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罪恶

2009-12-16 22:23 作者: 罗威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天津这桩流血事件发生在中国天津市辖区的一个名叫蓟县的地方,距离北京不到百公里。时间是2007年4月13日。

家住蓟县城关镇下宝塔村的宁大娘,在这一天早早起了床,她没有像平常那样穿戴整齐,去街坊邻居串门聊天,而是和左邻右舍一起,急着赶往自家的责任田,因为担心失去这块地,宁大娘昨晚都没睡好,她心里这几天一直很恍惚。她弄不明白,县政府为什么要占她家的耕地,修路就这么重要吗?耕地都没了。那我们拿什么种庄稼,将来子孙都吃什么?

赶到田里的时候,太阳已经老高了,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麦田里的麦苗已经很高了,每当看到田里的庄稼茂盛的长势的时候,宁大娘心里就由衷的欣喜踏实,可是现在,麦田里却开进了很多大型挖掘机,昔日的良田就要在她眼前被毁掉了,那可是宁大娘种了大半辈子的土地,她真舍不得,她感觉心痛的要命。

被占耕地的不仅仅是宁大娘一家,县政府要修环城公路,线路正好从她们村子里穿过,很多家耕地都要被征用,本来耕地就少得可怜,村民历来都把耕地视为珍宝,他们实在不愿意失去这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那就是他们的命啊。

可是,镇政府的工作队来了,施工队也来了,说这是县政府重点工程,任何人不得阻拦。

宁大娘眼看着挖掘机杨起高高的手臂,一抓下去,一大块绿色立即就消失了,宁大娘急了,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她冲到挖掘机前,一下子躺到了机器下面,她要用自己的老命去保卫自己的田地。

施工被迫停止了。

很快,镇长就赶了过来,他带来镇政府的几十名工作人员,他要对这项工程负责,今天是开工第一天,无法施工自己就不能向县领导交待,也显得自己无能。

经过协商无果,这位宋镇长真的急了,这可是县政府的重点工程,再这样闹下去,耽误的不仅是工程,更主要的是自己头上的乌纱帽。

于是,宋镇长果断对工作人员发下命令,把人拖走,谁阻拦施工就对谁不客气。

可怜的宁大娘坚决拒绝离开,当工作人员把她从麦田里拖起来的时候,宁大娘使出全身力气和他们抗争,在双方撕扯中,宁大娘急火攻心,当即晕倒在地。

工作人员这下子傻了,村民们赶紧跑回去叫来宁大娘的家人,等家人赶到现场的时候,宁大娘早已停止了呼吸。

消息很快传遍了全村,不到一个小时,全村男女老少几乎倾巢出动,全部赶到了现场,把涉嫌害死宁大娘的镇政府工作队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个时候,工作队的带头人宋镇长,面对愤怒的村民,吓得赶紧钻进了吉普车准备逃离,可是,群起激昂的村民挡住了他的去路,宁大娘的儿子用封条把吉普车缠了个严严实实,他们要严惩凶手,杀人者偿命。

很快,大批警察赶来了,可是,面对死去的宁大娘尸体,面对激愤的群众,面对失去亲人的宁大娘亲属,警察们也是束手无策,因为死者家属要求直接和主管县长对话,要求给他们一个公道。

就这样,双方一直僵持到下午,也没有哪个县领导去现场和村民对话,解决问题。

那一天天气出奇的闷热,虽然不是夏天,但依然骄阳似火。刺眼的太阳照射着宁大娘的尸体,也照射着焦躁愤怒的村民。

下午三点左右,现场突然开来几辆橄榄绿色大卡车,从车上下来很多全副武装的武警,估计有几百人,他们手持盾牌警棍,很快将现场包围了起来。

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用扩音喇叭向村民喊话:"无关人员赶快离开,再不离开,十分钟后我们将采取行动"面对这种阵势,很多村民都吓傻了,虽然胆小的一部份人离开了,可更多的村民却留在了现场,因为他们相信,再怎么闹,人民警察部队也不会对自己的人民下杀手啊。

可是他们错了,大错特错了。十分钟后,再想离开已经不可能了,训练有素的武警特警士兵,开始整齐的排成队列,向被围在里面的村民发起进攻。

毫无思想准备的村民们,手无寸铁,他们只好从地里找砖头瓦块进行回击。

现场是惨烈的,武警士兵用盾牌抵挡村民的反击,用手中的警棍击打那些村民,一时间现场狼烟四起,哀嚎一片,冲突中,一名士兵被打伤了,这更激怒了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们,他们用更凶猛的攻击来击打那些胆敢反抗的"暴民"。

不到二十分钟,战斗顺利结束了,村民们不仅被打得四散逃命,而且大部份人受了伤,现场当时抓了200多人,宋镇长被安全解救出来。

案件很快有了结果,那些被抓的村民,在写下保证书和交了罚款之后,都被放回了家,而死去的宁大娘的儿子被判了6年有期徒刑,大娘的女婿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罪名是,聚众闹事,破坏政府重点工程,袭击打伤武装警察。

第二年,因为平息这场暴乱有功,宋镇长荣升为城关镇一把党委书记,主管县长慈树成荣升为蓟县县委书记,成为名副其实的县太爷。

这场由强占村民土地而引发的流血冲突,并没因很多人被抓,死者亲属被判刑而结束,本文作者因目击拍摄了现场画面而被抓被审查,资料被毁,也因此而丢掉了饭碗,现在的下宝塔村村民,生活在红色恐怖中,人们没人敢提这件事,遇见生人,没人敢和你说话,因为整个村子都被当地警察严格看管起来,政府不允许再提这件事。

宁大娘就这样死了,死在了她曾经耕种过无数个春秋的自家田地里。

下宝塔村的很多农田就这样被占用了,奥运会前夕,新建的环城公路开通了。

这是整个中国社会农民生存现状的一个缩影,尽管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可是,他们根本没有自己的权利,他们的土地随时可能被政府以各种名义而强占,他们只是政府管辖下的一群奴隶。这就是真实发生在中国天津蓟县的一次流血事件,没有报导,没有图片,没有真相,只有流血死亡和牢狱之灾。

这是一桩阳光下的罪恶。

此可以看出,专制的中国各级政府,是如何欺压残害百姓的,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动用军警部队 压无辜的村民,其行为;惨无人道令人发指,可怜无辜的宁大娘就这样死去了,不仅自己牺牲了性命,而且还拖累自己的儿子女婿进了牢房,究竟是谁之过?

当一个自诩人民政府的政府横征暴敛,残害乡里 无恶不作的时候,也就是它自掘坟墓,走向灭亡的开始。

共产党不亡,天理难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