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顶“乌纱”一人戴 江苏赣榆最大巨贪(图)


 “六个单位六个门,里里外外一个人”,六顶官帽打造了徐永进的“权力帝国”,催生了他的亿万富豪梦,也催生了江苏赣榆县建国以来数额最大的巨贪───

 

 徐永進

 

闪转腾挪,一来二去,价值700万元的南京帝豪花园别墅就到了徐永进名下。

商业局长、盐务局长、经贸局长、中小企业担保投资公司董事长、国家开发银行中小企业贷款融资管理委员会主席、县开发性金融合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很难想像,徐永进能够同时拥有六个重要经济部门的一把手职务,而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的所有职务全是通过“正当程序” 得来的。这使得地处江苏最北部的连云港赣榆县一度盛传一句顺口溜“六个单位六个门,里里外外一个人”。 

顺口溜的盛传,更因为徐永进手握六个部门权力,翻云覆雨,假公肥私,贪污、贿,肆无忌惮,疯狂打造自己的亿万富翁梦。

六顶乌纱一人戴

落马前的徐永进,仕途之路顺风顺水,让人眼红。徐永进1964年出生在赣榆一个农村家庭,后考上大学,走出农门,最初在赣榆县水利局干会计,后调到县法院。 初期,他兢兢业业、任劳任怨,1990年被选拔到县委组织部,后来当上了副科长。 这是他人生的第一个台阶。 

十年磨砺,2001年,徐永进被提拔为赣榆县商业局局长。 

徐永进在商业系统崭露了他的才能。看到县城最繁华地段满街摊贩,而国有商场却生意清淡,他就果断以租赁百货大楼的形式引进了首家农工商超市,租赁五交化大楼引进文峰服饰广场。这两项改革不仅将老企业的资产盘活,而且改变了这一地段的面貌。这成了徐永进在赣榆家喻户晓的亮点政绩。 

2003年3月,赣榆县盐务局长期亏损,连工资都发不上,组织便安排徐永进兼任盐务局局长、党组书记。徐永进仍然干得是有模有样,盐务局业务蒸蒸日上。 

徐永进声望日隆,这为他此后身兼六职打下了基础。 

2003年,商业局变身为商业总公司。徐永进自然过渡为商业总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 

而新设的经贸局涵盖商业局行政职能。徐永进在商业局的作为令人印象深刻,是2004年7月他又兼任了赣榆县经贸局局长、党委书记。 

这年12月,赣榆县经贸局组织成立江苏天源中小企业担保投资有限公司(后改名为江苏天源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这董事长、总经理自然还是徐永进。 

这还没完,2005年底,赣榆县成立县国家开发银行中小企业贷款融资管理委员会。徐永进是经贸局一把手,自然又当上了管理委员会主席。 

如此这般,到2005年底,徐永进同时身兼商业总公司、盐务局、经贸局、江苏天源中小企业担保投资有限公司、县国家开发银行中小企业贷款融资管理委员会、 县开发性金融合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等六个单位的一把手职务。 

人生走到了巅峰,人就有些云里雾里了,连徐永进自己都嚷嚷:赣榆县真正搞经济的就是我! 

可是人生永远充满了变数。

如此的权力,如此的便利

在徐永进的仕途鼎盛时期,头顶六顶“官帽”,而且这些“官帽”非同一般,都是重要岗位上的一把手。

或许有人会问:一个人同时在六个单位当官,而且当的还都是一把手,能忙得过来吗 ?这疑问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对于徐永进来说,六个职位就是六道光环,在单位,没人敢跟他说“不”,绝对的“一言堂”。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败,六个经济管理部门的一把手位置,为徐永进大肆敛财开辟了一条四通八达的通道───对于颇有经济眼光、会计出身,善于理财的徐永进来说,真正是如此的权力!如此的便利 ! 

其实,早在徐永进当上了商业局局长时,就已经开始运作权力牟取私利了。 

 2002年底,赣榆县金达公司开发时代广场步行街工程,商业总公司下属的饮食服务 公司也在拆迁之列。金达公司想将价值300万元的房产置换给商业总公司,以此作为 拆迁补偿。这事儿自然得商业公司总经理徐永进点头,乘人之危,徐开出了以优惠价购买一套步行街门面房的价码。金达公司哪敢得罪,一套价值40多万元的房产, 20万元就半卖半送给了徐永进。

单是收钱办事已满足不了徐永进的贪欲,一笔笔的受贿,要实现他自有一家大公司的目标实在太遥远,手中的权力让他盯上了公款。2003年12月,五交化大楼拍卖,这是黄金地段的一处优质房产,每年单租金就能回收50多万元。徐永进决定拍卖的目
的,就是想一番运作自己低价买下来。2004年1月2日,在徐永进的授意下,一家会计事务所对这座实际价值达500万元的大楼出具了资产仅为177万元的评估报告。徐永进立马安排亲戚李莲参加竞拍。不出3天,李莲中标,以220万元的价格买下大楼。 一桩一手操控的买卖,徐永进一下子就贪污了282.2万元。 

这番得手,更加刺激了徐永进。徐永进的腐败再次升级了,他的目标直逼自己旗下公司的巨款。

真正的目标是做大老板

2005年4月,徐永进看到南京房地产市场火爆,便想投资炒房。他看中了南京帝豪花园的一幢别墅,总价670多万元。 

徐永进安排天源担保公司财务从单位拨款810万元建立保证金账户,再用保证金做质押,委托连云港市金房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中国建设银行赣榆县支行签订借款合同,以房地产项目开发名义贷到了700万元款项。 

徐永进又将这700万元在赣榆几家单位中转后,最终交付了购买帝豪花园的全部费用。 

为了堵这个贷款窟窿,他又开始闪转腾挪。第一步,先让经贸局的业务单位大海藻公司贷款还了这笔钱。第二步,从商业总公司以借款形式拨出150万元,从省开发银行扶持资金中拨出450万元,这600万元划到了天源担保公司账上,再以借款形
式给了大海藻公司。

可实际上,是被徐永进拿来还了买房的债。 

一来二去,扑朔迷离,总之,一套价值700万元的豪宅,就这样到了徐永进的名下。然而,这个700万元,只是徐永进一次小小的操练,是他侵吞公款的一次热身,真正的大手笔还在后面。 

2005年11月,徐永进假借上海仟手公司(徐永进是幕后老板)的名义向连云港顺德生物公司投资300万元,此后,他见生物工程前景远大,就起了吞并顺德的心思。
 
2006年1月,徐永进挪用了1500万元对顺德公司增资扩股,这是国家开发银行对赣榆县的第一次借款。这次扩股使上海仟手公司成为顺德公司股东。而这笔资金用过后又被迅速打回赣榆。 

2006年4月,徐永进瞄准了国家开发银行江苏省分行对赣榆县的第二次借款 2500万 。这些资金本应用于支持赣榆县中小企业发展,徐永进却“瞒天过海”,把其中1370万元资金以发放贷款名义转至县里的7家企业账户后,全部转回天源担保公司。
之后,将这1370万元,连同天源公司自有的630万元一并转至顺德公司。 

这次资本运作使仟手公司成为顺德公司占股60%的控股股东。徐永进成功晋级,梦想成真,真的成了大老板。 

终于成为富翁的徐永进,该怎样感激头上的那一顶顶“官帽”啊!可是,当徐永进用“瞒天过海”之术,把大量的国家资金转入自己麾下公司,终于使自己成为一 个拥有几千万元资产的“大老板”之后,却一反常态,竟然向组织部门递交了辞职报告。 

这时候,六顶官帽子已经不放在他眼里,他的目标是身价过亿的大富豪,而那六顶官帽,只不过是他实现梦想的阶梯。 

美梦破灭,发人深思

 当官是为了捞钱,辞官还是为了捞钱。除了金钱,其余什么都不认识了。然而,事与愿违,“官帽”虽然去掉了,换来的却不是亿万富翁头衔。徐永进非但没能实现他的巨商梦想,还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尽管各级监督对徐永进形同虚设,尽管他的下属大都敢怒不敢言,然而职工们的举报信还是纷纷投向检察机关。

 2006年12月25日,连云港市检察院对徐永进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12月26日,徐永进因涉嫌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由连云港市检察院决定逮捕,并将此案移交赣榆县检察院侦查。

 徐永进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的大案终于水落石出。

 随即,检察机关对徐永进提起公诉,指控徐永进在2002年初至2006年9月期间,利用担任赣榆县商业总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赣榆县经贸局局长、党委书记等职务的便 利,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36.5万元、美金1800元,贪污款物 322.3万元,挪用公款6020万元。 

不久,连云港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以徐永进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并处没收财产15万元;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100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财产115万元。

徐永进把头上的六顶乌纱帽作为个人谋利的摇钱树,最终也让他沦为赣榆县建国以来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数额最大的巨贪。而他一人能够身兼六个部门的一把手,确实令人沉思。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