟,豪侠志,江湖现。

不怕它,鹰与犬,龙潭亦无惧鲜血填。逢乱世,遇风烟,豪侠志,江湖现。

歌词完

“唱得好啊。各位不信都可以听听这首歌,它就是今天中国的真实状况。就我们谈的起义,我们只要争取到三分之一的人愿意起义的人就够了。愿意冒风险保卫中共师局级官员的人不到5%,其它人在没有被解放的时候是中立的,被解放了可能参加义军。所以今天民众就是广传我们的起义主张,民众指挥权。最近出现的杨佳,邓玉姣事件不但是中国民怨的冰山一角,而且是民众消灭红党基层人员,包括党员,非党员行动的冰山一角。中共的媒体是不会说这些的,特别是攻击者/英雄没抓到的时候,它不愿百姓,不愿它的基层人员知道有这么多男杨佳,女杨佳在武力反对它。

“土地权,福利权,办报权,结社权,选举权已经是一个人90%以上的权利了,在红党/中共把我百姓这些权利都剥夺去的情况下,还要因为我表达了什么观点,包括治国韬略,起义主张,有什么爱好,包括信仰,或在哪里步行了,开口说话了,就要对我的身体,物品有动作,我就只有爆炸了,炸药就是这么造的。这也是正当防卫了,正当防卫就是避免自己或别人的身体,物品受侵犯而采取的动作。中共基层人员已经有相当部分人站在人民这边了,望更多的人站在人民这边,我们已经在总体上肯定了胡耀.邦,赵紫.阳,万里,”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你红鱼基层人员列队来的时候,吃得饱饱的,还带着家伙,这个时候我老百姓不和你硬顶。等哪天我碰见你一个人在餐馆吃饭的时候,我一个石头,或者一个榔头,一个全力出手,你就完了。你浑身挂导弹,机枪没有用,后面有几百万军队保卫你也没有用。一个女人决意消灭掉一个男人也不难,邓玉姣已经证明了。同归于尽就同归于尽,反正现在我百姓生活是痛苦比快乐多。如果你中共有一定收入,职位的人员都不在乎,那一无所有的我平头百姓更不会在乎。这是我们百姓的除暴安良法。

“红鱼/红鱼党基层的军警,城管,法官采用一体化管理,对百姓基本做着相同的动作。对他们,我们可以采用杨佳方式,就是这个城市的警察对我的身体或物品有了动作,我就消灭这个城市的警察。红鱼基层的书记,老师,村官乡官有相对好的,也有恶劣的,对他们我们采取邓玉姣方式,就是谁害了我,我就消灭谁,不能找其它的书记,老师等来消灭。2008年江苏一高中的老师就将一下午上课迟到的男生罚跑而死,”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民众广传除暴安良法对各派人员都有好处。对百姓当然是减少红鱼党对他们的打压,对红鱼党基层人员来说,也是告诉他们真实的状况,那就是现在百姓的火气很大。如果2009年5月被邓玉姣杀死的中共官员邓贵大的亲友告诉他这些,他不对邓玉姣等百姓的身体有侵犯,他也不会被消灭掉。有人还是说他没有钱,没有力,能干什么?我们说你再不行,不满了,受苦了,穿件蓝色的衣服,宣布在家革命总是可以的吧。我们不能以中共答应了我们的诉求为胜利,它并不是标准,我们以设想13亿人一人一票的表决为标准,我们民众当然是赞成我们表达的,所以我们表达了就是胜利。如果一点表达都没有,那就不是不能做,而是你不愿意做了。1950年代多数民众会认为消灭中共人员的杨佳,邓玉姣是罪犯,现在2009年认为他们是民族英雄。哦,我无所畏惧了,要出去走一走了,”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啊,13亿人是一样的痛,一样的泪,起来,向着美好的新中国前进!

全文完

2009年8月23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