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改革是如何悄悄变质的

《中国改革的得与失》书评

2009-09-07 14:49 作者: 徐天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改革的得与失》是一群学者的论文集,行文比较学究气,就其内容而言,不仅仅谈论改革之得失,也在谈政治经济,社会结构,文化的变迁。

为什么要改革?为了摆脱毛泽东时代遗留的贫困,为了改造频临破产的国民经济,求富民强国。“一部分人先富,然后带领全民致富”口号是动人的,是得民心的。但不久口号就悄悄变成了“发展是硬道理”,内涵也变成了富国强兵,带领全民致富的内涵悄悄的隐去了。在悄悄隐去‘带领全民致富'的背后发生了什么?

那是中共当局的老谋深算:宣布土地国有,这是公有制残余的逻辑延伸。闹得民怨沸腾的圈地拆迁,这种猎夺的特色是贪官奸商文痞三勾结的范式进行的。应该说,早期文人并未进入这种肮脏勾结之同盟,是在官商勾结猎夺民财制度化的过程中,知识分子中的多数才被收买--相信学者是能够思考的,看得出这种疯狂的圈地拆迁背后的把戏。文痞的卑鄙在于用他们的小聪明去论证这种猎夺来的肮脏金钱的合理性。
 
这类恶劣的把戏初始可以欺骗农民小市民,未必骗得了知识分子。如果说农村的圈地,为了现代化,一个土地国有便可以基本搞定,城市就没有那麽简单,小市民比农民或多或少见过点世面,光靠旧城改造,公共利益的抽象大帽子是不行的,他们懂得用残缺的法制来抗衡。他们会去找律师,接近城市的农民亦会效法。

为了开放,为了吸收外资,法律即便残缺不全,也得印刷成文以装门面--中共当局已经不再是毛泽东时代的流氓,有点绅士味道了。虽然政治依旧专制,毕竟在经济领域里引进了自由市场机制。经济起飞了,全世界的学者都在谈论中国奇迹。但也出现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和贫富两极分化。基层政权黑道化,道德一泻千里。

民间流传这样一句话:中央的经是好的,被地方和尚念歪了,许多冤民成为访民是基于对于中共中央的信任,然而,上访的结果是绝大多数被打回地方,且倍遭打击报复,何也?何清涟等学者用官方的统计,雄辩的证明政府是这场邪恶掠夺背后的主角,它指挥参与或纵容暴力拆迁。河北定县,陜西榆林,广东番禹大石村,湖北归娣均是如此。官匪一家已成众所周知的事实--这仅仅是黑箱作业已经曝光的部分!可微妙的在于,中央为何总是若明若暗,睁一眼闭一眼?--为了维护国际形象,为了不承担法律责任,并增强恐怖效果。维权上访屡遭挫折甚至使弱势群体怀念毛泽东时代?何也?

改革开放确实达到了富国强兵的目的,与此并存不悖的是,贪官奸商文痞三勾结掠夺导致的制度性腐败,农业半破产,官匪一家,贫富悬殊,西方把这种制度性综合症叫做拉美病。用另一种方式叙述叫做新极权时代的三化:政府行为黑道化,公共权力私人化,政治暴力公开化。新极权时代是后极权时代对于以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为代表的极权时代的回归,更具欺骗性。--事实上,在言论信仰的自由方面,比希斯毛时代不曾有尺寸之进。旨在钳制言论信仰自由的集中营在中国变成了各色各样的劳教营转化班。

如果说毛泽东思想中有共产主义的乌托邦诗意理想的话,邓小平理论就剩下既无诗意亦无哲学高度的猫论和摸(著石头过河)论,江泽民的三代表如今是民众嘲笑的对象,’稳定压倒一切‘设在不侵犯贪官奸商文痞同盟既得利益的白线之内,在民怨沸腾,退党大潮汹涌的今天,胡景涛不谈和谐社会又能谈什么?末世景象短线行为比比皆是,资金外移便不再考虑经济高速发展的环境成本,中国当代三邪(贪官奸商文痞)移资形成的加州洛杉矶二奶村里,森林瀑布与中原逐步逼近京畿的沙尘苏州河的污水形成鲜明的对照,叫人何以为情呢?

如果说,毛泽东时代的《白毛女》曾为共产党骗得几百万农民炮灰的话,当代的电视连续剧《我们走在大路上》和《谁主沈浮》正在以最富创意的微妙误导欺骗麻木人民。二剧的作者想干什么?

《我们走在大路上》故意歪曲改革开放的环境,把中共极权由于自身缺陷而逼出来的改革开放说成是在资本主义虎狼世界环视下的救亡图存之举,说白了,改革开放的起因不是民族危机,是中共自身的危机,是中共党魁荒唐的大跃进狂热的后遗症。八十年代的中国根本不存在亡国危机,信仰破产而来的亡党危机倒是真。这里作者巧妙地把中华民族和外来的幽灵中共混为一谈。
 
剧中有一段旁白特别动人:“我们是姐妹兄弟,我们是一个家族,我们是一个血缘,是旷野上的一趟车,是苦海中的一条船,握着她的手,不管他智商多低,不管他能力多差,不管他模样多惨。我们是一个血缘,是旷野上的一趟车,是苦海中的一条船。。。”炎黄子孙和马列门徒根本就不是一个家族,一个血缘!中华民族的五千年文明和中共的六十年暴政岂能混为一谈!五千年文明的精华乃道儒之真忍以及佛家的慈悲,是道德,中共党文化的核心恰恰是不设道德底线,岂可同日而语!

与此并存不悖的是当局对于四大自由,即四项基本人权(言论信仰,免于匮乏和威胁)的普世价值的否定。说是一趟车,一条船或许倒是事实。中共想方设法要把中国人民和自己绑在一起,继续其欺骗恶行,车向何方?是强国梦的辉煌,还是毁灭?贪官横行民怨沸腾是事实还是夸张?六千万退党是大纪元造谣还是真实?

《谁主沈浮》的马屁赤裸裸地把中国当代制度性的腐败淡化成个别官员的偶然行为。剧中最严重的经济犯罪是1998年银川市长钱惠人为私人目的挪用了三亿资金,让一家民营企业“绿色田园”完成资产重组,资金很快回归,还被其战友在省长的支持下挖了出来。市长违规,省长坚持公义!以此类推,中央更没问题。“少数人先富必能带动全民共富”的政治共识为何不再动人?平民对于社会不公正的回答是一年十几万件的维权抗暴,是超女们不经意的嘲笑,是邓玉娇护贞操刀!电视剧中的主人公白原崴表明坚决不走官商勾结钱权交易之路恰恰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之不打自招。

三首民间流传打油诗颇有新意。
第一首诗云:读口号,识嬗变,共识已破产,承诺俏无迹!
第二首云:三邪盘剥主人公,贪官奸商勾文痞。改革初衷今何在?十万维权解心疑!
第三首:圈地拆迁肥三邪,小民哭傻无人理,公私化幻六十年,叫我怎能再信你?(在共产的名义下把地主资本家的私产化公,在改革的名义下把国家共产化私,前三十年基调大体是私化公,后三十年基调是公化私。

若把这三首诗合在一起,倒像是勾勒出了这三十年改革开放的历史主线。至于口号,国家角色,社会结构之嬗变,贪官奸商文痞如何三勾结掠夺导致的制度性腐败,农业半破产,官匪一家,贫富悬殊,社会犬儒化,毛泽东情结之潜动,毛时代主人公之沈浮之统计依据及各类百思不得其解的矛盾现象之解读,那就要耐著性子去读原著了。此书初读有点沈闷,但只要你耐心地读下去,就会越读越有味。

若你对于大部头书不感兴趣,你可单读某一章节,因为每一篇论文都是一个独立的话题,若是希望深化对于春经济现象的认识,请读程晓农。若你仅仅对于热门话题感兴趣你可以选其中一位作者,如对于圣人清官寄予希望,读何清涟就可以了;若对于超女现象困惑,不妨读一读徐贲;若对于大锅饭依旧怀恋,可读李朝辉,若想知道旧时的主人公如何衰变为弱势群体,王力雄就会给你答案。如此等等。

欲购此书,请打电话给博大书局 1-888-268-2698,或网上购买 www.broadbook.com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