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杀警察,杀妇孺,杀法官……

2010-06-03 20:38 作者: 廖祖笙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明报》报称,永州3名法官遭枪杀掀开当地长期以来的民愤。数百名声称有冤情的市民及上访者围堵法院,借朱军杀法官一事发泄怨气,有人持“朱军一路走好”的花圈,高喊“朱军是人民大英雄”,冲击法院,场面一度失控。

内陆的相关报道说,朱军的行凶过程十分血腥。朱军不仅枪杀了3名法官,而且枪伤多名法院的其他工作人员。朱军与前妻离婚时,因涉及财产分割问题,曾闹上法庭。朱军的行凶对象,均未参与判决。朱军身患绝症后铤而走险。

杨佳在上海血刃多名与之无关的警察,在国人心目中普遍成了“英雄”。这次也有报道说,永州事件引发国内论坛大量欢呼和拍手称快的言论。网友不是对遇害者同情,反而称当事人为“英雄”,其中折射的社会问题引人深思。

杀警察,杀妇孺,杀法官……弥散着血腥气息的消息不断涌入国人眼帘。前阵子绝望者陆续冲向校园,滥杀无辜的妇孺,伪“和谐社会”由此也变成了“钢叉社会”,中国的孩子得在荷枪实弹和钢叉的“保护”下战战兢兢求学。

这是中国史上最黑暗的一个时期。“和谐”至此,不但此前中国历朝历代不见经传,就是环视全球,也乃今之中国所独有。无德无能的中共长期劫持国家、军警和人民,“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领导”出的竟是这般结果。

杀警察,杀妇孺,杀法官……说到底都是把个人苦痛扩散到全社会的血腥形式。相对而言,杨佳杀警和朱军杀法官,有着更加明确的仇恨指向,分别指向的是一个具体的群体。司法群体中存在败类,直接危及到整个群体的安全。

杀和被杀,不过全是专制魔鬼的殉葬品。蓦然横死的警察和法官,不论是否有过执法不公,都不该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人间。他们不过是为着生计,在共党的屋檐下端着一个饭碗,打着一份工,其小恶不及共党的大恶之万一。

而魔头们在中共垮台前无恙,他们出行无不前呼后拥,日常只需挥舞权杖,就能实现某种罪恶意志,在社会仇恨不断扩大面前,被他们频频推上前沿的只会是军警,是法官……被杀的警察、妇孺和法官,成了专制魔鬼的替死鬼。

被仇恨吞噬的妇孺死得无辜,横死的警官和法官无疑也会是死不瞑目。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另外的一种社会体制下,他们能活得更有尊严,更有气节,更加自重,更加安全。为饭碗丢命,这谋生的成本在任何家庭都无可承受。

不难想见,在罪恶的独裁体制冰消瓦解前,中国社会仍会是一个没有气阀的高压锅,这类血腥的恶性事件还会层出不穷。社会戾气积蓄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不再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仇恨和对立,而将演化成群体间的仇恨和对立。

“伟光正”是中国史上最失败的独裁者,其治下并无有效化解社会戾气的体系,一些调节社会公平正义的体系,也被其挥刀自宫予以全面破坏。再者它是一个没有担当精神的孬种,明天就是“六四”21周年,中共耍赖了21周年。

一个丧心病狂的统治集团,为了维系一党独大,竟然不惜穷凶极恶绝人之后,杀人孩子在铁证如山面前,还能在全球面前无尽公然耍赖,这样的社会体系催生的只能是以暴制暴。杀警察,杀妇孺,杀法官……社会暴戾何足为怪?

杀妇孺的事接连发生后,幼儿园为免池鱼之累,挂出了“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左转是政府”的横幅。倘使政府也战战兢兢了呢?是否又得挂出“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左转是党部”的横幅?天黑至此,再黑,也黑不了多久了。

安息吧,“六四”死难的烈士们!安息吧,被残杀的无辜妇孺们!安息吧,唐福珍、杨佳、朱军们!安息吧,天年不测的警察和法官们!人世间从无白流的鲜血,中国不会永远沉沦,你们迟早会看到人间正义彻底扫荡独裁罪恶!

写于2010年6月3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1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