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十堰多起访民被关精神病院


湖北十堰五交化职工今年4月9号打横幅抗议,有旁观者因拍摄抗议照片被警方带走,有的被送进精神病院关押。此外,有维权人士披露了被关押在十堰精神病院的访民金汉艳和金汉琴姐妹的情况。

中国的《楚天都市报》和《新京报》等媒体星期二报道,目前湖北十堰市发生的多起访民被关进精神病院事件,令人关注。今年4月9号,十堰五交化公司的 20余名员工打横幅,在宏正酒店门前抗议。十堰建设银行职工彭宝泉、报告文学作家邓复华和十堰市粮食局职工吴祖华因在现场用相机拍照,随被十堰市茅箭公安分局警察连同上访者一起带走。据稍后获释的吴祖华透露,他们的相机被没收,所拍摄的照片也被删除。警方还把彭宝泉和邓复华送往茅箭精神病医院。警方和茅箭精神病院方面也没有及时将他们情况正式通知两人的家属,并禁止家属前往医院探视。本台记者在本周二晚致电茅箭精神病医院了解情况,但是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而十堰市茅箭公安分局的值班警员则表示,对此事件并不知情:“对不起,我不太了解这个情况,我没有听说过这个情况。”

星期二当天,因从事维权活动被当局剥夺律师执业资格的刘士辉在海外“博讯新闻网”发布了他暗中录制的十堰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在精神病院中的情况。录像资料显示,十堰市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公开表示,当地政府为了强行关押访民,每月向医院提供5000元人民币的补贴,而医院是否放人完全由当局决定,当局还要求被关押访民签写放弃上访的书面保证。刘士辉说:“在十堰对待访民就是这样一种做法。金汉艳、金汉琴无非就是信访,她们没有违法的过激行为,但是他们所受到的迫害呀非常残酷。这个已经持续了长达五、六年的时间。后来我就在3月17号去了十堰,进行了一次暗访,记录下了里面的真实的一些情况。基于国内封锁的原因,在外面发出来的。金汉艳、金汉琴的这样一个遭遇就足以解释彭宝泉为什么会被抓,然后被关进精神病院里面。”

刘士辉表示,他就十堰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长期遭精神病院非法拘禁的事件,以公民身份代理提出过法律诉讼,但当地法院百般推诿,不予立案。他认为,目前中国各级政府普遍利用精神病院关押访民的现象,显示出当局是以一种违法手段维持所谓的“稳定”:“十堰市精神病院关押的访民不光金汉琴一个人。12月4号和3月19号两次起诉法院都没有受理,都没有立案。当地的法官他是极尽亏理之能事地想方设法地去来推诿,甚至对我进行人身威胁。从这里面也看出来法院的公权力和当地的政府,他们实际上是同盟军。官方已经穷尽了所有的手段,行政拘留、劳教、关黑监狱,关黑监狱还是不奏效的情况下那就直接关精神病院。这种情况应该客观地说全国不只是十堰有这种情况。但是我所看到的情况是十堰在这方面非常恶劣、非常严重。”
《新京报》的报道说,十堰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队长曾化吉表示,4月9号聚集在当地宏正酒店门外的20多位五交化职工,影响了酒店的正常经营和公共秩序,警方随即将11名当事人带走。在询问中,他们发现彭宝泉精神混乱、说话逻辑不清,因此决定将其送到精神病院检查。茅箭精神病院方面也承认,虽然正常入住程序需经家属签字认可,但当天情况特殊,院方在验证了执法人员证件后留下了病人。这一事件发生后,虽然警方和精神病院作出了解释,但事件受到舆论的广泛关注。湖北的“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指出,目前中国公民因维护自身权益、上访寻求社会公正,而遭到地方政府关“黑监狱”或精神病院的事件日趋普遍:“这个现象确实非常常见普遍,象我们《民生观察》也报道了很多这方面的案例,也收集了这方面的许多数据。据我们了解很多访民被关进精神病院真正的目的就是因为他们去上访,危及了所谓的稳定。他们在精神病院里面有时被打针呐,包括很多被电击。把正常公民关进精神病院里面去进行精神迫害,这应该说是非常严重的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一种侵犯,对这个问题呢关键最基本的还是需要一个健康的、一个公正的、一个民主的、一个尊重人权的这样一个社会,杜绝象这个精神迫害,这才是一个本质的关键所在。”

为湖北十堰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提出诉讼的刘士辉也强调,司法公正是保障社会稳定的前提,目前当局以非法关押精神病院的方式阻碍公众正常表达诉求,这只能给社会秩序的混乱埋下更多隐患。湖北十堰五交化职工今年4月9号打横幅抗议,有旁观者因拍摄抗议照片被警方带走,有的被送进精神病院关押。此外,有维权人士披露了被关押在十堰精神病院的访民金汉艳和金汉琴姐妹的情况。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采访报道

中国的《楚天都市报》和《新京报》等媒体星期二报道,目前湖北十堰市发生的多起访民被关进精神病院事件,令人关注。今年4月9号,十堰五交化公司的 20余名员工打横幅,在宏正酒店门前抗议。十堰建设银行职工彭宝泉、报告文学作家邓复华和十堰市粮食局职工吴祖华因在现场用相机拍照,随被十堰市茅箭公安分局警察连同上访者一起带走。据稍后获释的吴祖华透露,他们的相机被没收,所拍摄的照片也被删除。警方还把彭宝泉和邓复华送往茅箭精神病医院。警方和茅箭精神病院方面也没有及时将他们情况正式通知两人的家属,并禁止家属前往医院探视。本台记者在本周二晚致电茅箭精神病医院了解情况,但是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而十堰市茅箭公安分局的值班警员则表示,对此事件并不知情:“对不起,我不太了解这个情况,我没有听说过这个情况。”

星期二当天,因从事维权活动被当局剥夺律师执业资格的刘士辉在海外“博讯新闻网”发布了他暗中录制的十堰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在精神病院中的情况。录像资料显示,十堰市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公开表示,当地政府为了强行关押访民,每月向医院提供5000元人民币的补贴,而医院是否放人完全由当局决定,当局还要求被关押访民签写放弃上访的书面保证。刘士辉说:“在十堰对待访民就是这样一种做法。金汉艳、金汉琴无非就是信访,她们没有违法的过激行为,但是他们所受到的迫害呀非常残酷。这个已经持续了长达五、六年的时间。后来我就在3月17号去了十堰,进行了一次暗访,记录下了里面的真实的一些情况。基于国内封锁的原因,在外面发出来的。金汉艳、金汉琴的这样一个遭遇就足以解释彭宝泉为什么会被抓,然后被关进精神病院里面。”

刘士辉表示,他就十堰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长期遭精神病院非法拘禁的事件,以公民身份代理提出过法律诉讼,但当地法院百般推诿,不予立案。他认为,目前中国各级政府普遍利用精神病院关押访民的现象,显示出当局是以一种违法手段维持所谓的“稳定”:“十堰市精神病院关押的访民不光金汉琴一个人。12月4号和3月19号两次起诉法院都没有受理,都没有立案。当地的法官他是极尽亏理之能事地想方设法地去来推诿,甚至对我进行人身威胁。从这里面也看出来法院的公权力和当地的政府,他们实际上是同盟军。官方已经穷尽了所有的手段,行政拘留、劳教、关黑监狱,关黑监狱还是不奏效的情况下那就直接关精神病院。这种情况应该客观地说全国不只是十堰有这种情况。但是我所看到的情况是十堰在这方面非常恶劣、非常严重。”

《新京报》的报道说,十堰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队长曾化吉表示,4月9号聚集在当地宏正酒店门外的20多位五交化职工,影响了酒店的正常经营和公共秩序,警方随即将11名当事人带走。在询问中,他们发现彭宝泉精神混乱、说话逻辑不清,因此决定将其送到精神病院检查。茅箭精神病院方面也承认,虽然正常入住程序需经家属签字认可,但当天情况特殊,院方在验证了执法人员证件后留下了病人。这一事件发生后,虽然警方和精神病院作出了解释,但事件受到舆论的广泛关注。湖北的“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指出,目前中国公民因维护自身权益、上访寻求社会公正,而遭到地方政府关“黑监狱”或精神病院的事件日趋普遍:“这个现象确实非常常见普遍,象我们《民生观察》也报道了很多这方面的案例,也收集了这方面的许多数据。据我们了解很多访民被关进精神病院真正的目的就是因为他们去上访,危及了所谓的稳定。他们在精神病院里面有时被打针呐,包括很多被电击。把正常公民关进精神病院里面去进行精神迫害,这应该说是非常严重的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一种侵犯,对这个问题呢关键最基本的还是需要一个健康的、一个公正的、一个民主的、一个尊重人权的这样一个社会,杜绝象这个精神迫害,这才是一个本质的关键所在。”

为湖北十堰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提出诉讼的刘士辉也强调,司法公正是保障社会稳定的前提,目前当局以非法关押精神病院的方式阻碍公众正常表达诉求,这只能给社会秩序的混乱埋下更多隐患。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