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连载】鱼和熊掌主义

见证历史的反思(二)之二

2009-11-16 21:54 作者: 张亦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鱼和熊掌主义

几十年,X党教导 国人把资本主义骂得狗血喷头,号召全国人民"把他们钉在耻辱柱上" ,诅咒"他的每一个汗毛孔都滴着劳动人民的血汗,都散发着嗜血的铜臭" 。"资本主义是腐朽的没落的垂死的,必然走向灭亡"成了统治人民思想的经典定义。

可是,我看到的资本主义却是每一个角落的无所不在的欣欣向荣,以及社会与人的持久的生命活力,所到之处无不让人耳目一新。中共当权者掩盖了事实,我们被几十年洗脑,被当作白痴,被蒙蔽、被欺骗。 我们几十年的诽谤 人家, 几十年的诅咒人家。我们长期闭关锁国,只见自己眼皮底下的小山头,吃不饱肚子,穿不上裤子, 还蒙骗人们穿上了"皇帝的新衣" ,貌似强大的扬言要"解放全世界四分之三的劳苦大众、解放全人类" 。

当权者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欺骗自己这么多 国民?这种欺骗有那么好玩吗?有!就是蒙蔽事实,欺骗你,进而驯服你,进而奴役你,最终统治你,让你永远白痴般的山呼万岁,死心塌地的认同"普天下莫非王土" 。

当我们的社会主义走到所谓改革开放的时候, 当深圳拔地而起的时候,我们的革命前辈便痛哭失声 说:"卫星上天了,红旗落地了,社会主义变成了资本主义,呜......"

这时有人说,"邓小平 扛着改革开放的大旗来到了岔路口 ,一个路口的路标上写着"社会主义",另一个路口的路标上写着"资本主义",邓先生停下来,把资本主义 的路标拔下来和社会主义交换,然后打着改革开放的大旗,走进了交换 牌子的"社会主义"那条路。

中国的改革开放搞了那么多年,可怜的国人真的认为中国是搞了资本主义吗?走了资本主义道路吗?真如此,还真是中国国民之大幸。可怜那被蒙蔽了双眼的革命老前辈生生的就哭错了坟头。

邓小平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挺实事求是的,他说:"我们的改革开放走的是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之路。"就是这个"有特色"继续 囊括了 中国"独裁 统治"的这个主义的一切欺骗 。

资本主义是什么?说简单点是多党制的民主政治,生产资料的私有;社会主义是什么?是独裁专制的中央集权,生产资料的公有。然而,终于有一天,资本主义的春光锁不住,它终于向太阳一样,照耀在社会主义的头顶,使其众多的特权阶层不可遏制的萌动了获取物质利益和财富的强烈欲望。那么,如何攫取?一个关键问题立刻凸现:社会主义向何处去?走资本主义全盘西化?还是坚守社会主义阵营?还是改良?坚守社会主义阵营的结果是贫困、奄奄待毙,特权阶层无缝可钻,不行!搞资本主义全盘西化却要面对政治民主,多党制,这意味着权利的丧失和几乎于世袭统治的结束,是剜心锯骨,更不行!只有改良为上上策:政治上,坚守社会主义的一党制,摒弃资本主义的政治民主多党制;经济上,拿来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摈弃社会主义的公有制,权利和财富并驾齐驱,鱼和熊掌都得,然后,就叫它"有 特色的社会主义" 。

所以,"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改革成为独角戏,国务院各部委在政治独裁的 统治下,合了分、分了合 ,撤了恢复,恢复了再撤。经济体制 改革千呼万唤,千改万改,政治体制决不呼应,如死海、如僵尸、纹丝不动,使得经济改革充满羁绊,阻力重重,矛盾重重。朱镕基跳脚拍桌子、纵使你三头六臂又奈何这种只换汤不换药的改革。所谓的改革开放30年,这种不伦不类的国家体制就注定成就了贪官阶层和孳生贪官阶层的巨大温床,贪官污吏到了为所欲为的程度,这时候"六四"的产生就成为社会的必然。然而,一党横行的既得利益者能放弃权势还是能放弃财富?!那么,镇压又成了必然,机枪没有扫射贪官污吏,却是射进了孩子身上......。这时候,我们的良心是站在孩子一边,还是站在子弹一边?!

中国的改革开放,究竟为谁改革?为谁开放?这个中国"有特色"的社会主义究竟为谁而存在? 三十年还看不透吗!

你还有信仰?!

一个朋友对我说:"你 信共产主义吗?我不信!我们童年遭遇中共所谓‘三年困难时期',勉强活下来,文革时我们年轻无知的狂热被百分之百的煽动和利用,我们十几岁就被停课闹革命,像一支烧火棍被人家抓在手里,任意驱使。用完了一挥手,我们都被赶到农村,让我们‘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我们还是少年,只有十五六岁,我们本应该继续读书。但是我们却和大人们一样要接受所有的重体力劳动,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那时,15岁的我和大人一样挑起200多斤刚刚收割的豆秧,赤脚上路。骄阳似火,扁担把双肩碾得青肿,我大声的喘着粗气,胸腔剧痛,我把舍不得喝的水浇在头上身上,以期能够坚持下来。担豆秧不能歇,一卸担豆荚就会炸,所以不准歇,累死累活都得走到底。你知道人要被累死时的感觉吗?我拼命的跟在大人们的身后,怕一旦被他们甩下我会瘫倒在地,六里地啊,当我终于走到卸担的场院时,我感到天旋地转,满腔热血要喷出我的喉咙口,我一头扎在地下,像狗一样喘息着,泪水、汗水、泥土糊满了我的脸,我眼前晃动着、重叠着一颗颗豆粒,我很久很久爬不起来......我感到我喘息的生命那么卑微、卑微到不如一颗豆粒、一条狗。这个时候谁来向我贩卖信仰、共产主义,我会用我最后一 口气把他打翻在地......

我再不相信什么主义、信仰,大有作为!太残酷了,一切都是骗人的!你没下过乡,不知道被愚弄,被欺骗,被劳改的苦难是什么滋味......。"

这是史实,不是故事。而20年过去的时候,我们的下一代、他们宝贵的生命 却在一场和平请愿中被 碾息在坦克车的履带下、机枪下......

而又20年过去的时候,这个只准唯一信它的 独裁党 将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十年迫害,至今仍在杀戮......而我便在这被杀戮之中,九死一生之后便有了那些惨痛的文字 ...

这个一代比一代残忍的信仰,让人恐怖的信仰、骗人的信仰还能存在多久呢!!"

张亦洁
二零零五年初稿北京
二零零九年十月纽约修订

阅读更多张亦洁文章【张亦洁专栏】


来源:看中国首发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