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大的痛苦 当完房奴当“墓奴”

2010-04-06 21:50 作者: 李振忠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东亚经贸新闻》4月5日报道:记者从长春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社会事务处了解到,目前,长春市每年人口死亡率约为千分之五,即每年死亡人口约为2万人。那么一个人的死亡成本到底是多少呢?记者发现墓地价格约等于长春市2月份商品房均价的5倍。而在殡葬消费中,若按最高标准,整个丧葬过程需要花费将近30万元,其中一个最贵的墓地要26.8万元,一个最贵的骨灰盒要16800元。

4月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周刊报道:房价不断地涨,地王不断地出现,让这个话题热了又热,怎么也凉不下来。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随着清明小长假的到来,对离去亲人的追悼之中,“死不起”竟然成了一个热词,逝者的住处也成了一个大新闻。因为它像尘世当中是一样的,逝者有其屋,它的竞争激烈程度一点不比活着的时候差。

房奴,房奴,有多少人们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当了房奴?而当房奴的时间一般在20至30年左右,当一个成年人真正走出房奴的阴影之后,大约也就快要进入老年。让本山小沈阳再说说看,小沈阳:人生最大的痛苦是当了一辈子房奴,赵本山:否,人生最大的痛苦是当了一辈子房奴之后还得让后代再当下辈子墓奴,或者是当完房奴之后赶紧当墓奴,好在自己入土的时候有一间起码的廉租墓。

“墓奴”,其实已经成为一种不可否认的事实,想摆脱都难。

央视报道说“死不起”竟然成了一个热词,而“活不起”不早已经是一个热词了吗?不知道芸芸众生中有多少人不需要当房奴?又有多少人幸福的当上了房奴?那么,又有多少人还处于争当房奴的漫漫征途上呢?

不需要当房奴的,是祖上的房产,幸福的当上了房奴的人,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幸福,因为他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在他心仪的大都市里有了一个家,不需要漂,不需要游荡,他又是一种何等的幸福?

悲哀的是那种想做房奴而不得者。他苦苦的追寻,苦苦的扣门,但就是永远也攒不足哪怕是10万元的首期预付款,想当房奴而不得,证明着他的失败与失落。想想,这些想当房奴而不得的人,与“犀利哥”有何两样呢?

人生最大的痛苦是当了一辈子房奴之后还得让自己或者后代当墓奴。墓奴,无外乎这么一个繁复其实很简单的过程之中:接运、整容、冷藏、告别、火化、骨灰存放,但恰恰是这么一个极其简单的过程被人为扩充放大为一个敛财的巨大通道。接运,豪华的还是普通的还是板车?整容,是洋胭脂还是土香水?冷藏,是豪华间还是普通间?告别,是豪华厅还是穷人厅?墓地,是50万乃至500万的还是直接扔掉?扔掉的多了,因为有些穷人甚至连基本的存放费用都拿不起,何况是豪华墓地?

高房价与高墓价,其实犯的是一种通病,那就是“烂政”下的无底洞。这里不是懒政,而是“烂政”,指没有秩序没有约束没有监督没有法律的单方面市场,独此一家,别无分店,他不狠宰你没商量才怪。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