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丛林演义(下)

2009-10-27 14:00 作者: 洪荒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文章摘要: 春花满眼的繁华背后,怪虐的东方狮群在积弱与强悍,忧虑与满足,饥渴与性感,主义与实用,进化与变异,唯心与唯物的争论与迷茫中存在着,疯狂着,消磨着,吁喘着,竟不知其未来所向

三.狮魔的乐园

1、“毛酋”

⑴、出世

前说东方狮群中少数执掌狮首对外甘为马熊子孙,并对内自残不息事,其间有一雄性,因其体丰毛长,异雌频交,封号称为:“毛酋”,普通狮众间则喜反称之为:“酋毛”,以为乐事。

据传,毛酋本是魔旨所派,特为祸害东方狮群而降世临凡,并谋朝篡位的。魔旨,则又上受神命,以“多难兴邦”之法,先后在世间多点布阵,遥相呼应,只为助东方狮群尽早完成另一次性种蜕变,终与世界相融一体。

为行事方便故,魔旨要求毛酋其众“狮身为体,杂交为用”,借东方母狮脱胎入群。面世后必须凝聚险、恶、毒、霸、阴、顽、劣、俗等诸魔妖之术于一身,达百毒难侵其体,万物难憾其心之界,以担马、熊精神基因在东方狮群之变异传承体和东方狮群百年命运多舛的肇始灾星角色。毛酋身为东方众孽之首,落胎之初即头生疮脚流脓,故亦被称为:“灾星”、“杂种”和“魔头”,也偶有雅称为:“东方狮魔”。

毛酋初平庸,后经魔界托梦点化,终悟马熊之真,参道历事,乃现阴谋之资。此后有道无德,暴虐无涯,终凭“下三滥”的旁门左道渐据狮群要位,并享尊首。尝自放豪情:“吾魔打伞,无法无天”。

毛酋对异祖之示心领神会,竟后来居上举一反三。其携四种之魂“不远万里,来到东方”,奉“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之念,以无限暴虐之权行随心所欲之事,领东方狮群内暴外屈,不事生存,舍伦理,弃道德,尊马熊,屠血腥,立魔教,灭祖碑,如入疯之境,其下普众则“被甘为”提线之偶,不及数十载即致其群无所适从;更废草原,荒丛林,断河流,毁山岳,从此江河残破,丰美难再,富饶的祖居之所破败成一片片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和行将死亡的史前荒原。狮众则皆饥面如纸,种群已处弱不禁风之疲态。

⑵、回归

疯狂之后是终结。

毛酋临世既久,魔界认为已“圆满完成任务”,遂使天降殒石,地壳巨震,随众频亡,怪象环生,意在遣之复命,其职则另寻代理。

话说毛酋久居世界,在以“为动物世界无私服务”之名不遗余力地行荼毒生灵之实的同时,亦深陷自创的“酱缸社会”之於,尽享风花雪月之美,独得万乘尊贵之荣,成为难以“脱离低级趣味”的典型代表,早就乐不思魔了。

但魔规森严,魔命难违,毛酋最终抗命不过,才不得不仿诸葛亮嘱姜维事,嘱其后曰:若吾魂既走,但吾壳尚存,可使普众愚狮者早晚观吾体壳,以赚威仪,镇愚众,助汝辈成万世功业。

然后毛酋让其信子徒孙们预置一长方状琉璃魔器,并身仰其内,时而长啸短叹,时而吐呐曲折,或温情有加,或倦意无限,似陷进退维谷之念。至日薄云稀之时,毛酋忽大振,竟抽身而起,体长达数丈,顶梁立地,头涨如斗,口开如盆,目圆如镜,隐有猴、马、狮、熊之状,形甚恐怖。紧接着凭空几道闪电,数声闷雷,致云宵震怵,梁折地陷,但见毛酋腥血四溅,顿时红色满天,倾刻间又一股黑气冲空直起,继现恶龙摆尾之形,径奔西北向而逝,稍后复归万赖,众皆惊鄂难支。

毛酋空留腊肉色状躯壳于琉璃魔器内,供信子徒孙朝夕供仰,魂精魄髓则最终带着世间难舍的千般牵挂和万种情愫撒手物寰,“见马面教主,‘汇报工作’去了”,其时已届80之寿。此即魔妖借壳抽魂之术。

回首东方狮群在动物世界千百年来一直和谐相处,间或有异类们为之高山仰止,屡享四海来朝之盛,但在毛酋治下,不但没有把握复兴狮群的历次机遇,更再也没有找到生存的丰饶草原,最后竟连自己的精神领地和祖传德行也迷失了。

有说:积弱的东方狮群欲凤凰涅盘,只能浴火重生,逢此一劫,是一种宿命之险,更是对种群意志的一次考验。

2、“笑贫”

毛酋留下一个洪水涛天的荒蛮之世和满目疮痍的丛林草原,东方狮群在绝望中也终于盼来另一个世道轮回。

变异了的东方狮群在其原栖息地生存既久,种群渐大,种性渐恶渐愚,生存环境日益不毛,狮众也不得不考虑再一次另徙它处或是变种杂交了。

此时,在动物世界中已产生并有多数种群正在实践着一种能使所有动物不分种群、先后、愚顽、大小、优劣而和谐相处的新的生存方法,据说不论是威猛凶恶如大象、狮子、老虎、熊、狼,还是弱小美善如牛、羊、猪、鸟、鱼、蚁者,皆可共处一境,众事众议,公推公举,共享共担,一团和气,多年来倒也相安无事,且生存益坚,大有一统动物世界之势。

东方狮群首领中有一名为“笑贫”者,体小智高,质历深远,魔力无边,曾在众魔首头领的排位之争中三起三落,但从始至终气定神闲,宠辱不惊,乃终有所成,有美喻曰“不倒翁”。

笑贫笃信“为吾主义”,强行垂帘政治,借它群之长补己群所短,命狮群众重修生产之事,虽使处境有损,但亦致器物日丰,让身处“崩溃边缘”的东方狮群们竟一时现中兴之状。狮群普众自感久受魔念精神之缚从此亦稍有松懈,大有“从奴隶变奴才”之幸,乃为之相拥高呼“笑贫好,莫笑娼,吾愿当足,别无所求矣”……

其治下一趣事,颇使东方狮群感念,成为美谈。

某次集体迁徙,欲越一河,渡河之法,众言各异,笑贫狮魔则提出必须“摸着石头”方可。有问其故,答曰:此法实属特色独创,既不弃吾东方之传,也可展现新意,中庸之道也。又问:它类种群已有现成过河之法,何须我辈重“摸”而习之?答曰:彼法不合吾情,尤其不合众魔首之意也。再问:若遇深水顽石,狮体难涉,如何?笑贫不能答,狮脸泛红,曰:“不争论”。遂强命众渡,并补充:君不见,“不论公狮母狮,能找到配偶的就是好狮” 嘛?狮众始无言,后窃笑并广传之。此言与“摸”语渐为群中谈资,终与“马面教”、“烈熊主义”一同供奉之于狮群庙堂。

笑贫治下,在唯物教世界还发生了强如磐石的斯拉夫北极熊在刚刚渡过自己的古稀之寿之时即立现熊意,遂轰然倒地魔气尽消的多米诺故事,但让东方狮群惊艳的是,其类“以短痛代长痛”,以“休克疗法”竟获新生之体,由此一点,则不得不叹其能。

笑贫后继诸狮魔首领,皆受其恩泽,得以延治,但时久渐无生气。

3、“浆糊”

其实东方狮群在上一次探寻生存之道时,在百家说教中即有“群事公议”一说,但因与东方狮性未符,所谓东风压西风,未被采用而致流于百年之废。

既越新世,东方狮群有后来掌执者,名曰“浆糊”。“浆糊”者,稀而无能,弱而无性,除得祖上余萌为用,实无一德可表。

众所周知,东方狮群此时虽承笑贫之力,但其势渐衰,群内普众纷纷起而争言夺利,各派相持不下,群事难行矣。

狮类本是群居动物,东方狮群中有智者目睹本狮群与其它异类种群已现天地二界之差,乃重提“群事公议”,以使本群早与主流动物世界接轨共融,并欲对抗掌执狮政的少数要者。

魔狮浆糊首领和少数享有动物特权者对“群事公议”坚决反对,表达者被视为“别有用心”,随从者则视为“不明真相”,严重者被定为“罪大恶极”和“敌对势力”,并囚于专政冷宫,遭分击之难和猪畜之辱。

于此同时,浆糊魔首确也感到了来自遥远地方的阵阵劲风,也深知群事公议对种群整体的和谐存在和持续发展必然带来巨大贡献。但有碍于自身利益之缚,加之前不久目睹了“死滥帝国”的崩溃和“烈熊主义”的破产,念及自己已无法偿还所欠治下普众的历史欠帐,平添了“非主流” “群事公议”派们可能会对由魔狮自己及祖上主导下的狮群内长期自残所犯罪过进行清算的忧虑。为保命享权故,更加坚定了“走自己特色的道路,让别的动物去说吧”的治群理念。为了自我壮胆并镇慑群中狮众,不忘让打手们拿着“家伙”搞一些强力的展示活动,并放言“决不搞别的动物那一套”,强调“狮魔的领导不能变”云云。

狮魔首领及其利益团队看似强大,其实心怀无限的自卑和胆怯。为了应付动物世界的整合大势和“群事公议”的潮流压力,竟有时也实行“蒙蔽拖延战术”,做出一些无关紧要的妥协行为来。如给治下民猪们仅限于70码的伏卧撑活动空间,让河蟹们可以自由地打酱油,玩躲猫猫游戏,甚至还可搞些“草泥马勒戈壁”之类的行为艺术等。

为求愚众之效,魔狮浆糊首领取食色性之意,力推新式极乐生活,以文化装点误乐,自创“酱色河蟹生态乐园”,倡导“先进性”,首众同欢,乐死方休,曰“娱乐文化”,但被贱称为“酱缸文化”。

其园来者不拒,“染力”无边,万物来时冰清玉洁,但皆泥牛入海,有来无回。少数幸者,走时亦酱色一身,被废为万世弃用之物。

春花满眼的繁华背后,怪虐的东方狮群在积弱与强悍,忧虑与满足,饥渴与性感,主义与实用,进化与变异,唯心与唯物的争论与迷茫中存在着,疯狂着,消磨着,吁喘着,竟不知其未来所向。

其实在生物进化的漫长进程中,上天已屡有警示:轮回和周期是宇宙的规律,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现时种种天下大乱之象或许表明,尚处维谷之中的东方狮群,已到了另一次逐草迁徙并重新改变的季节。

2009-10-3(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