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西汉书】(卷十三):汉武帝修道(三) (全卷毕)

2009-12-09 19:14 作者: 李成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东方朔,三岁已览天下秘谶,游历仙境。武帝昭举天下贤良,朔上书自荐,武帝誉之,令待诏公车,初不得亲见武帝,乃展机智幽默,武帝大悦,待诏金马门,方得亲近。朔虽诙笑,时观察颜色,直言切谏,武帝偶纳,众卿在位,朔皆敖弄,无所为屈。朔力行上隐于朝,谓宫殿朝廷如深山蒿庐,亦可避世藏神,饱食安步,以仕代农,亦可依隐玩世,从圣人之道。

朔博闻浩识,文采洋溢,开创汉赋,杨雄、班固皆师。《史记》初无书名,司马迁授稿予朔,朔大赞,赠名《太史公书》;颇善星历,能以棋为卜具,卜棋成卦,卦推爻辞,隔物猜物,推演精准,常与武帝谈道术仙事,武帝皆服。

朔曾谓:“天下人无能知朔,知朔者唯太王公。”而后白日飞升,时人曾见于会稽,云游四海,风飘五湖。武帝即召太王公问之,太王公善星历,曰:“诸星具在,独不见岁星十八载,今又复见。”武帝长叹,随侍十八载,竟不知朔为岁星下世,惨然不乐。

征和二年,佞臣江充诬陷太子刘据埋蛊施咒。太子欲斩江充,武帝竟发兵攻太子,父子大战长安,死伤数万,太子兵败自杀,皇后卫子夫亦自尽。征和三年,武帝省悟,诛江充族,建思子宫。征和四年,因连年用兵,挥霍无度,加以徭役过重,捐税增高,耕民流亡益重,民不聊生,乃颁《轮台罪己诏》,自谴过往用兵乃大过,力挽民心。然诏中极言用兵乃众臣所谏,非一己孤行,明为自谴,实乃推托。

后元二年,立刘弗陵为太子,无端赐死太子之母钩弋夫人,防昔吕后称制之局。钩翼夫人,赵姓齐人,生来右手卷握,少好清净少食,时人曰东北有贵气,武帝遣人寻而得之,见其姿色甚丽,分其右手得一玉钩,遂封为女官,居住钩弋宫。钩弋夫人入殓后尸体不冷且香,一月后,昭帝即位后重新安葬,见棺柩仅剩丝鞋。

二月,武帝崩,昭帝即位,复与民休息,停征匈奴,轻徭薄赋,重民生疾苦。昭帝无子,霍光原迎武帝孙刘贺入,然贺淫戏无度,又改立武帝曾孙刘询即位,是谓宣帝。宣帝幼时,流落民间,故知民生疾苦,及亲政,励精图治,复欲出兵匈奴。昭宣之治,汉国力稍复。

宣帝初即位,欲褒先帝,诏告诸臣,预建武帝庙,时众官齐口美言,皆曰:“宣如诏书。”独夏侯胜直谏:“武帝虽有攘四夷、广土斥境之功,然多杀士众,竭民财力,奢泰亡度,天下虚耗,百姓流离,物故者半。蝗虫大起,赤地数千里,或人民相食,畜积至今未复。亡德泽于民,不宜为立庙乐。”诸臣闻言皆怨,怒斥诏书当从,且诽谤先皇,罪在不赦。胜曰:“诏书不可用也。人臣之谊,宜直言正论,非苟阿意顺指。议已出口,虽死不悔。”诸臣乃共劾胜,非议诏书,毁先帝,唯丞相长史黄霸阿不举劾,二人遂俱下狱。胜、霸久狱,霸欲从胜受经,胜辞以罪死,霸曰:“朝闻道,夕死可矣。”胜乃授之,讲论不怠。

至四年夏,关东同日地动、山崩,坏城郭室屋,六千余人亡,宣帝乃素服,避正殿,遣使吊问吏民,赐棺钱。下诏:“盖灾异者,天地之戒也。朕承洪业,托士民之上,未能和群生。曩者地震北海、琅邪,坏祖宗庙,朕甚惧焉。其与列侯、中二千石博问术士,有以应变,补朕之阙,毋有所讳。”乃大赦。胜出为谏大夫,霸亦为扬州剌吏。

夏侯胜,少孤好学,从族父夏侯始昌,受《尚书》及《洪范五行》。夏侯始昌,鲁人也,通经纬,自董仲舒、韩婴亡,武帝得始昌,甚重之。始昌擅卦,先言柏梁台灾日,至期果灾。昔昭帝崩,昌邑王刘贺嗣立,数度出游,胜挡乘舆谏曰:“天久阴而不雨,臣下有谋上者,陛下出欲何之?”王怒弗听,缚以属吏。

是时,大将军霍光与车骑将军张安世欲谋废贺,光以世为泄,世实不言,乃问胜,胜对曰:“《洪范传》曰,皇之不极,厥罚常阴,时则下人有伐上者,恶察察言,故云臣下有谋。”光、世大惊,以此益重通经纬。后十余日,光卒与世废昌邑王贺,尊立宣帝。

宣帝后,宦官始典掌机要,汉遂步衰;元帝时,宦官广结党羽,把持朝政;成帝虽罢退宦官,大权旁落外戚王氏,最终为王莽篡位,西汉传二百一十四年。

相关文章:【观西汉书】连载

(看中国网路首发,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