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禁片《远离恐惧》




    fb
    twitter
    linkin

中共禁片《远离恐惧》及制作人嘉央慈诚

对于我们很多生活在平原的中国人来讲,西藏似乎是一个相当遥远而神秘的国度。那里有美丽的草原、辽阔的天空、皑皑雪山、色彩缤纷的庙宇以及西藏人民那天生就雄厚嘹亮的歌喉。一切似乎都美的那么不真实,纯净的那么遥不可及。两年多前,一位名叫当知项欠的西藏人用自己的双脚走遍西藏高原,拍摄下长达35小时的纪实访谈影片。这部之后遭到中共查禁的影片为世人揭开了西藏那层神秘的面纱。

当知项欠是一位土生土长的西藏人。他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没有什么雄伟的野心抱负,为了让人们能够了解那片被雪山、高原环绕的国度以及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热情豁达的当知项欠不辞辛苦自费拍摄了一部反映西藏人生活的纪录片。

35小时,这对多数人来讲仅仅是一天半的短暂时光,对当知项欠来说却意味着整整六个多月的寒冷冬日和风餐露宿,是200多个日夜的意志的煎熬。

[录音]“拍这样的片子是当知项欠自己想出来的。他是一个普通的人,在取搜集西藏人民心中的远远说不出来的事情,在给世界人民,或世界的人权相关的人士看。我们西藏的有些真实情况。”

向我们介绍当知项欠的先生事迹的是当知项欠的表哥嘉央慈诚。他也是将当知项欠的影片进行最终剪切合成并将其公诸于世的人。当他一年多前收到表弟冒着生命危险拍摄出的近40盒录像带后,嘉央慈诚便和朋友们一起夜以继日的完成了后续工作,并赶在08北京奥运前将最后整合出的25分钟短片《远离恐惧》在北京向世界媒体人士首映。此后,这一短片被翻译成5种语言,传遍世界30多个国家。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样的影片没有制作的价值,肯定又是在说一些指责中共政府的搬弄是非的话,那么当知项欠和他的亲友们又是出于什么想法制作这部纪录片的呢?

(嘉央慈诚) 录音:“中共政府专门宣传的是一百多年以前在西藏的最不好的一些事情,长期以来在宣传,在全世界。政府说的和真实不一样。” “西藏人民的真相,一定要让世界人民看到。”

录音:“西藏很多人怕,眼睛有,可是张不开。嘴巴有,说不出来,什么都不让说。自己家人间自己心里的话都说不出来,父母或者小孩间,亲戚和亲戚间,朋友和朋友间,说不出来。92,93年的时候我去过很多西藏社科院,研究院编辑等我见过,他们说写的是真实的话,共产党不信,不写真实的话,又如何面对藏人和达赖喇嘛。有些曲作家写了,过后都要经过检查,没有政治问题才可以,就这样很多事情,特别惨。”

为了让自己的同胞将积压在内心的话能够有机会大声说出来,当知项欠在没有告知任何家人的情况下,义无反顾的踏上了旅途。

和当知项欠同行的还有一位名叫果洛久美的西藏喇嘛。他们在2007年的10月从西藏出发,经过青海,四川,甘肃,一直到达尼泊尔,足迹遍布整个西藏高原及西藏东部偏远地区。当知项欠没有上过什么学,也不懂什么华丽的拍摄技巧,甚至对摄像机的操作方法还都不是很熟悉。他只是用最朴实的镜头拍摄下了旅途中遇到的100多位藏人的群生相。

那些接受采访的藏民中有商人,学生,僧侣,还有牧民。为了反映西藏人民最真实的一面,当知项欠并没有和任何一位采访对象做什么事前的预约或通知。镜头中那些在我们看来十分陌生的面孔,对当知项欠来说也并不熟识。他们都是当知项欠在路途上偶遇的路人。在一些地区,由于语言风格上的差异,当知项欠甚至还听不太懂对方在说什么。整部影片最后的翻译校对工作也是由嘉央慈诚在海外完成的。

在这半年的拍摄过程当中,当知项欠和果洛久美喇嘛饱尝辛苦,恶劣的天气、拮据的生活并没有令二人觉得怎样艰辛,明知此行艰难凶险,他们对于自身的处境和未来的境遇也都没有太多的顾虑,真正令他们日夜担忧的是不能完成整个行程或者在拍摄结束前遭到抓捕,录像带无法安全送出境外。

记得当初嘉央慈诚在听到表弟在做这样的事情时,也曾劝说他不要继续下去。但是,当知项欠仍以他善良的心灵和坚定的信念坚持了下来。当知项欠对劝阻他的表哥没有讲什么至情至性的大道理,只是很简单的恳求着:哥哥,你不要说这个,你帮我,行吗?

为了成全表弟的纯真信念,也为了高原上千千万万的藏族同胞,嘉央慈诚忍痛答应了表弟的要求。

录音: “他说过,他拍了这个是很危险的,结果肯定不好。但是在50多年的过程中,还要在未来的很多时间中,在这样的痛苦下,在这样的压力下根本我们就呆不下去。我一定要做个真相。

共产党肯定抓,抓了,打死,我不怕,关了,反正人生出来后都会死。这么多千千万万的人们的痛苦和心声,我一定要做,不做是不对的。”

西藏人是怎样的一群人呢?相信看过《远离恐惧》这部影片的观众一定都对镜头中那一张张黝黑而朴实的面孔记忆深刻。艰难的生活在他们的身体上刻印下难以忽视的痕迹,可是却并没有抹去他们坚贞的信念和洋溢在面容上的微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宽和与包容。

录音:我们本来的心中里面有向佛的,自己不重要,别人是最重要的,这是没有分别的民族或者在国界呀,什么都没有。

(晚上,藏人们自己组织到各个地方教藏文:“每个人,必须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西藏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不知不觉的改变了。变得让这些土生土长的西藏人也感到陌生的可怕、陌生的难过,加上中共政府的刻意封锁与扭曲,西藏人不仅失去了乐土家园,也渐渐成为了世人眼中的野蛮民族。

嘉央慈诚曾经游走过中国内陆不少地区,也经历过很多事情。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带着新奇或审慎的目光打量。那种被他人误解的感觉深深的刺痛着他。

录音:“我93年去四川峨眉山的时候,汉人问西藏人是不是个个带着刀,看到汉族就杀?我回答说,这是不可能的。在汉人地区流传的那些说法全部都是假的。我见过统战部,或者救援支援西藏的工作。他们在支援西藏的工作,工资很高,权力很高。来到西藏以后,他们在吃西藏人民,不是在帮西藏人民。”

录音:“对藏人来说,他不是帮,而是在管西藏、在压制西藏。他来西藏帮西藏,帮不了,因为西藏人们心中要的,(共产党不给)。很多事情在藏族人民的心里,比如达赖喇嘛回老家,他们的幸福就是这个。你给他们那么多钱,他们不幸福。在西藏可以看到很多楼房,但是楼房里住的是谁?在楼房的花的那些钱是哪来的?(藏人)不喜欢高楼大厦。普通人都是这样想的,给共产党工作的,他们肯定喜欢,坐好车,吃好茶, 全部都是比较好,他们肯定喜欢。但是对藏族人民而言,他根本不喜欢。”

录音:“我们不是要打杀,没有这样的。但是我们需要一个(完整的)民族。我们没有独立,我们就是想要达赖喇嘛回家。现在就好像是一家人被分在两个地方,下来就可以一家人在一起,就是这样的想法。”

在很多中国人的印象中,西藏人过去的生活非常贫乏,是中共给他们带来了富裕和自由。可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是,西藏那片宽阔的草原已变成了黄沙飞扬的荒漠。现在我们几乎天天都能够听到官商勾结强拆居民住房的事情,然而这个在最近几年内迅速激化的社会悲剧在被刻意封锁起来的西藏高原上却早已上演过无数 次了,而且从未停止过。

录音:“以建设文明城镇为借口,很多西藏人被强制搬迁。”

录音:“中国人说西藏人住在山上,运输不便,生活艰苦,比如说孩子们上学会很艰难,这是他们的一套说辞。他们这样说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不说出真相的原因在于,我们的土地非常有价值,而且自然资源丰富,他们想获取这些资源。所以他们花言巧语欺骗我们,就像哄小孩一样让我们搬迁。”

录音:“在中共来了以后,破坏了环境,到处打矿,我就知道在青海格尔木170多个各种各样的矿产这样的情况下个方面都破坏。”

录音:“这些天他们在山沟上和地上用围栏把土地分割开,说5至10年里不允许动物进入这 些隔离地区,所以没有地方放牧。他们向农民和牧民支付补偿金,拒绝补偿就被认为是违法的。主要目的在于把农民集中到一个地方,然后把他们围在里面。他们在隔离地区种上荆棘,这样农民就不能种植任何东西。”

录音:“西藏人被强制搬迁,牧民被禁止在牧场上放牧他们的牛羊,难道如此严格的控制就是所谓的改善?”

西藏人所面临的还不仅仅是失去家园的问题,他们的特有文化也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被逐步蚕食。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藏族人自己的语言被强制性的取缔,从一个本应是日常用语的语言变成了学校里、课堂上的装饰用品。对一些希望得到更好的工作或者进入内地发展的西藏人来讲,即便是一辈子不会讲藏语也没有什么遗憾和损失。

录音: “现在,中国一直说他们正在保护和发展西藏的文化和语言,他们一直在向世界传递这样的信息,为此还成立了很多机构和部门。然而他们说的和做的完全是南辕北辙。如果他们真的像保护和发展西藏的文化和语言。在整个藏区必须实施和使用西藏的文化和语言,如果不能实施和使用,谈何保护?这是不可能的。”

录音: “文化是我们最重要的宝贝。我们的文化是和宗教,佛教有关系。我在拉布朗斯的时候,见过记者,他们问,在你们西藏的牧民们,为什么痛苦省的钱全都是花在寺庙,宗教上面。这是一个在民族心中任何人改变不了的东西。”

但让藏人最心痛的就是,中共到了西藏后,剥夺了藏人自由信仰的权利。

录音: “中共来了西藏后在交通上有变化,还有些变化肯定有,但是我们6000多个寺庙都是砸坏了,很多宝贝的文化都找不到了,很多知识分子在西藏的很多知识分子被杀了,很多的西藏的环境破坏的很多。在中共来西藏以后,他们长期说的是他们给西藏花了不少的钱,但是在西藏的宝贝文物,宝贝的东西拉到内地的不少。”

还有中共一直在延用着文革时期的破坏家族结构的手法破坏着西藏民族的社会结构,从思想上毒化着西藏的年轻一代。让他们失去与前辈之间思想与文化上的传承。

录音: “西藏的一些年轻人拉到内地,为什么,内地去待了4,5年,他们在内地建筑学校,然后把西藏的有些脑子聪明的拉到内地去,把脑子洗得干干净净的,然后再来到西藏的话,和父母间的想法都不通,这都是政治性的,有目标性的,他做的是破坏这个民族的各个方面。”

非常遗憾的是,当知项欠在2008年3月26日被中共当局秘密抓捕起来。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拍摄任务已经结束,录像带也由他人辗转带到海外。在经历了一年多的非法囚禁后,2009年12月28日,中共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当知项欠6年有期徒刑。

录音:律师说他现在有乙肝,有时被公安机关或者有关部门打得很惨,在被拘押的一年里,他身体各个地方都痛。我听说(他被)铐着,4个月后手都是麻的。他的身体状况特别差,有乙肝的诊断,但是不给治疗的条件,不允许送乙肝的药。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他们按了这个罪名判了6年,但是他的身体,生命有危险。”

对于中共对付藏人的那些肮脏手段,嘉央慈诚十分了解。

录音:“他们关了我5次,都是违法的,他们想什么就做什么。公安机关打,你有问题,没问题,有罪,没罪,它不问,它先狠狠地打你,等到把你身体打烂,打残的时候他再问你。再然后,他全都是逼供。你说没有这样的情况,它就打,你承认这个,然后他叫检察院,就是这样的。法律,公检法都是骗人, 一个系统,在共产党底下没有一个好处。我的一些朋友去世了,在监狱

里打得惨得很,但是危险的时候他们就放出去,在家里面就牺牲了, 任何人不 知道这样的事情,很多这样的事情。”

尽管那些苦难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但是对于嘉央慈诚来说仍然是心有余悸。也因此他特别担忧那些跟整个拍摄事件有关联的同胞的命运。

录音:“我没有后悔过,这是最需要的,最重要的。每个人对此都应该负责,每个人都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做点好事情。但是我怕过,我不怕他杀我,人生了总会有死的。但是很多人民的生命会有关系,所以我特别、特别怕过。我不是在反对中国的人民,我真正的反对的是中国的政府,做的不对。我们这没有什么能力,藏族人民特别穷。但是藏族是个民族,这是个民族的问题,我们不能怕。”

为了这一句“我们不能怕”,当知项欠走上了无悔的旅程,同样为了这一句“我们不能怕”,嘉央慈诚成全了弟弟的心愿。在为影片选择名字时,嘉央慈诚将当知项欠采访时用的化名“无畏”加以引申,将影片定名为《远离恐惧》。远离恐惧,当令人胆寒的恐惧不再如影随形时,接下来又将是谁与我们一路同行呢?

老子有云: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千年沧桑瞬息间,顾城的一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再次为无数在黑暗中叹息的灵魂带来了对光明的渴望。我们衷心祝福那些沐浴在绚丽阳光下的西藏子民能够从新找回属于他们的光明,也期待着嘉央慈诚利用当知项欠的录像素材制作出的另一部长篇纪实影片的问世。让我们一起同这些无畏的藏族同胞一起远离恐惧,走进西藏。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