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要闻述评(2010/06/08-06/14)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一向被视为亲密盟友的中朝之间生出了一小点波折,朝鲜军方在边境射杀三名中国人引发中共抗议,个中缘由有的一谈。受富士康加薪与本田罢工初步胜利的影响,全国罢工潮持续升温由沿海向内地蔓延。中国异议作家力虹病危才获保外就医与四川异议人士谭作人被判刑,令人心痛的同时,使民众更加清楚认识中共政权的冷酷残暴。这段时间中共高层互相内斗的动作也不少,江泽民又是住院又是露面,李鹏于香港出版六四日记,百度却出人意料的抑李扬赵,田纪云发文批老人政治暗有所指,其实这些恐怕还是没有脱离团派、太子党、上海帮三方缠斗这条主线。

朝鲜射杀中国人遭中共抗议 中朝关系近期产生微妙变化

北韩边境士兵上周五(6月4日)在反走私行动中开火,造成三名中国人死亡,一人受伤。北京政府周二(6月8日)罕见地对北韩提出正式抗议。

遇害的中国公民来自中国边陲城市丹东。他们于上周五乘船欲跨过鸭绿江时遭到北韩士兵射杀。据南韩媒体报道,遇害的中国公民被怀疑将铜线走私出连接鸭绿江桥另一端的北韩城市Sinuiju。

周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北京宣读一份官方声明中称,北京已经向北韩提出了外交抗议。

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长期盟友,北京对北韩的公开抗议很罕见。前北韩一所大学的教授、现任位于南韩首尔的北韩知识分子联盟主席Kim Heung Gwang表示,“北京对北韩的公开抗议很罕见。通常都只是私下的道歉或赔款。”

在丹东南边的鸭绿江一带,走私行动比较猖獗。一些人 把北韩制造的药(毒)品偷运进中国,或把被北韩禁止的中国产品,如DVD或手机偷运进北韩。

北韩政府对打击铜的走私出口尤其严厉。但北韩边警通常 都不会对走私者开枪,至少不会冲中国人开枪。Kim Heung Gwang说:他们通常只朝北韩自己人开火。

据美国之音6月10日(周四)报 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周四表示,北韩已经就上周在鸭绿江射杀中国平民,造成三死一伤,表示道歉,并对死者表示哀悼。

中国官方媒体说,平壤政府 周四发誓今后不会重复类似事件,平壤称上周的开枪事件属“意外事故”。

据中国外交部的说法,上周在中朝边境被北韩士兵枪杀的中国平民显然是被平壤 误当成了走私客。

虽然中朝官方在表面上宣称双方关系是血与火铸就的兄弟般友谊,当年若不是中共政权出兵参战,付出极其惨重的人员损失与物质代价,金氏王朝恐怕早已灰飞烟灭。然而社会主义阵营里面也是不讲情义,互相之间更加是利用猜忌与不满仇视。当年中共刚一撤军,金日成就在政权内部搞血腥清洗,大肆杀戮高层中的亲中派官员。近年来虽然双方关系互相依存,但双方之间的不满也是日益加重,朝鲜方面虽然乐于接受中共的巨额援助,但却不愿意中共骑在头上指手画脚。中共虽然把朝鲜当作自己的战略屏障,却又恼怒于金正日的不听使唤到处惹事生非,双方在表面和谐外衣下内里却互相跻葛。

此次朝鲜宣称射杀三名中国人是失误事件,其实不然,朝鲜对于往来于中朝之间的中国平民一直是严格防范的。生怕中共间谍渗入其中。而中国商人平时贿赂朝方官员进行走私也是习以为常,朝鲜也犯不上开枪射击。那么这次朝鲜可能因为没有得到中共政权的巨额援助心生不满寻机报复,何况朝鲜刚刚经历领导层变动,被强硬派掌握大局,很想搞些小动作展示一下态度。而中共政权正对朝鲜搞出天安舰事件心生不满,立即发出罕见抗议,朝鲜一看中共态度强硬就马上回收,进行赔礼道歉,毕竟中共老大还惹不起。

双方此次风波虽然过去,但后续会影响中共政权对联合国制裁朝鲜的表态,本来有一些中国人不大理会韩朝冲突,但是射杀中国人事件一出,必然引发国人希望政府支持制裁。到时如果中共政权继续态度暧昧搅浑水,将把国内民众连同愤青都给得罪了,现在就看中共政权如何演绎将来的角色了。

全国罢工潮持续升温 将影响中国今后社会经济形势

珠江三角洲地区罢工潮似乎正蔓延至中国内陆地区,且规模逐渐扩大。

在本田位于广东的工厂发生罢工后,另有一家台资企业和一家日本公司在华工厂也发生了罢工,后面这两家企业分别位于江西和陜西西安,远离珠三角和长三角等较为富裕的地区。

日本兄弟工业公司位于西安两家工厂的约900名工人6月3日发起罢工,要求加薪并改善工作条件。该公司说这两家工厂本周四已经恢复生产,但劳资双方仍在就工资和工作条件进行谈判。

据中国劳工观察,江西台资企业、阿迪达斯供应商九江思麦博运动器材有限公司也发生罢工,有8,000名工人参与。九江台商协会的一名代表称,该工厂周四已恢复开工,此前的罢工系由工人与保安间的纠纷引发,与工资无关。

本田汽车是最近中国罢工潮中受到打击最大的公司。该公司位于佛山的一家变速箱工厂刚于上周平息一起劳资纠纷,附近一家为本田生产排气系统的工厂就又出现罢工。紧接着,广东一家为本田生产车锁系统的工厂也发生罢工。

此次全国性罢工潮对于今后中国的经济社会走向具有着一定的影响,当年八九六四学潮时中共对工厂工人特别是国有职工进行了收买,给他们加工资使得工人大多数没有走上街头,令中共政权可以控制局势并对学生来了个血腥屠杀,不然当今中国局势很可能是另一番景象了,当然后来工人也尝到了企业改制下岗失业的苦果。而如今以80后90后为代表的这批年轻工人,由于受不了通货膨胀与高强度劳作带来的种种压力,也开始寻求改善权益的抗争了。工人罢工不同于一般的维权运动,将影响工厂的生产,影响国内的经济形势与外商投资环境,严重时重挫政府在国内民众心目中的形象,所以非同小可,政府镇压亦不见得导致复工,往往资方让步的可能性大。

一旦罢工取得成果,加薪改善效益可观,立即对其它类似企业产生巨大诱惑力,会纷纷群起而效仿,造成一种全国性的连锁效应,中国大陆也没几家企业工人收入真的合理令人满意,所以将来还能带动多少企业参与现在还得继续观察。工人在罢工过程中要有宣传鼓动,会有工友间的沟通交流,放下手中工作后会有对政府态度与社会形势的思考,几乎就是一个民心觉醒的过程。创建独立工会依旧艰难,但已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而成了一个摆在眼前的现实需求,通过努力有望逐步实现。此次罢工潮对整个中国民众的心理也会产生冲击,未参与者头脑中也会一定程度增强维权抗争的观念。

罢工潮还将影响外商的投资意愿,一旦工厂加薪成为潮流,来中国大陆靠血汗工厂榨取高额利润的目标成为泡影,外商可能就得考虑撤资,中国大陆以外贸出口为主导的经济结构将会动摇。如果影响到国内GDP的增长,直接威胁中共政权的稳定。还有如果中共政权对罢工潮处理不当,罢工工人对资方的不满情绪会转嫁到中共政权身上。

力虹病危谭作人被判刑 中共迫害异议人士残酷而愚蠢

本月五号刚被保外就医的浙江异议作家力虹(原名张建红)情况仍危殆,随时有内脏衰竭的危险,身在瑞典的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的张裕直言,中国当局对待异见人士太残忍,濒临死亡才给保外就医。

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判刑六年的浙江异议作家力虹(张建红)因患神经元疾病,本月5号被批准保外就医,目前住在宁波明州医院,每天的基本医药费1500元。本月9号,医院为力虹作了气管切开手术,拔掉了咀里的呼吸管,但力虹暂时还不能开口讲话,气色和精神已经比前几天好一些。由于经济原因,医院只给力虹使用国产药,亲友送中药希望能为力虹的治疗带来奇迹。虽然不能说话,但力虹见到朋友和家人后,掉了眼泪。家人希望治疗一段时间后力虹可以恢复自己 呼吸,那时就可以回家治疗和休养。医生说,力虹的内脏没有问题,问题出在肌肉萎缩导致呼吸肌肉麻痹,如果肌肉进一步萎缩,吃不进东西,身体更加衰弱,导致脏器衰竭就很危险了。

星期三,6月9日,成都法院二审驳回谭作人的上诉,在判决书中宣称谭作人此前针对“六四” 所发表的批评政府的文章,构成了“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实。法新社还引述了谭作人的代表律师浦志强的话报道说,二审的庭讯只有几分钟就结束了。当天获准入庭旁听的谭作人的妻子王庆华事后表示,她对二审裁决虽然不感意外,但确实令人不满,将与律师商讨下一步行动。

现年56岁的谭作人,是环保斗士与作家,他被中国政府视为异议分子,2009年年初,因他呼吁民间团体对汶川大地震遇难的学童与学校校舍“豆腐渣”工程进行调查,被公安人员逮捕。后来,谭作人在去年8月在成都法院受审,当时被判处五年监禁。随后谭作人立即以“我无罪、我不服、我抗议、我上诉”十二个字提出上诉,成都法院直到本周三才再度开庭审理并维持原判。

此次中共政权对异议人士如此严酷的迫害,表露出中共政权镇压国内异议人士的险恶用心,其实这两位人士批评政府都相对温和力度不大,还不至于对中共政权构成颠覆威胁。而中共政权对这样的人却往死里整,目的就是杀鸡给猴看,恫吓国内其他异议人士。而像贾甲这样直接要求退党解体中共的人,中共反倒把他雪藏了,既不杀也不判搞人间蒸发,由此可见中共真正恐惧的是这种人。

其实中共这样做也是不智之举,因为真正的异议人士不会被吓到,血的教训会使他们由温和抱幻想走向激烈对抗,也会从公开走入地下,那将成为关键时刻更具威力的定时炸弹。目前也引发了国内外一些组织与个人对二人表示同情与支持,对中共政权表达愤怒与谴责。

近期动作频频 中共高层缠斗仍在继续

经网友提醒,即日发现,百度完全屏蔽了李鹏的搜索,显示搜索不到李鹏,是根据“法律”。同时释放出已经成反面人物的赵紫阳,有多页正面信息,包括十三大政治报告等。这是极不寻常的。李鹏最近在网络故意流传出《李鹏64日记》,把64屠城的责任推给邓小平等,大爆高层矛盾,可能引起元老及胡温等人的震怒。否则,很难解释,堂堂原委员长既然被屏蔽。待遇不如早已被批判的赵紫阳。

前几天,《明镜》收到短信,说江总已死,后经《明镜》记者核实,据北京的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说江总患急病入住301医院。《明镜》的这则消息在境外网站广为转载,由于江总在国内太不得民心,众网友都留言唾之,有人留言说:“有 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可是到了第二天,海外的《博讯》网站又传出消息,说江总在歌剧院看《茶花女》,并配发插图,表明江总健康状态甚佳。

全国人大前副委员长田纪云6月4日发表文章,指高级领导干部要激流勇退,不恋栈权位,千万不可以再利用各种关系,干预“朝政”,对现任领导人指指点点。

田纪云在6月4日出版的政论月刊《炎黄春秋》发表题为《我从政的几点体会》,他在文中表示,高级官员应具备的政治品德,是“要激流勇退,不要恋权恋位”;“任期满了,或者年龄到了就退下来,退休的关键就是要‘休’,不可再利用各种关系干预朝政,对现任领导人指指点点……现在人才辈出,不愁后继乏人”。

现年81岁的田纪云指出,“要明白,到了眼睛睁不开了,嘴巴合不拢了,腰也直不起了,头脑也不清醒了,还赖在台上,是不讨人喜欢的”。“地球离了谁都照样 转,而且转得更好!”

曾任副总理的田纪云于2003年从人大副委员长的岗位上退休,与他同期退休的,还有前总理朱镕基和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但江泽民拖到2005年才交出中央军委主席之职,并且退而不休地四出活动,去年更出席中国六十周年国庆阅兵大典,在城楼上与国家主席胡锦涛并立;又参观国庆图片展;更重要的是,他出席有关活动时获得中央传媒报道,显示江的势力仍有余热,被指“老人干政”。

一般认为李鹏出书是在为自己罪责开脱,可笔者认为主要还是太子党证明自己存在的一个动作,李鹏应该知道自己罪责难逃,自己又是个将死之人,还开脱什么呢。无非是曾经做为太子党的代表,要在十八大权力斗争中为太子党增加一点影响力。目前太子党在三方较量中与团派斗争不算剧烈,又与上海帮若即若离,但李鹏此书在国内难以出版可能被认为遭到了团派抵制,果然,此书在香港一出版团派即使出报复手段,亲团派的百度网就开始屏蔽李鹏而放开赵紫阳的搜索限制。

缺席上海世博会的老江一定是耿耿于怀,积极酝酿着下一次露脸的机会。但这两家都是曾经亲江的媒体发布的这两条消息可信度不高,没法得到其它消息的佐证,而且本身又互相矛盾。使得对于消息的认识上感觉扑朔迷离,也没能获得各大严肃的主流媒体认可。从目前情况看江泽民并没有从这两条消息中得分反而失分,这种刻意的炒作徒增了些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资。

虽然曾经的改革派领导人田纪云可以写文章抒发心意表达不满,但做为一个退休失去权势的官员要在堂堂党媒上随意发文也实属不易,一定要有上面的首肯才行。那么这篇文章一定会被团派所利用打击上海帮首脑江泽民,不知这是不是出于田纪云的本意,但中共高层权斗中利用此文的可能性很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