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26岁女首富之父:吴英得罪了太多官员(图)


26岁女首富吴英

我不知道吴英为什么最后做那么大

本色概念酒店光装修就花了几千万。这是一个概念酒店,里面的每个房间装修都不一样,第一次拍卖500万元还流拍,第二次以450万元成交。很多义乌的债权人都来问我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便宜卖了?我都说不知道,你们要问就去问公安局吧

1月10日下午,浙江省东阳市歌山镇余店村飘出阵阵木鱼声,一幢建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破旧楼前,香火缭绕。吴英的父亲吴永正告诉本刊记者,吴英的奶奶正在做法事为吴英祈祷。

20多天前的2009年12月18日,吴英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被一审判处死刑,根据判决书,吴英骗取集资款7.73395亿元,实际集资诈骗3.84265亿元。

短短三年时光,让吴英声名鹊起又深陷囹圄。2006年,她以一掷千金的姿态出现在东阳,被称为"神秘的亿万富姐",2007年2月7日,吴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刑拘,直到2009年末被一审判处死刑。

2009年12月28日下午4点左右,离10天上诉期仅剩一小时的时候,吴英在上诉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最终决定提请上诉。

"她从小受过太多的苦,这三年来,她有太多的故事,现在落得如此下场。"吴永正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

为什么最后一个小时才上诉

《瞭望东方周刊》:为什么吴英在最后一个小时才决定上诉?

吴永正:接到判决书后,我和律师就决定要提请上诉,律师把上诉状都写好了,可以说,我们家属是一致要求上诉的。但是,上诉状的确认最终是要吴英签字的。

12月18日的一审判决现场很多记者都不知道,也没来。因为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是12月15日才通知律师的,开庭审判的过程也很简单,法官宣读完以后,立即宣布退庭。她当庭也没说要上诉,我认为她已经想明白了。

《瞭望东方周刊》:你的意思是吴英一开始并不想上诉?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吴永正:是的,一审判决下达后,我和律师去看守所见她好几次,她都不肯出来,见也不肯见一下。最后一天,上午我们去见她,她还是不肯出来见,直到下午的时候,她才出来见了一下,然后就签字了。

她不想上诉的原因,没有告诉过家里人,但是托人从里面带话出来过,她说,如果案件的性质不能改变,不如早点走算了。她说,从不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

《瞭望东方周刊》:听说吴英陆续给家里写过几封信,里面具体写了什么?

吴永正:就是带给家里人的一些信息,她是长女,从小就惦记家里人,包括她的一些朋友,很多人都是受过她的恩惠的。她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自己并非十恶不赦,做这些事情都是需要勇气的。

对于案子的事情,她说得不多,我认为是她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她的性格最像我,我很了解她的。她和她的奶奶关系最好,判决下来后,我们都不敢告诉她奶奶,老人家80多岁了,我们怕她承受不了,现在她也知道了。这两天她在家里做法事,祈祷吴英。

《瞭望东方周刊》:吴英在成立本色集团之前是做什么的?

吴永正:我是1979年开始就在甘肃玉门做工程的,吴英在出生两个月后,就被我带到了那里,除了逢年过节外,吴英都很少回家的。7岁的时候,她回到东阳读小学,成绩很好。1989年,我在甘肃和人家打官司,一直打到1996年才赢下来,我也没有精力去管她们姐妹的事情。不过,每年我都会把她们姐妹四人的学费寄回家里,很多钱都是借着寄回家的,我自己没文化,我发誓一定要让她们四姐妹读好书。

吴英最早是和我的堂妹一起学做美容的,这是东阳最早的女子美容。吴英学了一年多后,就到宁波和人家一起合开美容店,当时她才16岁。

到2001年,吴英结婚后,她就自己开美容店了,美容行业只要有客户资源,赚钱很容易的。后来她开起了KTV,生意也很好,可能觉得生意做得太顺了,后来就栽了跟斗。

《瞭望东方周刊》:本色集团的事情,你最早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吴永正:她被拘留案发后,本色集团就没人管了,我就去管了。我的几个女儿都是在外面自己闯荡,我相信她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她们生意上的事情,我一直都是不管的,也从没管过,叫我去管,我也是外行不懂的。

她被杨志昂(曾和吴英发生经济纠纷,亦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刑拘--编者注)这些人绑架的时候,我才意识到,里面的事情很复杂,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吴英收到过两颗子弹

《瞭望东方周刊》:吴英一审被判决死刑,听说你当庭就抗议,这是否属实?

吴永正:我当然要说,这样的判决是不公平的。吴英只是向11个人借款,这是民间借款,不是集资诈骗。吴英的钱是用来做企业的,东阳这么多店面和房子都是她买的,吴英的钱都是投资在东阳的,用于公司的经营,并没有集资诈骗挥霍掉。

比如,吴英的钱主要是向杨志昂、林卫平等四个人借的,都是签订投资协议和借款协议的,吴英的很多钱都是按照协议去投资的,比如投资酒店,房地产项目等等,这些都是可以查的。

《瞭望东方周刊》:你曾经说,对金华市中级法院是极度不信任的,这是为什么?

吴永正:我在2008年11月就曾向国务院等有关部门写过信,我认为,吴英的案子在金华中院审判是难保公正的。

在 2006年12月20日,吴英被杨志昂等人绑架的时候,杨志昂逼迫吴英在白纸上签下名字,然后伪造成一份委托书,找了一个安徽的农民充当本色集团公司业务经理,在12月27日到金华中院去起诉一个不存在任何利害关系的农民,伪造房屋转让协议,转移本色集团的资产。最后金华中院的审判长居然在12月28日就下达了一份调解书。

我看了一下,这样的调解书有两份,杨志昂是做律师的,他的手段比较高明。但是这份调解书,连外行的人都看得懂,最简单说,那个委托代理人根本就不是本色集团的业务经理,这样低级的错误,金华中院的法官难道看不出来吗?最简单的,也要核实一下委托人的身份吧?我觉得里面肯定有阴谋,至少是个别法官与案件有牵扯,我当然无法对金华中院产生信任。

吴英是在12月28日被杨志昂等人放出来,才获得自由的,他们赶在吴英被绑架期间把调解书做出来,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内情,到现在都没告诉过我们。

我一直就杨志昂绑架吴英的行为进行举报,但是东阳市公安局一直没给我一个答复。吴英收到过两颗子弹,这案子也没破,现在吴英被抓了,这些案子难道就可以不侦查了吗?杨志昂现在以非法集资被判了缓刑,为什么公安局不去抓他呢?

《瞭望东方周刊》:听说金华中院的庭审程序也让你很不满?

吴永正:是的。在12月17日,金华中院才将庭审笔录交给吴英本人签字,为什么会这么长时间?开庭到现在都8个月过去了,现在才将笔录拿过来核定,判决书都有20多页,笔录肯定更多,吴英怎么能准确地记住?

本色集团的资产一直在流失

《瞭望东方周刊》:你曾说本色的巨额资产去向不明,现在到底有多少资产流失了呢?

吴永正:本色的资产一直在流失,我曾说过,就算是吴英被判处死刑,那些债权人也要不到钱的。因为很多资产都蒸发掉了,他们个个都在趁火打劫。

当时拍卖本色集团的车辆,30多辆车,分三组拍卖掉的,普通人根本就没机会竞价。本色概念酒店的经营权拍卖情况更复杂,2008年11月的时候,我看到"宝丰拍卖公司"的一个拍卖公告,起拍价是500万元,我看到一个联系的手机号码,觉得很熟悉,就打过去问,原来对方是东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张武。在案件侦查期间,公安局能拍卖本色集团的资产吗?

本色概念酒店光装修就花了几千万,这是一个概念酒店,里面的每个房间装修都不一样,第一次拍卖500万元还流拍,第二次以450万元成交的。很多义乌的债权人都来问我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便宜卖了?我都说不知道,你们要问就去问公安局吧。

本色被处理掉的东西很多,有露天广告牌、本色概念酒店、本色精品酒店,还有加盟的小山宾馆,新的网吧也被查封,里面装修好的材料都不见了,这些资产的流失算谁的?

就算是拍卖,本色集团的拍卖款也应该进入财政账户,但是财政局的人跟我说,钱不在财政局。拍卖的钱去哪里了?

《瞭望东方周刊》:本色的投资主要在哪里?

吴永正:主要是酒店和房产,她的商业理念比较新。

酒店主要是做概念酒店,本色概念酒店是做得最好的一家。她酒店里的装修材料和家具,都是自己家具城的,这个酒店的功能就是一个样本,我后来才知道,全国有 20多个客户正在和本色联系,希望加盟本色概念酒店。吴英的构想是,一个酒店收取80万元加盟费,然后再由本色集团提供设计装修团队,这些都能赚钱的,思路非常好。

本色的第一个加盟酒店是义乌的小山宾馆,开业的时候宾客爆满。她的洗衣店也是很有特色的,因为本色概念酒店每个房间的床套和窗帘都是不一样的,这样洗涤的成本就非常高,她就自己开一家洗衣店来洗。包括足浴店的毛巾,还有服务员的工作服等,都是自己的店里洗,这样都能降低成本。做这些不是起诉书所说的为了虚假宣传,这些是真正的商业推广。

《瞭望东方周刊》:那房产呢?主要投资在哪里?

吴永正:房产主要投资在东阳和湖北荆门,还有一部分在诸暨。湖北荆门的评估就比较科学,当时本色集团花了1400万元买的房子,2008年评估出来是3000多万元。

东阳的房产,是在2006年陆续买的,当时大概买了一个亿,其他还有博大花园的定金等。现在我看到,2008年4月,东阳方面对本色集团的房产评估是不到一亿。我觉得,应该按照现在的价格来评估,从2006年到现在,房子都翻倍涨价了,怎么能按照当时的价格呢?难道东阳房价就不涨吗?

《瞭望东方周刊》:房价评估增值的话,能改变对案子的定性吗?

吴永正:我说这些是说明,东阳警方和金华中院对案子的处理是多么的草率。为什么湖北荆门就按照2008年的市场价格来评估?东阳方面评估的依据是什么?

《瞭望东方周刊》:现在这些房子拍卖掉了吗?

吴永正:房产我肯定不让他们动,金华法院曾想委托拍卖,但是被我们阻止了。最后的过程肯定要公开透明公正。无论吴英个人结局怎么样,牵扯到这么多资产的案子,处理过程肯定要公正透明。

《瞭望东方周刊》:你为吴英奔波忙碌了两年多,有什么感想?

吴永正:这两年,我才真正地了解我女儿,在成立本色集团前,她赚到的钱,足以让她安稳地度过下半生。她在写的信里也说过,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她会做一个平凡的人,选择平平凡凡地过一生。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最后做得那么大,她这么年轻,肯定是控制不住这样大的场面的。

比如,当时的东阳商贸城开业,让她去认购商铺,实际是地产商和政府官员让她出面炒作,提升知名度的。最后事情做完后,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把这一内幕说出来了,这样搞得领导下不了台了。她在东阳搞免费洗车和洗衣,其实免费的不多,每天也就几个名额,但是搞得其他同行很有怨言。

但是无论如何,她始终是我的女儿,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支持她上诉。

(吴英,女,1981年5月20日出生,浙江省东阳市歌山镇塘下村人。曾是浙江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吴英继续以高息和高额回报为诱饵,大量非法集资,并用非法集资款先后虚假注册了多家公司。2009年12月18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 处被告人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