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有效还是西医有效?

2009-11-02 15:09 作者: 封从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的博士论文是研究中医的,主要是它与道教的关系和它的宇宙论基础,是在2003年通过答辩得到学位的。中医有其自身的宇宙观和方法论,现代科学走的是另外一条路。

理论讨论起来没有完,我这里只是提供一个最近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个案:

今年9月9日上午,我胸口下方突然剧痛无比,忍了20分钟,汗流浃背疼痛难忍,担心是心脏问题,平生第一次叫了救护车。再过一刻钟,救火车和救护车先后赶到,担架抬到救护车上,随即打点滴(生理盐水)、全上身插满电极测试心电图等等,里面居然还开着冷气,我一再要求下工作人员才关上。到了Fremont市中心的大医院(当然是西医)急诊室,那里的人(杂工和护士)只关心我的姓名、地址、社安号等等(此前在家、救护车上都已问过),再三填了登记单子,却迟迟不见医生来,催问几次都说是病人太多。一个小时后医生才来,看了看,抽血去检查。又过了半个小时,医生看我还是疼痛,就在点滴中加了一剂吗啡,还是没有止住疼痛。他们一直在问我疼痛从1至10,我自己觉得是多少,上救护车前后我说10到9,到医院9到8,打吗啡后6到7,一直还是在流汗、怕冷。又过了半个小时,化验出来,酸性过高,医生得知我没有医疗保险(2008年从中国人权辞职后就没有了),只是开了20天的AntiAcid药片的处方,赶紧叫我离开医院,在医院共2-3小时。到药店买AntiAcid药片,一粒就要8美元,我只要了5粒。

几天后账单来了,医院费用4804.08美元;救护车1690.53美元。总共6500美元,简直到了万恶的旧社会了,也不知道这些账单是怎么算出来的,就一口价,既没商量,也没事先预警(上饭馆还有个菜单报价不是?),难怪美国现在闹着要全民健保了。救护车的减免申请被否了,医院的减免申请还没下文。

这事还没完。第二天,已经吃了两次AntiAcid药片,居然毫无用处,剧痛又一次爆发。这次我不再去西医院了,想起一位中医师朋友,就去他那里。中医师一看,说是胃痉挛。结果,扎了三针针灸,三分钟疼痛就缓减下来,半个小时后疼痛完全消失!

天帝在上,我一点都不是在编故事,除了中医师还有两人在场(二人都信西医超过中医,半路上还说要送我去西医院),明明白白的事实,中医对胃痉挛的止痛比起西医有效太多。吗啡不仅有副作用,会上瘾,还没有真正止住疼痛;开的西药居然没多大效果,很快又复发了。这说明,西医并不是万能的。另一个个案:我10岁那年,忽然腹部右下方剧痛,单位的汽车将我拉到县人民医院,诊断说是阑尾炎要马上割除,抬上手术车都到了手术室门口,结果另外一个车祸须急救的病人抢先,我又在这时吐了一口痰其中有血丝医生不敢立即开刀担心感染,就等在外面。这时来了一位白胡子老中医来会诊,老中医把了把脉,很快就说不是阑尾炎,而是肠淋巴结发炎,结果免了一刀。

但是,我从来不迷信中医。实际上,西医至少救过我三次命:大学时两次急性肺炎、1993年的肺结核,都是西医救治好了。如果没有西医的抗生素,我可能已经死了三次了。现代医学和医疗保健系统让人类的寿命在一百年间翻了一倍,这是功德无量的。而这次,我也是先想起西医(主要是担心是心脏病才叫救护车的,当然也不知道美国的医疗系统已经堕落到如此地步,会收这么高昂的费用,否则打死也不会叫救护车去急诊了),是在西医无效、次日复发的情况下才去看中医的。

照理说,我研究过中医理论,是相信中医的,但这次居然没有首先想到中医,可见我们普遍对中医的忽视有更深层的时代背景。我的中医师朋友没有收我一分钱,他说三针针灸而已。但这三针针灸的价值和价格远在西医院的6500美元之上。中医师朋友给我解释,我的胃痉挛是由于精神紧张,脑内思虑过度刺激胃酸过高,而导致胃痉挛。开始我还不信,仔细想一想,头天晚上刚刚因为一个签约失败而很内疚,那天上午也与另外一位朋友讨论工作而使情绪波动,随即就开始疼痛难忍。中医师朋友说,很多精神紧张我们并不感觉到,有些问题萦绕脑际是在潜意识中的,并不一定是在意识层面,但一直在那里绕啊绕,实际上精神很紧张,没有放松。

我很服中医师的解说。实际上这位中医师原来是外科医师,给一两万人开过刀,但他五代家传是中医,他还有很多神奇的经历,这里不表。接下来两个星期中又去他那里针灸了三次,胃痉挛至今一直没有再犯。我跟他学了简单的中医诊治原理,尤其是针灸的经脉穴位。他给我扎的三个穴位实际上很简单,就是针灸所谓的"胃三针"--中脘(任脉)、内关(手厥阴心包经)、足三里(足阳明胃经)。至于为什么选这三个穴位,中医有一套精致的理论,这里不啰嗦。有人不信,我是很服气--哪怕我理性上知道中医有效,却没想到居然这样有效,尤其是这神奇的针灸,不就是一根细细的针吗?

不然,并非这么简单,中医师朋友解释说,其实,针灸和汤剂与现代药片治病的原理是一样的:并非它们直接去治什么病,而是通过他们去刺激、激发我们身体内原有的免疫系统积极运作调节体内平衡将病治好--这是我鹦鹉学舌的说法,不一定准确,但我很想好好学一学这套理论与实践,那时才能说得更清楚。

关于中医,我认为,科学的态度是:不轻易否定眼前的现象(如中医的有效性),逐步弄清其机理、及其有效和无效的界限。实际上,西方开始真正尊重中医尤其是针灸,就是因为1972年尼克松访华那次看到动心脏手术时针刺麻醉的有效性。




来源:讨论组中的电邮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