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雄凌晨去世 灵魂告别与灵异的事


凌晨5点多,我在家中与客厅相连的书房电脑前,扫描远征军老兵陈宝文几十年呕心沥血写的抗战回忆录手稿(多年写作习惯夜晚工作),门窗似有响动,,书桌前常春藤簌簌,一道淡黄柔和的光影伴随轻微的响声掠过书房消逝在暗黑的客厅,在这寂静的冬夜,清晰奇异。以为墙上相框脱落,视其稳然,猛然意识是地震。即上网发帖"25日凌晨5点28分,昆明六楼,轻微震感,不知那里地震?"

25 日清晨9点接到陈老家人电话,凌晨5点25分,老人离开了人世。心中砰然一震,难道命运使然?
一个月前,偶然收到一份珍贵的历史文稿。陈旧薄脆的格子稿纸上密密麻麻的钢笔草书刚劲流畅,括号里众多的英文注解,字里行间认真细致的修改......鲜为人知的抗战历史,作者丰厚坎坷的人生经历,扎实的英文功底,坚毅直面惨淡人生的英雄气魄,沉甸甸的生命质感跃然纸上,不由地对手稿主人顿生敬意。他是95岁的远征军老兵陈宝文。

找寻到陈老时,遗憾他已病危住院不能言语。病床前我拉着他冰凉的手:"爷爷,您是我们的英雄,我们爱您!要坚持住,大家想法帮您出书"。老人不能言语,眼窝一滴泪珠晶亮,我已泪流满面。

老人出院,回到他的廉租屋。每次我和记者、爱心志愿者们到那二十多平米堆满书稿的陋室看望老人时,他苦难的面容绽开舒心的笑;抚着他枯瘦的手惊喜地发现它逐渐温暖,病情奇迹般转好。95岁的老人啊,生命的力度竟如此坚韧。

传说人的灵魂有21克。我正在写有关远征军个人命运的小说《22克的灵魂》和拍摄《最后的老兵》的纪录片,如果普通人的灵魂重量只有21克,相信一些异于常人的灵魂有22克。恍然明白,凌晨奇异柔和的光影响动,是老英雄22克的灵魂来与我告别;相信心灵的感应,是老人的灵魂来与我对话。

95岁的陈宝文老人,出身工商业,黄埔军校十期毕业,两次长沙保卫战冲锋陷阵,滇西松山大战司令部任作战参谋,46年留学美国西点军校,为报效祖国,49年从台湾回到故乡昆明。祖产公私合营,30年拉板做苦力,疏散边远山村,。几十年如一日唱着"满江红"跑步,洗凉水澡,持之以恒笔耕不已。佝偻着抗战时几天几夜泡在水里落下关节炎的身体拉板车,养家糊口之际,翻译了近百万字的抗战历史文献。陈老为人乐观温和,对祖国的爱无怨无悔,军人风骨,文人儒雅,生活贫贱,品格高贵。就是这样一位久经风霜雨雪摧残却铁骨铮铮的抗战英雄、功臣,一位名副其实的爱国者,病危躺在离云南省委干部豪华住宅区不远的一间廉租屋里,面容枯槁,曾是一米八几的身体,瘦骨嶙峋蜷缩在病榻上。

英雄如今离开了人世;离开了这片他深爱的土地。

几年来,我采访到的抗战老兵们,最大的心愿,是得到一枚相关部门颁发的抗日纪念章。多想他们的心愿能实现。都是一些高龄老人,是否还能支撑着等到那一天?老兵们受的苦太多,等的太久,随时,随时可能人与故事一起逝去。

从云南信息报的文章连载及我在未来、凯迪网发帖,众多网友转贴、顶贴,天南海北传来爱心关怀,物质捐助。国内知名出版社来讯表示愿意出版其书稿。昆明一些学者、教师、艺术家为陈老做了一面爱心旗,上绣"远征军老兵陈宝文先生,您是我们的民族英雄,我们爱您!"爱心志愿者签名踊跃。

60多年过去了,当年风华正茂的青年、抗战英雄,经历漫长岁月的战争、动乱、贫苦,筚路褴褛,历尽艰辛......耄耋老人已所余不多,他们每天都在凋零。一个民族不应忘记为捍卫国家尊严打仗流血牺牲的战士。无论这些老兵抗战期间属于哪个党派阵营,他们理应得到国家和人民的尊重和纪念。呼吁更多的人关注这段历史,关爱抗战老兵;点亮一根蜡烛,比诅咒黑暗要好,爱是这世界惟一的救赎!

白骨未入三尺土,英魂己上九重天,民心是丰碑。

虽然陈老离开人世也没有得到那枚抗日勋章,我们却深信,功勋章在人民心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