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湖南永州法院枪击案想得太简单

2010-06-02 02:43 作者: 陈杰人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6月1日上午10时许,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法院发生惨烈枪击事件,一名男子持冲锋枪和手枪冲进法院办公楼,对正在开会研究工作的多名法官扫射,当成造成3名法官死亡,3人严重受伤,朱军本人随即饮弹自尽。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得悉,这次血案的凶手朱军系零陵区邮政分局保安队长,此前他在零陵区法院进行离婚诉讼时,认为法院在财产分割时对一笔2万元的款项裁判不公,遂产生怨恨继而行凶报复法官,当地有关方面将此事定性为报复杀人。

我也注意到,血案发生后,湖南省有关部门与永州市、零陵区启动了三级联动处理机制,湖南省政法委书记李江当即要求永州市尽快查明案情,安抚死者亲属,正确引导舆论。

尽管我对当前司法不公日盛的局面深表担忧,尤其是对湖南政法战线层出不穷的问题非常不满,但仍然对发生在零陵区法院的这起案件表示遗憾,虽然有很多贪赃枉法的法官恶行累累,但不代表这次被杀的法官就有问题。用滥杀的行为来发泄对司法不公的愤懑,很容易伤害无辜,这是朱军的非理性之处。

即便如此,我还是想说,这么一起血案发生后,当地官方匆匆定性为报复杀人,并且对朱军杀人的动机表述语焉不详,这也同样值得深思。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一个在邮政局有着体面工作的公职人员?年近50的朱军此番作出如此惊天之举,必然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经历了精心的准备,经受过内心矛盾的煎熬,而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走上不归路?我想绝不是两万元钱的利益纷争能够解释的。

联系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各地发生的恶性案件,我有理由相信,朱军的如此举动,必然有其对司法机关无法排遣的怒火,当这些怒火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变成了失去理性的爆炸。

由于对司法裁判的不满而诱发这样的血案,的确是令人遗憾的事情,但血案过后,更重要的工作,除了善后,就是深挖原因和问题,并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钥匙。只有这样,才能消除民间对政法工作的怨恨和怒火,才能避免法官遭受血腥攻击,才能继续推进法治进程。

搜索资料发现,这些年以来,湖南政法战线出了不少大问题。

2007年,湖南省公安厅付厅长王某和下属一个女警官偷情,被王妻逮个正着,后者将偷情的女警官砍成重伤,此事至今没有公开的处理结果,它在湖南政法战线成了一个大笑话,人们议论说,公安厅机关都这么乱,更别说下边的作风了;

同样是在2007年,湘西自治州公安局经侦支队长白明生因为当地一家企业拒绝缴纳保护费,遂捏造证据罗织罪名将企业家夫妇逮捕下狱,检察机关在查处此案的过程中,公安方面居然用窃听手段对抗侦查,后来白明生被判刑16年,当地媒体在报道此案后,还遭受公安厅的威胁和打击;

2006年,湖南永兴县煤矿工人黄运财因为不满永兴法院的胡乱裁判,用自制炸弹炸死炸伤多名法官,此案至今未了结;

2003年12月23日,湖南郴州天湖大酒店门口发生人体炸弹爆炸事件,该市临武县矿主周兵元被陈建文抱住,另一罪犯苏加利用遥控炸药将二人炸死。事后查明,此案的幕后指使者是一个叫周龙斌的人,而后者又和郴州市两名副检察长有很深的黑幕关系;

2009年,湖南省委政法委巡视员、原监狱管理局局长刘万清落马,并由此牵出了130名干部的腐败问题;

2009年,湖南郴州老汉彭北京因为不满当地法院的胡乱裁判,通过网络发出《决斗书》,要求同中级法院院长 “以丛林法则决一生死”,这一事件经国内外媒体报道后,成了中国司法在国际上的一个笑话,有人评论说:“彭北京虽然没有动手,但他已杀死了中国司法的权威。”

……

如此多恶性案件和大要案,涉及到湖南政法战线公检法司全部的单位,这次还是在湖南,又发生了更为恶性的血案,这接二连三的案件让人不得不对湖南的政法工作打个问号——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富具人文精神的传统文化大省发生了如此多荒谬的事情?省委政法委难道不应该负责吗?

回到这次永州市的法院血案来说,虽然凶手朱军已死,但有关部门真的不应该以简单的思维,将所有的责任推到朱军身上就算了事,而是应该认真查清原因,一方面,如果朱军涉及的案件的确有司法不公之处,当地有关部门应该公开承认,并纠正判决,且处理有关责任人;另一方面,有关部门应该秉着宁可把事情想得糟糕一点的思维,举一反三,深挖原因,在全省政法战线展开一次大讨论和作风大整顿活动。如果想通过舆论控制来逃避监督,无异于掩耳盗铃、讳疾忌医。

要知道,想要真正避免政法机关血案的再次发生,唯有靠政法机关自己的清白和威望。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