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2010-06-18 05:02 作者: 许晖

手机版 正体 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湖南永州六·一法院枪击案是继杨佳袭警案之后又一起个人针对公权机构寻仇报复的恶性暴力事件。考察一下该案从案发到定谳一系列的资讯传播过程以及舆论反应,饶有意味。

断裂:社会溃败正呈加速

最初的版本指行凶者是法警,这是从当地透出的传言。这一传言立刻引发了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狂欢,冉云飞先生在推特上总结道:“关于湖南永州枪案,网易三百九十多条跟帖评论多是一片欢呼声,甚至说普天同庆之类,法官在民众眼中毫不足惜,可以想见这个社会溃败到何等程度。”生命重于一切,这一人类社会的先决条件在中国遭到了无情的嘲讽,凡是指向公权机构的暴力行径总是会得到欢呼,与之相反,凡是指向弱势群体(比如幼稚园等)的暴力行径总是会得到谴责。在民间舆论尤其是互联网舆论中,这一景象几乎成为政治正确的必须表态。

这是一种巨大的断裂,这是一条铁打的鸿沟。官和民,公权力和私权利,在两千多年的专制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如此的极端化表现。相伴于新疆、西藏等少数族裔的族群撕扯,这更是触目惊心的汉文化的内部撕扯,社会溃败已呈加速度,就如同一列失控的火车,谁都不知道它的终点在哪里,谁都不知道哪一天它会脱轨。

同时,这样的传言本身也透出对政府公信力的极端不信任。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写过:“在今天的汉语语境中,更是只有大规模伴奏的‘歌颂’、‘讴歌’才具备合法性,来自民间的‘谣言’则被指为非法。在资讯来源被严密控制乃至动辄上升为国家机密的体制下,‘谣言’其实是对专制者‘不明真相’这一托辞的反向指控。”永州法院枪击案亦不例外,在“法警”的传言之后,官方版本立刻澄清凶手乃是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零陵区支行守护押运队队长,并习惯性地将凶手的动机孤立化和个人化──“怨恨、报复心理和轻生厌世念头”,因而此一事件即被归类为“报复杀人”。民间舆论要求找出凶手杀人背后的社会机制原因,官方口径照例避而不谈,处理手法与福建南平血案、陕西汉中屠童案如出一辙。这又是一重断裂。

中国的现存秩序有三个离心力

我认为,中国的现存秩序有三个离心力:一个离心力是官僚体系,对执政党最没有信心的恰是此一群体,从官僚们把子女和财产大规模地转移到国外即可印证,不待赘述。第二个离心力是暴民群体,被压迫的命运将仇恨的种子深深地播撒进了他们的心田,响彻互联网的“杀杀杀”之声就是鲜明的注脚。第三个离心力是日益成熟壮大的公民维权群体,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如此论述:“最早时期的访民如一盘散沙,如今的访民却凝聚成为一股团结的力量,单个访民的命运变成访民群体的共同命运,访民们开始为他人的命运呐喊。他人的血泪即自己的血泪,他人的命运即自己的命运;关注他人即关注自己,为他人助力即是为自己助力。这股力量渐次成为一股新生的群体力量,闪耀在麻木不仁的国民性之上,活跃于维权的典型案例之中,令人感动不已。”四?一六福建马尾三网友诽谤案的公民关注团就是典型案例。

三个离心力中,只有第三种离心力才是健康的公民力量,非暴力不合作的信念和行动才是抑制前两种离心力、进而抑制社会加速溃败的健康的公民力量。再加上虽然艰难但是如野草生生不息的NGO,这种健康的公民力量是惟一可以依恃的力量。

永州法院枪击案和陕西汉中屠童案一样,都是社会加速溃败的风向标,最触目的标志就是:如果珍惜生命,事情尚有可为,但此两案有一共同点,即凶手都在行凶后自杀身亡。区别于杨佳袭警案的一点是:杨佳袭警后并未当场求死,含有深刻的“一人做事一人当”的意味在内;而此两案凶手当场自杀身亡,已经不愿示人以 “自作自当”的肢体表白,则绝望深到何种地步可想而知。这是无法弥补的失败心理。

很多人哀叹中国问题无解,指望执政党以及其中的开明力量,就现实来看就好像痴人说梦。如果对这个国家尚抱有一丝希望的话,惟愿第三种离心力赶在社会总溃败之前加速成长。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