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从冯正虎事件到甲流看中共应对能力

2009-12-08 23:05 作者: 横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从冯正虎事件到甲流看中共应对能力
今天和大家讨论一下中共在对付突发事件的时候,所采取的是什么对策。这两件事情互相之间不相关,但是都比较引人关注。

第一件事情是上海的访民冯正虎,由于在日本机场几次回国都被阻止,所以他反覆闯关,滞留在东京机场,成为一个国际事件。第二个就是目前在中国大陆流行的,成爆发趋势的甲流,甲型流感,这也应该属于突发事件。

有时一件很看不起眼的小事情,可以把中共看上去很强大的真面目给揭露出来。冯正虎事件就是其中之一。

冯正虎是上海的访民。据「中国冤民大同盟」的主席沈婷介绍,长期以来上访得不到结果而反覆上访的,全国有2千万左右,和「中国冤民大同盟」有直接联系的成员也达到8万人。

但是冯正虎他又不一样,他本人有研究生的学历,而且他出版过很多专著,曾经因为他出版的专著,被上海有关当局以非法经营罪冤判了3年。出狱以后他就开始上访。在上访的过程中又认识了很多访民,接触了很多冤案,所以他又开始帮助其他的访民。在这过程当中有多次被抓被关的历史。

2009年4月份他到日本,6月7日回国,结果被上海边防检查站的警察拒绝入境,当时既没有说明也没有给他任何文件,就给他买了一张回程票,把他送上飞机又回到日本。

回到日本以后,他当时就拒绝入境,因为他认为他是中国公民而且是持有有效的护照,上海当局没有权力阻止他入境。他认为作为日本政府也不应该接收他,不应该让他再入境,因为如果让他入境的话,那是支持中共的这种错误的做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就滞留在机场,当然后来也入境了,后来他又反覆闯关,8次闯关想回去。

他留在东京机场这件事情,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因为他先后又起诉了拒绝搭载他的美国和中国的航空公司,在日本机场被大量的媒体采访。后来在海外的华人当中引起很大的震动,不管是在网站上,还是海外的华文媒体,大部分都站在他这一边,所以形成了一种全球声援和直接支援的趋势。因为他在机场滞留的时候没有吃的,有人专程飞往东京,路过一下机场然后给他送一些吃的,送他一些衣服穿。他自己穿着一件白色衣服上面写着字,表示他是滞留在机场的中国公民,他要求回国权。

因为这个机场是国际机场,而且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所以就变成了一个国际事件。中共当局官员出国到日本访问的,访问回来的,在机场都能看到他,所以中共当局处于一种极度被动的状态。就好像咬了一块骨头哽在喉咙口,既咽不下又吐不出来,就处于这种状态,现在还是拿不出对策来。

冯正虎最早在2008年5月份的时候,就要求出境,也是到日本去,当时上海当局是阻止他出境,上海法庭甚至编造了一个证据,然后用编造的证据来做为阻止他出境的理由。后来在2009年当他出境以后,又阻止他入境。那就表明上海当局不管是哪一个人或是哪一个机构,并没有一定之规,就是它没有说对一个人出境和入境应该采取某种措施,达到一个什么目的。

如果说是要阻止冯正虎在上海上访,给其他的访民鼓舞或者支持,对当局造成麻烦的话,那么在 2008年5月份,当他要求出境的时候,就应该立刻送出去。如果说不能把上海当局所作的坏事暴露给国际社会的话,那么当冯正虎要求回国的时候就应该让他回国。这两件事情──阻止他出境和阻止他入境,是矛盾的;也就说当局就是为了给他制造麻烦──你要出去就不让你出去,你要回来就不让你回来。

这种惩罚性的措施,本身的随机性非常大。当时对冯正虎或是像冯正虎这一类的人,所進行的惩罚,所作的任何决定,都没有在事前進行过评估。所以对这个事件将来可能的发展,造成的后果和影响,作出这个决定的人是没有去衡量的,结果就是非常难以预料。因为他根本就不去想那个结果,因此当后果产生的时候,他当然也就没有任何对策来对付。所以这是随机性惩罚措施的必然后果。

同时在冯正虎的事件中,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法律问题,我去查了一下中国相关的适用法律,只有一个法律,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但是在这个出入境管理法里面,对于中国公民只有出境的控制,就是什么人能够出境,什么人不能出境。绝对没有对公民入境的控制,也就是说没有相应的法律,可以去指定哪一个执法机关可以阻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回国的。

这一次在冯正虎事件当中,是哪个机构呢?是边防检查站的警察。但是奇怪的是,在边防检查站的警察把他拘留在边防检查站的时候,有国保来找他谈话。「国保」是什么呢?国保是公安系统内部负责专门对内镇压民众的,它负责管辖的范围就是镇压宗教信仰、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国保执行的最多的就是1999年以后对法轮功的迫害,当然后来加上很多对其他信仰的迫害、其他宗教的迫害。它本身是对内的,国保并没有权力,去过问和干预公民出入境的问题,不管是出境还是入境。所以国保的介入就表明,有一个和出入境无关的部门,卷入了这个国家出入境方面的事务当中去了。

这里又牵涉到下一个问题,就是国家的边境问题。大家知道海关是国家一级的机构,就像美国的海关,它是属于联邦政府的,各州政府都不能干涉海关事务,所以地方政府是没有权力干涉的。冯正虎他得罪的是上海当局,不管是上海的什么当局,都是上海的,阻止冯正虎的命令是谁下的?是上海市政府还是中共上海市委?还是上海市公安局?还是上海市政法委?

不管是哪一个部门,都是上海市的部门。我们假设一下,如果冯正虎改变策略,从北京或是广州入境的话,会不会被阻止?如果他从北京或广州入境也同样会被阻止的话,也就是说全国的海关都要听上海,这一个中国地方政权的指挥。还是说内部有这样的规定,就是每一个省市自治区,或者是更低的每一个城市的党政机关,都有权力对全国的海关发出阻止入境的黑名单。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不仅仅是对人权的一个迫害的问题,其实牵涉其他方面的问题。

像在美国海关,不管是在旧金山入境,还是在纽约入境,还是在其他任何一个有从国外飞到美国直达班机的地方,你都要進入边境的。在任何一个地方入境其实都是一样的。你所接触的都是美国联邦政府的官员,就是海关工作人员。如果说你是属于美国政府禁止入关的人的话,你在哪一个海关入境都是一模一样的。禁止入境的人就比如「911」以后列了一些国际著名的恐怖分子,他不能入境。如果说有一个地方政权他觉得他要列一个黑名单,他是做不到的,他没有办法对这里的海关下达任何命令。美国的各司其职是非常非常清楚的,你明确的知道某一个部门做什么。

我记得一位休士顿的国会议员,她的管辖范围之内有很多非法移民,特别是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当时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些非法移民一旦成为一个暴力事件或者是刑事犯罪事件的受害者的时候,他们一般不敢去找警察报案,因为他们一找警察报案以后,他们就害怕他们非法移民的身份会被发现,然后被递解出境。为了使他们安心、为了明确职责。她去参加过一次国会议员的Townhall Meeting,就是和当地的民众见面。在见面的时候她特地的把休士顿警察局的两个警官也带去了。就在和民众见面的时候,她再三的强调说:休士顿的警察是属于地方警察,不是移民局的警察,他们没有义务也没有权力执行移民局的任务。当你们发现,看见有犯罪或者你们自己是犯罪的受害者的时候,你们不要怕,立刻就去报警。不会有人因为你们非法移民的身份把你们遣送回去的。当时市警察局的两个警官当场保证他们不会来执行移民局的任务。这个分工非常明确,谁做什么谁做什么。

在中国现在就有一个问题了:不管什么人,只要你是权力机构的,你都能插手其他领域的事情,都能在其他的领域里面去所谓的「执法」。这就很麻烦了。

我记得在加州还有一个案子。加州的移民局要求各个学校(美国的中小学都是免费的义务教育),在提供免费义务教育的时候,在接收新生的时候,要查明这个学生是不是合法移民。当时加州的整个学校系统立刻就拒绝了,说这个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你们移民局去查非法移民的事情。你们不能够因为你们完成不了任务,要让一个学校来替你们完成你们的任务,没有的事情,绝对不行。

像中国学校要担任的事情太多了。要打小报告,要去侦查谁是法轮功学员,谁在散发传单,谁家里面是家庭教会的成员,都归学校管,就是学校管了党要管的事情,管了政府要管的事情,管了警察要管的事情,管了所有的事情。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在任何一个正常法治的国家,都是应该各司其职的。

在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就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对于一个政权来说,国家的边境是非常重要的。国家的主权领土完整的,也是一个国家能成为一个国家的最重要因素之一。那么现在一个地方当局,就上海市的当局,就可以随意改变出入境的规则。阻止他出境还有说法,因为出境的申请是在当地政府。现在一个地方当局可以介入一个国家性质的权力。

如果说这是一个没有入境的海关的省市怎么办?没有飞机直达可以入境,是不是他就必需通过上海、北京的,有海关的地方来阻止他所不喜欢的人入境。如果说大家都可以这样做的话,那么整个边境就失控了。边境失控对于一个国家意味着什么?在中国历史上,只有当一个政权在灭亡的时候,才会有边境完全失控的状态。

现在冯正虎这个事件,像上海作家小乔也是被阻止入境的。这种阻止入境,完全是由一个地方当局的决定。地方当局的决定,无论它是通过全国海关来实行,还是通过它的权力范围之内的当地的上海海关来执行的,它都是由于地方的政策,地方当局好恶,来影响一个国家的边境,使国家边境失控。这个边境的失控不是由于外来势力的影响,而完完全全是由于中共自己失控了,是由于中共的地方当局,介入了一个它们不该管的范围,而导致边境失控。

不要看这是一个小小的事件,蚁窝都能够使一个大堤崩溃。我觉得这个就表明中共政权的控制自己国家的能力已经到了最低点了。这个事情是业馀的、外行的(地方官员)惹出来的,如果是专业人士惹出这个事件,就说明这个专业人士他的水平太差了,闹出来这么大一个国际事件,使得中共和中国政府形象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而闹出这个事情来的上海方面,现在却不作声了,而且它没有任何办法来解决。据说现在中央和国务院要叫国家安全部和外交部拿出办法来。我想冯正虎这个事件,大概不会是国家安全部和外交部干出来的。

这里其实牵涉到一个问题,就是突发事件的应对能力的问题。我们知道在中国每一个省,国务院都有突发事件的应对方案。地震是属于突发事件,像四川发生的地震,它是突发事件。各地发生的群体事件,那都是属于突发事件。但是这些突发事件都是可以预料的,就是说知道这些事件会发生而且一定会发生,只是不知道在哪一天、在哪里发生。所以对这种事件,它的应对的预案是有成套措施的。当然能不能实行是另外一回事,就像四川地震的时候,地震的应急预案其实早就有了,但是实行的时候由于各种原因延迟了,而且没有能够有效的实行下去。

但是冯正虎的回国事件,在东京机场滞留的事件,才是真正的突发事件,因为这样的事件没有前例,没有相应的配套的解决方案,至今还僵持着,也就说明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都没有对这种突发事件的应对的方案和措施。那么和其他的事件不同的是,这是地方官员在国际事务上由于外行,而惹出来的乱子。

现在中共的官员的权力已经太大了,所以做出的所有的事情都是破规矩,而是破了中共自己订的规矩,破了中国法律和宪法的这种规矩。这种破规矩的事情在中共官员的系统里面已经是习惯和一种普遍现象了。只要有机会,可以说90%以上的地方的党政官员都可能惹出这种乱子来,实际上这也是各地群体事件层出不穷的原因。

因为这种乱子是中共官员,破了中共自己制定出来的规矩惹出来的,当然就没有应对的方案。它不会去制定一个说:由于这个官员做了这么一件错事,怎么怎么来应对,当然不可能。其他的国家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搂子可捅呢?因为绝大部分国家,没有一个官员,可以违反法律来这样对待自己国家的公民的,没有人有这样的权力,只有中国有这样的事情。所以中共现在就是不停的惹乱子,然后不停的用更大的乱子去补前面的乱子。这就叫「折腾」。

在冯正虎事件当中还有一件引人注目的事情。就是在海外的中文媒体,相当多的也报道了这件事情,而且民众的支持率也很高。这是另外一个。应对这种突发事件,中共还没有对海外的媒体实行完全的控制。为什么呢?因为中共对海外媒体的控制是有一些指导方针的。对于海外中文媒体,已经被它们控制的,直接它们自己办的,它们控制的和它们部分控制的,重大事件它有一些底线,比如说对法轮功事件怎么报,对于台湾事件怎么报,对于新疆事件怎么报,对于西藏问题怎么报,它们都有一些底线。那些媒体也都遵守这种底线,所以在这些报道上它是完全是跟着中共走。

但是因为媒体有它自己运作的方式,它毕竟要生存,中共不可能百分之百把海外所有的中文媒体都养起来,这样的话,这些人可以不停的办新媒体,不断的让中共来投资。中共再有钱它也投不了这么多。海外媒体要想自己生存的话,除了中共已经规定的底线以外,有很多情况下,它也要报新闻,也要抢新闻,像这一类的新闻它当然会报。这一报出来以后,就使得中共在这件事情的舆论上很被动。因为中共不可能预知所有的可能成为突发事件的事件。真正的突发事件,之所以能够成为突发事件,就是因为中共无法预料,就像冯正虎这个事件,没有办法预料的。所以在这种突发事件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就是中共对海外媒体的控制实际上还是有一些漏洞的。

这一类突发事件究其根源的话,我认为主要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因为中共它自己就是破规矩惹是生非的发源地。像冯正虎事件,它主要是打击他的上访,而打击上访是中共自己的政策,是中央的政策。无论现在是所谓「依法上访」──就是不能够违法上访(那上访就是上访,还有什么违法和依法之说的?)还是变「截访」为「接访」,这种表面的变化,表面的词句修饰,其实它的目的都是一个,就是不许到北京去上访。各个省当然也就可以禁止到省会去上访,各地都可以规定禁止上访,事实上各地也在禁止上访。

不允许冯正虎出国,和不准他回国,其实都是这个思路,只不过是上海当局这一次处理的比较笨拙而已。北京就不见得处理的聪明,只是没有惹起国际事件而已。在海外有很多不能回国的人,其实不是由于地方当局阻止他回国,而是在中共的整个黑名单上面。由于禁止一些中国公民的回国权,中共事实上已经制造出世界上最大的政治难民群。

这是一类突发事件。这一类的突发事件突显中共的体制非常僵化,低劣的政治智慧。

另外还有一类突发事件,虽然有完整的方案,但是一旦出现了,还是没有办法应对。就是说这一类事件是它发生发展的过程不能被中共人为控制的,不管你套政治帽子也好,你把人家关到监狱里面,你控制不了这些事件的進展的,就像最近呈大爆发的甲型流感。

中共以前已经有过了萨斯和禽流感的教训,况且这一次的甲流又是第二波,但是显然中共仍然在隐瞒,仍然在瞒报,还是没有办法来对付,民众的意见还是非常大,那为什么呢?究其原因,前两次中共是隐瞒病情,特别是萨斯,事后又以表彰庆功来让人们以为萨斯是在中共领导下消灭的。但是事实上疾病并不受中共的指挥。萨斯后来消失,就和当时出现的时候一样,让人摸不到头脑,它是自己消失的,根本就不是采取了任何隔离、或者是治疗的措施而消失掉的。它(萨斯)和中共后来在庆功的时候所表彰的任何措施、任何个人的所谓英雄行为都没有任何关系,自己消失的。

但是中共却制造了这么一个假象,而且自己也认为它的那些隐瞒的措施是起了作用的,所以这次的第二波流感的时候,中共又故计重演。也不是说哪一个人想这么做的,而是它整个系统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就是说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就是少报病例、不报病例、少诊断严重病例。因为它现在规定严重病例才需要报,严重病例才有治疗的补贴,所以这才造成了同样的发病率,同样的诊断案例,按照比例来说,美国死亡率是中国的50到100倍。究其原因,那就是很多由于甲流死亡的病人,它并不把他归类到甲流里面去,而是归类到他并发症和继发感染里面去,就变成了并发症是死亡主因,而不是由于甲流造成死亡。

由于这一切原因,使得整个中国的病例很少,结果是什么呢?由于病案少,死亡率报的少,使得民众对于真正甲流流行的情况和它的严重性,严重的估计不足,也就导致了在甲流流行过程当中,大家的防范措施很弱。也导致了发病率的增加。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为了政治原因,而故意的把严重可能引起大爆发的这些重大事件继续進行。像「十.一」的阅兵和几十万人的遊行,这种大规模的群体集结活动会导致流感的大爆发,但是中共为了它自己的面子工程,完全不顾可能造成大规模流行传染的这么一个重大的事件。事实上,第二波的甲流的大流行确实是在「十.一」大遊行以后大规模的爆发。甲流的病毒它不会受政治因素的影响而改变它的流行特点,也就是它是不会跟着中共的指挥棒走,也不会受中共的政治压制而改变的。

这一类的突发事件,中共它采取的策略就是「拖」,拖到自然消失,然后再通过媒体,通过所谓科学加政治的宣传,把它变为中共的所谓好事,又变成中共率领人民怎么样战胜疾病,这样的话,民众就得不到真正的病情的真相。这就是另外一类突发事件。中共现在所有的政策都没有办法去处理的,原因是这种突发事件的发展進程中共没有办法去影响,所以它主要仍然是在隐瞒、压制这种方式上面進行。

「鸵鸟政策」,你假装看不见,你看不见这种群体事件,你看不见上访的人群,你看不见病毒的流行,你装作看不见这一切,这些事情还是继续在发生着,而且最终会爆发。中共以这种装作看不见的方式,也企图让民众也看不见的方式,来应对这些突发事件,注定是要失败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