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朱军枪杀法官:干女儿被轮奸卖淫 官员逍遥


内容摘要《云南信息报》、《新世纪》周刊等多家大陆媒体,在关于永州零陵区法院枪杀案的追踪报道中都提到,一位叫唐满云的女士向他们反映,2006年她仅10岁女儿失踪三个多月,被轮奸、强迫卖淫100多次,而零陵警方不作为。朱军是她女儿的干爹,曾协助寻找她女儿,以及帮他们写上访材料。由于这一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案件惊人,不少读者将“10岁干女儿被轮奸卖淫”理所当然的当成了朱军行凶的可能理由,并且冠以行凶的真正原因来传播这一事件。

2010/06/09/20100609090421683.jpg
湖南永州零陵区3名法官庭审时遭枪杀。这是事发后老百姓在法院门外围观的情形。路透社

“不要这么胆小怕事,自己的事情要自己维护,就这么算了的话,前面的努力不是白费了吗?”

“人就是一死,这么无用,还不如死,你怕什么呢?”

以上是永州法院杀官案男子朱军对干女儿母亲鼓气的话。读起来同上海杀警的杨佳“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颇为类似。

湖南永州法院朱军枪杀法官案震惊全国,朱军也继杨佳后再次被颂为英雄。官方给出的枪杀案起因是朱军身患绝症,离婚打官司遭遇司法不公,近日大陆媒体《新世纪》周刊披露了更多内幕。

报导引述一位名为唐慧的上访市民介绍,她丈夫曾在零陵区邮政局做临时工。朱军十分喜欢她女儿,并认做干女儿。唐提供的材料显示,她女儿在2006年被一个男子强奸,并被挟持卖淫达三个月,后被解救出来。

但在该案办理过程中,唐女士发现警察袒护犯罪嫌疑人,于是决定上告。朱军亲自为她写上访材料。后来,有两名警察因为在此案中违纪,被当地纪检部门处以党内警告处分。

该案目前仍未审理结案。唐慧多次上访,要求严惩嫌犯,朱军多次为她鼓气。唐慧记得,2008年,朱军曾为她鼓气说:“不要这么胆小怕事,自己的事情要自己维护,就这么算了的话,前面的努力不是白费了吗?”唐还未回应,朱军又补了一句:“人就是一死,这么无用,还不如死,你怕什么呢?”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唐女士周一晚上被警方以涉嫌传播谣言传唤,直到周二晚上10点钟仍然未有进一步的消息。他的丈夫江先生也一直被派出所“配合调查”到周二晚才回家。

据江先生介绍,该严重强奸和强迫幼女卖淫案件,07年初,15名犯罪嫌疑人中只有一人被起诉。经过家人不断上访,得到省公安厅批示,08年再逮捕起诉5人,至今两人被判死刑;两人无期徒刑一人15年;一人16年。

受害人家长反映,由于有警察参与强奸、嫖宿并充当保护伞,案发后分局政委、派出所负责人曾充当说客,要求“私了”,同时为犯罪分子通风报信,隐瞒事实,隐匿毁灭证据,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致犯罪集团人员伟剑、秦斌、秦军等,还有嫖客100多余人,在保护伞下至今逍遥法外。目前在外地上初中的受害女童有严重精神障碍以及性病。

法院枪声

2010年6月1日上午,零陵区邮政分局护卫队长朱军带上护卫队的三支枪走进了零陵区法院。一阵枪声响过,三名法官死亡,三名法院工作人员受伤,朱军也在行凶后吞枪自尽。

事发后,当地官方很快给出了初步调查结论:朱军身患绝症,遭遇离婚,打过房产纠纷的官司,由此产生“怨恨、报复心理和轻生厌世念头”。

朱军作案前后的诸多细节尚未公开,目前并无证据显示其行凶的对象与他有直接恩怨。他作案的真正动机如何,仍不明朗。

自枪击案以来连续多日,零陵区法院门口都聚拢着上百名群众围观,其中不乏涉案涉法的上访人员。有不少人拿着司法文书等上访材料要求伸冤。2010年6月2日下午,有人给朱军送花圈至零陵区法院门口,直称朱军为“烈士”“英雄”。

朱军:邮政分局里的风云人物

朱军原名朱小军,46岁,父亲是永州市邮电局的老员工。作为邮政子弟,高中毕业后的朱军顺利进入邮电系统并工作至今。

在邮政分局护卫队同事眼中,朱军“敢说话”“敢和领导干”。1998年前后,朱军还是一名邮政局保卫系统的运钞车司机,专跑下乡押送。此时,新上任的局长欲将朱军调离,换上自己喜欢的人开车,朱军不服,跑到办公室找局长理论,一言不合,“朱军上去就是两拳,把局长放倒在地”。

当时,邮政分局放风说要处理朱军,朱军为此找到市局领导,此事不了了之。从此,朱军在邮政分局里成为风云人物。直到案发时,即便已当上护卫队队长,朱军还保留着那辆运钞车司机的职位—无人敢将其调换。

2003年,朱军的生活出现转折,妻子王思燕与其协议离婚。离婚后,朱军住到了邮政系统家属区的一栋老楼内,一人独居。

2006年,朱军被提拔为护卫队队长。这一年五六月,朱军被检查出患有鼻窦癌。同在这一年里,因为房产纠纷,他与一位开发商、自己昔日的小学同学对簿公堂。

自2008年开始,朱军处于半病休的状态,在医院和家里之间来回跑,护卫队的工作也多半是由一位得力的同事帮助其负责。

案发前的5月31日晚6点多,朱军给其好友、护卫队队员张建林打了个电话,拉了一些家常,朱军也少见地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这让张建林感觉有些奇怪。等到张建林再次听到关于朱军的消息时,惨案已经发生。

行凶前留有遗书

至今没有人能确切说明,朱军为何会持枪冲向零陵区法院。除了目前已知的房产官司,官方并未公布朱军此前与零陵区法院沟通往来的全部细节。

民间传言称,朱军的哥哥朱小华在50公里外的珠山镇和人合伙开了一处锰矿,法院调处利益纠纷时,让朱军感到“司法不公”。

报导称,案发前一个月,零陵区法院曾通知朱军谈话。同事张建林证实,当天,他陪同朱军来到法院,进了法院一楼的纪检监察办公室。至于是否是朱军此前举报过法院工作人员,张并不清楚。

此外,知情人士称,案发前的晚上,朱军曾在在零陵区法院附近一家饭店宴请该法院的法官。以上信息均未获官方证实。

《检察日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朱军行凶前曾留有遗书,内容亦直指法院司法不公。一位接近零陵区公安系统的人士向《新世纪》周刊透露,朱军在遗书中扬言要杀掉三个人:一名零陵区法院的副院长、一名法官和一名律师。遗书中,朱军没有写全三人的姓名,而是用当地方言中比较粗俗的词汇来指代这三人,称他们合伙讹他的钱。

据接近零陵区法院的人士介绍,该院在2008年曾曝出一起腐败窝案,四名法官因涉嫌经济问题被追究刑事责任,另有八人被内部处理。当时的院长杨爱民也被降职调往当地一开发区任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