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的伟大胜利——人民法院颤抖了!

2010-06-08 23:39 作者: 蚂蚁公民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天早上去法院开庭,遇到一件让我哭笑不得的事情,我九点开庭,进了法院,在楼门口,有法警懒洋洋地斜靠在椅子上,如果再把大腿依在扶手上,那就是典型的镇关西了。

我没当会事,照直往里走,但是法警却叫住了我,“李律师,检查。”

“检查?”我很纳闷,看到了安检门,这个摆设放在这里很久了,一直都是样子货,没有什么实际用处,怎么会设置专人检查呢?

“把带金属的东西都放在这个盘子里。”法警是个年轻人,很客气,但我不认识他,没办法拒绝人家,所以只好配合。

“不好意思,例行公事。”法警尴尬地笑了一下。

我把身上带金属的东西都放在托盘上,走过安全门的刹那,突然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过去之后,笑着问法警,“是不是防止暴民啊?”

法警笑了笑,没有回应。

“立案的人也检查啊?”我明知故问,这里不是法官通道,开庭的立案的每天估计没有800人,也有500人。这个工作量可不小。

“上级要求的,这段时间严加管理,不能出纰漏。”法警回答。

“人民法院为人民,完全可以理解。”我挖苦地笑道。

“没办法,领导总是喜欢这样多此一举。”法警不满地抱怨道。

“看样我们大庆人民应该向永洲人民学习啊。”我一边把金属物品拿回,一边打趣道。

“李律师,我看了你PK的文章了。”法警突然说道。

“你怎么看到的?”我十分惊讶,我一直认为司法系统的人都是失去了神经的蜗牛,根本没有反应的。

“我看过你的小说。”法警笑道。

“那你看样是重点防范我啊?”我笑道。

“不能,不能,就是例行公事。”法警解释道,我因为要开庭,所以没有继续闲聊,于是和法警告别之后,一边往里走,一边回头,看到后面的人确实也都在被检查,心里舒坦一些——要是专门防备我,确实有侮辱我的嫌疑。

到了法庭,被告没有来,我和主审法官说起了门前安检的事情,法官也露出不满的神情,“扯淡!少腐败几次,老百姓不可能都这么混帐。”

“是啊,法官要是都像你该多好啊!”我恭维道,这个法官参加工作没几年,很少接受我们的贿赂,所以还算比较正直。

“网上说那永洲的朱军是抑郁症,快死了才去杀人的。”法官和我探讨道。

“你相信吗?”我反问。

法官撇撇嘴,“不好说。”

“人都死了,你就是说他是同性恋,为情所困也没有机会反驳了。”

“就是不死也不会有真相啊。”法官厌恶地抽动了一下嘴角,一语中的。

“上网上买个防弹衣吧?”我幽默地建议道。

“有卖的吗?”这个法官也很会爬杆子。

“有,里面垫的都是成打的人民币。”我讽刺道。

“那领导才能买的起,我们穷,没钱。”法官小心地看了一下门外。

“见你们领导多难啊,听说四楼院长办公室都配置了双保安?”我问道。

“是,连打扫卫生的大婶进去都要搜身。”法官的话很夸张,把书记员都说笑了。

……

开完庭,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关注永洲袭击法官的新闻,结果发现主流媒体集体失语,在我们这个倡导言论自由的国度里这很正常,但是我明白老百姓心里是知道真正的是非曲直的。

我拿出了我抽屉里的砍刀——想象着我勇猛劈倒腐朽法官的情景,不禁有些心潮澎湃。

希望我们这个伟大先进和谐的国度里有那么几个还算正直的领导,抓紧处理民间纠纷,否则律师杀法官确实在全世界也算一个大新闻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